Actions

Work Header

【孙肖】带给他的双倍麻烦

Work Text:

  孙翔在继续他未完成的工作——解开肖时钦的衬衫扣子。这张算不得大的床的别侧,另一个孙翔皱着眉在看他的动作,总算还是没忍住,开口:“你动作太慢了。”
  这个孙翔没理他,反而肖时钦挪开了自己挡着双眼的小臂,很有些不好意思地说:“我让他慢一些的。”
  肖时钦觉得有点恍惚。他回过头,垂着眼看面前孙翔的脸,比他往常熟悉的那张要成熟一点,此时摆出认真的表情,倒显得相似起来。
  而他熟悉的那张脸,正在一旁,用同样认真的表情,观摩这场唐突的性爱。
  
  孙翔用指腹抵住肖时钦的后穴。在先前的交流中他展露出太过的礼貌,导致肖时钦本以为他会先进行一次询问——但他没有。于是肖时钦在异物入侵的那一刻完全没有了心理准备,发出一声小小的呻吟。
  两个孙翔一起露出了忍耐的表情。
  
  扩张很顺利,顺利得让肖时钦忍不住开始揣摩,两年后的他们究竟这样做过多少次爱。孙翔的食指和中指并拢,沾着过量的润滑剂,在甬道里曲直,像是在摸索。他很快找到了他想要的,穴口往里不远处浅浅的凸起,是前列腺。
  “操……”肖时钦绷直了脚背,颤抖着骂出一句脏话。
  他当然学过男性的生理构造,作为早察觉自己性向的成年人,也早看过无数理论上的自慰教程,但他从没真正试过,也就从来不知道,来自前列腺的快感居然会这么——这么……
  肖时钦闭上了眼,根本不敢去想象自己现在的表情。
  “小事情,”他听见床的另一侧,小孙轻轻的声音,“你现在是不是很爽?”
  肖时钦完全没法回答。
  孙翔停下了动作,问边上的自己:“你要不要也试试?”
  “别……”潮水般的羞耻感涌来,肖时钦睁大了眼睛开口哀求。方才俯身过来的小孙低头看他,用他一向的那种可怜巴巴的表情:“可是小事情,我也想知道要怎么让你爽。”
  
  他知道他没有办法拒绝他,他知道他永远也不会拒绝他。
  所以孙翔抽出了手指,而没等肖时钦体会到空虚,另一人的手指便挟着凉凉的空气进行了接替。明明该是同一双手,却因为主人的经验不同而带来相差甚远的感受。小孙拙劣地模仿着成熟的那个自己,不得要领地摸索着他的敏感点,可那种似有若无的撩拨却反而更令人折磨。
  肖时钦反射性地想将腿合拢,却被身前的两人默契地摁着膝盖将腿打开,摆出一个全然暴露的姿势。
  “是这里。”孙翔对自己发出经验之谈的指点,“没那么深,你摸到就知道了,很好找……操的时候也可以多照顾一下,小事情会有很好看的表情。”
  小孙闷闷地应了一声,他将指节耸起,一再试探,终于成功抵达了那个点。
  肖时钦又重新用胳膊挡住了自己的眼睛。小孙简直是报复性地碾磨着那一点,叠加累积的快感让肖时钦甚至在毫无抚慰的情况下硬了。他勉强咬住下唇,才没有进一步地失态。
  “小事情。”小孙又开始凑近,进行他必然会得手的蛊惑,“叫出来嘛,我想听。”
  他没说出口的是他对孙翔的嫉妒。这话说出来会显得很可笑,明明他们是同一个人,按理来说,他的娴熟也会是他将来的娴熟,可他就是没法忍受另一个自己那理所应当的语气,就好像这个小事情也是他的小事情。
  明明是我的小事情。小孙赌气般想道,与此同时却还在低低地恳求肖时钦:“小事情……求你……”
  “哈啊……不要再弄了、那里……”肖时钦终究是开了口,断断续续地喘息呻吟。
  小孙听话地停了手,但随即又加入了一根手指,三根手指缓缓在后穴中扩张,已经比一开始的动作要熟练很多。
  孙翔对这个自己的得寸进尺感到惊讶,他挑了挑眉:“咦,原来这时候我已经有想法了吗?我以为要更迟一点。”
  “搞不好这里和你那根本就不是一个时间线。”小孙回嘴。
  肖时钦勉强地发问:“什么想法?”
  小孙仁慈地又暂停了动作,嘟嘟囔囔地告诉他:“上你的想法。”
  孙翔大笑起来:“小事情你信不信?其实在嘉世见你的第一天,我就想上你。”
  “不过很迟才开始想要怎么去上你。”小孙补充。他用空着的另一只手去玩弄肖时钦的乳头,生涩,但很有技巧:“就像这样。”
  
  肖时钦真的不太敢相信。他开始回忆来嘉世第一天时他见到的孙翔,但脑子却被情欲塞满,像是陷入泥沼,根本动弹不得。
  小孙还在耐心地扩张,肖时钦的一边乳头在被用手指玩弄,而另一边则被孙翔含住,粗糙的舌苔舔过乳尖,带起一阵战栗——太超过了。肖时钦恍恍惚惚地想,真的太超过了。
  还会有更超过的。孙翔从他胸前抬起头,问他:“小事情,你房间里有没有避孕套啊?”
  “……有。”他不情不愿地承认,“就在床头柜……最下层。”
  是某次超市促销时尴尬的附赠品,他无法处理,只好丢进柜子最底。他本以为自己直到搬走也不会有机会用到的。
  小孙看起来很吃惊。他结束了这场持续太久的扩张,问孙翔:“你是怎么知道他有的?”
  ——他知道自己会这么问的预设前提。
  孙翔成功找到了那盒避孕套,快乐地回答:“因为当时我们就是用这盒套子做的。”
  噢。肖时钦疲惫地想。所以我与他终于还是在搬走前就做过。
  
  “我先来吧。”孙翔轻声进行了一个使用权划定般的分配,他已经将避孕套套好,性器早已勃起,抵在穴口轻轻地磨蹭。
  “小事情,我要进去了。”
  他这次倒是捡回了他的礼貌,可动作却还是显得简单粗暴。阴茎几乎没有停顿地缓缓进入,肖时钦搂住他的脖子,痛得发抖:“孙翔,慢一点……”
  “慢不了的,小事情,越慢越痛。”孙翔用着一种哄骗似的语气,身下动作不停,搂着肖时钦的腰,一直到性器终于整根没入,两人同时深深地叹息——他是出于被包裹的满足,而肖时钦是出于暂时的解脱。
  “别动,别动……”肖时钦带着哭腔恳求。他的眼镜已经被摘下,面前的两人都可以清楚地看见他眼角渗出的泪水,可怜又色情。
  小孙凑过去和他接吻。
  肖时钦看起来根本没分清是谁在舔弄他的嘴唇,只是迷乱地迎合,为了转移注意力,拼了命地与他唇齿交缠。唾液交换,啧啧作响,最后他们气喘吁吁地分开时,孙翔还握着肖时钦的腰,性器埋在肖时钦的身体里,问道:“小事情,你缓过来了吗?”
  肖时钦幅度很小地点头。
  小孙又从这场性事中抽离出来。他观察着,看肖时钦的神态是怎么一点点从痛苦转为欢愉,二人交合之处又是怎样的混乱淋漓,还有孙翔游刃有余的姿态,他看起来像是随随便便就能将肖时钦送上顶峰的高潮。小孙嫉妒这一点,这提醒他面前的这个自己比他要多占有肖时钦整整两年。大相径庭的两年。
  
  肖时钦觉得自己快要疯了。
  孙翔的技巧好得让他脸红。最初的疼痛过后,绵延不断的快感将他整个吞没,单是来自后穴的侵犯就已经让他硬得发疼,而另一双手此时又对他的性器开始了新的一番抚慰……
  “小事情,叫出来,好吗。”孙翔一边操他一边这样要求,同一个声音随即附和:“叫出来吧,小事情,我们都想听。”
  “不要……”肖时钦感觉自己在哭,“太过分了……不要……”
  有人凑上来舔掉他的泪水,他分不清是哪一个。
  性器在甬道中大肆进出,每次都会擦过最敏感的那点,而每次完全进入时带来一瞬的充实感,下一秒又因为抽出转变成骤然而至的空虚。太多的润滑剂顺着交合处流淌,混杂着肠液,使每次进出都一再地啪啪作响,淫靡又敞亮。
  “小事情,你里面好紧。”孙翔夸奖他,“你叫起来真的很好听……”
  “别、别说了……”肖时钦抽泣着,断断续续地呻吟。他真的不再试图压下声音了,他总是拒绝不了……
  “我要射了。”孙翔宣布,随之而来的是幅度更大的一轮抽插,小孙配合地加快了手上的动作,前后同时被高频刺激,肖时钦爽到失去了声音,胡乱地伸出手,抓住了也不知道是谁的胳臂。
  他们一起高潮,肖时钦全射在了自己的小腹上,精液混着汗水,在灯下亮晶晶地发光。
  孙翔抽出了自己的性器,摘下套,打了结丢进床边的垃圾桶,动作简直称得上行云流水。小孙看着,又开始感到那种莫名的嫉妒。
  “轮到我了。”
  他移开视线,和孙翔交换了位置,轻轻抚弄着肖时钦的大腿根部,在等他从高潮的余韵里平静下来。
  
  穴口处的液体乱糟糟地往下淌,床单已经洇湿了一片,肖时钦的腿根因为过度的摩擦开始泛红,显得格外色情。小孙伸指,再度探进他的后穴,撑开,曲张,在试图将另一个自己接触过的液体清理。
  过程中不免又蹭过前列腺,肖时钦喘着气,方才发泄过的阴茎又开始缓缓抬头。他觉得丢脸极了。
  “小事情,”小孙握着他的膝盖,将他的双腿掰得更开,“我能不能不戴套?”
  肖时钦愣了愣,很快拒绝:“不要……”
  “小事情……”小孙眨巴着眼,低头,居然把他的性器吞了进去。舌头裹着唾液擦过马眼, 加上精神的快感反馈(天啊,孙翔在给他口交——),肖时钦差点又要直接交代一次,他又快哭了,只能喃喃地重复:“不要——”
  这简直是他说出最多拒绝语句的一天。
  小孙好心地在他射出来之前停下了动作。他又问了一次:“小事情,我能不能不戴套?”
  肖时钦捂着脸,自暴自弃地点头。
  小孙赢得了一场胜利。他炫耀般慢慢插进穴口,但在恰恰进去了一半之时猛地挺入,操得肖时钦发出一声短促的尖叫。
  “小事情,我操得你爽吗?”小孙这样问,神情几乎有些天真,“你更喜欢戴套还是不戴套?不戴套是不是会更舒服一点?要我继续操你的G点吗?像这样?”他退出,开始浅浅地进出,不断地对着敏感点冲击。肖时钦蜷缩着脚趾,根本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只是重复着哀求:“孙翔,慢一点……太快了……这、这样不行……”
  孙翔并不只是在一边干看着,他扣住肖时钦的手指,低头去舔他的眼睑、喉结、锁骨、乳头……躯体各处时有时无的触感和身后鲜明的抽插交错在一起,让肖时钦直接攀上了又一次的高潮。他射得比上次要少,射精带动后穴的紧缩,小孙还在不知疲倦般抽插,骤然加强的包裹感差点让他也射了出来——但他忍住了,只是闷声更用力地操干。他并不打算输给那个成熟到令人艳羡的自己。
  “你应该让小事情歇一会的,他才刚射完。”孙翔指出这点,只换来小孙一个挑衅的眼神。他自讨没趣,继续专心致志地舔肖时钦的唇角,然后便是顺势的接吻。
  太荒唐了。肖时钦一边被吻得神魂颠倒,一边还断断续续泄出三两声呻吟,对着靠近面前的这张脸,几乎要失去思考的能力。
  “你只不过是因为已经做了小事情的男朋友才熟练那么多,”在一切开始之前,小孙就皱着鼻子这样说过,“只要我从今天开始,以后总会比你更强的。”
  
  肖时钦终于想到了他想要的那个结论。他发现自己在成为两个孙翔争抢的目标,两人都希望借他来证明自己的优越——以及比拼谁对他的爱更多。这简直是他最抢手的时刻了。
  孙翔环抱着他的肩膀,更深地和他接吻。他的吻技真的很不错,可肖时钦无暇去享受,身下小孙的动作夺走了他更多心神。在被操得神志不清的时候,他却居然还有那么一丝丝闲暇,在混乱地思考,自己更在意小孙,究竟是因为他确确实实正在发狠地操着自己,还是因为小孙是彻头彻尾只属于他的孙翔。
  最后几下大开大合的操干过后,小孙终于射了出来。他完全射在了里面,肖时钦于是产生被整个填满的充盈感受,性器又再次悄悄勃起,却已经射不出更多。
  小孙抽出他的阴茎,精液缓慢地流出穴口。孙翔也转过了头,他们一起看着肖时钦脱力地倒在床单上、下体沾着精液和汗水的样子,像是在看一盘已被享用殆尽的美食。
  “我抱他去洗澡,你理一下床单?”孙翔又以那种娴熟的语气开始了善后。
  小孙看了他一眼,到底还是没有反驳。
  
  肖时钦被孙翔抱进浴室之后,才堪堪恢复一点精力。他看着孙翔忙前忙后地往浴缸里放水,突然小声地问:“我们是不是没在一起?”
  孙翔猛地抬起了头。他看起来对会被揭穿谎言这事一点准备都没有。
  “你——”他声音干涩,“小事情,你怎么猜到的?”
  肖时钦摇摇头,倒是带着一点笑意:“可能是我没有说过,但是我不觉得我会不喜欢你。”
  孙翔睁大了眼睛,他刚要开口说些什么,就被肖时钦用食指封住了嘴。
  “嘘,”他挤挤眼睛,“外面那个还不知道呢,记得小点声。”
  磨砂玻璃外,小孙还在卷起脏掉的床单,对浴室里发生的这场谈话一无所知。
  他会在明天告白,肖时钦会在三秒钟后答应,而另一个孙翔,会鼓起勇气,在回去后对他的肖时钦说出那句两年来从没能出口的话。
  来日方长,肖时钦闭上眼睛,孙翔拿着花洒轻轻淋上他的头发。浴室里很安静,小孙在门外一边做事一边哼歌,花洒里的水顺着肖时钦光裸的脊背流进浴缸,恰到好处的温热着。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