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初夜

Work Text:

【中秋節快樂】

那是秋夕假期,倆人都想趁最後機會抓住夏天的尾巴,約定好離開城巿去不遠的海邊來個一日遊。如同所有故事裡的主人公一樣,玩得太盡興的兩人錯過了回首爾尾班車,之後按着俗套的發展,他們懷着又緊張又期待的心情,進入了車站旁邊的那間情侶酒店。

先後洗好澡的兩人,拘謹地坐在床邊,然而兩邊房間傳來的越來越激烈的叫床聲,卻令兩人感到唇乾舌燥,最終金鈡云按捺不住,主動吻上了曺圭賢而開啟了這一晚。

不過一個淺淺的吻,就讓曺圭賢全身變得僵直,只任由金鈡云把他推倒在床上,那雙因為緊張而變得冰冷的小手在他胸膛上遊走,直到胸前軟軟的兩點因為撩撥而挺立,金鈡云便把他剛剛洗澡後才穿上的 T 裇脫掉,俯下身把其中一顆含入口中。在此之前,曺圭賢不知道自己的乳頭原來這樣敏感,才幾下舔弄,他下體就己經要爆炸一樣,當金鈡云的小手撫上他褲襠之時,就彷如摸上了一條燒紅的鐵棒。

好不容易脫下曺圭賢的褲子,金鈡云自覺是有着救火任務的消防員,二話不說就把那漲到發紫的性器含進嘴裡。曺圭賢這母胎 solo 哪經得起這突如其來的刺激,還未來得及捂住嘴巴漏出來的呻吟聲,便在金鈡云的幾下吞吐中就秒射了。

「哥,對...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看着金鈡云被自己射得滿臉滿口濃濃的精液,曺圭賢不知是羞的還是怕的,話都說得結巴。

一口腥羶的金鈡云把口中白濁吐出來,邪邪一笑:「不要緊,等一下我們就能夠玩久一點了。」看着眼前的白糯米團子,想到等會就能把他吃乾抺淨,被射一臉又何妨。

金鈡云隨手拿過床邊櫃上的潤滑劑,擠了一小坨就往曺圭賢的身後探去,又濕又冷的感覺激得他整個人彈起來。

「鈡云哥,我有點怕...」曺圭賢伸手捂住那未經探秘的入口。「我...我...自己來吧。」說完便學着金鈡云擠了一坨在食指,直接抺在後穴外面。雖說曺圭賢是個鶵,但該看的片子一部沒落下,憑着記憶學着片中主角一邊在穴口打圈按摩,一邊一點點的想要把手指插入去。只是新手豈能和身經百戰的 gv 主角相提並論,人家輕輕挑逗便如開水龍頭般分泌出腸液,但他弄來弄去還是又乾又緊,一時心急還插痛了,紅了眼眶。

看着戀人慌張得弄痛了那脆弱的地方,金鈡云好氣又好笑,搖搖頭拿回曺圭賢手中的潤滑劑:「你看着我,我示範給你看。」雖然金鈡云有過性經驗,但他從來只看着別人擴張或者幫別人擴張,給自己擴張可是第一次。只是看着年下戀人瞪得圓圓的雙眼,為了減輕他的緊張感,當哥的只好硬着頭皮身體力行地教會他。
跪趴在床上的金鈡云稍稍捂暖了指頭的啫喱,開始慢慢地按壓自己的後穴。他小巧靈活的手指,細緻地撫慰着穴口的皺摺,逐漸變軟淋的地方終於能容納到他的一小截手指頭。

「嗯...」隨着指頭的入侵金鈡云也不自覺地從喉頭發出一聲意味不名的嘆息。金鈡云這才知道指頭進入後穴的感覺是有點痒,也有點漲,到抽出的時候又會有點空虛。慢慢地進入後穴的由一個指節變成全隻手指,再來變成兩隻、三隻手指,金鈡云好像忘了做示範的原意,反而在享受這初嘗的快感,而在他忘我地用手指抽插自己的同時,他以為那個會跟着他指示去做擴張的人,卻一直盯着他的後穴擼着那重新勃起的分身。

金鈡云怎也想不到,在他拔出三隻手指之際,曺圭賢竟然已在他身後等待多時,一個挺腰就頂進了整個龜頭。

「圭賢,你...啊!等...一下...嗯!」被突襲的金鈡云想要往前逃開,可是腰已被兩隻大手箝制住。

「哥,你擴張得那麼好,就別浪費了。」曺圭賢一邊說一邊扶着金鈡云的腰緩緩挺進,還揉上了他剛才盯得眼紅的那兩片臀肉。三隻手指跟龜頭一比較,剛才所謂的擴張只稱得上聊勝於無,金鈡云的後穴還是個處子穴,一下子要接納曺圭賢的粗壯,身體彷若被貫穿一樣。

「啊...啊.....不是....我才是...1,嗯啊...應該我插你...啊啊...不是...你插我...啊!啊!啊!」曺圭賢配合着淺淺的抽插,一下一下的終於把整條陰莖沒入了金鈡云的後穴,過程中身下人還試着反抗,可惜他先前用手指做擴張時候,早把自己插得腰軟,想要掙扎也沒了力,只能扭着屁股好像求歡一樣,還發出斷斷續續混着呻吟的抗議。

已經入口的肥肉,哪有吐出來的道理?曺圭賢只知道他那硬得發痛的陽具,被金鈡云的腸道好好招呼着,每一下插入都有層層又濕又暖的軟肉包裹着他的硬挺,每一下抽出,軟肉更會又吸又擠的想要挽留,要不是他怕傷着他哥,早想加快抽插的速度。

「哥,你說你是 1,即是你已經操過別人了。既然我成不了你第一個操的人,就讓我做第一個操你的人。我會把你操開,操得欲仙欲死,心甘情願當我的 0!」這絕對不是一句空話,在此之前被口到秒射的人,到提槍上陣的時候竟然如有神助,簡直天生就是當 1 的材料,無師自通地找到金鈡云的敏感點,每一下都往那點頂過去,頂得金鈡云人不止腰軟了,連手都撐不住身體,整張臉都埋到枕頭裡。然而隨着快感不斷累積,枕頭也阻擋不了他越來越放浪的呻吟,除了啊啊嚶嚶,他根本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曺圭賢看着戀人越埋越低的身體,伸手探向他胸前的紅櫻,那兩粒小紅豆早已因為與床單的摩擦變得紅腫,不過兩指輕輕一捏,便換來金鈡云一聲嬌喘:「別碰...啊啊...我快不行了...」

「我操得你這麼爽嗎?哥,我想看看你的臉,你轉過頭來看看我好嗎?」曺圭賢想擰過金鈡云的臉,但被插得早已失去控制權的人卻還是倔強地不肯抬頭。「不想給我看你爽翻的樣子嗎?這可不由得你!」金鈡云哪能想到平日温柔斯文又愛撒嬌的弟弟,在床上會變得腹黑又霸道。曺圭賢抓住他一隻腳踝,配合腰勁,一發力就把人翻了過來。粗長的陰莖硬生生在金鈡云的腸道裡轉了一圈,這突如其來的巨大刺激,金鈡云精關失守了。

「停啊!啊!啊啊啊啊啊!我要射了!」這是金鈡云第一次後穴高潮,射精來得又急又猛,兩個人身上都沾滿了白濁。「我把哥你操射了,我才是你的第一個男人!」曺圭賢看到金鈡云被自己操到高潮反眼的樣子,好像得到鼓勵一樣,一手抓住一邊腳踝,把人雙腿分得開開的,開始大開大合的操干起來。

未過不應期的人敏感得風吹都痒,還被這樣壓着抽插,根本連口都閉不上。下面張嘴被操得噗滋噗滋作響,腸液混合潤滑劑被擠成泡沬;上面張嘴因為喘氣、呻吟、還有不受控的高潮反應,嘴角都帶住涎沬。把這色情一幕收於眼底的曺圭賢,鼓足勁,用像要把陰囊都頂進去的力度,不知疲倦地一下又一下的操着身下戀人。

「嗯啊...圭...啊!別...插了...啊啊...我又要...射了...」壓在身上的人好像不會停下來,別說後穴除了快感還有種火辣辣的痛,繼續被曺圭賢這樣奮力操幹怕且明天整天都別想下床,再倔犟的金鈡云也不得不服輸求饒,小手抵上曺圭賢的胸膛上討好又服軟的撫摸着。這招對於曺圭賢相當受用,能把在人前威風凜凜的哥哥操得媚態盡現,心理身理都得到極大滿足。他把金鈡云壓得快要整個人對折,從上而下的大力抽插多幾十下,一柱火燙便射進温暖濕熱的腸道裡。

「我要用精液灌滿你,鈡云哥!」露骨的言語,加上那滾燙衝擊着敏感的腸道,金鈡云又攀上了第二次高峰,被快感奪去理智的人已忘記羞恥,放聲哭喊:「嗯啊!啊!啊!圭賢啊!我又來了!!!」金鈡云再一次被操射了,身上除了汗水,更有自己射過兩次、黏黏糊糊的痕跡,更別說被操得紅腫的穴口還流出被內射的精液,他覺得自己已經被玩壞了,身上使不出一點力氣。然而這一切在曺圭賢眼裡,卻是一片美好又淫靡的景色,甚至剛軟下去的分身又開始蠢蠢欲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