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雪降之時

Chapter Text

《雪降之時》

 






 

一、

 

 

「整整——石化!」

 

Calli高聲喊出咒語,手中的魔杖朝紫角獸射出一道耀眼的光芒,然而這道光卻在碰上怪獸堅硬的皮膚之際突然反彈,朝Calli直奔而來。眼見自己也來不及閃躲,她急忙揮動魔杖,展開臨時屏障抵擋反彈的魔咒。

 

石化咒撞上無形的屏障,隨風在空中消散。

 

「可惡!」她低聲呢喃。在慌亂情急之際,她居然忘了紫角獸的皮膚不只比龍的更堅硬,還有反彈咒語的能力。

 

參加魔法大賽是Calli多年以來的心願,她早已把所有教科書讀得滾瓜爛熟,務求能以最佳狀態為母校 伊爾弗莫尼魔法學校爭光 ——自從1994年西追·迪哥里死於最後一屆三巫鬥法大賽以後,三所魔法學校停辦了鬥法大賽,直到妙麗·格蘭傑當上魔法部部長以後,位處歐洲的魔法學校才重啟比賽,並邀請遠在美國的 伊爾弗莫尼加入,三巫鬥法大賽成了四巫鬥法大賽——而Calli剛好有幸成為在第一屆四巫鬥法大賽中 代表 伊爾弗莫尼出賽的美國勇士。

 

衝衝攻!」 Calli揮舞魔杖,召喚出一群小鳥, 鳥群隨著她的一聲令下朝紫角獸俯衝而去。

 

大賽第一個任務的目標是在不傷害紫角獸的情況之下,取得綁在怪獸左角上的一個玻璃魔藥瓶。假若紫角獸受傷了,或是魔藥瓶破了,勇士則會失分,所以她只能以各種華而不實的咒語讓紫角獸暫時不能動彈,不敢下手太重。

 

「伊爾弗莫尼的勇士這下處理得非常好!衝衝攻這個咒語確實能暫時阻礙紫角獸的行動,而且也不會傷到紫角獸。」播報員的聲音在沸騰的人聲中依然顯得非常響亮。

 

這把聲音傳進Calli耳朵之際,她瞪大了雙眼。因為她知道就算自己化成灰燼,她也不會認不出這把聲音來。

 

「喔狂奔的滴水獸啊。」她咬牙切齒道,「求求妳不要再說了......」

 

然而仍然在比賽中的她總不能花太多時間煩惱這些有的沒的。趁著紫角獸忙於應對鳥群,Calli轉身攀上岩石,站在高處四周張望,紅眸最終落在比賽場地邊。任務場地模仿成紫角獸的棲息地,因而故意造成滿佈岩石的高山模樣。

 

角落的岩石邊上植有一些 蟹爪蘭, 她靈機一觸揮舞魔杖誦念:「速速生!」

 

「Calli一個翻身跳上岩石,動作俐落帥氣,不愧是伊爾弗莫尼的魁地奇明日之星!」播報員評論道。

 

她努力忽視播報員的描述,以魔杖指引仿佛藤蔓的蟹爪蘭朝紫角獸的方向快速生長。

 

「啊!梅林的鬍子!」播報員高聲尖叫,「Calli這記實在太——棒——了———她居然想到要用植物限制紫角獸的行動,這是在太聰明了!」

 

「臭鳥,夠了......」她輕聲自言自語,動了動手腕讓蟹爪蘭的藤蔓纏著紫角獸的身體。紫角獸那邊廂才擺脫了鳥群,這邊廂又迎來了藤蔓,因而顯得有點憤怒。

 

德里弗倫斯·戴恩在上!」播報員 Kiara倒抽一口氣,「天呀!我的Calli怎麼可以這麼聰明!這樣一來我沒法停止愛她了!」

 

Calli被自己的口水嗆到了,差點手滑把魔杖甩出去。她搖搖頭,把Kiara的話從腦海中驅除出去,繼續努力專心對付紫角獸。Calli握緊魔杖,動了動手控制蟹爪蘭把紫角獸的身體勒得更緊。紫角獸動彈不得,站在原地努力掙扎,氣急敗壞得直跺腳。

 

她從岩石頂一躍而下,雙腳踩在紫角獸的背上。紫角獸顯然感受到背上異常的重量,他開始左右搖擺身子,想要把身上的女巫摔下去。Calli跨坐在怪獸身上,一手握著紫角獸的角,另一手揮舞魔杖。

 

阿咯哈呣啦。」把魔藥瓶 鎖在紫角獸角上的鎖應聲鬆脫,啪嗒一聲落在地上,失去了枷鎖的魔藥瓶也隨著地心吸力往下掉。

 

温咖癲啦唯啊薩。」魔杖一揮,魔藥瓶頓時暫停下墜,定在空中。

 

輕輕勾唇露出勝利的微笑,Calli伸手接住了懸浮在半空的瓶子,並將其高舉過頭。四周的觀眾席爆發出如雷的掌聲和歡呼聲,她的同校同學反覆呼叫著她的名字。

 

「到目前為止,Calli是最快通過第一次考驗的勇士,我們只能看最後一名出場的霍格華茲選手能否挑戰她的紀錄。」Kiara明顯亢奮的聲音響起,「雖然我身為霍格華茲的學生,可是Calli實在太強、太帥、太辣了,我決定我以後會只為她一個打氣!」

 

從紫角獸身上下來的Calli揉了揉額角,決定繼續無視Kiara的話,轉身走向出口處。

 

「親愛的勇士Calli,請問我有幸能和妳去聖誕舞會嗎?我真的很喜歡——」空氣中再次傳來Kiara的聲音,觀眾群再次起哄,歡呼和口哨聲不絕於耳。

 

「小鳥遊同學!請不要公器私用。」麥格教授的聲音終於蓋過了Kiara的聲音。Calli聽見看台區傳來Kiara的抗議聲和霍格華茲校長的訓話聲,嘆了口氣搖搖頭。

 

Calli停下了腳步,舉起魔杖直指空中。

 

辣辣燃。」她誦念咒語。 魔杖在晴空中畫出仿似烈火的線條,最後在太陽底下構成「不」這一個大字。

 

她壓下聲音輕聲咒罵道:「這混帳的臭鳥。」

 

走在通往勇士休息室的路上,Calli摸了摸自己滾燙的雙頰。《預言家日報》的煩人記者擠到Calli和其他選手面前,閃光燈快要閃瞎她的雙眼。













Chapter Text

二、



似乎在巫師世界中,所有發生於夏天的意外邂逅皆為孽緣。儘管Calli和Kiara的夏日偶遇並比不上那年夏天在高錐客洞相見的兩人來的這麼轟轟烈烈,可是依然能勉強算得上是一段交纏不清的緣分。

 

四巫鬥法大賽並不是Calli和Kiara的初遇,她們的緣分要追溯到很久、很久、很久以前。某年暑假,Calli隨家人到歐洲度假,卻在度假途中遇上了Kiara一家,沒想到就此開始了在霍格華茲你追我跑的亂七八糟孽緣。

 

撫心而問,Calli並不討厭Kiara,反而一直對她有點好感——畢竟她印象中的童年玩伴,那個擁有橘色頭髮追在自己身後叫著自己名字的小女孩可愛天真單純。她只是沒想到再遇上她的時候,Kiara居然變得如此死纏爛打,居然變著花式吸引她的注意。

 

那個暑假的回憶刻骨銘心,而美好的回憶總不會褪色。直到現在,Calli還記得Kiara最喜歡的飲品是冰茶,而那個時候的她卻不知為何因為Kiara頭髮的顏色,莫名堅持Kiara最喜歡的飲品是橙汁汽水。

 

一幕幕兩人的回憶於Calli的腦海中閃現,她因此微微翹起了唇角。

 

直到遠方傳來一聲貓頭鷹的啼叫,Calli才回過神來,拍拍臉頰讓自己打起精神,不要再做白日夢。現在的她,還有正事要做。

 

完成第一個任務後,勇士們要等上差不多大半個月才迎來下一個任務。在這段期間,Calli只需要努力解開在第一個任務取得的提示即可,而這個提示就是那瓶綁在紫角獸角上的透明神秘藥水。在比賽開始之前,這些魔藥早已經導師特別處理變色,所以勇士們並不能從魔藥的顏色猜測瓶子裏裝著什麼魔藥。

 

她把瓶子攤在手掌心翻來覆去,皺起了眉頭。提示剛到手的時候,她曾嗅過這瓶魔藥,卻嗅不出任何獨特的味道,無法得到半分透露瓶子內容物的線索。

 

「還沒想到嗎?」Gura的聲音響起。她感到好友一屁股坐在自己身旁的樓梯階上。

 

Calli故意跑到霍格華茲城堡頂端的樓梯,試圖遠離所有紛擾,好讓她能清空腦袋安靜思考,卻沒想到同樣來自外校的朋友居然找到了這個好地方。

 

她搖搖頭,唇間溢出一聲嘆息。

 

「據說波巴洞勇士拿到的魔藥瓶裏裝著福來福喜,這是Ina告訴我的。」

 

聽見了Ina的名字之際,Calli禁不住愣了愣。Ina是霍格華茲的勇士,也是她的對手之一。她一直知道可愛的Gura很容易廣結好友,可是Calli卻沒想到她居然已經和自己的對手交上朋友了。

 

「幸運藥水嗎?」她把魔藥瓶舉到窗前,透過玻璃瓶看著窗外的陽光。紅瞳凝視著眼前的一小瓶液體,Calli陷入沈思,「這倒是一個很奇怪的提示......」

 

「不過,Ame說,她懷疑你們每個人拿到的魔藥都不一樣。」

 

「Ame?」Calli抬起頭來,「這又是誰?」

 

「她是霍格華茲的學生,Ina的好朋友。」Gura笑得有點不懷好意,湊近了Calli低聲說道,「妳的後援會會長Kiara也是Ina和Ame的好朋友。」

 

光是聽到Kiara的名字已讓Calli的臉頰變得滾燙起來,她清了清喉嚨,努力把話題扯回去。

 

「那個.....Ame,她為什麼會這樣說?」

 

「我也不知道,不過Ina說她也覺得自己的那瓶魔藥並不是福來福喜。」

 

窗外一隻貓頭鷹飛過,落日餘暉灑落霍格華茲城堡外的湖畔草地。Calli垂下手,隨手拋了拋瓶子。

 

「對了,我能看一下嗎?」Gura突然問道。

 

Calli點點頭,把瓶子遞給身旁的好友。Gura擰開了瓶子,低頭嗅了嗅瓶中魔藥。

 

「沒有味道,妳想這會不會是——」

 

「Calli!Gura!原來妳們在這裏!」一把熟悉的聲音突然從樓梯下傳來。Kiara從樓梯間探出頭來,朝兩人笑了笑。

 

她的視線很快落在Gura手中的瓶子上,紫眸因興奮而微微睜大。

 

「這就是鬥法大賽中的第一個提示嗎?我可以看看嗎?」

 

「不——」

 

「當然可以!」Gura的嗓音蓋過了Calli的抗議聲,她把瓶子遞給Kiara。Kiara把鼻子湊到瓶子前,深呼吸了一口氣。

 

「喔喔,這好香!」她感嘆道。

 

Gura和Calli交換了疑惑的一眼。

 

「不對,可是這魔藥明明沒有味道......」Calli低聲說道,仿佛在自言自語。

 

「這瓶子的東西好香,味道就像白巧克力......冬天樹林中的松樹,還有......」Kiara說著說著,突然瞪大了雙眼,話音漸漸收細,「喔。」

 

她瞄了瞄Calli,咬唇思索片刻後,還是開口問道:「妳說,妳嗅不到這魔藥有任何的味道?」

 

「是的。」

 

聽見Calli的答覆後,Kiara的紫眸明顯閃過一絲傷感,不過她很快便擠出一絲淡淡的苦笑。

 

「我有事要做,晚點見!」她把瓶子塞回Calli的手上,拋下一句轉頭就跑。

 

被拋下的兩人面面相覷,露出非常困惑的神色。







Kiara並不是十拿九穩肯定瓶中的魔藥到底是什麼,可她大概也猜到了Calli手上的那瓶魔藥到底是什麼。

 

——那是迷情劑,世上最強的愛情魔藥,一滴就能讓使用對象對使用者產生瘋狂的迷戀,而迷情劑的香味對每個人而言也不一樣。

 

Kiara正在圖書館漫無目的地遊蕩,雙手撫過書架上硬皮書的書脊。她皺起眉頭,擺出一度陷入沈思的模樣。

 

聽見了Calli嗅不到魔藥傳來的任何味道之際,她確實有點傷心,因為這代表Calli對她的花式追求還是無動於衷,不過轉念一想,她又很快燃亮了鬥志。Calli之所以嗅不到任何味道,這代表她心裏還未住著一個人,而Kiara認為自己因而還有機會能贏得她的芳心。

 

然而,Kiara還沒想到該怎麼告訴Calli這瓶魔藥是什麼。要是直接告訴Calli的話,基於Calli和Gura兩人皆嗅不到任何香味的前提上,Calli絕對有理由不相信她說的話。畢竟這個提示關乎比賽的輸贏,Calli定必會非常審慎。

 

她恍然大悟一擊掌,似乎想到了一個好主意。






 

Chapter Text









三、








當Calli從黑魔法防禦術課室出來以後,映入眼簾的除了人來人往的走廊,還有依在門廊上的Kiara。

 

Kiara對Calli的課表瞭如指掌。比起自己的上課時間表,她似乎更清楚Calli一天的規律。

 

「喔梅林的鬍子,她又來了......」Calli低聲自言自語了道。

 

「Calli!妳怎麼可以長得這麼好看,妳就是我的迷情劑,讓我神魂顛倒!」

 

擠開下課的學生人潮,Kiara小跑步到Calli的面前,張開雙手大叫道。聽到騷動的學生群暫時停下了腳步,紛紛扭頭看這邊的好戲。感到許多熾熱的視線投向自己身上,Calli此刻尷尬得只想找個洞躲進去。

 

「嘿,Kiara,夠了......」她輕聲提醒道,揮舞雙手想要制止她說下去,「大家都在看.....」

 

「喔我的Calli!」Kiara繼續自顧自說下去,聲音越說越高昂了,「別害羞!妳仿似我的愛情魔藥,讓我對妳不能自拔!」

 

Calli的眼珠子急速轉動。她發現站在自己身旁看好戲的學生似乎越來越多,因此更焦急了。Calli實在不習慣應對這樣的情況,她既不想讓Kiara難堪,又想讓她明白自己並不喜歡她這樣做,心亂如麻的她越來越不知所措。

 

「我......」Calli張口結舌。她是一個很能幹聰明的女巫,能在賽場和魁地奇球場上大放異彩,可是面對細膩的情感,她卻是束手無策。

 

「為什麼這麼多人會擠在我的課室門外?」黑魔法防禦術課室的門突然打開,路平教授探出頭來問道。

 

他皺眉掃視學生群。學生們迴避他的視線,紛紛低頭匆匆離去。儘管在霍格華茲眾多教授中,路平教授算是脾氣最好的其中一位,但學生對他卻是又敬又畏。畢竟路平教授曾在二十多年前的霍格華茲大戰中站在「被選中的那一位」的身旁直到最後。

 

看見其他同學作鳥獸散後,Calli也拿著書本趕快離去。







Kiara並不肯定Calli有否理解到自己的提示,所以她整節符咒學課也心不在焉,直到孚立維教授走到自己身旁清了好幾次喉嚨,她才驚然回過神來。

 

孚立維教授宣布課堂完結的話音仍未落下,Kiara已關上課本匆匆跑離課室,她決定未來幾天要常常跑到Calli面前提到「迷情劑」或是「愛情魔藥」幾個字,所以現在她必須到溫室堵截Calli。她剛在溫室外站定沒多久,Calli便剛好離開溫室。看見死纏爛打的Kiara再次出現在她的面前,Calli的雙瞳迅速瞪大。Kiara笑得有點狡猾,跳著舞走到Calli身前。

 

「喔我的Calli,你不需要使用任何一滴迷情劑,就能讓我對妳神魂顛倒。」她高聲唱道,「妳可是多麼的完美!」

 

再次成為人群的焦點的Calli的雙頰開始泛紅。儘管作為伊爾弗莫尼的勇士以及星級魁地奇球員,Calli該早習慣了人們熾熱的視線,但只是打算去上個課的她並沒有做好這個心理準備。現在的她恨不得直接找個地洞鑽進去,心中暗自可望隆巴頓教授會從溫室中出來解救自己,如同剛才路平教授一樣。

 

然而世事總是事與願違,Calli或許一直焦急得像鍋爐上的兩腳蛇一樣,但她所期望的救星並沒有到來——-隆巴頓教授還在溫室解答學生的問題,他正在說著學生時期曾種過的惡人掌說得正興奮。

 

她不想讓Kiara感到尷尬,但也不知道該如何是好。現在的Calli恨不得自己能在霍格華茲直接移形換影到別處。

 

Calli的嘴巴開開合合,一雙紅瞳焦躁地左瞄右瞄。眼見看好戲的學生越來越多了,她只好深呼吸一口氣,開口向Kiara說道:「我.....我還有別的課要上,我晚點才找妳聊聊吧。」

 

她根本不敢看Kiara臉上的神色,只敢自顧自轉身擠入人群朝隨便一條走廊逃去。腳下的速度越加越快,她幾乎是跑離現場。穿過一條又一條的移動樓梯,沸騰的人聲漸漸收細,餘下的就只有走廊兩旁畫作細細碎碎的交談聲。

 

此時,她再次抬起頭來,發現自己似乎迷失在這龐大的城堡中。

 

Calli站在一條迴廊的盡頭處,有點猶豫地緩緩前行。她正想向畫作攀談,詢問自己的所在地。此時,一抹藍色的影子卻吸引了她的視線。





Chapter Text

 

四、

 

那是一個白髮蒼蒼的老者,他正在和鄧不利多的肖像畫聊天。然而,老者不消一刻鐘便發現了Calli的身影。他扭過頭來,看著她笑了笑。

 

「妳是伊爾弗莫尼的勇士,對吧?」

 

她點了點頭,緩緩走到了老者身旁。

 

「妳在第一場比賽表現得很好,妳對紫角獸很溫柔,絲毫沒有傷害他。」老者一頓。他下意識般摸了摸腳邊的皮箱,確保箱子上了鎖,才繼續說話,「就算到了現在,有很多巫師依然對怪獸存有偏見,認為他們只不過是低等生物,對他們的感受不屑一顧。」

 

Calli留意到當老者說話的時候,他的眼神有點閃縮,有時候並不會注視自己。

 

「謝謝。」她輕聲道謝。儘管她並不知道老者是誰,可是她還是盡力展現自己的教養,「您在和肖像畫聊天?」

 

「沒錯。難得回到闊別多年的母校,我還是忍不住和已逝之人聊天。儘管鄧不利多教授很喜歡把亂七八糟的燙手山芋塞給學生,可是在遇上煩惱的時候,我還是很喜歡和教授——或是,我該說和教授的畫像——聊天。」老者有點不自然地低下頭,搔了搔後腦,瞄了瞄鄧不利多的肖像畫,「教授,很抱歉在你面前說你的壞話。」

 

畫中的鄧不利多微笑搖搖頭,「要是你還是霍格華茲的的學生的話,我必定會從赫夫帕夫扣十分。」

 

老者靦腆一笑,道:「看在我幫你解決這麼多問題的份上,你不覺得你的懲罰總是太過火了嗎?」

 

鄧不利多呵呵大笑,雙眼帶著笑意。

 

老者又轉向Calli繼續說話:「如果你在大賽中碰上什麼問題的話,可以來這裏找教授談談。我想,這樣做大概能幫上你的忙......儘管它只是一幅畫,但對我而言,和他畫像聊天,就像和真的鄧不利多教授聊天一樣親切。」

 

他低下頭靜默了片刻,然後又忽然抬起頭來,朝鄧不利多的肖像畫道別。

 

「我的紫角獸還在等我,請容我先行告辭。」他微微向Calli點頭,便拿起放在腳邊的箱子轉身離去。

 

老者離去後,走廊上就只餘下Calli一人。此刻,她才突然記起自己忘了詢問老者的身分以及朝他問路,顯得有點懊惱。

 

「妳在煩惱,對吧。」鄧不利多的聲音在她的耳畔響起。Calli抬起頭來,點了點頭。

 

「是的教授。」她恭敬地說道,「這是因為我迷路了。」

 

「我反倒認為迷路的問題非常容易解決,妳只需要走下那邊的那條樓梯,經過符咒學教室,再經過一條走廊,右轉後你便能回到大廳。」指著前方,他低聲笑了笑,「不,不。我說的是,我看得出來妳正在煩惱。」

 

鄧不利多說「煩惱」二字的時候加重了語氣。他再次意味深長地看向Calli。

 

Calli想了一下,然後從袍子口袋掏出那瓶透明的魔藥提示。

 

「我在煩惱四巫鬥法大賽的提示。」

 

「我相信這提示的答案遠在天邊,近在眼前。妳追尋的答案常常在你眼前出現,妳卻懵然不知。我會建議妳到魔藥學課室外的走廊,和賽弗勒斯的畫像聊一下。關於這個線索的謎底,我相信是一件無論我、賽弗勒斯,甚至剛才的那位也非常不擅長的事。」

 

Calli露出詫異的神色,她眨了眨眼。

 

「可是教授,我以為像您一般偉大的巫師,並沒有不擅長的事......」

 

鄧不利多的笑聲打斷了Calli的話,一雙藍眼從半月形眼鏡的鏡片後凝視著她。

 

「我們三位不擅長的事多著了.......不,對我而言,這更像是我的弱點。比起稱呼這個弱點為一件事,我更傾向把它喚作一個人。」鄧不利多往前靠,低聲說道,「而我看得出妳的煩惱也是和我們的如出一徹,只是妳仍未看穿而已。」

 

Calli愣在原地,她並不知道該說什麼。鄧不利多說的話實在讓她來不及反應過來。

 

「好吧,Calli。」他微微一笑,「快點去上課吧。我也和別的畫像約好了要一起喝下午茶。」

 

他笑得開懷,隨手整理身上的袍子,並站了起來。

 

「我可等了他足足一百年,直到我們脫離世俗所有枷鎖,才能在別的世界、別的時空相見,所以這次的約會,我決不能遲到。」

 

鄧不利多的畫像轉身離去,步伐輕盈如同稚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