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TEW]以搗蛋的名義[Set→Seb←Ru]

Work Text:

全國全美該有的節慶,小孩子的要糖果適合的搗蛋日,萬聖節街燈裝飾佈滿眼前所見的區域,包含家裡也多出了鬼怪充滿喜感可愛的東西,Sebastian手上拿著黑夭夭的蜘蛛跟一個色彩繽紛的美麗蝴蝶,有些糾結的要把哪種東西掛在燈上或是牆壁上。

雖然在萬聖節要擺上吻合的裝飾來過節,但還是基於寶貝女兒的偏好就把手中那黑夭夭的蜘蛛給收起來改換上讓Lily開心喜愛的蝴蝶上去。

「我想應該差不多了,等Kidman和Joseph把Lily帶回來她應該會喜歡。」Sebastian從梯子下來看著擺設房子的傑作,不經暗自得意了起來也不枉費在前幾天都把工作都作完才可以好好與親愛的女兒共度這難得的萬聖夜,自從麥拉不在之後他就單擔起照顧小寶貝的起居,幸好Kidman和Joseph可以幫忙分擔一點著實也讓Sebastian放心的在工作上。

「dabby~我們回來了!」從門口傳來活潑的腳踏聲,Sebastian看著Lily已經準備好今晚的萬聖節之夜了,瞧她看起來就像天使一樣又或者是森林的可愛妖精,寵溺女兒的Sebastian內心也被女兒可愛的模樣用的心都溶化了,Sebastian抱起Lily摸那小小棕色腦袋,溫柔的看著那明亮又像麥拉那漂亮綠眸說著:

「是Kidman姐姐幫妳用的嗎?很漂亮,爸爸很喜歡。」依舊還是持續著抱著Lily的Sebastian往旁邊看已經緊接著進家門的Kidman和Joseph,他們安靜的看著這溫馨的父女畫面偷偷的笑著。

已經習慣這對父女的親暱的模樣,但這樣的互動還是令人覺得心花怒放內心甜滋滋的感覺。

「是Kidman姐姐幫我用的!謝謝姐姐!」Lily對著站在一旁的Kidman甜笑著,讓Sebastian放下女兒任由她給Kidman抱起來,雖她們向姐妹似的感情好,但Lily真是個好孩子不愧是他和麥拉的孩子。

「Seb,我們剛在路上也幫你買了服裝要不要打開來看看?既然是萬聖節之夜就配合Lily一起打扮也不壞。」Joseph拿紙袋遞給身旁的Sebastian,年過30的他不敢相信的眼神看著一旁的Joseph用微妙的眼神望著常年搭擋,Sebastian也只好把他們買回來的東西翻出來看,以為是他們倆個挑出來什麽不符合的可怕萬聖節衣物,但手摸到的觸感卻是毛茸茸的東西,配備異常的簡單明瞭,一雙狼耳和一件看似有些破爛的襯衫。

Sebastian頓時明白今晚要扮的角色是什麽了。

「狼人?當真?」雖然對此事沒意見可是這年記還戴這毛茸茸的耳朵在頭頂怪令人感到彆扭,可以的話他還真希望今晚可以不用參入在其中...

「是的,Seb...公平投票的。」Joseph苦笑的推著滑落的粗框眼鏡,大拇指暗示的比了一下玩在一起的Kidman與Lily。

「dabby!喜歡嗎!我們精心挑選的!」Lily看到自家爸爸打開了為他買的紙袋,又撲向Sebastian開心的抱住大腿撒嬌著...

「當然,Lily挑的當然喜歡。」上一秒覺得不太妥當但見到女兒那麽開心的模樣此時的猶豫全都煙消雲散,安慰著陪女兒也沒什麽不好,況且心愛的Lily還特地買了也不能辜負孩子的用心。

「如何?感覺上…很微妙。」很快的到了夜晚,走出臥室裡Sebastian也不需要刻意的打扮,他望著全身鏡左擺又擺其實他也只穿了襯衫跟日常的牛仔褲然後在搭上那毛茸茸搭配的獸耳,Sebastian內心慶幸著他們沒幫他買上尾巴,光戴上頭上這東西也足以讓他顏面掃地...

「很適合啊! Sebastian,不枉費精心幫你選的!」Kidman見狀興奮的說著,Sebastian扯出一抹乾笑望向眼前的女巫Kidman,又看了一旁拿著假斧頭一副殺人魔無奈又無法幫上忙的Joseph。

 

他也知道到底是誰讓他換上狼人裝的主謀是哪位了。

 

「Trick or treat」門鈴一響起男人正納悶除了他的搭擋們他似乎沒有去邀請誰來這裡,當Sebastian才一開門就看到在今晚之內完全不想見到的兩名人物,門口設置的南瓜燈昏暗燈光把眼前的木乃伊Ruvik與一旁吸血鬼Stefano的面容照的十分猙獰,令Sebastian下意識的把門給關上,但堵在門口的妖魔更快速的用腳把本來要關起來的門給堵住不給一臉冷淡的Sebastian給關上。

「這是對來討糖果客人應有的態度嗎?親愛的Seb」那位上半身纏著繃帶但依舊還失去不了他本身他那讓Sebastian怎麽看都讓人不爽的自負態度,繃帶本來對Ruvik在生活中已經是必須品雖然繃帶險些擋住了面容但還是遮掩不了他那凌駕一切的金眸,不過令Sebastian想吐槽的事為什麽是以木乃伊的樣子來進行萬聖節的裝扮。

「糖果給你,給我滾。」Sebastian絲毫沒為Ruvik的話而感到反省,他隨意的從口袋掏出糖果想打發這兩個不速之客,他壓根就沒邀請這兩個混蛋來他的家作客,何況Lily也在家裡八成也會被這兩個魔鬼給嚇到…

「真是過分呀──我們可是受到了小天使的邀請才來的喔,我還外帶了陪伴禮來給我們的老狼人先生。」一旁露出小尖牙Stefano突然冒出來微笑著,一手也把半開的門給拉完全打開,然後從那漆黑的斗篷裡拿出看似年份已久的紅酒出來,原本還有些抗拒的Sebastian見到難得一見的好酒神情倒是顯露出糾結的模樣,但還是接受了平時那死纏爛打藝術家的好意。

「Lily邀請你們來的?好吧…那你們可以進來了。」一聽到是自家女兒的邀約身為爸爸的他也不會去阻止但如果太超越的話還是會把他們給通通給出家門外,愛女心切的Sebastian看著眼前這兩個令他摸不透的Ruvik和Stefano…

「美麗的小天使今天看起來真是美極了,真可惜沒帶我最愛的相機但我還是有準備隨身攜帶的小型相機來。」Stefano一見到坐在沙發上跟Kidman和Joseph聊得正開心的Lily,他便過去讚嘆著眼前的Lily多像小公主拿出他得意的小相機來拍照,雖然Sebastian是不喜歡女兒被這樣的人拍照但這藝術家總是聲稱這可以讓他有更多的靈感來用在藝術品上面的創作。

「Stefano叔叔你來啦─還有Ruvik叔叔歡迎你來。」Lily開心的微笑著迎接著Stefano和一旁對著她淡笑的Ruvik,拍完照之後那位義大利人總是十分的熱情上前與Lily以美式打招呼的方式親吻著臉頰兩側,Lily是討人喜愛的女孩沒有人不喜歡這孩子的,她總是這樣的善解人意對待她身邊的人。

「daddy~晚上等等我要去外面搗蛋!」Lily看向一旁靠著門柱處的Sebastian,他的寶貝正撲向他這裡要討抱,抱起來溫存之後Sebastian摸了摸他那小小腦袋寵溺的點了點頭要女兒夜晚出門要小心一點...

「Kidman、Joseph麻煩你們帶著這小搗蛋出門,至少也讓我看看今晚的成果如何。」Sebastian拿著已經為女兒準備好的花籃給已經開心的開始蹦跳的Lily,想必這孩子已經迫不及待的想出門把鄰舍的糖果都搜刮回來,抬頭望著同事的Kidman和Joseph照顧她的小寶貝,至少有他們在身邊陪伴就安心了不少女兒的安全。

「那當然Sebastian,狼人爸爸可要好好看家呀。」在出門之前Kidman微笑順便調侃在家看家的老狼人先生,Sebastian只是挑著眉總是時不時跟他頂嘴的Kidman,真是她那個性還是那麽的叛逆,但他還是相信她會好好照顧Lily的。

「Lily已經走了,你們還不打算離開嗎?」目送完她們之後,他們依舊待在客廳裡不知哪來的默契他們一起望向一臉不耐煩的Sebastian看著,男人以為他們今晚又想特地找Lily來玩但看起來並不是他所想的那樣…

「我們也沒有說真的要找Lily,相反的今晚我們是來找Sebastian。」吸血鬼Stefano主動的靠近皺著眉頭的Sebastian,藍眸從頭掃過Sebastian一身的狼人裝扮,語氣帶著曖昧又讓人聽起來有濃厚挑情意味的說明著他們來這裡簡單來說就是來找他。

Sebastian在內心已經翻了不知道翻了多少次的白眼,即時在沒特別日子裡這兩個發閒的混帳時不時也在打擾他與Lily的生活,雖然她可愛的女兒在大多數的日子都非常歡迎他們來家裡玩。

「不得不說,Seb你還真的很適合這樣的穿著,至少我很喜歡。」就在Sebastian嘗試後退Stefano過近的距離但後背馬上就被已經偷偷繞到身後Ruvik撞上,Sebastian瞬間僵起身體Ruvik把下顎抵在男人的後背雙手環住Sebastian那結實的腰際,但卻沒有更加深入的擁抱住,比較像是惡作劇的調戲著已經快火爆起來的Sebastian。

「給我放開!我一個人也可以把你們通通轟出家裡!」惱怒的把Ruvik環住的雙手給狠狠的從身上扒了下來,強烈的防禦機制讓Sebastian不敢對Ruvik太過大意他馬上逃離這兩人的挾制,天曉得會發生什麽事…

「但我確實帶了好東西給Sebastian分享,真是過分呀把我們當瘟蟲看,來給你酒杯...喝了你這知道這酒的珍貴了。」馬上跳出來圓滑氣氛下降的場面Stefano搭上Sebastian肩膀他手上拿著高腳杯以及剛剛帶來的紅酒,那張臉隨時帶著那讓人無法下手的笑臉,雖然也不喜歡這人但排斥感卻也沒Ruvik那樣的防範。

Stefano無法在臉上抑制住微妙的神情他輕易的捕捉到Sebastian對於酒的特別偏好,他看向Sebastian身後Ruvik得意的笑著,他在這份上至少也贏過了眼前的競爭對手。

「是蠻不錯的,濃醇還挺順口的…哪來那麽不錯的酒。」Sebastian拿起Stefano準備的紅酒在面前順勢的就品嘗了一口,Sebastian搖了搖杯身看著那酒紅色那漂亮的顏色,不愧是身為義大利人的Stefano這種連他都不怎麽會品嘗紅酒的人都可以讓他喝的順口,至少在這把年紀上這應該是他所喝過算能接受的高級貨了。

「當然這是我得意的收藏,但不愧是Sebastian竟然可以喝的出來這瓶的價值,它也可以帶給你超乎想像的能力。」Stefano嘴角扯出愉悅的笑容又為男人倒上一杯,但在Sebastian看起來就是那麽不舒服的笑容仿佛藏有什麽陰謀似的,帶來的陳年紅酒雀又捨不得不喝…

「說什麽鬼話,酒就是酒還有什麽能力在裡面。」藝術家的迴路果真跟平常人就是不一樣,他永遠都搞不懂為何這腦袋的詞句可以那麽多,Sebastian忍不住的吐槽著Stefano這豐富的想像力,或許他真的把家裡最珍貴的酒拿來這時開所以他才這樣講吧?

或許他真的講錯話了,這酒可能有問題。

他喝了快3杯之多的Sebastian發現神智有些不太對勁,身體莫名的感到異常燥熱口腔裡的口乾舌燥,四肢也開始不聽使喚發軟,Sebastian不想因為腳軟狼狽的倒在地上,硬是撐起發軟使不上力的身體坐在沙發上,剛剛還覺得口乾舌燥的嘴不知這時竟開始分泌口腔的唾液,還多到Sebastian差點吞嚥不下去...

「...你們給我了什麽,you used medician on me!?」身為警察的他似乎心裡有底他一定被兩個奸詐的傢伙餵了超強的媚藥,他沒吃過但感覺八成就像這樣不舒服的感覺,都怪他一時的大意鬆懈才又被得逞Sebastian又狠狠暗罵著眼前的混蛋們和該死對他們的鬆懈。

身體燥熱到覺得正常呼吸都不能解熱,Sebastian微微掙開嘴喘息著來吸取有些涼意的空氣,試著來紓解身體上的異常燥熱還有那慢慢浮現出來的慾望。

「一個最棒的禮物,親愛的Sebastian」Stefano靠近已經癱軟在座位上Sebastian,原本只帶著親近和藹的藍眸此時充滿了只對有趣東西而散發出各種顯得露骨的情慾在這眼睛中,Stefano執起Sebastian異常燥熱的手掌在那沒比女人還要纖細光滑的手背上烙下親吻。

「簡單來說,我們來要屬於我們的糖果,Seb」

手背上的搔癢感令坐在座位上動彈不得的Sebastian顯得有些毛燥,藥效的發作讓Sebastian恍神望向面前的聲音來源,Ruvik往他面前慢步的前進Sebastian每眨一次眼那讓他生厭的男人就越來越接近,直到那充滿燒傷疤的手抬起了Sebastian充滿鬍鬚的下顎,左耳頓時感受男人那低沉性感的聲音,熱氣全吐氣在Sebastian現下敏感到極點的耳朵裡,讓Sebastian不堪的扭過頭不想再讓Ruvik在侵略那為數不多的意志力…

Ruvik略偏冷的身體讓已經深陷慾火的中的Sebastian可以說是解緩他那該死火熱的身體,性慾讓Sebastian很想貼在面前在他兩腿之間的膝蓋摩擦著,但並不想完全顯露出現在糟糕的模樣,手指緊緊陷住沙發上,他們當然沒有錯過Sebastian隱忍的樣子,越是這樣的不屈強就讓人更想要過分的欺負被媚藥折騰的男人。

「我想我們可以好好拆包裝了。」Ruvik伸手去觸摸Sebastian下身那明顯撐起褲擋的腫包,嘴角扯出玩味的笑意等待的時機成熟了,他們可以好好享用這極品的〝糖果〞。

 

他們聯合把Sebastian帶回臥室裡把男人甩上床舖上,Ruvik摸著因情慾已經變的濕透的棕髮,他親吻Sebastian的耳骨用他那粗糙的手掌來憮摸Sebastian高溫的臉頰和那胸膛,而Stefano也跟著慢慢卸下Sebastian的牛仔褲,手伸下摩擦褲頭處Sebastian身體會敏感的震住身子,Stefano壓住有些亂動的男人用著嘴和牙齒拉開了拉鍊輕啃著被撐起小帳篷狀態的四角褲,褲頭上面明顯的也沾上陰莖泛出來的濁液用濕了Sebastian的內褲。

Stefano那種挑逗身體忍不住小弧度的前傾想要獲得更多的快感,但Ruvik掰住Sebastian的臉頰要Sebastian在次專心在他身上不容男人分心在Stefano身上,Ruvik壓伸過去親吻Sebastian帶著傷疤的嘴唇,舌頭輕易的鑽進口腔裡一下子就嚐到Sebastian剛剛喝下去紅酒的氣味。

「唔嗯…」舌頭深入的探進Sebastian的口腔裡,劃過了黏膜的口腔壁以及貝齒,霸道的捲住男人反應不及的舌頭掠奪感覺就想要把對方的舌頭給吞噬一樣,Sebastian被這樣不讓人吸取呼吸的親吻搞到無法反抗,他的手抵住Ruvik的胸膛想要獲取空氣的權利,但Ruvik似乎因為Sebastian的分心為此做了點處罰,而Stefano在Ruvik已經開始做出行動時他也拉下那狼狽的內褲,Sebastian隱忍多時的陰莖也從被緊束的內褲裡彈了出來,

Stefano捉住那充血又堅挺的性器直接為Sebastian進行口活,不急切的直接含在嘴裡Stefano首先舔著表皮上頭的已是充血暴筋的小血管,忍受那麼久還真是可憐,甚至還有些瘀紅的摸樣,Stefano又直接的全部含進嘴裡,

從剛剛沒把嘴裡的小尖牙拿掉Stefano劃到硬的發痛的陰莖不經讓Sebastian又痛又刺激的彎起膝蓋想逃裡但陰莖被溫暖口腔包裏的感覺又讓人眷戀不已,男人驚人的口技讓Sebastian的頂端也被照顧著每一下的上下吞吐,藝術家帶來的深喉感覺也差點讓飽受情慾的男人射出來,快感讓Sebastian渾身的顫抖。

腦袋也糊成一團Sebastian一下子陷入載浮載沉的狀態,想射的慾望的讓現下遭受到夾攻的Sebastian不在被動的讓Ruvik侵略口腔裡,Sebastian掰住Ruvik連帶著繃帶的雙頰也跟著面前人的舌頭動態彼此捲住濕滑的舌頭加深的熱吻,也不管口腔裡泛出的多餘唾液順著Sebastian的嘴角留下在這昏暗的燈光裡顯得更加的情色…

「……Hmmmm!!」Stefano也配合的他們吻的甚是激烈他的口活就越是加重著,Sebastian不自覺的弓起腰身迫不急待的本能想要挺上去,無法脫離嘴唇的熱吻下身又是快要射精感覺讓Sebastian覺得快要發瘋,

Stefano知道讓他們欲罷不能的男人快要陷入射精的高潮,他吸取頂端用著小尖牙在含著Sebastian陰莖口腔裡來摩擦,痙攣讓在與Ruvik深吻的Sebastian發出微弱的喘息聲響,射精的高潮讓他弓起身體全送進為他口活的Stefano,而在Sebastian身下的Stefano也雙手捧起男人豐滿高翹的雙臀把那久久發洩的白濁通通射進口腔內。

射精的疲累感讓Sebastian的下身又倒回床上,見到Sebastian高潮後的失神,在被吻到雙唇紅腫Ruvik終於停下嘴巴上的挑逗,一面欣賞著男人這充滿情色的摸樣,他舔了舔嘴角上的律液緊接著慢慢的朝著男人濕汗的身體從脖頸延著鎖骨烙上屬於他的印記在上頭,

「這樣就滿足?好戲還在後頭呢,Seb…」

聽到Ruvik的聲響Stefano半起身的望向那充滿傷疤的男人在暫時失神狀態的Sebastian脖頸上做獨佔的記號,內心似乎也不太高興這競爭對手對他的藝術品烙下不該有的東西在上頭,但無所謂他還得為要Sebastian裝上可愛的東西來好好作準備呢…

 

「…Seb你得幫我服務服務了…」另一方面Ruvik滿意的看著在Sebastian脖頸上的傑作,他也挑出那等待已久的分身抵在Sebastian剛剛流下唾液的嘴角處,要這年過41的男人乖乖的為他含住同樣也忍的難受的陰莖,神智稍微恢復過來的Sebastian見到Ruvik拿著那也與他難受的陰莖戳刺著他那臉頰,不滿的偏過頭不想幫這發自內心討厭的傢伙含他的東西…

「…去你媽的,憑什麽我幫你含…」Sebastian有些矇矓的綜眸往上看著該死木乃伊那迷人的金色瞳眸,他抗議的並不想特例的為哪個男人進行口活,即時藥效經過一次射精仍然沒有緩和的作用依舊有精神的在氣氛漸漸燥熱的空氣豎立著,慾火還是在體內燃燒著但男人的自尊還是讓Sebastian抵死不從的反抗著。

「憑你是我的,當然隨我處置... Seb」一聽到這話Sebastian若還有力氣沒被該死的媚藥搞成這樣的話他真的會狠狠的掐死面前這完全毫無溝通的霸道法醫,Ruvik不常笑的神情此時此刻充滿著自信的笑著,還沒大罵出口Ruvik就蠻橫的把那性器送進Sebastian的嘴裡...

「Seb...你應該要好好享受才對,這藥可沒那麽容易就讓你輕鬆下來,咬到你之後的案件就等著停擺吧。」

Ruvik瞇起眼望著Sebastian那已經要燃燒怒火的綜眸,仿佛在獎勵男人作為有著燒傷疤痕的大拇指來回憮摸著Sebastian臉頰那被陰莖添滿的鼓物,Sebastian狠瞪著Ruvik這讓狗屁理由,但也讚同他的話因為壓根都沒辦法來舒緩藥效帶來的身體折磨,隨時隨地都想要的感覺讓Sebastian非常的窘迫也不想丟臉的說出口來,何況他們剛剛都喝同一瓶摻有媚藥的紅酒。

基於無奈之下Sebastian緊閉雙眼笨拙的為Ruvik舔拭同樣堅挺的分身,完全沒這方面經驗的Sebastian除了要習慣口中那人不舒服的腥味還有嘴巴還有含沒多時就開始發痠到想鬆口,Ruvik見Sebastian有這方面的困難他將近好心的緩緩動起腰身不讓Sebastian去前後的吞蝕著反而主動的在那溫熱的口腔裡抽動著,也用大腿讓男人的躺在上頭讓頭不至於發酸,Ruvik前後的挺身讓Sebastian含他的陰莖模樣也看得清清楚楚的,口齒雖笨拙但這樣畫面也著實衝擊著Ruvik的視覺感官…

「果然不辜負我的期望啊…」Ruvik扯出還算滿意的笑意,他抽出Sebastian溫暖的口中用手在套弄幾下粗大陰莖,便把久久洩出來的液體給沾到Sebastian的側臉上,惡質的興趣讓男人紅潮的臉部上有著Ruvik的殘留物在臉上當作戰利品。

「操…真是惡質的變態的…嗯嗯…」Sebastian惱怒一手磨掉臉上的白色液體,但還是無法完整的清潔乾淨就馬上被變態法醫給堵上嘴巴,口中徘迴陰莖的腥味讓Sebastian又不適的皺起眉頭卻沒在特別抗拒Ruvik的索吻…

「唔嗯…」在被Ruvik強迫索吻之際,Sebastian覺得下身有什麽異物感侵略他私密的地方,但Ruvik卻把他一條腿給拉開,讓腿極限的大開羞恥感有些不太對勁試著往下瞄看Stefano正在玩弄他屁股的後穴,Sebastian想要合腿卻被兩個不同力道的男人給壓制住合腿的動作,不知道惱羞成怒還是過度羞恥的關係Sebastian本來燥熱的臉此時卻延燒到耳骨處,發紅火熱的耳骨讓Ruvik忍不住的上前去啃咬那通紅的耳朵。

於是他把含在口腔裡Sebastian的白濁的一部分吐在手掌裡讓手保持著一定的濕潤,然後一隻手抵在那讓他之前愉悅不已的穴口,一根手指的進入讓Stefano興奮難耐的轉著指節來體驗這肉壁裡的溫暖,不虧是媚藥的藥效讓Sebastian連進一根手指都不成問題,還沒開始深入Sebastian那淫蕩穴口卻已經開始貪戀吞食他的手指。

明明才一根而已呢……Stefano笑的興奮的想著,不自覺得舔了舔嘴角他專心的享受著肉壁帶給他的快意。

「不…啊…嘶呼…」徹底的感受到手指突入內壁的感覺,Sebastian或許是疼痛而還是緊張肉穴的的收縮的確實厲害,Stefano手指險些的有點抽不出開來但無所謂他更是深入去挖掘裡頭任何一處皺摺,手指越是深入的讓Sebastian甚是覺得這藝術家是不是要把他的五臟六腑給挖了出來,但隨著兩根手指的進入,Stefano用另一隻手的食指撐開了Sebastian,他可以仔細的看著見裡頭嫩肉一縮一放的可愛模樣,深入的手指又同時雙指並用的把嫩肉給抽到翻了出來,

Sebastian挫敗的發出舒服又痛苦的聲響,後穴完全接納了Stefano極致的手指按壓,身下的男人笑的興奮他抬頭起了半身望著Sebastian又開始恍惚的模樣觀察著,手指一往上勾讓男人猛烈的顫抖著,刺激到敏感處的Sebastian扭身更想逃離但Ruvik卻是處罰性的張嘴咬下男人通紅的耳際。

很痛但Sebastian完全沒心力去管是否有咬到出血,身體的快感在接觸之下反而使的身體敏感過了頭,但腦袋卻是遲鈍到了極點。

「這身體真是美麗,還有你的這張臉…」Stefano捉住Ruvik幫他撐開的Sebastian原本被拉開的腿,捕捉到腳裸從大腿根內側在那內處的薄皮用著舌頭一路張嘴舔到腳裸處,藍眸更是充滿的險露的情慾閃爍著想要把Sebastian吃入骨的目光,Stefano用著牙齒輕咬著腳裸的腳筋酥麻感讓被啃食的猶如桌上的佳餚的Sebastian抖動著,手指帶來的肉穴甚是極大的快意一邊說著讚嘆Sebastian那美妙又令人愉悅的身體,

「除了紅酒我還帶了更棒的東西來給你,我想你一定會喜歡。」藝術家把手指給抽離那讓他眷戀不已的肉壁,一時的抽離讓後穴頓時充滿了落寂感,Stefano拿出一旁已經準備多時的玩具展示著給一臉困惑的Sebastian,當他看到時震驚著這貌似情趣的玩具Sebastian想這該死的東西絕對是用在他的,令人惡趣味的事這玩具的模樣竟然還搭配他現在頭上掛著的狼耳是一對的。

「...休想...啊...唔嗯」不給Sebastian機會反抗Ruvik馬上把男人身體轉向成背後式,把身上有些脫落的繃帶纏繞在Sebastian的手腕上,Stefano用拇指往旁撐開那穴口處的嫩肉直接把狼尾粗大的陰莖形狀的按摩棒給送入Sebastian的穴口內,一氣呵成的動作讓Sebastian只能難堪的弓起腰身讓玩具漸漸沒入後穴裡,一時的刺激讓Sebastian沙啞的聲響傳遍臥室裡…

「看,跟你現在的模樣符不符合,Seb...」Ruvik放開了Sebastian推了他一把在躺臥床上看著只被一個按摩棒就可以搞的Sebastian身體軟倒狼狽的模樣讓Ruvik看的就愉快,被Ruvik這樣一推讓他不自覺的揪緊了後穴,肉壁似乎已經慣性的把突然進入的異物都緊緊的吸附住,Sebastian甚至感覺到玩具上頭一顆顆的突狀物,每一收縮都讓Sebastian腰不堪的發軟著。

「啊啊...不...拿開啊...」Stefano把搖控器交給還在視姦Sebastian的惡質木乃伊,Ruvik直接按下按鍵後穴的玩具頓時發出強力震動的聲響,嗡嗡作響操弄的Sebastian原本就刻意潤滑過肉壁,附著在狼尾玩具上面的顆粒更是折磨著Sebastian敏感的地帶以及裡頭的皺摺,男人止不住口中的呻吟玩具左右的擺動不是規律的震動讓這長長的尾巴帶有生命感似的像狗一樣的晃動...

「啊…這畫面簡直太美了…」Stefano讚嘆的這狼尾把Sebastian變得更加的具有強烈的魅惑力,他忍不住繞到男人面前解開褲頭讓他的陰莖也讓男人來幫他服務,後穴的玩具成功讓Sebastian徹底的專心在這帶給他快感的狼尾上,Stefano捏住Sebastian微微張口的嘴讓他乖巧的含住那粗大的分身,Stefano低頭看著Sebastian嘴慢慢的從頂端然後吞食的過程,

從來相機不離身的他這時拿出在Sebastian不注意的時候拍上了好幾張照,怪異的性癖讓他滿足道難以闔上嘴甚是更加興奮的粗喘著,但還是沒忘在這口活的嘴中尋求快意Stefano挺身的操著Sebastian的嘴,而可憐上與下都被快感侵蝕的Sebastian只能發出單音的聲音。

「真像一個求歡的母狼一樣啊。」

Ruvik捏住Sebastian豐厚的臀部,他在上頭狠狠的打了一掌接著冷不防的開始對著這雙翹臀狠狠的用手掌拍打著直到紅腫為止,拍打疼痛讓Sebastian身體自動的縮了身體但相同的後穴也更加緊緊的揪住玩具,火辣的感覺以及疼痛帶來的快感讓Sebastian既沒辦法掙脫也無法說出口,Ruvik帶給Sebastian的鞭打讓這副身驅都冒出了薄汗佈滿了身體,Ruvik拇指扯開被玩具玩的紅腫的肉穴,手指也跟著進入操著裡頭另一隻手也不留情的壓著震動的玩具更加的深入…

「唔嗯嗯嗯….」Sebastian發出悲鳴無法在承受他們兩個帶來更多的刺激,被繃帶綁住的雙手磨擦著早已在次挺起來陰莖,Stefano的抽動讓嘴又開始的發酸,但似乎有點深入到喉嚨讓Sebastian一邊強忍著想嘔吐的感覺淚水也開始泛起眼眶裡,在神智都快要操翻到不知道哪裡去,腦中的泛白讓Sebastian更加隨意由他們來擺弄。

Ruvik同時也把狼尾玩具以及絞著肉穴的手指連帶給抽出來讓Sebastian又第二次的陷入高潮,僵硬的弓起身體嘴中的吸允也跟著變大,在面前的Stefano發出低吟把白濁都通射進Sebastian的口中,

著實讓Sebastian猛烈的咳嗽著但一下子又被這藝術家扶起來與他索吻,滿嘴都是Stefano的味道Sebastian覺得噁心但在熱吻的過程中多少也把液體吞進喉嚨不少,腦袋還是感到昏沉沉的男人用被繃帶綁住的雙手微微撐住已經不知道沾了多少液體在上面的床舖...

「要到休息時候還早呢... Seb」Ruvik把手中的玩具給丟在一旁,把還陷入高潮韻律的Sebastian給翻過正面貼上去啃咬那已經射了兩次精虛弱的陰莖,金眸望著眼神還有些迷茫的Stefano意示把男人給扶起來,Ruvik和Stefano在Sebastian各左右,他們把男人的腿也各一邊的捕捉在一次的分了開來。

「你們...不會是...」Sebastian被這兩個傢伙突然被撐起身起坐在腿上,錯愕的感覺到已經被搞到有些麻木的後穴外邊有堅挺的東西滑過大腿根的皮膚處,綜眸閃逤出一絲的恐懼發軟的身體無法逃離還被他們狠狠的挾制在中間...

「Shhh.....好好享受,Seb」Ruvik從男人的背椎一路的用著那粗躁的手指滑上來,用手指讓Sebastian轉到他這方向來,Ruvik親暱的象徵性安慰著大幅喘息的Sebastian,而在旁的Stefano也輕咬著Sebastian的手臂肌肉線條試圖讓男人身體鬆懈放鬆一點。

「唔嗯......!!不、不行...這他媽太...」當同時進入的時候Sebastian下意識縮著身體下半身的疼痛遠超出他所想像的,甚至覺得已經出血的錯覺但他們卻是不屈不饒的慢慢的進入那狹小的穴口,喬好男人位置也讓Sebastian慢慢壓身讓飽受煎熬的肉壁好好的包裏著他們陰莖,被包理的感覺讓Stefano舒服到發出灼熱的氣息吐在Sebastian燥熱的肌膚上,Ruvik也跟著輕吻著Sebastian充滿鬍鬚的地方...

「嗯啊啊...我快...不...」等到覺得進入的差不多之後他們抑制著想要挺進的慾望,待Sebastian習慣之後他們就開始律動操幹著這已經不知被折磨多久的後穴,內壁裡的一前一後的不停間的抽幹讓Sebastian受不了這強大的刺激快感,卻怎樣也阻止不了口中那丟人的聲音。

他覺得自已要被他們給徹底的玩壞了。

「很好,Seb」Sebastian逐漸意識偏離了腦中,男人大口呼吸著棕眸泛出的生理淚水打濕了他那長的好看又略長的睫毛淚水也承受不了眼眶累積的過多也滑落下來,Ruvik滿意的見到男人被操的神智不清他更是用力的挺了上去,而Sebastian也不堪的發出甜膩的聲音,Stefano似乎也陶醉在其中但藝術家的精神也不忘在已經神智不清Sebastian拍上幾張...

「唔唔唔唔──!!」在不停的挺進當中Sebastian在無法保持清醒狀態的情況不知道被誰拉過來強迫的親吻,他把剩下的呻吟通通堵在裡面恰巧高潮湧入腦神經讓Sebastian又在射了第三次,而在下身的後穴也被兩人的精液也灌的滿滿的,張合不了的穴口讓有些還滴落在白色的床單,讓床舖留下了明顯的透明痕跡。

 

「真是極品的糖果,親愛的Sebastian...」

 

在Sebastian被操暈之後他們便把性器從那紅腫的後抽了出來,那裝不了精液穴口也緩緩流出來看起來淫靡十足,但昏死的男人在也聽不見他們所說的話。

「Seb?他人呢?」當在外要糖果的三人組回來之後,他們沒有看到在家留守的Sebastian在客廳等待,相對的只有早已經換上輕便衣服的Ruvik和Stefano在客廳留守住,Kidman覺得不太對勁的問著本該在這的男人怎麽突然不見了。

「他累了,所以提早休息了。」Ruvik坐在單人沙發上,金眸對上也把早就已經累的Lily給帶回家的Kidman等人, 而他們一邊觀察一邊在擦著相機的Stefano和一旁看著書的Ruvik…

好吧,她也無法看的出來到底發生了什麽事。

「看來成果不錯,Kid…」他們把手中的籃子放在桌上果真都是滿滿的糖果,並不看向抱著Lily要走向樓梯的Kidman。

「是啊─但我得要把Lily給帶回房間了,她今天也累壞了呢。」Kidman走上樓梯之後找尋到Lily房間便把這天真可愛的女孩給放到床舖上,給了她一個晚安吻之後打算直接溜到Sebastian的房間來看看是不是如她們所說的在臥室裡休息...

「我的天啊,他們到底對你做了什麽。」當Kidman偷溜到臥室裡還真的看到男人躺在乾淨的床舖上熟睡著他真的看起來真的累斃了,而一向做事大膽的她翻開了Sebastian的衣領處看見了驚人的吻痕,她可以想像這可憐的單親爸爸在她們不在的時候發生些什麽事。

「我想你們也成功的要了你們的〝糖果〞不是?」當Kidman下樓之後他望向坐在沙發上的Ruvik紫眸帶著怒意看著客廳的兩人,並不是只有你們想成功得到Sebastian這男人而已。

「超乎想像的美好。」一旁擦著相機的Stefano此時開口說出了對於Sebastian的感想,那狡詐目光看向著同樣也是競爭對手,而他也不會輕易的拱手讓人的...

「不得不承認非常的好,Kid有些東西要入手不是那麽容易的事。」Ruvik合上書拿起了外套走到Kidman和Joseph身邊,扯出冷笑對著身為Sebastian搭擋毫無留情的說出實話來。

「happy Halloween ,Kid」同樣也是在克林森市警局裡工作的他們,果然怎麽樣都很難喜歡Ruvik那種怪異的天才法醫,被堵的說不話的Kidman只能用著不滿的目光送走那兩個危險人物。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