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亚斯特拉的落日

Work Text:

“你见过落日吗?”不死人曾经这样问过索拉尔。那时他们一同坐在篝火旁,火焰以游魂的遗骨为薪吱嘎燃烧着,索拉尔手上沾了修复光粉,小心擦拭着剑。听到不死人的问题,他思考了一会后回答,“你问太阳落下?当然看见过啦。”索拉尔手上的动作停下了,他望着跳动的火焰,“哈哈哈哈,不瞒你说,成为不死人后我经常会怀念家乡落日的美景呢。” 不死人对落日没有什么记忆,他在北方不死院臭水横流的牢房里待了太久,久到足矣忘记多数常人所怀念的欢愉与欣悦。来到亚诺尔隆德后他有时会在守卫和怪物追击的空隙遥望王城的夕阳,与塞恩古城相比实在是足以让人赞叹一声壮丽的景色。然而他看着夕阳景色总觉得空虚和不真实,阳光泼洒在肌体上光辉刺眼却缺乏热度与实感,仿佛某人精心用幻术编构成的幕布。等到不死人伤痕累累、跌跌撞撞地躲过银骑士的狙击,看到熟悉的篝火,以为在王城找到了一处避难所,但他没想到会在这里再次见到索拉尔。

索拉尔原本在护养他的防具,见到他立刻放下手中的活计热情地打招呼。不死人的心乱了,自从一同并肩作战杀死下水道的那条魔龙后,他已经很久没见过索拉尔了。灵体被遣返的速度太快,停留的时间太过短暂,他没来得及向索拉尔好好道别,更来不及说出心中藏了很久的那句话,此刻见到对方,挨着坐下,他又什么都说不出口了,头脑和思绪都乱成一团乱麻。说点什么,你得说点什么。到最后脑子里只剩下这么一个念头,挨着索拉尔让不死人觉得自己正挨着一个巨大热源一样,这不太合理,不死人的身体本该是冰冷的,可索拉尔像有魔力一般轻易让他觉得燥热。想起王城上空那轮巨大而冰冷的太阳,他脱口而出问索拉尔有没有见过落日。

索拉尔惊讶地看着他,然后呵呵笑起来说他当然见过。他还问不死人要不要听他讲讲他故乡的落日。不死人一颗乱跳的心安定了一点,他挨着索拉尔更近了一点,几乎到两人贴着的地步。索拉尔对此没有丝毫意见,乐呵呵地讲了起来:

“我的故乡亚斯特拉不算太热,比不过以阳光闻名的卡塔利纳,不过嘛,在夏天最热的时候你还是会体会到烈日的威力的。”索拉尔停顿了一下,继续讲,“我出生和长大的地方地形特殊,因此太阳看起来格外巨大。”他举起双手比划一圈,差点打中安静听着的不死人。“大概有这么大吧……哎呀,真是不好意思。”索拉尔收回手臂,拍了拍不死人的肩,“总之可以说是我一生中见过的最大的太阳,如果你能看到也会这么想的。每天我从集市上回来经常能看到太阳落山,一点一点,一点一点地……不过我并不担心,毕竟我知道太阳就在那里,明天我依然能看到我的太阳。”索拉尔想起什么似的摆摆头“后来我离开了亚斯特拉,就很少见到那么美丽的落日了。我来到罗德兰是为了寻找太阳,可太阳究竟在哪呢,说来可笑,我为了寻找我的太阳而舍弃了故乡的太阳啊。”索拉尔不好意思地笑了“哪怕是在这太阳之都,我也没感受到太阳的气息……不过我有预感,我离找到我的太阳已经非常近了!”索拉尔转头看向不死人,“说起来这都要感谢你啊,我的朋友,如果不是遇到你,和你一同冒险,也许我早就化作没有理智的游魂啦。”他向不死人伸出手,“接下来就是王城的深处了,希望我们之后还有再见的机会。”不死人伸手握住索拉尔的手,索拉尔笑了,“愿太阳和我们的友谊长存!”

不死人说:“愿太阳和我们的…友谊长存。”他同时默念道:“愿你的光芒长存。”

……………

不死人站在索拉尔的尸体前,他用剑拨开太阳虫的尸体,凝视着索拉尔已经看不出原貌的面孔。

他的视线落到索拉尔锁子甲的口袋里,泛黄的纸张露出一角,不死人单膝跪地,轻柔地取出纸张,铺在地上展开。泛黄的纸张上用炭笔简单勾勒了一个太阳的轮廓,太阳的半边隐于山崖后,角落里画了两个人,其中一个人头上有红色的颜料痕迹,不死人猜测那画的是索拉尔他自己,小人旁边还画了一个小人,黑乎乎的一坨,举着一把剑,尽管抽象至此,不死人还是认出来那是自己常用的那把剑。

不死人将画覆在索拉尔的头部,然后他掏出火油,点燃了一切。

火光与燃烧的一片狼藉,他背过身离开,轻声说道

“我终于见到了亚斯特拉的落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