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你说的这个大猫,他给撸吗?》

Work Text:

无限的空间里头比空调房还凉快。
纯黑色的豹子趴在青石苔上酣然入睡,流水潺潺半掩去了他喉底惬意的呼噜声,连无限悄然跃至他的身边都没能察觉。
大猫猫也是猫,盘在石头上脑袋与尾巴尖儿相连,蜷缩成一个圈儿,半张脸埋进前肢的软毛里,露出两点圆圆的眉毛来——跟小黑睡觉的姿势一模一样。
眉眼间的毛比较短,摸着有点扎手,但蹭着掌心发痒,要一直酥到心里边儿。一般风息都睡得极浅,无限一进入空间他就能感应到对方,即使是已经沉睡也会被无限的气息惊醒,不等他接近便会去躲藏起来,更多是伏在暗处等一个偷袭的机会。
原本的空间当然没有多少可供他躲藏的地方,但无限掘了离岛里的一方土地进来。于是除了他那座禅静的故居,纯白领域里便平白多了数丛参天树木,树洞里铺着柔软稻草,跟风息从前住过的离岛一般无二。风息也不晓得他这么做到底有什么目的,但有高树对于风息而言总归是件令猫高兴的事。
这次他没趴在树上睡,无限靠近时也未紧绷着反应,仅略略侧翻出的一点儿肚皮犹在起伏。风息一身的黑毛较一般的豹子长了些,自前额开始垂下来一点掩去半边眼睛,无限揽过一缕从他紧闭的眼前撩开,黑豹毛绒绒的耳朵便微微颤动了一下。
兽类的毛发果然跟人类头发不一样,揉在手里只剩下顺从的柔软,风息的头发也是如此,深紫的,蓬松的,伸手去抓却只能由着它们像小猫一样蹭着指缝躲闪过去,捞到一场空。无限缓缓抚着风息脖侧的长毛,挠得大猫猫舒服地松弛,软软的耳朵也耷拢下来。手指作梳顺着柔韧弯曲的脊背一路滑下,试探着摸了摸那点肚皮,虽然毛较短,但触感却过分得温软,松绒得更胜那些名贵布料。然而风息伏趴着入睡,将大部分肚皮都好好藏起,反而是后肢歪歪侧躺着,两只显眼的肉垫赤坦地铺陈。沉睡的风息没对无限的抚摸做出太大反应,但确实是惬意了,尾巴微微翘起了一点儿又放下。
无限对他的尾巴更感兴趣,轻轻去寻得尾巴根后开始圈窝着磨蹭,虎口被软毛蹭的发痒,慢慢摸到了最柔软的尾尖儿,只有细细一点儿骨头的一团软毛在他手心簌簌发抖。他拢起手指,轻轻掐了一下这团软毛,却听闻大猫从鼻腔中发出叹气一般的声响,迷蒙地睁开了眼。
大猫怔怔地看着正抓着他尾巴的人类,本能地猛然四肢发力蹦开老远,隔着三丈距离炸毛的尾巴施施然调转了个圈儿,在青石顶上回头伏底前肢,对着无限发出了恐吓凶狠的低吼。无限不为所动,再度闪现到风息跟前,在他警惕的目光中半蹲下身,平摊伸出右手道,
“手。”

人类公园里头总能看到这样的画面,遛狗的主人蹲身伸出手喊一声,乖巧的狗狗就伸出前爪搭上去,以此得到主人的摸头奖励。无限在手机里看到若水发过来的短视频,小姑娘在猫咖逗猫,平摊着伸出手,粘人的小猫便将下巴放上去磨蹭,显得乖巧又俏皮。
无限面无表情地看着,糟糕,有点心动。他想了想自家的两只猫,于是先对小黑伸出了手。
小黑已经对他再没防备,干净的眼睛满是困惑,凑过来嗅了嗅,又轻轻地舔了一下他的指尖,什么都没有,“?你要干嘛呀?”
“你把爪子放上去,”无限认真道,“或者放下巴。”
“噫!我才不要。”小黑嫌弃地转身就溜。

然而风息嗅都不屑嗅他,他伸出前爪,只是速度快了几倍,施下的力量大概也是动用了好几分妖力,对着无限的脸猛然拍了下去。
空间轰然震了两震,幸而无限赶紧在他出爪一瞬将两人转移入空白,不然他那所故居怕是至少也会被震到半塌。
无限刚躲开一爪仍不死心,又凑上去如出一辙地伸出右手,“手。”
“???”虽未能得手,但觉得干扰了无限的目的能让他不爽的风息还是有点小得意,然而无限仍然毫无波动,风息狐疑了。
黑豹站在原地考量了一会儿,缓慢靠近过去,下巴微微抬起——张开嘴嗷呜一口咬住了无限的手。当然,无限尚且不会为这种事受伤,更何况这里是他的空间。
平摊着的手在黑豹嘴中毫发无损,却清楚感受到了他口腔中的湿热,利齿刮擦着他的指腹与手心,本是发狠的力道,在他这里却变为了撒娇似的压着他的手指轻轻剐蹭。
风息见此等恐吓无用,于是猫科动物满是倒刺的舌头舔了上来。柔韧的舌头从无限的指腹一直裹到指根,舌尖舔弄过指缝间的软肉,倒刺摩擦过指腹,带起一阵密集的酥麻。他将口中的五只手指一一舔舐过,在将舌头卷上无限的手掌,沿着掌纹或轻或重地蹭过去,温热的舌尖儿一下一下戳弄他的掌心,痒到了心尖儿上。晶莹唾液沾染了满手,在软舌的搅弄下时时发出些微不甚清明的水声。他退后少于,将口腔半显露出在无限眼下,大猫的猩红软舌在人类的手掌中游弋,灵活地在指缝里攒动,露出那点似是沾了血色的舌尖。
风息趁无限愣住,突然松开那只已被印上齿痕的手,黑色的长毛扬动起来,转身便向着反方向跑走,兽瞳流转透出几分狡黠。

他还没来得及窜上属于离岛的高树,莫名地推力忽然把他的后肢拖拉着拽了回去。无限仍蹲在原地,尚在滴落大猫口水的手依旧平摊着,随即风息的左后脚被迫着搭入他的手中。
一开始只是想着让他自愿伸手不得,那便只能动用其他法子。黑豹瘦长的后爪被他抓牢了,入眼却是不同于全身沉黑的肉粉色爪垫。纯黑的皮毛被无限掌中的唾液凝成一团,风息嫌弃地蹬腿——当然他嫌弃的不是自己的口水,而是无限——却被那只手握得更牢。
选择性无视了展露锋芒的利爪,无限视线集中于那团粉色,好奇地捏了捏,并不算非常柔软,但充满韧性,像某种橡皮玩具,仿佛按压一下就会发出可爱的叫声。于是他又用手指去按压,指腹便陷了进去,毛茸茸的指球也张开来。风息自被抓住爪子就开始扑腾,向前爬离不成,向后想一爪子蹬上无限的脸也不得,肉垫上布满神经,被他这么抓住肆意揉捏,只让风息觉得被锁住了气力,全身都紧绷着试图瑟缩。
等到无限终于研究到满足,风息只能僵硬着保持被抓住后爪的动作,佯装放下戒备的模样伺机反击逃脱。然而无限在他身上深谙得寸进尺之道,见黑豹侧着身子被他托起后腿,之前见不到的肚皮袒露了大片,还在随着呼吸起伏。
于是放肆的手伸了过去,短绒的肚皮较风息人形的肚腹还要柔软,带着大猫和暖的体温。最脆弱的肚皮竟然被人类亵摸,风息气恼地嘶吼起来,结果毫无意外地被死死压制住试图脱离的动作,任由着无限摸索。
黑兽的身体除了长毛外再无衣物遮蔽,悬在尾根下方触不得的部位也因无限提溜着爪子的举动,而堂而皇之地暴露在他眼前。先前被这番盘弄,那处已有了抬头的迹象,还在抚摸着肚皮的手便顺势着准备探过来——
“无限!!!!!!”
黑兽皮毛骤然开始极速消退,风息恼羞成怒情急之下化成人形,左腿脚踝还紧紧握在无限手中被托起,阔腿裤便垂落下来在膝弯处堆叠出褶皱,修长的小腿展露无余,尚在因极度的紧张而战栗。那双尖耳已然通红,不知是因为恼怒还是被抚摸得情动,无限看着手中的脚踝,关节处的骨骼凸出上还残存着一抹浅红的牙印,人类的牙印。
“你到底要干嘛?!”
风息狠狠甩开无限搭在他腰带上的手,咬牙切齿。面前男人收回手抬起双诚恳的眼,郑重其事道,
“驯猫。”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