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云端旅人

Work Text:

\

 

他来时,翻云雾海正雨过天晴。

 

 

 

\

 

傍山的路潮湿难行,干枯树藤沿着悬崖边垂俯蜿蜒,仿佛描摹出风的踪迹。暗黑骑士的护甲与巨剑沉重,倒是有效防止了走滑。这里的居民不需要栅栏或是更为平坦的路,当他还在担忧是否来得有些太早,一个毛绒绒的白团子就从以太之光后呼悠呼悠飘出来到他面前,粉红色的绒球晃着,很是神气地举起手里那把小铁斧对准他的脑袋。“是谁库啵!”他听到毛绒团子这么嚷嚷。然后那把小斧头很快被收了回去,漂浮空中的小卫兵开心地转起圈圈。“冒险者,好久不见了库啵。”

“是有段时间了。”他仰起头,温和地衔起笑意,久违感受到想要跟着说话带个奇怪后缀的冲动。负责巡逻的莫古力朝他点点头,旁若无人地自顾自哼着歌又飘走了。他停在原地想了想,洞窟那边忽然传来唤他的声音。

他转身望过去,是莫古琪遥遥和他挥手打招呼。

“今天莉艾勒他们没跟着你库啵?”不等他回答,莫古琪兀自说下去,“别哭别哭,莫古力之家第二博识的我来陪你讲话库啵!”

他看着那对漆黑透着粉色的小翅膀扑扇扑扇,遂觉得多加解释是无用的,只低头解开满鼓沉重的背包,从乱七八糟的杂物堆中仔细翻找,最后摸到角落里一枚细致打磨过的铜制尾戒。他将那没什么实用价值的尾戒握进掌心取出,递到莫古琪眼前。给你们带了些礼物。他说。

著名老好人光之战士后来深刻觉得他也许不应该这么明说。当他总算从激动万分将他围了个水泄不通的莫古力堆里挤出来,他的背包已经空了不少,提前准备好的几份小首饰根本不够分,只好拿出之前重建伊修加德剩下的半成品,从玻璃珠水晶板到打磨好的金属块,一切没来得及被冒险者妥善处理的制作材料都让莫古力们讨要了去。他伸手拍掉黏在肩甲上的短白绒毛,歪了歪头想要把那些此起彼伏的库啵从脑海中清理出去…他失败了。他无可奈何地苦笑起来。总归是些不值钱也派不上大用的玩意儿,就当是减轻背包重量,毕竟他成天装着太多东西到处跑。他重新束好背包绑绳,目光停驻着看那些欢呼雀跃的毛绒团子开始转着圈哼歌跳舞。

明明是软绵绵的生物,却喜欢坚硬冰冷的金属。莫古力。他默念这种不可思议生物的名字。在艾欧泽亚与诺弗兰特每个角落都有可能发现其踪影,有着千奇百怪的脾气,却广泛地受各地居民欢迎,没被人们抓走用于研究新食谱的理由也许只有看着可爱这点。难道绒球和毫无意义的迷你翅膀就是为此而生的吗?他盯着正一晃一扭摆动自己短小手臂的莫古力…莫古力。晴日里耀眼的光倾洒进纯白云海,柔软的风迎面拂来,拆散他愈飘愈远的思绪。

如果是那个人的话,会怎么称呼莫古力?

他为这一瞬间冒出的奇怪念头而失笑。凭莫古力之前对希德勒格的所作所为,恐怕没给那个人留下什么好印象。但如果那个宛如钢与铁般外表生硬冷漠的人会喜欢软绵绵的可爱生物,好像也很不错……

“凭它们的所作所为,理应被叫作烦人的白毛飞猪。”

他身后忽然传来说话的声音。

“被希德勒格说成是烂棉花团也不为过。总之,我可不会喜欢…‘

这声音低沉、淡漠,像未经雕磨的冷硬金属。对于光之战士而言极为熟悉的声音。但凭空突然出现的距离实在太近了,触及冒险者常年积攒出的战斗本能,蔚蓝眼眸瞬间紧绷起来闪过危机感,他蓦地撤步回身,眼看条件反射抬起的右手已经抓到裂斩剑的剑柄,那抹漆黑色的身影顿了下,蕴着深重夜色的双眼望向冒险者。他短暂地愣住,指尖堪堪擦过粗糙的钢铁纹路。

“…弗雷!”冒险者喊出那个人的名字。他身旁不太整齐的哼歌声停下了,本来正旋转着跳舞的莫古力霎时被光之战士惊吓到,在半空手忙脚乱撞到一起,晃晃悠悠地四散飘开,最后都闹腾躲去相对高大的中原男性身后。弗雷似乎更不高兴了,铁制面罩缝隙间的凛冽双眼冷冷扫过去,扒在光之战士肩膀的莫古力瞬间把小圆脑袋缩下去。

“好可怕…他是谁啊库啵。”

“看起来好凶库啵。”

“冒险者,一定要保护莫古啊库啵…”

“好像是个人类,上次见到这么凶的人类还是希德勒格啊库啵。”

“比希德勒格要矮不少呀库啵,但是模样要吓人得多了库啵…”

“不、不要过来噢库啵!冒险者可是很强的库啵!”

吵闹。争论。细碎的嘀咕。光之战士被烦人的白毛飞猪当成盾牌,挡住弗雷愈发阴沉的视线。冒险者刚减轻些负担的后背变得更满满当当。

“哎、不是这样的。”

他试图解释,余光扫见弗雷微妙的表情变化,于是嘴角又上扬起若有所思的弧度。英雄的掠影没能及时猜到艾欧泽亚大英雄奇怪的脑回路,就看挂着满身莫古力的光之战士像个什么白色雪山巨兽似的忽然扑了过来,护甲相撞磕出的沉重声响淹没在成群小动物式的尖叫里,罪魁祸首大笑着抱住弗雷僵硬如石头的肩膀拍了拍。“你真吓我一跳!好久没在战斗以外的时间见过你了库……”他及时意识到不对,迅速闭上了嘴。

 

 

\

 

“虽说莫古力一族会雕刻制作自己的货币,不过它们还是习惯用最喜欢吃的食物‘库啵果’作为交易的筹码…你看,它们的货币也是库啵果的模样。”

当冒险者伸出手将掌心里的紫色精雕库啵果币展示给弗雷看,只得到一声叹息。“它们就把这种东西当成使唤你的报酬?”他看不清弗雷的神情,但他能想象出这个人嫌弃地拧起眉毛摇头,“埃斯蒂尼安真没说错,这群白猪应该被好好教训下才行。”

“别这么苛刻嘛。它们也给了我不少有用的材料。”

他们不再说话,并肩走过云海之上的石板桥。在这里无需仰头就能远眺一望无际的天空,晴日暖光映亮寂静生长的草木,微风从淡色的花瓣间穿过。偶尔会有游荡的莫古力朝光之战士打招呼,极具耐心的冒险者总会挥挥手点点头或者笑着回句天气不错。弗雷始终沉默着往前看。冒险者总觉得今天的弗雷显得奇怪,但他说不上是哪里,好像从莫古力之家出来后就不太对劲。难道是他刚才一时兴起的唐突举动让弗雷感到有些不适吗?他稍微有点担心。弗雷的脚步顿了下,转头盯着他似乎欲言又止,最后还是移开目光。

“难得见到你有心情闲逛。太阳海岸那边的红莲节庆典应该还没结束,那条食人鲨不需要我们的大英雄去解决吗?”

“没问题的。”冒险者往弗雷身旁凑近了些,用手臂和他比划吸收火焰能量越鼓越大的爆弹怪,“那里的人现在基本都学会了火焰之舞,也已经相当具备对付食人鲨的经验了,我不去帮忙也没关系。”

弗雷简短地唔了声,听不出什么情绪。冒险者沉重的锁甲靴踩在废墟间坍塌破损的石块,小心避开一朵盛放的牵牛花。

“而且…你也总和我说该多在乎自己些,我就扔下那些事情,放我自己来吹吹风散个心。”

冒险者说得轻松而自然,稍带了点笑意。弗雷踏上台阶的动作似乎迟缓了些,在冒险者注意到之前就恢复如常。你确实该多休息。他背对着光之战士说。“大英雄”察觉到掠影的心情似乎被拯救回来一些,刚要趁热打铁答应两声,忽然被路旁遗迹门口的莫古力喊住。

“诶——那边的库啵!”

冒险者转过头去,看到那只莫古力很是激动地朝他挥手。

“莫莫莫、莫非你是人类库啵?”

他点头。莫古力朝他面前飞过来,一双细长的眼睛努力睁大了看他。

“初次见面库啵,原来人类并不只存在于神话传说中库啵!”它绕着冒险者转了个圈,看起来相当满意,“还听说人类是非常亲切的生物,可以帮莫古做任何事情库啵。”

糟糕。光之战士听这种话可不要太多,换作其他时候也许能耐着性子听它讲完接下来的“能请你帮个忙吗”或是什么“拜托你了库啵”,但是现在显然不是个好时机——他几乎都能感受到弗雷身上冒出的寒气。他不敢往回看。要知道这可是大夏天。冒险者只好尽他所能地摇头、再摇头,在莫古索恩说出下一句话之前飞速打断:“真不巧我们现在要赶着去一趟天极白垩宫…”他一边说着一边往回退,有意识地朝赎罪天廊另端出口挪步。满怀期待望着他的莫古索恩显得失落,摆摆手说那就下次再见了库啵。

他暗自松口气,差点把礼节性回应的那声再见也说成库啵。但总算是平安无事地离开了这个地方。弗雷跟在他身后,声音好像还带着挥之不去的凉意:“就因为你总心甘情愿被利用,才会有那么多对你的不切实际的幻想。”

“只是些举手之劳,也不要紧的。”

“他们可不会就此满意…要求只会越来越多。”弗雷跟着他继续向前迈步,“他们从来不会考虑你的感受。因为你是‘英雄’,英雄无所不能、永远不会倒下。”

他陷入沉默。他想回头看一眼弗雷,视线移转,却终究只停在了周围那些残垣断壁之上。沉寂千年的文明遗迹长久隐忍着翻云雾海的风霜雨雪,时间消逝,惟有伤痕的象征永远留存,透过石块的断层与裂纹,仿佛能窥见悠远的过去、无法逆流的和平。未来可以被创造,但曾经不能被修补。日光渐往西沉,拉长步行者的影子。他们缓慢走到宫殿之前的纪念广场,驻扎在这里作为修复团的莫古力们正准备排队下班,队尾的莫古艾克转过头来正好对上光之战士的目光。

冒险者自然而然地朝着莫古艾克打了声招呼,不料它霎时间像是看到了救命稻草,一晃一晃地立刻飘过来,上下摆动的小手几乎要蹭到冒险者的额头:“冒险者!来得正好库啵!”艾欧泽亚钦定老好人光之战士这次没能来得及打断,莫古艾克快速地开始絮叨,“今天来帮忙修复的莫古都很积极,有不少都累倒了呢库啵,希望你可以用孢云棉花糖的绒毛治愈他们的疲劳,让他们继续打起精神工作库啵!”

“这种事情你们自己为什么不能做?”

莫古艾克明显地愣了一下,它歪头看向高声发难的弗雷,被其外溢的快要压不住的怒火凶意吓得往后缩了些。

“莫古、莫古在拜托冒险者又不是拜托你啊库啵…”

空气瞬间降到足以冻结的零度。弗雷一个箭步冲上前去,愤怒绷紧的手掌朝莫古艾克扬去,眼看就要把那颗摇摇晃晃的粉红绒球当成杂草狠狠拔了,所幸光之战士和掠影的默契度足够高,在他即将要抓到惊慌失措的莫古艾克前及时挡在了中间。弗雷堪堪停住手臂,吓傻了的莫古艾克飞快逃回修复团的队列。你、你好凶噢库啵!它大喊着。明明冒险者一直都很温柔的库啵,难道你不也是人类吗库啵!

“弗雷。”光之战士生怕莫古艾克在下一秒被串起来做成烤乳猪,虽然他在翻云雾海逛了这么久的确想吃点什么…还是算了。他不太自然地朝身边人挤出个试图搪塞事态的笑,“对了,你还没见过莫古力的孢云棉花糖吧?不是吃的,是在艾欧泽亚非常罕见的交通工具喔。”

他的掠影沉默地望着他,看他自顾自招手喊来轻飘飘的莫古力,之后将那朵漂浮着的巨型毛绒蒲公英牵到面前。你看。他兴致勃勃地说。这个非常软。他和弗雷并排站着,轻车熟路地搭上弗雷的肩膀,借用身体重量的同时手臂发力一推,两个人齐齐脸朝下埋进了棉花糖里。光之战士没有骗他。确实是柔软轻盈的一整团,比棉花还要软,和他们两个硬邦邦的防护职业简直是天壤之别,让人想长久地拥怀着。冒险者抬起头把脸从棉花糖中拔出来,弯臂撑身趴到上面,他朝他的掠影展笑。

“走吧,我们去别的地方转转。”

清澈蔚蓝照耀下,暗流涌动的深渊变得平静。

 

 

/

 

光之战士咬了口库啵果,嘴唇顷刻被深色果汁染出一圈惹眼暗紫。他低头看着手里的果子,表情多多少少有点扭曲,然后他试探性地又咬掉半块,浅浅咀嚼了下后迅速而果断地放弃,直接囫囵吞咽,顺带着扬手把剩余的库啵果干脆利索地扔掉,正巧砸中倒霉路过的某只安菲瑟龙的脑袋。

“是什么味道?”

弗雷的声音差不多要被仰天而来的龙啸盖过去。

“…难以形容。不太像是能吃”

勇敢以身试险的冒险者呲牙吸气,看起来不太好受。

“这里估计也没什么其他能吃的,不如早些回去吧。”

他们乘着孢云棉花糖在翻云雾海慢悠悠地飘浮。太阳颓靡而慵懒地朝西边地平线沉落,夕暮的晖光执笔,辽远天际被温暖的颜色满铺成油画。他与掠影游行画中,迎着惬意晚风。

“弗雷。”

冒险者眺望着夕阳沉没的方向。灿金与黯红晕染了棱角与轮廓,如雪发丝泛着破碎的光辉,像星点的火灼烧冰封之湖,火光映亮静谧的蔚蓝。

他的掠影没有回应。他遂兀自又开口。

“一直以来都想说,谢谢你。”

“……”

他还是没有得到回应,这次只好转回头来望去,弗雷定定地看他,半晌,忽然摇头。

“堂堂大英雄,怎么吃个果子也吃得满嘴都是紫色。”

光之战士愣着,过了会儿才反应出来,颇显不好意思地挠头笑了笑,用覆着轻甲与皮革的手背别扭地擦拭嘴唇周围,草率抹得差不多干净。

天色开始变暗,零散分布的蓬松绒树如指路灯火亮起,散发光亮的绒毛漫空漂浮,他们沿着粉红色的光辉,降落到惋惜之晶遗迹。

残存的天光隐隐照亮勉强还能勾勒出宫殿轮廓的破损晶体,淡紫色的柔光萦绕。光之战士松开手,孢云棉花糖向着他们来时的方向悠然飘去,直至消失成看不清的小点最终不见踪影。他目送这仿佛拥有自我意识的植物远去,随处找了个还算平坦的柱撑高台躺下,心情甚好地哼着不知出处的小调,一双腿悬搭在危险的断面,只要稍微翻动身子就会直接掉下去。弗雷站在他旁边,保持着足够近但没有碰到的距离,一言不发望向逐渐黯淡失色的翻卷云层。

风好像停了。但只是短暂的瞬间。

滴——

不属于翻云雾海的机械声响扯破寂静,冒险者猛然睁开眼,手撑着满地灰烬碎石坐起来。

“光?”是阿莉塞急切的声音,“桑克瑞德和于里昂热刚才发来联络,他们已经结束调查离开帝国了,我们打算在石之家集合,你现在在哪里?”

冒险者用食指抵着耳旁的通讯贝,他集中精神听完,神色变得凝重。他朝弗雷所在的方向抬起头,想要说他得走了,他几乎就要在这一刻脱口而出跟我回石之家,但他视野所及只有漆黑如渊的苍穹,纷繁星辰寂静闪烁,掠影无声地隐没入夜色深重,留他一人,晴空之下独自与晚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