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AO/K卷】say bye

Work Text:

Em lewin & james brenna & jonah reed

 

我两手握着“乐园”编织袋的包带,身后是Jonah的行李箱磕磕绊绊越过碎报纸和可乐瓶的声音。我走得很快,箱轮离我越来越远。
我顿下脚步回头瞪他。
Jonah忘了摘眼镜,大概是在飞机上看了太久的书,已经忘记鼻梁上的重量。他盯着我的脚跟埋头走,慢了一步抬头回望我,抿着唇对我弯弯嘴角。他尽量把呼吸放轻,但这段路仍使他胸膛起伏。
我等他走近后劈手夺过箱杆。
“Em,”我们又开始前进,出于解释,他小跑两步到我身边说,“我太久没见你了。”
他的信息素恢复成刺激的香精汽水,我留给他的甘松熏香确实消散了,甚至更加甜腻。
他与我并排,转过头就能看到我的侧脸。我脑子里乱成一团,低头掖了掖发丝,肩上一松后才注意到刚才几乎将包带压进我自己的肉里。
夏末怎么这么闷热。刚才和James Brenna从空调低得像北极的派对里出来,只觉得温暖的夏风包裹着我的手臂。

等车库开启后,我把Jonah的行李大力往墙角一贴,摁钥匙关门。Jonah环顾一圈,精选了措辞:“你的地方很…安静。”
我把那丑陋的编织袋甩向一套桌椅,钥匙扔在枕头边上,安静地等卷帘门关闭。当铁皮一静,我立刻发作:“你来干嘛?”
Jonah思考着。在他开口前我修正了语气:“你他妈来干嘛?”
Jonah温和地看着我:“我们几个月没见了。我知道……”
隔壁就是爸爸的房子,我强忍着没有尖叫:“你的妻子刚刚生产!”
Jonah:“我知道Amy刚生下孩子,但我已经……”
我的泪腺脆弱得不堪一击:“Jonah你不能这么自私,你不能,这世界不是为你一个人服务。你想用自我厌恶毁了我吗?凭什么?”
Jonah提高声音:“不,Em。我忍耐不了不见你,我的身体出了问题,抑制剂不起作用。我无意使你痛苦,只是我真的需要你。”
这是实话,他的信息素在封闭的车库里甜得腻死人。我深吸口气,把头发往后梳,想在地上找点什么踹上一脚。没有。我抬起沾满泪水的睫毛,抓住他的衣领来到床边,把他推倒在小得可怜的铁架床上。
他后脑勺撞在铁块上时痛呼一声,但不反抗,眯着眼睛龇牙。我抽噎一下,喘着气,跪在床边放出信息素:“拿掉眼镜。”
Jonah困惑地摸摸脸,立刻摘掉它握在手里。我用尽全力给了他一巴掌。
“噢!”Jonah捂着脸,熨贴的深色短发被拨乱了。
我感觉好些了,信息素的浓度攀升:“放下手。”
Jonah立起膝盖,正过脸闭上眼睛。我又给了他一个轻一些的巴掌。
我抓着他的头,把他的脸按进枕头里,去嗅他颈后的腺体。那里的汽水味儿让我鼻子一酸,不由自主地分泌口水。我用鼻尖在上面画圈,等待Jonah体温升高,信息素越来越甜。他的味道早就使我外延的阴蒂半硬,我闭着眼耐下心,另一只手找到Jonah的左手,在他按耐不住的那一刻死掐他戴着婚戒的指根,同时咬住诱人的腺体。
Jonah大叫出声。
甘松熏香包住香精汽水,暴躁地把对方揉在一起。融合一副混乱的迹象,大约过了几秒汽水味儿暴涨冲破甘松,在房间里浓郁得几乎让我窒息。
我放开他跌下床,Jonah浑身发红地呻吟。
我吓坏了,后退两米,死死抓着裤裆:“你要死了。”
Jonah用一种我从未听过的,沙哑而痛苦的声音喊:“Em…”
我:“你出去!马上从这里出去!”
Jonah:“Em,求你…”
我爬起来去拽他,Jonah朝我怒吼:“Em!你总不能看着我脱水而死!”
我不确定。继母就在隔壁,被她知道我和父亲的朋友有关系,就更有理由赶我走。Jonah的妻子怎么办,他的孩子怎么办。我担心着未来,感到手足无措。而唯一能和我谈论这些的正是Jonah。
我又在哭了,变得很难看清Jonah浅蓝色的眼睛。他的身体烫得像着火,我摸到他额头上的大片汗水,咬着嘴唇扒掉他的裤子。
在他暴走的信息素下,我的阴蒂已经完全勃起。她长度中等,但粗得要命,像个笨重的圆锥体。我拉开裤链把她放出来,顶在Jonah的肛口。藏在他体内的另一套生殖器已经把他的后穴淹成泥泞的沼泽。我抹了把脸,抓紧他的大腿一点点挤进去。他的肠壁长着嘴似得吸住我半截阴蒂,快感让我头皮发麻,双肩不住发抖。Jonah捂着脸哭了。我慢慢吐出命令“手拿开……”,接着舒一口气缓下射精的欲望。Jonah眼睛湿漉漉的,颧骨和鼻子红得吓人。教授先生在床上也很斯文,咬着嘴唇乖顺地看着我。
我告诉他:“我恨你。”
他声音发抖:“我很抱歉…”
我动腰撞散他的废话,Jonah短暂地叫了一声,仰头陷进枕头里。我一下下钉进去,每次都比上回更深,过粗的阴蒂把他的菊穴撑成鳄梨大的圆。Jonah摇着头哭泣,泪水滑进我的枕头里。我掐着他的大腿冲刺,撞向他两个乱抖的囊袋。
“摸摸我。”Jonah牵我的手腕,“求你,Em,摸摸我。”
我胡乱抚了把他紧贴着小腹的阴茎,但他还在往上带我的手。直到他撩开自己的衬衫,把我领到他的胸部。那里鼓胀得足有B cup,乳头也变大,夸张地挺立着。我的手背在边缘碰了一下,柔软得不正常。
我惊得缩回手:“怎么回事?”
Jonah焦躁地摩擦着自己的胸膛:“是Amy。她在哺乳期,家里一直有她喂奶的气味。”
我几乎在他大腿上掐出血印:“你在假孕!”
Jonah:“是的。”
我:“你在因为你的孩子假孕。”
Jonah:“是的!我忍不住想象那是我自己生下的,是来自你射给我的精液…我想自己喂养它。”
我奔溃了:“你疯了,你在假孕!我不能和你做爱,我会成结…我不想永久标记你!”
Jonah死死地夹着我的阴蒂,愉悦的酥麻一波波涌上我的头皮。
Jonah:“你不会的,你可以。Em,我知道你没想好,我们确实不该…但只要有个牢固的临时标记,我们不会做到那一步。”
我甩了下头发,瞪着他,扑上去掐住他脖子。Jonah后面比他刻意时绞得更紧,我对着他涨红的脸,一点点往外抽。这场对峙中的快感淹没了一切。快出来前我放开他,两手抓在他假孕而长出的奶子上,阴蒂狠狠捅了进去。我根本不可能在这里停下。
“操你的,Jonah,操你的。”
我诅咒他,羞辱他,巴掌抽在他渗奶的乳头上。他身材纤瘦,身板很薄,对女性不算大的奶子放在他身上可以算两坨巨物。我终于脱掉汗津津的T恤,解开胸衣推到地上。Jonah呼吸更加急促。我摸了两把自己的胸部,附身和Jonah的贴在一起。
假孕期的omega受不了上下半身强烈的刺激,喘得像是要过呼吸。我本来决定了不吻他,还是忍不住停下来吮吸他的嘴唇。Jonah的双唇很薄,总是克制地抿成一条线。我多喜欢他安静微笑着听我说话。但他他妈的是个大我十几岁的有妇之夫。
我缠住他的舌头大力吮吸,变换角度用舌尖刮过他的上颚。Jonah的前面射了,浇在我们相贴的小腹上。我被他紧紧夹着,干脆抱着他啄吻他的嘴角。
“Em…”Jonah用无焦距的目光找我。我贴着他的额头叹息,借着他射精后的余韵耸动胯部。
“等等…等等!Em!”Jonah大喊。
我直起身抓揉他的胸部,揪起逐渐张开小口的奶头再松手。Jonah把腰部抬得极高,挺起胸发出痛苦的呻吟,肉棒把他自己未干的银液甩得到处都是。我又在他胸上抽了两巴掌,在他苍白的皮肤上留下指印,让两只奶子肿得更高。在他射过精后,我的信息素终于又占据绝对主导,爆发式地包裹了我们。
Jonah大叫着高潮了,后穴喷出大量液体,两个奶头喷出奶水,不知什么时候又勃起的肉棒把精液射到了他自己的下巴上。我顺着大量的液体滑出Jonah体外,狠狠咬住他的腺体,阴蒂的疼痛让我想在他脖子上撕下一块肉来。我揉搓了几下肿得不行的阴唇,藏在里面的精囊很快令阴蒂吐出一波波精液。我的信息素在Jonah身上烙下了牢固的临时标记。
Jonah的高潮持续了很久,他的心跳声大得连我都听得见。等他的后穴喷出最后一股淫液,我松开牙关舔掉他脖子上的血珠。他的双腿之间一塌糊涂,脸也被泪水浸透,嘴唇和下巴上沾着他自己的精液。我避开那里,舔吻他胸上的红痕,手指轻轻摩擦着他腿根和腰侧的指印。
我犹豫了一下,还是吸了一口他高耸的奶头,奶水是淡而无味的。
Jonah发出一声长长的呻吟。
我问他:“好点了吗?”
Jonah在枕头上擦了擦脸,没有回答。
我的阴道内还是湿漉漉的,但已经没关系了。我把他推开点硬是在小床里躺下。
我们麻木地呼吸着,望着车库的天花板。我问他:“有大麻吗?”
Jonah回:“没。”
Jonah:“你什么时候开始吸那个?”
我躺在交融的甘松汽水中间,找到他的手。
Jonah靠着我的头:“想好去哪座城市了吗?”
我移开眼睛看向车库里的杂物:“纽约。”
Jonah:“有需要随时打给我。”
我:“应该不用,我暑假打了工。”
Jonah:“有在约会吗?”
我:“都是些聚会,朋友的派对。”
Jonah侧过头,梳着我的头发:“今晚和你走在一起的男孩呢?”
我笑了:“我以为你不会问。”
James坐在摊位上,睁大眼睛看我的画面浮现在我脑海。我组织语言:“他有点傻,但是很温柔。我真希望他别太痴情。”
Jonah没有回应,我转过头看他:“怎么?”
Jonah笑得很安静:“没什么。”
我:“没什么?”
Jonah:“嗯,挺好的。”
我直对着那片蓝色的天空,似乎能看见自己的倒影。我呢喃道:“这样就好了吗?”
Jonah的声音温柔得让人疲惫:“是的,我觉得这很好。”
我把脸埋在他的颈窝,死死搂着他的脖子。我不想再哭了,呼吸几次,贴着他的皮肤说:“我真喜欢你,Jonah,我喜欢你。明天就走吧,我会想你。我们不要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