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歌曲同人】不死之身

Work Text:

【Shaman King】不死之身(麻倉葉×恐山安娜)

這兒是煉獄。

火需要氧氣助燃。若然說這一刻蔓延整片大地的火舌,是摧毀世界的罪魁禍首,那麼,地球上注滿的空氣中,每一粒氧原子都是幫凶。

摧毀世界是因為要重建世界。這個世界實在太醜陋了!爭奪、仇視、排擠、撕殺、互相傷害……是人類!是人類醜陋的心,破壞自然、污染世界。要拯救世界,要從人類的手上奪回那一片淨土!而手執火炬,決定用烈焰的血色海水洗滌世界的,不是神。

激浪翻騰的火海中,隱藏著一個巨大身影。身體的顏色彷彿是被火灼紅,真相卻是它赤血的憤怒挑勃起這一場的大火!從容地站在身影之上的,是惡魔。

他有著人的外貌,卻擁有與靈界相通的巫力,我們稱這些人類為通靈者。

「我要創造一個只有通靈者的世界。」惡魔微笑地說。

雖然沒有咆哮,也許火經已代替主人,在示威著:新的世界只需要通靈者,只需要順應新世界的王的意思的通靈者。其餘的,就隨溢昇的濃煙,化為灰燼吧!

火要燃燒,除了氧氣,還需要燃料。大地上,所有違抗王的通靈者、人類,甚至一草一木,也起燃吧!協助潔淨世界的燃料遍地都是,加速了火勢的擴展。

被烘烘燃燒起來的,還有這個山頭。

「求你們不要傷害他!」

「他!?哪個他!?別一直說些奇怪的話了,什麼幽靈的,根本就不存在!」

孩子們起初嘗試用力把圍在中央的男孩拉開,但見男孩把懷中的抱得更緊,開始憤怒起來,有的用腳踢,有的拾起地上的石頭擲過去,狠狠地教訓不合群的傢伙。

「你們給我停手!」挺身而出的,是當時只有六歲的安娜。當孩子們知道膽敢出面插手的,竟然是個同年的女孩子,便打算連她也一併教訓。但女孩投以的一個兇兇眼神,不用出手就立即令欺凌者投降撤退。

「你們給我記住!」明明是落難而逃,卻還是為一口氣邊跑邊喊到。

「你沒事吧?」總算回復平靜,安娜伸出小手,打算把席坐地上的男孩扶起。怎料對方並沒有反應,放開懷裏,呈現他一直小心保護著的寥寥數塊疊著的石頭。

從其他人的眼中看去,是一隻小貓的新墓。不過安娜和男孩一樣,看到的更多。小貓的幽靈用舌頭舐著男孩的臉,在感謝。

而那個會拼命保護一隻已死去的小貓的幽靈的,就是麻倉葉。只有他才會在被弄得滿身是傷後,依然笑得開懷地,甘心只與幽靈做朋友。

「你不試著解釋給他們聽嗎?要麼把你看得見幽靈的事隱瞞起來好了,那你們便說不定可以成為朋友。」即使是一貫樂觀地笑著,安娜從葉的身影,看得見的仍是孤獨。

「我不需要朋友。」葉臉色一沉,認真地道,「小貓是因為我的注意,才會受到騷擾。我的能量只足夠保護這麼小小的一個心靈。當我的朋友,大家都會受到傷害。」

「那就變強,強得足夠保護你想保護的吧!」聽見安娜的話,葉就像恍然大悟。在與葉的視線對上的一剎,安娜有點不好意思,交疊雙手於胸前,轉身背站,「而且你是我的未婚夫,你還要變強,去令我過舒舒服服的生活呢!」

「安娜……」葉未及以堅決的口吻回以一聲“是!”,臉上卻經已重新掛上燦爛的笑容。

「喂,你們!」就於此時,剛才狼狽逃走的孩子們,原來是回去取“武器”報復。他們為手中用樹枝造的彈射器裝上石彈,二話不說發動攻擊。今回他們的目標,經已不再是小貓的墳墓,而是安娜和葉。

石塊體積雖然不大,但借助彈射器的為它們注入的速度,擲在幼嫰的身上依然相當痛。安娜本能閉起雙眼,用手作阻擋,直到再感覺不到石塊打在自己身上。「葉……」

視力重開,是葉用身體擋在安娜面前,把攻擊都擋下。

「你不是有許多幽靈朋友嗎?叫它們救救你如何?!」

孩子們得意地嘲諷著。誰知話一說出口,便成真。感覺手被牽制,身體更受到看不見本體的撞擊。雖然力度不大,但靈異的現象經已叫孩子們嚇驚。

他們是不清楚,可是葉和安娜看得見,是一群小動物的幽靈,出手相救。

除了葉自己,他還有一班同伴。葉要變強,力量不僅來自自身。

可惜那些都只是回憶,而回憶的場地,當天的一草一木,如今都被熱烈焚燒著;幫助葉的同伴是有,同生共死的同伴葉曾經擁有,但也敵不過火燄的熾熱,一個個倒下。

經歷激戰,葉也受了重傷,一隻眼被血流阻礙睜不開。只剩一隻眼接收,加上天空上不斷加厚的黑煙,此刻的世界彷彿連陽光都將之捨棄。

眼前十分漆黑,身體也由於失血變得很冷。身邊雖然是幾百度高溫的火光,葉卻感覺赤裸裸被遺下於北風中。那份超越表面的痛,刺得刻骨銘心。

經已沒法抵抗了嗎?一直以來為了保護朋友、為了保護身邊的事物、為了保護這世上的一切,葉努力鍛鍊自己,參與爭奪通靈王寶座的戰鬥,希望和大靈精交朋友,最後當上通靈王去實現夢想……一直以來的努力,於這一刻都要白費了嗎?

「與我結合吧,葉!你本來就是我的一部份。」火就在身旁燃燒,“啁嘶”的聲音響在耳邊,惡魔的咆哮卻如此清晰,就像是從心發出來的。

葉和葉王是孖生兄弟。經過五百年的輪迴,葉王再次誕生人世。然而,當時誕生麻倉家的,除了葉王,還有葉。葉王的巫力亦因而被一分為二,葉和葉王最後結合還原成一體,也許是命運。

命運要葉保護不了任何一切,身心最後都要被葉王所奪回。

感覺經已動彈不得的身體,慢慢浮起,準備朝惡魔所在地被吸過去。葉在下一刻,被確確實實地拉住。用僅餘的力氣回首,葉看見早已哭成淚人的安娜。

原來安娜一直在葉的身邊,哪管身處煉獄、感受世界末日的黑,安娜依然緊緊握著葉的手,一直代他悲傷。

那就是葉認識的,何時都那麼堅強的安娜。看她透過淚水閃爍的眼神,彷彿在訴求。就如以往一樣,在嚴正提醒──

『你還要變強,去令我過舒舒服服的生活呢!』

安娜的話要是不聽,會有嚴重後果。不錯,葉仍未可以放棄,因為他還有非要保護不可的人。

試問單憑一介女子的手,又怎能阻止惡魔對生命的索求?安娜緊握著葉的手逐隻手指鬆開,到終於再捉不住,徒然看著葉被吸走,以及印象深刻的、葉予以安娜溫柔的笑容……

把另一半的自己也吸收,惡魔恢復全部的力量,狂笑起來。火亦燒得更猛,一切經已不可收拾。

忽然,在茫茫的紅海中,也竟然讓葉王找出流著淚的安娜。一雙眼直對著惡魔的雙瞳,絲毫不動搖。那眼神如舊銳利,充滿哀痛,一下把葉王的心都貫穿,然後出現幻覺。

天空開始下起大雨,不激烈,卻大得足夠把所有火燄撲熄。

「安娜……」呼喚從惡魔的口中道出,卻不是來自惡魔的意願。逐漸,葉王再控制不了自己的身體,意識亦變模糊。是葉的心在葉王的體內甦醒了。

既然葉和葉王是雙生的,葉是葉王的一部份,葉王也是葉的一部份。他們終於結合成一體,消失的卻會是葉王……

 

歌:林俊傑 詞:林秋離

陽光放棄這最後一秒 讓世界被黑暗籠罩 懲罰著人們的驕傲
我忍受寒冷的煎熬 和北風狂妄的咆哮 對命運做抵抗

這是無法避免的浩劫 無論你以為你是誰 任何事物任何一切
喔 親愛的別難過 只要緊緊握著我的手
地球毀滅了以後 我仍愛你愛得不知天高地厚
為你再造一個新宇宙 不死之身不死的溫柔

撐著悲傷不回頭 卻感覺此刻你停不了的淚流
唯有愛才能永垂不朽 唯有你我才能找回我
唯有你我才能找回我 唯有你我才能找回我

 

「葉王?……」小黑炭擔憂地輕喚。

「呀……」僅僅眼皮在動,葉王反應異常平靜,「只是發了個噩夢吧。」

「是個怎樣的夢?」

「是個無稽的夢。」仍舊輕輕笑著,葉王一剎令身後的紅色幽靈實體化,像在向誰示威,「新世界的降臨無可避免……即使是擁有我力量的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