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歌曲同人】最愛是你

Work Text:

【最遊記】最愛是你(玄奘三藏x沙悟淨)

歌:伍思凱 詞:姚謙

你笑笑的樣子
有不安定的氣質
我的心狂亂不止

你自由的方式
像一個游牧民族
迷得我又愛又痴

我想網住你的人
卻怕留不住你的靈魂

我承認在心中
我最愛的人是你
吻你的唇
來證明我的人生

在心中 我最愛的人是你
尋尋覓覓 有你生命才完整(最愛是你)

 

霓紅酒醉的氣氛之下,男女肌膚之間有意無意的接觸,滿足玩樂的人他們追求的歡愉。

「我問你呀,悟淨,你最愛的到底是我們哪一個?~」嬉笑之中,女伴們開玩笑般地撒著嬌。

「誰今晚逗得本大爺最開心的,我就最愛誰。」比酒還要濃烈的香水味搶著滲入每一寸皮肉,紅髮的少年毫不留情地出手左擁右抱,女伴們都紛紛嬌氣地呻吟起來。

歡場的地方大家有如互不認識,又哪有最愛與不是最愛之別。來到這裏,就連身份也不重要,這一晚只求盡興。女伴們不論是妖怪,抑或是人類,此時此刻都忘記了少年紅色眼睛和紅色頭髮的意思;少年亦忘記了自己本身擔負的重任,在任務的途中盡情享樂。

少年不正經的笑笑樣子,看在剛好路過窗外的金髮年輕法師眼內,吸引他裹足停留之餘亦叫他莫名地氣在心頭,然後“哧”一聲不屑地離開。沉醉在色香之間的少年,當然完全察覺不到。同時他亦意料不到,因為他這一夜的放肆,而即將會發生的事。

「我們這麼急著要離開嗎,三藏?悟淨還未回來……」雖然未至於是被叫醒的,八戒對三藏的催促不禁感到愕然。

「不用等他了,他不喜歡回來就算了吧,我們沒有他同行也可以。」三藏連忙穿回法衣,把經文重披上身,冷冷地說著。

「不過,三藏,」三藏的話不是說得無理,的而且確從沒有明文規定到天竺取西經一定要四人同行,但八戒還是苦心再三相勸,「這樣做真是好嗎?」

就在三藏回以一個不耐煩的眼神時,一大清早就被叫醒的悟空拭著一雙睡眼步到,「為什麼今天這麼早,早飯可以吃了沒有?很肚餓啊~」

悟空說罷半睡半醒地打了個呵欠外,肚子亦開始鼓鼓作響起來。其餘兩個人的注意力也被搶了過來,不過很快,八戒便回想起更重要的事情,「三藏……」

今回八戒懇求的眼神奏效了,三藏退讓了頑強的目光,縱然口吻依舊不屑,「吃完早飯便立刻起程。」

誰知吃早飯的時間,悟淨仍然沒有回來。

八戒開始擔心,雖然對坐三藏依然平靜,但要是悟淨再不回來,我們一向急性子的金髮美人必定會再固執地要求起行。可幸的是今趟早飯久久也未結束,悟空不停添叫食物,三藏亦難得地沒有阻止的意思。

就這樣吃著吃著,時間來到了中午。

「吃過午飯再起程吧。」三藏抽起煙來,漫不經心地說著,卻惹來了不滿──八戒力拍桌子站了起來。

「悟空,我們去找悟淨回來吧。」將原本“你不是想不等悟淨先走的嗎”的激動反問回吞下去,八戒用最後的笑容蓋過不耐煩,拉起仍在狼吞虎嚥中的悟空步出大門。

返回三藏他們離開房間享用早飯之前,其實八戒喊著要找的悟淨,有回過來。

「你看,我的同伴就在這裏,雖然他們可能還在睡。」悟淨一邊開門一邊解釋,怎也料不到房間之內早已空空如也,根本沒有他口中所說的同伴們,「怎麼一回事?!」

「不要再謊說了,花子,快跟我回去。」

「我都說你認錯人了!誰是“花子”!」

就因為三藏他們太早起來,欠缺証明身份的人,悟淨便強行被旁邊那個滿好力的大嬸當成是“花子”綁架走了。

更意料不及的是,這個古怪大嬸原來是一游牧民族的族人。

雖說游牧民族自由自在的生活方式和悟淨所追求的滿為合襯,可是那套棉布造的衣服、一根木頭枴仗,和悟淨不羈的紅色長頭髮顯然格格不入。

相比起希望立即離開這個方圓十里都只得羊群的境地,悟淨更希望千萬不要讓八戒他們等人看到自己這個造型。

然而現實往往是最殘酷的,最不想看見的人偏要是必定會出現的人。

「悟淨?你真是悟淨嗎?」率先跑到過來的是悟空,在奇怪的帽子下試著找尋那兩條紅色的觸角,看看面前的人是否那隻自己認識的蟑螂。

「悟淨……」隨後趕到來的八戒,從悟淨一臉無奈的神情確定沒有找錯人,便忍不住偷偷笑了出來。

「笨蛋。」

悟淨一直默不作聲的不爽,就在站得最遠的那個人藐視的一句後爆發出來。悟淨一怒之下上前扯起三藏的衣領開口呼喝,「都是你們丟下我,我才落得如斯田地!」

「你就不懂得到飯桌找嗎?!」三藏的冷靜亦一下子化為無然,拔出鎗誓要殺死眼前的笨蛋不可。

「你不要亂來呀!」

「少囉唆!」

昇魂鎗總算被悟淨及時制住,可是再多的罵語還是被三藏霸道的一吻徹底封鎖起來。驚嚇中的悟淨的人終於落在三藏的手裏,不過論到悟淨的心,恐怕還要費上多番的苦功才留得住,那就是以後的事了。

在三藏和悟淨爭執的中途,八戒經已帶同悟空先行離去,上述的結局,他們並沒有看到。可是八戒還是帶笑自言地說,「這樣子我們一行四人總算完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