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歌曲同人】我得你

Work Text:

【Deathnote】我得你(Lx夜神月)

 

歌:劉德華 詞:劉德華

 

平靜的晴空下,東應大學校園一如往常,來往著勤奮的年青人。不過,就如此平凡的今天,對一個小女子來說可算是重大的日子。

穿插於人群中,就讀東應大學的京子上氣不接下氣地跑著。身為大學生的她,這回可是頭一次鼓起勇氣決定向心愛的人表白。雖然在此之前也曾有過九個暗戀對象,可是都因為京子把愛意掩飾得太好的關係,女方沒有說出口男方也完全察覺不到,每次都是由得感情慢慢被淡忘。

但第十個並不一樣。從前之所以沒有採取行動,是因為愛得不夠深。今次的暗戀對象把京子全然迷住了,令害羞的她也下定了告白的決心。

跑在寬廣的校園裏,京子來到一座校舍前突然停住了腳步,然後慌忙躲進建築物內。這是因為她的心上人就正朝著這邊走過來。

緊緊按住失控的心跳,京子深呼吸一下,抬好鏡眼走了出去。

「流河同學……早……早上好。」來到對方的面前,表白開始,京子的心和聲音都只管顫抖。

「早。」少女示愛的對象,是和夜神月同樣以最優異成績考進來的L。臉掛一對深深的黑眼圈,一副還未睡醒的模樣,L對著陌生人本能地回答。

即使是卓越的優等生,對著L這般彎著身子走路、一雙腳上的鞋子連鞋帶也沒有綁好的人,要看得上也滿有難度。加上經常出現在俊朗的月身旁,正常人應該會愛上月才對。然而京子就是於開學禮,第一眼望到L開始,便被他有個性的性格吸引,還來到忍不住要向對方說出愛意的階段。

「流河同學……其實我……其實我……」左胸前的手快要把跳失了的心捏碎,京子的言語被緊張的心情割成一段段,腦內滿是成功與否的問句。

終於,京子抬起紅透的臉,一口氣道出,「流河同學,我喜歡你!」

然後,整個氣氛隨著京子喊盡所有氣力、快要暈倒而冷卻下來。L就動也不動地一語不發。

L實在不太習慣面對這樣的境況。他曾經猜透千千萬萬犯罪者的心理,可是眼前這個女孩子到底在想甚麼,他真的不甚清楚,尤其是這樣站著時,連推理能力也下降了40%。

在L想到對策前,京子又再度結結巴巴地開口:「流河同學……請問……你……是不是……有了別的……喜歡的人?」

如果面對這個女孩子的是夜神月,他會怎麼辦呢?L嘗試代入月的角度去解決問題。在大多數情況下,月應該會露出笑臉,給對方一個深情的吻,然後說「我也很喜歡你」。

這個對L似乎有點難度。

就在L仔細地思考的時候,月突然走近,笑著說:「流河,怎麼還站在這兒?我們不是要一起上心理學課嗎?」

救星及時來到,L順利以上課為藉口脫險,雖然,問題仍是要解決的。

在大學裏總是黏在一起的月和L,在課堂結束後自然也一同吃飯(其實L只吃渡送來的蛋糕)。為免引來注目,兩人坐在飯堂內最不起眼的一角;L咬著手指,向月述說剛才發生的事。

「月君可以替我解決這件事嗎?」L一臉認真地問。

月感到十分好笑。「流河,這些事情要自己解決的啊。」

「以月君的才能,那應該沒有難度。」L吃下一口蛋糕。「我只得月君可以幫忙了。」

月立刻在心中盤算,既然他和L已成為「朋友」,幫助他也是理所當然的事,而且又不是甚麼難事,與奇拿事件也並不相干,用幫助他作為加深兩人感情的代價,似乎很化算呢。

 

月深知道,拒絕女孩子的最佳辦法,是令她知難而退。

於是月找來了那個京子在大學裏一家咖啡店詳談。

眼前這個京子,戴著厚厚的眼鏡,髮型像塊磨菇,若不是L的關係,月絕不會認識如此毫不起眼的女生。

「看,那不是京子嗎?對面那個是優等生夜神?她在跟夜神約會?」

「不是吧,夜神怎會看上京子?」

「別瞎說了,我聽聞京子喜歡的是另一名優等生流河!」

早就習慣了別人的注視,月沒有理會,開始他準備好了對京子說的話:「京子同學,你已經對流河表白了,是嗎?」

京子滿有信心地點頭。一般女孩子初次面對月時都會面露矜持,甚至不敢正眼望向外貎優秀的月,不過京子對月卻沒有一絲心動,令月也有點刮目相看。

「但是,你了解流河嗎?讓我告訴你,他昨晚睡覺時做了一個好夢──夢見我,因而笑不攏嘴;早上出門前我們只顧通電話,他又不習慣穿鞋,結果一隻腳穿上了皮鞋,另一隻卻穿著波鞋;剛才下著微微細雨,他忘了帶傘,我便和他撐著同一柄傘;每一天他都會詳細地向我訴說他的生活……」月吸一口氣:「我告訴你這些,是想讓你知道,你根本不認識流河是個怎樣的人。你不是流河那杯茶。只有我才能在流河身邊,為他解決所有問題,包括那些用金錢無法解決的。」

說到這裏,京子忽然站了起來,低著頭匆匆離去。

死心了嗎?月鬆一口氣地心想。

 

翌日學校內──

京子再次霎時不知從何處冒出來,阻擋了L的去路。

「這個送你的!」連招呼也省掉,京子一來就把一束花塞進L的懷內,「流河同學你喜歡的人是夜神同學吧,但也希望你收下這個,我以後不會再打擾你的了!」

心情如同表白的時候那般緊張,京子一次過把話說完,便頭也不回地走掉。

 

「是這樣嗎?」之後,月在午膳時間聽L複述著情況,「那流河你便不用再擔心了。」

誰知回過頭來,L彷彿沒有聽著的緊盯著手上的餐單。

「就沒有甜的嗎?」失望的L開始咬起指甲來。

「甜品寫在最後的那一頁。」把餐單一翻,L雙眼立即發光起來,令月忍不住問,「流河你沒有甜食會死嗎?」

「對。我很難相信這世間可以欠缺甜食。沒有甜食的話,我的思考力會減半,分析出來的真相也可能是假的。」

「說到它們是終生需要般……蛀牙的話可別怨。」月沒好氣地警告。

然而這話使L突然靈機一觸,「月君,你也多吃甜食吧。」

「我可不會因為甜食而增強思考力。」月好笑地說。

「不,」誰知L霎時把焦點從甜品堆中轉移到月身上,「就算真是蛀牙也有月君陪我嘛。」

 

有了你 我不需要 什麼的鈔票
有了你 看得開了 大事也化小
凌晨落日細雨飄雪行雷時
少少的也想講你知

有了你 變得瘋了 夢中都想笑
皮鞋球鞋也對調 錯得不得了
原來現在已碰到終生需要
愛戀這一天不缺少

是十個得你我被完全感化
明明就是你 早就預留在下
再奉上這一束愛的花
始終找到只得你才是我那杯茶

是十個得你 愛念能成功嗎
貧賤或病痛 一樣共度餘下
我為你有否知道嗎
耗盡這一世 全程付出了
來奉上愛情代價

沒有甜 活在世間最真亦變做最假

是十個得你 愛念能成功嗎
貧賤或病痛 一樣共度餘下
我為你有否知道嗎
耗盡這一世 全程付出了
來奉上愛情的代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