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歌曲同人】會呼吸的痛

Work Text:

【MAGI】會呼吸的痛(卡西姆×阿里巴巴)
——《絶色伴唱》開欄九週年賀文

 

註:
卡西姆=カシム=卡希姆
巴爾弼=巴爾巴德
仙治亞=辛德利亞
沙爾勤=シャルルカン=夏洛爾岡
雅沐麗霞=ヤムライハ=雅姆萊赫
留風=ルフ=魯芙

 

歌:梁靜茹 詞:姚若龍

在東京鐵塔 第一次眺望
看燈火模仿 墜落的星光
我終於到達 但卻更悲傷
一個人完成 我們的夢想

你總説時間還很多 你可以等我
以前我不懂得 未必明天就有以後

想念是會呼吸的痛 它活在我身上所有角落
哼你愛的歌會痛 看你的信會痛
連沉默也痛

遺憾是會呼吸的痛 它流在血液中來回滾動
後悔不貼心會痛 恨不懂你會痛
想見不能見最痛

 

當阿里巴巴睜開雙眼,有一種夢幻的感覺。

這會是一個好夢嗎?阿里巴巴身處的地方相當空曠,不論是堅固的建築物,抑或是馬虎搭建的帳棚,都消失得不著痕跡。衣衫不整的貧民、被堆積成小山丘的垃圾,彷彿壞掉了的投影機般,斷斷續續閃現阿里巴巴的腦海,令人發毛。

即使如今空無一物,阿里巴巴依然一眼認出, 這兒是巴爾弼貧民窟的原址——那條充滿兒童回憶的拾荒街的所在地。

為什麼會回來?阿里巴巴苦惱著,頭顱開始疼痛,他伸手緊按眉心。阿里巴巴想起來了,他應該跟阿拉丁在一起,他説什麼試試剛學會的新魔法⋯⋯對,阿拉丁為了增強實力,向八人將之一的雅沐麗霞學習魔法,而阿里巴巴則跟沙爾勤磨鍊劍術。他們經已離開巴爾弼,阿里巴巴此時應該身在仙治亞。

「⋯⋯魔法會回應你的願望,把你帶回最想重來的時空⋯⋯」

記憶中阿拉丁的聲音在提示,阿里巴巴中了他的魔法,轉眼間從仙治亞回到巴爾弼。然而, 這不是單純的空間轉移,阿里巴巴把焦點收近,眼前的手臂有點不順眼。張開手掌,阿里巴巴察覺到那是幾年前的大小。

現在到底是何時?阿里巴巴只知道,貧民窟被廢置了,應該是他離開貧民窟,被召入王宮生活之後。

「⋯⋯魔法會回應你的願望⋯⋯」

阿拉丁的話再度響起。在魔法開始之前,阿里巴巴沒有跟阿拉丁許下願望。不過,要是説魔法能看穿人心底的話⋯⋯

「⋯⋯假如當時我沒有遇上卡西姆⋯⋯」

突然,背部一颼涼,在阿里巴巴意識到這是他過去哪段片段前,他首先預見將要發生的事情。那時,由於王室的血統,一夜間由拾荒街的貧民變為國家第三王子的阿里巴巴,在王宮生活了好一段時間。有一晚,阿里巴巴悄悄溜出王宮,來到面目全非的貧民窟。就在這兒, 阿里巴巴重遇卡西姆。

假如當時沒有遇上卡西姆,也許便不會發生那種事,阿里巴巴曾經對阿拉丁這樣説過。假如阿里巴巴沒有與卡西姆重遇,阿里巴巴沒有把王宮的秘道告訴卡西姆,王宮便不受偷襲,父王也不會早逝,阿里巴巴將繼承王位,巴爾弼也許能有別的未來。

在阿里巴巴為王的未來,人們融洽共存,貧民的問題得到解決,卡西姆不須再扮演強盜,劫富濟貧。不再被黑色的留風迷惑,卡西姆的生命便不會消失於阿里巴巴的懷內。

歷史若然於這一刻開始改寫,悲傷的結局也許能避免。

卡西姆的未來,此刻由阿里巴巴掌握,他的一步,將決定事情的演變。這可是不得了的任務,感覺胸膛在猛然起伏,阿里巴巴清楚聽見自己急速的心跳聲,直至聲音被身背自遠而近傳來的腳步聲覆蓋。

阿里巴巴屏氣轉身,果然,卡西姆在他眼前出現。

「阿里巴巴?」卡西姆盯著他看,彷彿凝視了很久。

粗壯而結根的長髮,比實際年齡成熟的臉孔, 他是如假包換的卡西姆。他是活著的卡西姆, 阿里巴巴與他分別了有多久?其實沒多久。只是上一次踫頭,二人敵對,激戰過後,卡西姆的身體在阿里巴巴的臂內逐漸變冷,阿里巴巴根本沒想過與他再會。

可是,不對,卡西姆的身材矮小,頭髮亦未長過肩,他仍是生活於拾荒街的孩子。環繞阿里巴巴身邊的,亦不知於何時變為兒時生活的帳篷,看一看地面,他的身高比例也回到小時候。

「喂,阿里巴巴! ?」卡西姆失去耐性,抓緊阿里巴巴的手臂呼喝。

跳躍的時空、失而復得般的重遇,阿里巴巴思緒一時混亂,失了神。找不到一個合適的表情,阿里巴巴最後決定彎起嘴角,能夠再會卡西姆,應該是喜悦的。「卡西姆… …」

「你怎麼呆住了?很奇怪的表情啊!」卡西姆用指頭搓揉阿里巴巴的臉,那痛楚、那熱度,對阿里巴巴來説是何等真實。

也許這不是夢境吧,至少阿里巴巴希望這樣相信。他鬆一囗氣,剛剛天旋地轉的心神終於有了著地的感覺,直到卡西姆放手説離開,「要工作了。」

「卡西姆! ⋯⋯」阿里巴巴不安地呼喚,像個向母親撒嬌的小孩。

然而,面對停住腳步的卡西姆,阿里巴巴成了啞巴。必須説的話、已經説過的話、沒機會説的話,應該有的,還有很多很多,這一刻卻呑不出半響。阿里巴巴下意識退縮了,他害怕已經説過的話使他再次受傷,他害怕他將要説的話沒法改變卡西姆的未來。

「回來再談吧。」卡西姆率先説。當阿里巴巴應聲抬頭,才發覺自己眼眶泛著涙水,差一點便要滑落。

隔著淚眼,卡西姆的身影被扭曲,阿里巴巴有錯覺他看見的,是將來率領霧之團的卡西姆。強盜是年幼的卡西姆囗中所言的" 工作" ,於阿里巴巴接下觀光團的導賞工作的同時,卡西姆則指揮其他拾荒街的孩童,四出搶掠。

在阿里巴巴離開貧民窟後,卡西姆不改這種生活方式,身邊招徠的同黨越來越多,甚至到達可以與國家抗爭的規模。但這並非卡西姆渴望的未來。儘管他從不向人表露,首領身份的他是何等強勢,懾服他人跟隨,阿里巴巴看到的卻只有孤獨的身影,以及纏繞他身邊憤懣命運的黑色煙霧。

他確實看見了,此時開步離開的卡西姆的背也伴隨著如霧的黑色留風。是阿里巴巴當時年少無知嗎?還是對即將被捲入黑暗漩渦的卡西姆視而不見?在阿里巴巴仍未得悉他王族的身份,將為他帶來怎樣的命運時,卡西姆蔑視自身的血統,一早否定了其他的可能性。

無論如何,能夠重來的這一次,阿里巴巴決定不會再輕易放手了。

「卡西姆,不要再做那種事了!」

阿里巴巴箭步的衝上前,一手握緊卡西姆的手腕,雖然力度不算大,但已足夠再一次讓卡西姆回頭。卡西姆有點不解地看著阿里巴巴,只見阿里巴巴激動的含著涙,大聲説出:「卡西姆,別做那種傷害別人的" 工作",好嗎?」

卡西姆凝視著阿里巴巴,在看到他眼中的淚水時,低下頭:「阿里巴巴,你是個善良溫柔的孩子,我做的事,會傷害了你吧。」卡西姆重新對上阿里巴巴的視線時,阿里巴巴愣住了, 那是他看過,最悲傷的眼神,彷彿接下來要説的話,將會讓他的心臟徹底撕裂。

「阿里巴巴,你還是別跟我混在一起吧。」

阿里巴巴知道,這並不是卡西姆的真心話。在心底深處,卡西姆比任何人都渴望能成為阿里巴巴身邊最好的朋友。從小時候開始,在卡西姆跟阿里巴巴的相處中,卡西姆便總是扮演著大哥的角色,但是,阿里巴巴忘了,卡西姆其實比任何人都受過更多傷害,他的心靈比任何人都更需要一個依賴的地方。

是時候該由阿里巴巴主動去守護卡西姆了。

他沒有放開卡西姆的手,反而捉得更緊。

「我不要這樣,我們是好朋友啊!」

終於吐出這句話了。如果一開始也能如此坦率地告訴卡西姆,結局是不是就能改寫了呢?

這一句深深地震撼了卡西姆的心,讓他一時間説不出話來。可是,良久以後,他微笑了。一直眉頭深鎖的他,終於展現出跟年齡符合、 一個孩子應該有的笑容。雖然只是簡單的一句, 但阿里巴巴肯定的語氣,已足以解除卡西姆所有不安。他像是拿阿里巴巴沒轍的笑了,「那麼,我的小王子,不去" 工作"的話,我們要怎樣生活下去呢?」

阿里巴巴被問得一時語塞,的確他太天真了, 從來沒考慮過這現實的問題。就在他以為改變命運的希望又要溜走的時候,卡西姆卻笑著説: 「不要緊,我們再想辦法吧。」

得到令人安心的答案,阿里巴巴放心地鬆開卡西姆的手,但此時反而是卡西姆捉住了阿里巴巴,先是手腕,卻瞬即滑落到掌心之中,然後填滿指節之間,讓兩人的手緊密地牽著。

兩個人牽著手的話,就算未來有多少困難,也能一起去面對吧。牽著手,就在對方身邊,哪裏也不去,現在的阿里巴巴才知道,當年他被帶離貧民窟,前往一個卡西姆無法了解、也不能觸及的世界,到底傷害了卡西姆多少。

即使以後還會經歷很多傷痛,兩個人的話,就至少能為對方分擔減半吧。這樣的話就好,以後霧之團不會出現,卡西姆不會被八芳星利用,也不會⋯⋯不會死在阿里巴巴的懷中。在往後很多很多時間,他們還能在一起,還能這樣牽手。雖然曾經想過,溜出王宮的那一晚沒有遇上卡西姆就好,但阿里巴巴內心深處的願望,其實並不是改寫那一晚的歷史,而是在更早更早以前,就讓卡西姆明白,他們是最好的、不能取代的好朋友。

一想到心願能夠達成,阿里巴巴便露出了快樂的笑容,卡西姆也在對他笑著,是一抹洋溢幸福的微笑,讓阿里巴巴打從心底浮起一陣暖意。在這個阿拉丁施的魔法世界中,一切都非常完美——

對,阿拉丁的魔法。

阿里巴巴突然回過神來,想起這裏只是阿拉丁的魔法之中。但這樣也不要緊,阿里巴巴看著卡西姆的微笑,只要有能令卡西姆幸福地笑著的地方,那樣便足夠了吧。他回握著卡西姆的手,此時才發現,這隻手,竟然是冰冷的毫無溫度。

這是卡西姆嗎?總是熱情、衝動、對世間一切抱著激烈感情的卡西姆,為甚麼手心竟然會如此冰冷呢?不,不,這不是卡西姆,真正的卡西姆,並不在這裏,眼前這個幸福的男孩子, 並不是他所認識的卡西姆,阿里巴巴看不見卡西姆的留風,不論黑白。經歷貧窮、好友別離、失去至親的痛楚,在黑色的留風中不斷掙扎至死的那人,才是真正的卡西姆。

即使利用魔法回到過去,那已經不是卡西姆了,留在這裏,不過是阿里巴巴的自我安慰。

真正的卡西姆已經不在了,既成事實的,無論施行甚麼魔法都不可能重來。如果沉醉在這些不真實的回憶之中,只會漸漸淡忘了真正的卡西姆吧,還有,真正的卡西姆想要完成的事。

這就是阿拉丁想傳達給自己的訊息嗎,阿里巴巴心想。

 

沒看你臉上 張揚過哀傷
那是種多麼 寂寞的倔強
你拆了城牆 讓我去流浪
在原地等我 把自己捆綁

你沒説你也會軟弱 需要倚賴我
我就裝不曉得 自由移動自我地過

想念是會呼吸的痛 它活在我身上所有角落
哼你愛的歌會痛 看你的信會痛
連沉默也痛

遺憾是會呼吸的痛 它流在血液中來回滾動
後悔不貼心會痛 恨不懂你會痛
想見不能見最痛

我發誓不再説謊了多愛你就會抱你多緊的
我的微笑都假了 靈魂像飄浮著
你在就好了

我發誓不讓你等候 陪你做想做的無論什麼
我越來越像貝殼 怕心被人觸碰
你回來那就好了

 

再一次睜開眼睛的時候,阿里巴巴看到一抹微笑,那是當然的,總會為大家帶來溫暖的阿拉丁。

卡西姆並不在,也是當然的。那一天,他已經在阿里巴巴的手中離開,無法改寫,無法重來,這思緒讓阿里巴巴心痛得幾乎不能呼吸。

然而,這份心痛,也是活著的證明。阿里巴巴將會帶著跟卡西姆的回憶,承受這份痛楚。

「阿里巴巴君,你現在能起來了嗎?」阿拉丁以開朗的聲線問,然後得到了阿里巴巴肯定的答案。

建立一個人們豐衣足食、自由平等的巴爾弼, 一個沒有貧民窟的世界,阿里巴巴要學習的、要堅持的,還有很多。那個人的夢想,總由一天會由他來完成,阿里巴巴下定決心。

 

能重來那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