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分享

Work Text:

周一穿了白色细背带的无扣胸衣,隐约可以看到乳头的形状和乳晕的颜色,下面是丁字内裤,像静司要求的那样仔细剃掉了所有的阴毛,还专门用了香氛。到了后周一才发现静司姐姐和伴也在,静司穿的是黑色连体平角泳衣,她们要比赛风帆。周一悄悄把静司拉到一边戳她胳膊,“你怎么不告诉我是正式的场合?”“咦?我没有说吗?是周一想多了吧。不过也没关系,反正周一不是专业的,坐在沙滩上看就好了。”
周一有些气恼,什么叫自己不是专业的,但坐在岸边看了才明白差距。比赛过程省略,总之姐姐赢了,静司稍微差一点。伴提前靠岸去准备阳伞躺椅和墨镜了…
静司逆光朝周一走来,没有躺椅所以直接把头枕在了周一的大腿上。“!你这家伙,擦干再躺啦!把我都弄湿了…”静司笑着摇摇头,周一只好认命帮她擦,可惜湿泳衣已经沾了不少沙子,头发上的水也顺着大腿缝流进去,浸湿了周一的内裤。
“姐姐好厉害呀…”静司的脸向着大海,周一不知道她是在自言自语还是对自己说,接着静司就翻身仰躺着,眼睛直直看向周一,“不过下次我一定不会输。”
周一不知道说什么,好在静司很快就闭上眼,说要睡一会。周一把手轻轻盖在静司眼睛上,为她遮阳:静司有着很漂亮的深红色眼睛,但她暂时不想看到。
静司睡觉不怎么安稳,似乎还是嫌阳光刺眼,很快甩开了周一的手,又翻了个身,面朝里。微凉的海风吹起周一的发尾,静司的鼻尖贴在周一小腹,规律鼻息散发出的热气穿透了薄薄的布料,一下一下落在隐秘的地方。周一脸一红,以前和静司做爱的记忆不可抑制地涌上心头,等回过神来,下面已经湿了。
受到静司误导,周一穿的本来就是被剥掉用的做爱内裤,完全不吸水。周一急忙闭上眼,回想父亲大人的脸来退散淫念,暗暗祈祷千万不要被发现。“周一下面闻起来好香啊。”冷不防静司的声音响起,她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或者根本没睡着,“是用了什么香氛吗?”
周一的脸瞬间红到耳根,手忙脚乱去捂静司的嘴,静司笑嘻嘻把脸埋在周一腿间,深吸了一口,“周一以后还是不要用这种廉价又下流的道具,我更喜欢周一原本的味道。”说着静司坐起了身,一只手伸到周一腿间摸了摸,“好湿呢!”然后在周一腿上把粘在手指上的爱液蹭干,走到姐姐和伴面前,“我和周一去那边浴室冲洗一下,身上沾了沙子。”
“诶?那我也去冲一下好了。”静司的姐姐站起身。周一闻言瞪了静司一眼,静司在她丰满的臀部捏了一把作为回应。
正值人流高峰期,浴室的隔间只余下两个,姐姐去了靠墙那间,周一去了她隔壁那间。门刚推开一条缝周一就感觉后腰被推了一下,静司也跟了进来然后把门反锁。“干嘛啦!”“隔间不够,麻烦周一和我挤一下。”黑发女孩挂着虚伪的笑容。“怎么不去和你姐姐挤?”“虽然我很爱姐姐,但也有更想和周一在一起的时候哦。”说着,静司抓住周一的肩头把她按在隔板上,用膝盖分开周一双腿,隔着内裤来回摩擦她的阴部,手则把胸罩推上去,将布料堆在周一胸口。周一的双乳刚脱离胸罩的束缚,就落入了静司的手中。“周一的乳房很漂亮。”静司满意地赞扬。“啰嗦…” 静司的手掌肆意揉捏着,用带茧的指腹与指尖来回刮蹭周一的乳头,乳头很快变得坚挺,乳房鼓胀得像要溢奶,周一被把玩地晕头转向,急切地寻找着静司的嘴唇,想要和她接吻。静司却衔住周一的乳尖,用力吮吸发出水声。周一有些失落地想,是不是比起嘴唇,静司其实更喜欢自己的乳房,明明都是自己啊…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恍惚间,静司早已灵巧地挑开内裤。静司的拇指按在周一的阴蒂上摩擦拨弄,两根手指熟练地插入周一穴内上下肏动,周一的小腹无意识地紧缩,淫水顺着湿热的穴口淌下,流了静司一手。情欲上头的周一舒服地呻吟着,用下面去夹静司的手,不想让她离开,静司却避开她,将沾满淫液的手举到周一脸前。“周一真是淫荡呢,就像猫或者妓女一样。”静司的指尖戳在周一唇上,“手都被弄脏了呢。”静司用惋惜的口吻说着,“周一帮我舔干净吧。”周一听话地张开了嘴,把静司的手指整个含进去。尝到自己爱液味道的周一本能地想吐,但想到静司的手指还在自己嘴里,就强忍着恶心,用舌头一下一下认真舔着。静司另一只手又摸下去按揉周一的阴蒂,像是在褒奖她的乖巧。得到喜欢的人的认可,周一张开大腿摆出一个方便被肏的姿势,更加卖力地吞咽静司的手指。静司从周一口腔中拔出手指,却没有再次插入,只是在她脸上蹭干了唾液,吻了一下周一的唇。如愿以偿被静司亲吻的周一大腿痉挛着,没有任何物理刺激就幸福地达到了高潮,发出一声巨响跌坐在地。
“周一?你还好吗?”隔壁传来静司姐姐担心的声音。
静司没有扶起周一,反而让出一定距离,打开了浴室门。没有听到周一回复的姐姐裹上浴衣,从隔壁赶来,就看到周一脸颊通红大敞着腿瘫软在地,衣服好好地穿在身上,但都移了位:胸罩被推上了上去,丰满肿胀的乳房裸露着,白皙细腻的肌肤上满是被肆意啃食的红痕,内裤裆部被扯到一旁,爱液源源不断从穴口流出。而静司就站在那里。
姐姐责怪地瞪着静司,“是你做的吧。”
“不是哦,我也是刚听到声音才赶到的。”静司对着姐姐露出无懈可击的甜美笑容,“可能是周一按捺不住淫欲,在浴室里自慰吧。”
静司姐姐无奈地揉了揉周一的头,“以后可不能这样,记住了吗?”
周一羞红了脸,说不出话,只好点了点头,任由的场姐妹将浴室门再次锁上,轮流用喷头冲洗自己的阴道。

夜晚,去海滨旅馆的路上,姐姐和静司走在前面,伴和周一跟在后面。虽然是血亲,她们并不会像寻常姐妹那样手挽着手。静司向前跑了几步,又猛地转身,面对姐姐倒着走。
“很不错吧,姐姐”
“什么?”
“周一”
“…哼”
难得得到姐姐的认可,静司愉悦地勾起嘴角,目光在后面周一的身体上打转。看见静司笑着朝自己这边看来,周一甜蜜又羞耻地低下了头,因而没有注意到她玩味般打量的眼神。
“可以和姐姐分享哦,只要用伴来交换。”
姐姐伸手弹了一下静司额头,“同类型的藏品有一个就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