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交叉训练

Work Text:

他躺在地上,大脑像炸成了碎片,耳边想起电视故障的雪花声。他没法控制,细碎的窃窃私语如同病毒,吸附、吐出基因链,随着细胞破裂吸附到更多的神经上。他感觉不到自己了,这令他放松;有那么一瞬,精神脱离了肉体的桎梏。双眼不可视却非漆黑一片,双耳不可闻却非寂静无声。太熟悉,他太熟悉这种失控的感觉;每一次出拳、流血、奔跑,有时是自己的身体,有时不是。他有意助长这种失控;若非感觉不到面部肌肉,他觉得自己快要笑了。碎片像潮水涌上沙滩一样涌出他的大脑、冲刷地面。他浅浅地吸气,塑胶味裹着蒸汽钻入鼻腔,阻断了愉悦。海浪将细沙卷进深渊,嗡鸣声被无限放大,把耳膜刺得生疼;眼皮下星星点点的亮光像烟花一样炸开……他想起利刃刺入颈动脉,就像戳进果冻里一样。那人的白发、白衣、脸上的不可置信,以及视线里扩大的红……
他呻吟着抬起眼皮,强光刺激得他不由得再次闭眼。他咧嘴,唇上的裂口被拽得生疼。没关系。笑声带着呼吸从胸腔里挤压出来,像脚趾缝里的沙子。

“有什么好笑的?”严肃、居高临下。是我们的大明星。
“我看错你了,你才不是傲慢。”他憋着口气把自己撑起来,“你只是他妈笨到一种境界!”
“喔?”

喔?你说“喔?”
他坐在地上,抬头,锋利的蓝色撞进他眼中。

“你的身体,你的心,都已经不是你自己的了。懂吗?”就像我一样。“你只剩下一张嘴而已。”还有什么理解……什么父,blablabla。

“我可没有你那样的状况,我在Animus的使用期间都经过非常仔细的——”
“不、不、不!”他大声吼叫、手捂住头,像是要摆脱什么。“我的声音就跟死人一样,所以他们只能一直重复重复再重复地说一样的话!”他大口地呼气把肺泡榨干,变成了那个冷静残忍的克罗斯阁下。他小心地吐着信子:“但是在你心中的那个声音永远不死,而且它盯住你了!”
“我是这个组织谦逊的仆人。”
“你连人都不算是!你只是一个工具、一种武器,我们的玩具!”

“谈话到此为止。”
他妈的,这个傲慢的混蛋!该死的红人的自大!
“对他们伟大的新世界教团来说,没有容得下我们这种废物的容身之处!”他嚷着,急匆匆爬起来;而回应他的只有背影和金属撞击的回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