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Frühling des Bern(伯尔尼之春)

Work Text:

Frühling des Bern.

https://nordwest-minna.tumblr.com/post/656707036654059520/fr%C3%BChling-des-bern


伯尔尼3月的气候仍然有些寒凉,特别是郊外的夜晚,寂静无风的晚上似乎将周遭一切景色都镀上了一层银色的冰壳,施季里茨在旅馆外点燃一只烟,随即还是决定戴上手套。此时大概已是凌晨,从诊所请来急诊的医生刚刚坐着专车离开这里,但是舒伦堡的胃痛并没有因此好转。

“您先去睡吧。”几分钟前,舒伦堡抱着自己蜷作一团,缩在厚厚的被窝里,像一个准备冬眠的小动物。大概是因为疼痛,他的额头汗涔涔的,双眼紧闭,就连一直梳得油光水滑的头发,此时也毫无章法的一绺绺贴在额头上。“我先让瑞士的客人去休息,过会儿再来看您。”施季里茨轻轻带上门,舒伦堡听到了门外的交谈声,然后是脚步声,最后隔壁的两扇门关上了。

施季里茨失神的看着呼出的白雾消失在寂静的夜晚,这两天的异国之旅绝非寻常,他需要尽快联系组织通报这一情况。但是他需要随时随地陪着他的新上司——刚刚升任RSHA第六处处长的瓦尔特·舒伦堡,同时自己的一举一动也被瑞士派来的两个情报头子盯着。

“古斯塔夫要是知道这一事件,他肯定得吓坏了。”施季里茨想,这次可真是掉进了狐狸窝。

施季里茨将烟头踩在地上,转身回到暖烘烘的旅馆,舒伦堡的房门半掩着,房里的灯也开着,他鬼使神差的推开房门,看到舒伦堡抱着一半掉在地上的被子,水杯也跌在地毯上。

”您想喝水可以和我说一声。”施季里茨捡起地上的水杯,又拿起一只新玻璃杯,倒了点水递到舒伦堡手边。舒伦堡两只手抱着杯子,只是些微抿了一口,便又翻身抱紧自己。

“倒是像个不能独立行走的小少爷,”施季里茨接过水杯放在他的床头柜上,“这和他早上侃侃而谈,风度翩翩的样子可是大相径庭。”

但施季里茨还是无奈的替他掖好被角,仔细给他准备好医生开的药,正准备转身离开时,舒伦堡却叫住了他。

“您要去哪儿?”

”我哪儿也不去,我就在这儿陪着您。“施季里茨坐进床边的圈椅,无奈的笑笑,这新上司可真是个折磨人的小少爷!

听到答复后,舒伦堡又翻了个身,白色的鹅绒被裹在身上,像个隆起的小雪堆。现在自己可真是被限制住了手脚,施季里茨抹了抹脸,不仅是因为停止快速思考后突然袭来的倦意,更多的是想尽快摆脱这处处受限的不信任感。施季里茨也刚刚从四处转到六处欧洲组,他还在试探和破冰阶段,这时和组织接触是不明智的,搞情报和谈恋爱一样需要耐心……

”不用了……您也去睡觉吧,明天还有其他事情呢。“

听到被窝里传来的一声闷闷的答复,施季里茨感到,也许这就是个机会……

 

舒伦堡门前再次有响动时,高纬度的阳光已经透过窗子照进房里。来的人手脚很轻,似乎怕打扰到房里的人,舒伦堡假装仍在熟睡,一只大手轻轻拍了拍他。

”快到中午了,区队长。“

舒伦堡假意懒洋洋的翻身,胃痛已经折磨了他一晚上,看上去脸色苍白,整个人也病怏怏的没有气色。

施季里茨忍不住伸出手指,轻轻的揉了揉舒伦堡因为疼痛而皱起的眉头,但旋即内心一沉,触电般想收回越界的手,手腕却突然被舒伦堡狠狠箍住,不知这病弱的人哪里来的这么大力气。

“您今天一大早就出门了。”

冰凉的小手绕着施季里茨的手腕,甚至能感受到手心汗涔涔的潮湿。施季里茨另一只手搭上细嫩的手背——他的掌心非常温暖,像暖炉一样捂着舒伦堡的小手,轻轻摩挲。

“我给您买药去了,顺便准备了您的早饭。”

施季里茨嘴角弯起,朝他展现出温柔的笑容,佐以印证他讲的话的真实性。舒伦堡却仍然不信任的眯了一下眼睛,强硬的抽回覆在温暖掌心的手,像山涧的清泉从指缝流失。施季里茨没有多说话,而是从大衣口袋掏出一个小保温杯,用力旋开吸的很紧的盖子。舒伦堡看着他皱着眉头,一脸严肃的对待“毫不动摇”的保温杯盖,好像是在处理一件棘手的案子,想到这里,舒伦堡不禁背过头暗自偷笑这个看起来有些冷峻的新下属。

细白的烟雾从瓶口飘出,模糊了映在金属表面的脸。施季里茨掏出铁勺,擓出半勺米粥,仔细吹到温度合适,半跪在地上将勺子递到舒伦堡嘴边。舒伦堡的双唇马上紧张地抿着,蓝色的眼睛直勾勾盯着施季里茨,“这可真是个狡猾谨慎的狐狸!”

“怎么,您不信我?”施季里茨表示友好的眨了眨眼睛,张开嘴吃掉了已经放凉的半勺米粥,又给舒伦堡擓了半勺,“明天一大早我们就回柏林,我尽量开快些。”舒伦堡这才将信将疑的张嘴,牙齿咬上铁勺碰撞出清脆的声音。

“您像是有什么心事。”舒伦堡小心翼翼的咽下米粥,”从您刚来六处的时候,我就发现了,您的表情一直很严肃、神秘,似乎很怕被别人猜透心思。“

”您先把饭吃完,我再告诉您。“施季里茨震惊自己说了句像是没有过脑子的话,似乎在安慰一个生病却不爱吃药的小孩子。果不其然,舒伦堡又眯了一下眼睛,不过还是乖乖的吃下了第二口米粥。

“您不用担心……这里没有熊会把您绑走的。”这句俏皮话的确把舒伦堡逗笑了,施季里茨也跟着微笑起来,又递给他第三口米粥。

“话说,您为什么不结婚呢?悼念逝去的妻子固然是个借口……您一定会是个好父亲,您喜欢小孩吗?”

“所有人里面,我最喜欢的就是老人和小孩。“

”您可真是个善良的人,施季里茨。“

……

当舒伦堡咽下最后一口米粥,安心的抿了抿嘴唇时,施季里茨想:或许,有时获得他人的“信任”,还是需要一些冲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