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Consenting to Dream 意志与梦想

Chapter Text

“我不知该为你今晚的表现表示担心或是称赞你。”汉尼拔在他们驶离剧院时说。

威尔看了看汉尼拔。“它令你印象深刻。”

“你确实给了人们一些加以谈论的素材。”

“我?你才是那个让大家觉得你被我迷得团团转的人。”

“我所做的不比你更多。”

“你弹给我的那东西——”

“曲谱。”汉尼拔坚决地纠正道。“不是东西,拜托。”

“曲谱,抱歉。你什么时候开始写的?”

“从我们初次见面的几周以后。它还没有修定完整。”

“它会被修定完整吗?”

“或许不。或许它会与你的改变一同更迭。”

“这难道不是我正在做的吗?在很多时间里,我都觉得自己正在沉浮游移。”

“近日里你似乎快乐了很多。今晚你看起来很快乐。”汉尼拔说。

“这多亏了你。”

“我不认为。也许这是因为你纵容默许了一些你平日中一概否决了的提议。”

“今晚我不是我。”威尔安静地说。

“你所展现的是你潜在的人格一面。”

“你希望我这样吗?”

“我喜欢你的本真,威尔。”

“这可不算是个答案。”

“那么我会常常想要看见你的此种人格。它有特定的吸引力。但不是现在。我想今夜余下的时光需要一些比超过我共度了今晚的人所持有的率真。”

“你想要回你家吗?”

汉尼拔笑了。“是的。你呢?”

“天,当然。”

他们抵达了汉尼拔的房屋,威尔控制着自己直到他们都脱下了大衣才期身把汉尼拔压在刚刚关拢的大门上,他吻了汉尼拔。

“咖啡?”汉尼拔在威尔的唇间低语。

“早上再说。”威尔说。“带我去卧室。”

汉尼拔的床单是深沉的红,几乎是紫罗兰色了。

威尔拉开自己的领结。“我应该为你给我挑选的颜色而担忧吗?等下我看起来会像躺在血泊里。”

“若不是这一种便是深蓝。最终,我决意夜空恐怕难以直面一颗如你一般的明星。”

“就算是从你嘴里说出,来这话也有点儿俗气。”

“但你笑了。”汉尼拔站进,他的拇指刷过威尔的下唇。“因此我的愿望已经达成。”

威尔不得不咬了咬汉尼拔的指尖,以此抑制自己微笑扩大的冲动。“还是很俗。你今晚有给我准备什么吗?”

“当然。但你得耐心。现在还不是时候。”汉尼拔吻了威尔,他的嘴唇擦过他的拇指边沿,然后他退开了。“若你不介意,请脱下鞋子和袜子,但别碰剩余的衣物。我片刻就来。”

“有什么计划吗?”

“是的。”

鞋袜被除去了,威尔躺在汉尼拔的床单上,床单的颜色像静脉中的血液。

汉尼拔在门边站住了脚步。“现在别动。”他说。

威尔伸展着身体,他的双臂举过头顶,脊背朝后弯曲,明目张胆地向汉尼拔展示他自己。他侧身躺下。“我不打算照做。”他说。

汉尼拔开始以简洁而干练的动作脱去衣物。他的领结被打开、折叠、放好在他的穿衣镜旁的柜台上,他的外套被挂在了衣柜里。他面对着威尔,然后他开始解开衬衣纽扣,把鞋子踢到一旁。

“我不能帮你吗?”威尔问。

“不必。呆在原处。”

“你在两分钟里就变得专横跋扈了。你确定你不想等等午后的阳光?”

“是什么让你认为在那之前我会让你下床?”

“明天一早我就得回家放狗出门,这样他们才不会在地板上撒尿。”汉尼拔向他投去玩味的一瞥,然后威尔耸了耸肩。“不好意思。你知道这就是现实。”

“是的,我明白。”

汉尼拔将衣服一件件去除,他的动作沉缓、有条不紊,最后他赤裸着站在床边。威尔盯着他。他盯着汉尼拔越久,汉尼拔无声的愉悦就扩散得更大。

“我能看见你在傻笑。”威尔说。

“你没看我的脸。”

“我不需要看。”

汉尼拔走近一些。“直觉感官的一步飞跃?”

威尔伸出一只手,他摸了汉尼拔的大腿外侧,向汉尼拔的胯骨滑去,然后落在汉尼拔的小腹。“我能吸你的老二吗?”

“现在不行。如你所知,我有计划。”

汉尼拔期身上床,他跪在威尔的脚边,双手撑在床垫上,他注视着威尔。他肩上的肌肉隆起起伏着,他的大腿放松伸直,威尔因为这场景的冲击不由得闭上了眼睛。

“我们什么时候才能进行到我能碰你的那部分?”他说。

“很快,我保证。”汉尼拔伸手去拿床头柜上的某样东西。“你知道这是什么?”

汉尼拔手中的剪刀折成弯角,每一片刀刃的尖端被磨成圆形。威尔嘴唇翕动,随后再次闭上了。“创伤剪。”他干咽着。

“是的。用以剪开急救室病人的累赘衣物。它能切碎几乎所有东西。”

“你——但你不是要——你不能。”

“我想我可以。”汉尼拔说,他的嗓音低沉。他的手顺着威尔的胫骨滑向威尔的膝盖。“这些都属于我,不是吗?今晚你穿着的所有东西,是我买下了它们。”

威尔又干咽了一次,他感到自己的阴茎弹动。他不应该告诉汉尼拔他的这个幻想。他应该将其深埋在他的脑海,在它归属的地方。

“威尔?”

“在呢。”他的嗓音微弱,视线粘在那双剪刀上。

“你甚至没戴你的腕表。”汉尼拔说。

“它可能配不上礼服。”

“我会给你买一块配得上的。”

威尔向后仰,头靠在枕头上,他颤抖着吐息。“是吗?”

“当然。”汉尼拔的手环绕住威尔的脚踝,他的拇指磨蹭着骨节的突起,这种接触带有奇异的亲密感。“你也没有随身带着你的钱包。你期待着我为你打理一切吗?”

“它在我的手提包里。”他没法直面汉尼拔,他的脸颊灼烧着。汉尼拔所说的完全正确。“我不觉得你会让我付一分钱。”

“那么你说得很对。为你提供你所想要的一切既是我的殊荣,它也令我愉悦。”

“那么之后再把它们都拿走算什么?”

汉尼拔冲他笑着,他的眼睛非常明亮,他的牙齿从唇缝间露出。“不必担心。我会偿还我捣毁的一切。”

“你真的要——”威尔听得出他声音中的热切憧憬,因此他立刻打断了自己。但不够迅速。

汉尼拔撑俯在威尔之上,他低下身在威尔耳边讲话。“我会将这件昂贵的私人订制的礼服切成碎片,并且在我操你的时候你会躺在它被毁了的残余布料间,是的。”

威尔的呻吟从他的齿缝间挤出,他攀上汉尼拔的肩膀。“汉尼拔,上帝。”

“只是因为这个想法你已经完全勃起了,不是吗?”汉尼拔低语。“你知道今晚你所会面、与之微笑的每一个人都将你视作我的,对吗?一件所有物,就像是我为你买的那些衣物。并且我很确信他们之中没有一个人认为以一个教师的薪资可以负担得起那套你所穿着的礼服。”

威尔的阴茎抽痛着,他不住地在床单上挪动着,不能保持镇静。“如果你要下手就快点做。”他忍不住说。

汉尼拔扯着他的头发把他的脑袋向后拉,他吻了威尔的喉结。“刀尖被磨钝了,不会割破皮肤。你不必费心维持不动。因为依我所见这对你来说算是一桩难事。”

威尔在汉尼拔从他身上撤离的时候屏住了呼吸。他抬起头去看。

汉尼拔用剪刀划过裤子右腿的布料中心。在刀刃经过的地方纤维参差不齐地裂开,他的皮肤在布料之下显得很苍白。在膝盖之上,大腿处的的布料裂口延续向上,连带着内裤一起被割裂。

微凉的空气打在他灼热的皮肤上,这感觉让他颤抖。汉尼拔用刀刃的前端将被销毁的西裤布料挑开,暴露出威尔的身体。威尔捏紧了床单,呼吸短促。他的阴茎肿胀,平贴在他的小腹上,前端已经被黏腻的前液沾湿。

汉尼拔弯下腰,他四肢着地,像一头野兽。像一头在林木中追猎威尔的野兽。或是等待着最佳时机,暂时在树冠上入眠。他弯得如此低以至于他呼吸时几乎碰到了威尔的勃起,他嗅闻着威尔。

威尔的阴茎弹动,他不住地吞咽,他因为包含热量和欲望的浓稠空气将要窒息。“汉尼拔。”他说。

汉尼拔抬头看着威尔。他的眼睛半闭着,非常黑暗,威尔几乎辨认不出他的虹膜。“有什么你所需要的吗?”他问。

词句在威尔脑内形成,于是他说出了它们,他直觉地认为他应该回问:“我闻起来怎么样?”

“美味至极。”汉尼拔说。他缓缓地抽吸,仿佛他的自制力有了一丝裂纹。他重新拿起了剪刀,继续切割进程,现在刀刃游走在另一侧,割口延伸到纽扣,一直到西裤和内裤一团破碎,完全脱离了威尔的双腿。

汉尼拔后撤,他跪坐着注视着威尔。

“这是你想要的吗?”威尔说,他的声线不稳。但他没有移动分寸,他不太敢这么做。“现在的我对你而言是赏心悦目的吗?”

“你总是赏心悦目的。”汉尼拔说。“现在你像是艺术品。”

威尔想要逼迫他,迫使汉尼拔做些什么,同时他渴望能永远地躺在远处,而汉尼拔会永远地凝视着他。

漫长的几秒钟后,汉尼拔再次俯撑在威尔上方。他在衬衣上剪开一条锯齿状的斜线,切过了外套的肩膀,这条切口足够曝露威尔的胸膛,足以使衬衣和外套支离破碎,同时它们仍然挂在威尔的身上,袖扣完好无损。

“你是完美的。”汉尼拔告诉他,嗓音低沉、狂野。“你的存在本不合常理。”

汉尼拔的凝视穿过了他,汉尼拔的双手落在威尔的身上,像是它们成为了威尔身体的一部分。威尔缓慢地呼吸,他不想打破这个瞬间,但他更怕这个瞬间会持续永恒。

“你不是告诉我世界上不可能存在和我一样的人的第一人。”他说。

汉尼拔似乎完全没有留意威尔的话,他低下头,一个轻微的微笑挂在他嘴边。他的面部表情现在看起来更像一个人类所有的。有片刻,威尔因此而高兴。

“我能看出其中缘由。”汉尼拔说。他朝床头柜伸手,拿起一个安全套和一个玻璃瓶。“你以前做过这个吗?”

“不是最近,但是的。”

“我会小心。”

“别太小心。”

汉尼拔挑起眉毛,但他默许了威尔的话。他从两根手指开始,他对于润滑剂的用量非常慷慨,多余的液体滴落在威尔的臀缝之间。它滴落在那件被无尾燕尾服的残骸上,将其毁灭得更加彻底。

威尔想象着会有一阵刺痛。他把身体向汉尼拔的手指推去,因为它们带来的灼烧感与扩张感而抽吸。

“也许下一次,我在你着装完整的时候做这个。”汉尼拔说。“扯开你的裤子,然后就这样操了你。”

他将他的指头插得更深,转动着它们,他用他中指的指腹按压威尔的前列腺,这种轻微的挑逗让威尔无法抑制地蠕动,渴求着更多。

“这可不怎么高雅。”威尔从齿缝间挤出一句。他离他开始像一条狗一样哀鸣只有一步之遥。已经过了如此久。

“你正在迫使我欣赏一些优雅不足的事物。你对剧院的盥洗室怎么想?隔间足够大了。”

“我认为你在虚张声势。这已经超过了不怎么优雅,这简直下流,呃…”他伸手抓住床头板,因为汉尼拔手指突如其来的顶撞。“求你,这就够了。操我吧。”

“我不确定。”汉尼拔说,他的语调中包含愉悦,也太过冷静。他在威尔的外套上擦拭着手指,撕开了安全套的包装。“在演出进行时它会空无一人,尽管那里的隔音效果差强人意。这个想法不尽完美,当然,但在我听歌剧的同时深埋在你的身体里有一定的吸引力。你觉得在那之后你会享受和新朋友的交谈吗?刚刚被操过,精液在你的皮肤上慢慢变干。我确定我能闻见它的气味。”

威尔咬住指关节,他的一只手挡在眼前。“我会让你那么做的。天啊。你知道我会的。求你了。”

汉尼拔低下身,冲他笑着,他的笑容不加掩饰、愉悦、带有掠夺性。他将威尔的双腿向后推,使威尔的腰胯倾斜,然后开始侵入。

当威尔发现自己没法将注意力集中在除了汉尼拔阴茎完美、黏腻的感受之外的任何东西上时,房间似乎突然变得昏暗了。他再次抓握住床头板,抓住床单,抓住任何能给他提供一些真实触觉的东西,与此同时他的思维停滞,无法思考更多。

他被撑开得几乎过了头。汉尼拔的阴茎比他曾接受过的任何东西更加粗重。在十多年前,这曾是半项日常规范。它令威尔挣扎着松弛着包裹它的肌肉,每隔几秒钟就会不可抑制地绞紧,在汉尼拔推送进另一英寸的时候他不得不再放松一些。

“呼吸。”汉尼拔告诉他。

威尔尝试了照做,但随着汉尼拔逐渐深入,留给别的事物的空间越来越小,包括空气。“别停,”他说,“我很好,我保证。但是别停。”

汉尼拔注视他片刻。“如果你改变了心意,那么告诉我。”

最后的几英寸在平稳、炽热的推进中插入了他的体内,他感到他的身体不可逆转地被打开了,他的膝盖无措地在汉尼拔体侧滑动,随后被汉尼拔紧紧地握住。汉尼拔在完全深入后即刻后撤,然后他重复了他的动作,只是加快了一些。威尔能感到汉尼拔在他的体内,汉尼拔无处不在。

“你可以快一点。”他说。

汉尼拔没有听从,他只是俯下身,动作保持了平稳而缓慢的节奏。威尔的身体相对地放松了些。疼痛逐渐走远。但不是全部。他明天就能感觉到,然而这个想法却让他微笑。

“好些了?”汉尼拔问。

“很好。好极了。你操我的时候像在做梦一样。天,真不好意思。我情不自——我会闭嘴的。”

汉尼拔低头去吻他,他的目光愉快而宠溺。“性行为中的亲密无间本应加速障碍的消减。”

“但不是思想和——操——言论之间的,再做一遍,用力些。”

于是汉尼拔用力顶进他的身体,他冲撞的角度非常完美,威尔无暇顾及自己大声的呻吟。他的头向后垂着,枕头支撑着他的脑袋,他盯着天花板,嘴巴大张,他能做的一切只是感受汉尼拔在他体内、在他之上动作的方式,他们肌肤相接的触感,汉尼拔在他腰胯和一条大腿后侧牢固的抓握。

冲刺变快了,它们带着的力量足够将他推向床头板,足够从他喉咙中撞出他无意发出的声音。汉尼拔的指尖陷进他的皮肤,于是威尔开始毫无节制地喊叫出声,他开始毫无尊严与恐惧保留地感受这一切。

汉尼拔抓住威尔的手腕,将威尔的手从床头板上拿下来。“碰你自己。”他说。他的脸庞缀满汗滴,他脖子上的经脉暴露着。

“先结束。”威尔说。他甩开汉尼拔的手,然后他去抚摸汉尼拔的脸颊。“别再克制了。”

汉尼拔的笑声是一个尖锐、紧绷的声音。他的下一次顶撞更加猛烈,下一次更甚。他推挤着威尔的大腿,将威尔的身体完全打开,用一只按压在威尔胸前的手臂将威尔钉在床上,他的手落在威尔喉咙的正下方。

“全是你的。”威尔告诉他,他的声音被已经足够艰难的呼吸侵蚀殆尽。他自己都没听见他说了什么。

汉尼拔操着他,他的牙齿暴露在空气中,他的表情充满野性,而在他高潮的时候他全然的沉静。他的指甲在痉挛一般的抓握中嵌进威尔的大腿,这带给威尔闪烁的疼痛。威尔将汉尼拔拉近,他的双腿环抱着汉尼拔,手放在汉尼拔的后脑。他能感受到汉尼拔落在他身上粗重的呼吸,好像和他自己的一样。

汉尼拔挪动着,以便处理掉安全套。当威尔移动着再次靠近汉尼拔时,汉尼拔的腹部贴着威尔的勃起,威尔向上蹭着,他发出一阵低沉的声音。

“让我帮你。”汉尼拔说,他开始向下移去。

威尔的手落在他的后颈,制止了他的动作。“别。现在就很好。这感觉很棒。吻我。”

他们躺在一起,汉尼拔的唇舌覆盖着威尔的,汉尼拔的嘴唇落在他的下颚、脖颈。沉缓的亲吻已经汉尼拔精瘦的腹部带给他的摩擦让威尔难能自已。在一时间,这就是他想要的一切。这感觉太好,以至于他不想让一切结束,他慢吞吞地推送着胯部,他舔咬着汉尼拔的嘴唇,直到汉尼拔的下唇在他的舌头下变得炽热、柔软。

威尔滚到一边,他撑起身体,他的腿跨在汉尼拔身体两侧,支离破碎的衬衣和外套仍挂在他的身上。他低头注视着汉尼拔,然后撸了他的阴茎一次。

“和我说话。”他说。

汉尼拔仰视着威尔,他的视线中有一种真挚的热忱,他抚摸着威尔的大腿,胯骨,腰线。“我确实不知道说些什么好。”

“这个开始没有很糟。”

“我能碰你吗?”

威尔点头,汉尼拔的双手拂过威尔的大腿,随后一只手放在威尔的手下边,环绕着威尔的阴茎。汉尼拔手的肤色比威尔的要深一些,他的指缝间被血迹染红。

汉尼拔跟随他的视线,看向自己的指尖。“恐怕是你的。”他轻柔地说。“在你的大腿后侧。你能感觉到它。”

“现在可以。感觉很好。你也很好。”

“你听起来非常确定。”

汉尼拔的手开始上下律动,威尔让他自己的手落到一边。他向后倾靠,闭上了双眼。

“好也是相对的。我很确定你仍有些未曾对我说起的秘密。”某些图像在他眼前掠过,声音好像在火焰中燃烧的油脂。“我很确定你吃掉了那个人。一半是为了复仇,另一半是为了重新夺回你的家庭。”

汉尼拔不著一字,但他的指尖再次陷入了威尔的大腿,直到即将刺破柔嫩的肌肤,然而他手下的动作更快了。威尔能感觉到汉尼拔落在他身上的视线。

“这是为什么你对阿比盖尔的认同非常深刻的原因。你曾遇见过另一名食用人肉的人吗?尽管她不是有意而为,与她的相遇对你来说依旧是非凡的。”

“威尔…”汉尼拔的声音听起来像他处在被扼死的边沿,就好像他才是高潮迫近的那一人。他放在威尔阴茎上的手的动作几乎是模糊的。

威尔通过鼻子深深地呼吸。他的落在汉尼拔大腿上的手紧握着,他竭尽全力地向上顶撞。“再紧些。”

汉尼拔的抓握更紧了,他旋转着手掌。他的拇指在威尔阴茎顶端滑动,紧接着威尔高潮了,他在汉尼拔的怀中像一张满弓一般后仰。他盯着汉尼拔胸前和小腹上的白色污渍。汉尼拔拉低了他。汉尼拔的脸埋在他的颈弯,嗅闻他的气味。

环抱着他们的空气仍旧黏腻。威尔感觉到他的思想逐渐回归身体,像引擎在逐渐冷却时腔室重归紧凑。“纸巾。”他嘟哝。

“稍等片刻。”汉尼拔从他身下抽身离开,他回来时手中拿着一块沾湿的毛巾。他擦拭了威尔的皮肤,然后,带着明显的玩味地,清理了他自己。

“我本来觉得你肯定会让我起来洗澡。”威尔拉伸身体,他向上看着汉尼拔。

“有些东西会让人不想立刻不留痕迹地清理干净。”

汉尼拔重新回到床上,他收拾并且拿走了威尔衣物的残骸。他们再次拥抱在一起,威尔平躺着,汉尼拔躺在威尔身侧,他的头放在威尔的肩上,手臂环绕威尔的腰腹。

威尔打着呵欠,他把手臂贴上汉尼拔的后背。他摩挲着汉尼拔脊柱的骨节。有一个想法从他脑后摇曳升起。他不假思索地将它说了出来。

“如果我让你带我去威尼斯,你会照做吗?”

“你只需告诉我何时启程。”汉尼拔说。“若提前一两周告诉我那就再好不过,以便我能整理日程安排。”

“就这样?”威尔的手滑进汉尼拔的发丝,他拉扯着汉尼拔的头发,直到对方抬头与他对视。“真的?”

汉尼拔抓住了威尔的手,他吻了威尔的手腕内侧。“在一个月后雨季就会开始。你想出行多久?”

永远,威尔想着,然后他叹了口气。“我们晚些再谈这个。”

“在你将道德知性和你衷心的想法加以比对后?或许让你了解我不会考虑任何短于两周的行程会有所帮助。一个月更加可取。”

“我最少有那么长的休假。但杰克。”

“杰克不会需求你更少。如果你静待洪水褪去,你会在永恒的时间内着手于治水问题。因此你会面对永远的困境。”

威尔想象着他们两人躺在床上,他们所处的地方有着高大的窗户,雨点倾泻击打着玻璃,水在建筑表面流淌。没有责任义务,也不会有电话的使命召唤。红酒、汉尼拔的烹饪、成为另一个人的机遇。

“十一月中旬,”他说,“行吗?”

“好极了。我们要度圣诞假吗?”

那么就是一个半月。操他的。如果他必须用掉病假他会照做的。“好的。我们可以在那儿过圣诞。”

“那么新年?”

“那只有多了几天而已。”

汉尼拔吻了他的胸口。他贴着威尔皮肤的嘴唇弯成弧线。“如果我们要呆那么久,错过嘉年华会非常可惜。”

“现在你在胁迫我。”

汉尼拔无声地笑着。“或许在明年。”他说。

“有可能。”

威尔的手指在汉尼拔柔顺的直发中滑过,他注视着天花板上的阴影,好像水中故事的镜面倒影。他的眼睛缓缓合住了,然后他陷入了沉眠。

*

威尔因咖啡香气而醒来。苍白的光线透过窗帘照射进室内。他能听见汉尼拔走向厨房的声响。一个杯子被摆在床头柜上。他晃荡着下了床,拿起了它。有一阵他只是嗅闻着它,它的蒸汽、温度、香气,他已经知道它的味道会和气味一样好。

当杯子被拿开后,他注意到了一个被摆在杯子后方的小盒子。灰色的天鹅绒表面,顶部是弧型。就像一个盛着戒指的盒子。昨夜它还不在这里。他着意喝了一口咖啡,接着是另一口,然后他放下了杯子。

汉尼拔曾说他为威尔准备了些东西。威尔得等待才能得到的东西。他拿起了盒子,打开了它。

戒指是银色的。如他一般了解汉尼拔,戒指更有可能以铂或白金铸造而非银制。三条白色横跨在它的表面,与戒指本身垂直。他摸了摸它,发现它不带金属的冰冷。骨质,或是象牙。他转动着它,看向内里,然后发现了一行镌刻。

mi ritrovai per una selva oscura

他无须熟知意语便能了解这是但丁神曲的起始部分。

在我辈生命的中程,我在昏暗树木间觅间自己的身影,我因失去正轨而迷失了我的方向。

几乎令威尔发笑。他感到这片幽林正环绕着他,树木,以及一双不可视的双眼探寻着他飘渺的踪影,这种感觉在他们相遇的第一个瞬间起就不时地跟随着他。但他毫无离开的意图。他知道汉尼拔的感受同他一样,或许比他更甚,比他想要开口要求要更多。

一条与之匹配的链子在盒子内部圈着。他会需要这个。丁腈手套,处理生鱼,给狗洗澡,他的人生不会适合一枚戒指在日常佩戴在他的指间。

眼下,它完美地合适,几乎是不染铅华的,与来自汉尼拔的其它礼物格格不入,而几乎像是一件他会给自己挑选的物品。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