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Consenting to Dream 意志与梦想

Chapter Text

An artist is a dreamer consenting to dream of the actual world.
一个艺术家是将梦想照进现实的人。

George Santayana

*

“请进。”汉尼拔说着。他侧身,引导威尔进入他的办公室。

威尔才走了两步就停下了。汉尼拔的嘴角刚才几不可查地收紧了,这个动作非常细微,但仍引起了威尔的注意。他刚刚在停尸房里呆了三个小时。他身上当然会有异味。

“或许你现在不太想要和我共处一室。我们可以改日再见?”

“如果可以,我们能否出去散步?”汉尼拔说。“我非常想借此机会理清思绪。”

“当然。”

汉尼拔从出口旁边的衣柜里取出大衣和包。他将灯一盏一盏地熄灭。

“我总是你的最后一个预约吗?”威尔问。

“是的。通常在七点之后我不见病人。”

威尔皱眉。“你从没提起过。我可以早些来的。”

“我更想最后见你。”

威尔不知道如何回复,或是如何理解对这句带着笑意的话。尽管当街上的寒意向他们袭来,他仍觉得被温暖了。

风拍打着光裸的树枝。太阳从视线中失踪已有一个小时。街上不多的几个行人匆匆向家的地方走去,低着头,双手深埋在口袋里。

“很难想象你会需要理清头脑。”威尔说。

“我也渡过了在他人的思绪中纠缠的整天时间。”

“我不认为你会觉得清空情绪很难。”

“这取决于病人是谁。”

“你上一个预约的病人是怎样的?”

“平凡无奇,神经质的,有焦虑并出汗的倾向。”

威尔摇了摇头,压抑住一个笑容。“真不厚道,莱科特医生。不怎么专业。”

“我道歉。”他说,眼睛被愉悦点亮。“这一天比通常更漫长些,并且我不幸地有着灵敏的嗅觉。有时这很有用,但更多时间只会徒增麻烦。”

“有多灵敏?”

“你曾在停尸间逗留,这非常明显。我还可以指出你的午餐内容。非常接近地,我可以分辨出你的香波。”

威尔挑眉。“那么我午餐吃了什么?”

“一个吞拿鱼三明治。沙拉里加入了太多的芥末。一片通常的白面包,我称它为面包是因为它并没有一个专有化的名词。”

威尔不由得想要在下次预约前增加口香糖和薄荷糖的储备,但是他大部分的注意力都用在了把这份信息加进他在自己的脑海中永不停息地完善着有关汉尼拔的信息这一进程上。奇异地,他发现自己因这一项新发现而欣喜着,比这个部分更加强烈的是汉尼拔和他分享这个的意愿。

“你闻不出面包的。”威尔告诉他。“它闻起来不像任何东西。”

“真正的面包是可以被嗅觉辨认的。但是,我承认关于面包的部分是一个猜测,基于我所了解的你和你的背景。”

“那么我有个‘惊奇面包’的身家吗?我很确信我是被羞辱了。”

“但你并没有。最重要的是,你的过去并不能让你费心。你的不安全感在别处扎根。”

威尔向远处看去,视线飘过一列街灯和远处的暗色房屋。“那么你的不安全感又在哪儿呢?”

“不是在我的过去中,肯定地。我们的谈话已经超过了原始动机。”

“和我说说你过去的起点。”

汉尼拔在接下来半个街区的路程中保持沉静。他们在一个交叉路口处停止脚步,远离过往车辆喷溅的水瀑。

“松木与雪原的气味,”汉尼拔说,“暗色的黑麦面包以及地下水,周围如此寒冷,似乎一切都带有原始冰川的印记。”

威尔看向他。汉尼拔注视着过往的车辆,允许了威尔的注视。“你想念那里吗?”威尔说。

“不时地。”

“你会再次回去吗?”

“你会吗?”

他们在指示灯变色的时候过了马路,然后继续走下去。威尔竖起了衣领,但风仍侵袭着他的皮肤。他向前耸起肩膀,然后低下了头。

“有些时候我觉得我该那么做。”他说。“柴油机和金属盐。冲浪,垂钓。我了解这对我来说更好些。我知道我会更长寿。”

“与此同时你继续着你的工作。”

“我正在帮助他人。”

“拯救生命。”汉尼拔说。

“是的。”

“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

“这是个从未有人质疑的动机。以它带给你的伤害作为前提,或许这个问题应该被提出。”

威尔无法回答。他们在沉默中行走直到他们来到了下一个路口。威尔在一辆巴士还有一个水洼碰撞前看见了它们。他不加思考地踏步到汉尼拔身前,用他的背部挡住了喷溅而出的水瀑。这让他出乎意料地靠近了汉尼拔。

汉尼拔冲他笑着,以一种最为简洁的方式,他眼睛周围有些细纹,脸上的表情是温暖还有别的一些东西的混合。“骑士风范。”他说。

威尔尴尬地耸肩。“我穿的可都是能进洗衣机的东西。”

汉尼拔解下了他脖子上环绕的一条围巾,将它系在了威尔身上,随后将围巾在他的外套下边安置妥帖。“现在不是了。羊绒与丝绸。请对它多加关照。”

“别这样——”

威尔拉扯着围巾,汉尼拔轻碰了他的胸口,制止了威尔的动作。

“拿着它。”他说。“你穿得太少,而散步是我提出的。我不希望你感到任何不适。”

轻柔的面料保存着汉尼拔身上的热度,在他脖颈间收紧。他不想将这个放开。

“并且一名骑士带着他的女士的赠物去到战场是一个通常的习俗。”汉尼拔说道,表情严肃,可是一丝调戏意味在他的眼中闪着光。

威尔不得不微笑了。他向下看着摇了摇头。“现在你尽拿我开玩笑了。”

“或许是的。让我们继续吧。”

汉尼拔的轻触催他向前。在一秒或两秒钟以内,他们肩并肩走着,手臂相互碰触。威尔喜欢汉尼拔的手在他肘部收紧时的感受,同样地,他喜欢围巾环绕着他脖子的感觉。前者似乎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