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枭羽枭]Neutralize

Work Text:

许久未见的哥哥染上情欲的喘息,他就算化成灰都能认出。

  凯亚醒来时首先注意到的是脑后的钝痛,其次才是——

  “哈...等——不要在这..”

  被材质不明的布条剥夺了视线,入耳是不堪的肉体拍打在在肉体上,和随之带来的扑哧水声。空气中情色的气味带了股突兀的奶香,混着精液的味道,令人兴奋到反胃地下流。凯亚几乎是条件反射地试图抽出绑在身后的手,粗糙的麻绳硬生生地硌在小臂暴露出的柔软皮肤上,一片灼痛。凯亚这才意识到自己全身差不多都是同样的状态。平时一身过分华丽的紧身衣和腰际的神之眼早就不知所踪,取而代之的麻绳系于身后够不着的地方,越是挣扎收的越紧。

  大概是注意到了凯亚的动作,迪卢克抿紧了唇试图掩盖自己羞人的叫声。喑哑的喘息呛在喉咙口,随着双腿间毫不留情的抽插,偶尔忍不住狼狈地猛喘一口气,缺氧的大脑才清明片刻,当然,紧随着又被情欲淹没。臀肉被体型比自己大了少说一倍的男人揉捏,后穴早就完全被操开,有着自己的意识一般吞吐着尺寸骇人的肉棒。迪卢克双手撑在地上,身体的重量却完全放在从后面握住自己腰际的手上,猫咪舔奶一般吸允着面前的另一根性器,其主人比正在使用迪卢克后穴的男人胖了不止一圈,包括阴茎也是——过分肥厚的柱身甚至看不出皮肤底下的青筋。

  “怎么不叫了?”

  身后的男人残忍地碾过前列腺,如愿以偿地换来了迪卢克全是气音的惊叫,这才满意地揉了揉人的头顶。

   “嘁,肯定是不想让宝贝弟弟听自己叫的像个婊子一样呗。”

  另外一个享受不到迪卢克后穴的男人显然没那么好脾气,用性器拍了拍迪卢克的脸,恶劣地顶在人抿成一条线的唇畔。

  “不是不想出声吗,肉棒借你用你都不要?咬自己嘴唇可是会流血的。”

  出声的男人见迪卢克终于乖顺地含住了肉棒,抬手轻柔地摩挲人吞咽时上下滑动的喉结,顺着白皙干净的皮肤一路向上,到被性器的尺寸欺负得发酸的下颚,猛地一发力扣住。

   “唔嗯——”

  喉咙条件反射收紧时来不及吞咽的津液被逼出嘴角,迪卢克有些气愤地抬眸,蒙上情欲雾水的红色眸子却没有半点威胁性。

  “敢咬就卸了你下巴,懂吗?”

  迪卢克强忍着嘴里呛人的味道,含糊地答应着,扭着腰试图逃离背后的侵犯,却只能被扣住腰按回去,被迫承受着一切的一切。下颚处那双手总算是大发慈悲放过了自己,却一路往下摸去,毫不犹豫地握住迪卢克胸前红肿的乳头。

  空气中的奶香味愈发浓郁了,凯亚强行压下心头的不详和反胃感。

  “你们想干什么。“

  被晾在一旁的凯亚终于忍不住出声,比起说是疑惑,质问似乎更为贴切,却不知是因为愤怒还是羞臊带上了颤音。比起哥哥被侵犯时软糯喘息带来的,令人无地自容的兴奋感,双眼被蒙住的不安感也同样磨人。

  虽然早就意识到凯亚在一旁静静听着,真正听到人的嗓音时带来的羞耻感更甚。熟悉的声音在脑内炸开,迪卢克一个深喉——大概是觉得这样能堵住自己的淫叫——颤栗着高潮时收紧的后穴也被精液填满,痉挛着试图留下软掉的性器。高潮时无意识地收紧了口腔肌肉,咽不下的口水流过唇齿,拉出银丝落在地上,喉咙深处的龟头泄出一股精液时险些呛住,牙堪堪滑过性器底部就乖乖收了起来。

    刚泄了精的两人心情明显不错。总算被放开的迪卢克让人跌坐于地上,干咳着,看着不怀好意的男人们其一走向凯亚却缓不过气来,弟弟的名字在舌尖上打转,却一次次被自己的咳嗽声打断。

  “这是他弟弟吧?啧,还真也是个美人。”

  “养弟来的。”

  这么说着,其中身形较为精瘦的男人上前,扯着凯亚的头发强迫他仰起头颅,过分粗暴的动作惹得凯亚倒吸一口凉气。

  “哈,不知道会不会比他那个贱人哥哥紧一点呢...”

  语罢像是回想起什么令人不悦的东西一样,紧缩了眉头,这才放开了凯亚被蹂躏的头发。

  “嘁,可不是嘛。长着一副正经样子——”

  还站在迪卢克边上的男人不走心地踹了脚人的屁股,鞋底下的污秽在雪白的臀肉上留下痕迹时恶劣地笑了笑。

  “没想到居然是个被男人操过的骚货啊。”

  凯亚呼吸一滞,咬了咬下唇。

  “你们到底——”

  粗糙的手指抵住凯亚的唇畔,动作不算轻柔。男人端详着凯亚精致的面容,顿了顿抬手解开遮住人双目的布条。

  “眼睛倒挺漂亮...”

  自言自语般地,男人收回了手,露出一个残忍的笑容。

  “蒙德的骑兵队长...”

  “你的好哥哥得罪过什么人,你应该再清楚不过了吧?”

  ——愚人众。

  猜测得到了肯定,凯亚的眉头反而皱的更紧了。深吸了口气刚想说些什么,却被男人身后迪卢克细小的呻吟打断。可身前男人离谱的体型几乎笼罩着自己,不安感被更加浓郁的奶香推上顶点,连自己都不敢相信的猜想全然浮现。

  见了凯亚眼底的难以置信,面前的男人这才低低笑出声来,给另外一人打了个手势,起身让开位置,凯亚这才第一次看到迪卢克。

  从膝关节处呈m型被拎起,奶头和性器都涨红着滴着乳白液体的迪卢克——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才勉强抬起小臂遮住了自己大半边脸。

  凯亚像是触电一般移开了目光。

  迪卢克完全敞开的大腿间还沾满不知是谁的精液,没有性器填满却又无法合上的小穴一下下收缩着,冰冷的空气刺激着肠肉分泌出更多淫液。整个人都泛着情欲的颜色,比一般娇生惯养的小少爷还要白嫩的皮肤留下一道道手印,淫荡得不堪入目。

  拎着迪卢克的愚人众成员一手环过人的膝下,宽大的手掌稳稳握住迪卢克涨大的胸脯,带茧的粗糙掌心摩擦着敏感得不可思议的奶头,惹出迪卢克一声似是不适的低喘,尾音微微上扬,颤抖着,不自主弓起了腰。明明并未用上太大力气,却已经溢出相当可观的乳汁,弄的男人满手都是却也不恼,往迪卢克微张的唇边一抹,笑的恶劣。

  “乖,舔干净?”

见迪卢克固执地咬紧了牙关,男人惩罚性地狠狠捏住了人的奶头,愉悦地看着乳汁在空中划出一条优美的抛物线,伴随着迪卢克的惊呼落在凯亚脸上。凌乱不堪的蓝发框着沾上白浊的精致五官,写满了惊恐和极力掩盖的兴奋。

    “哟,不是吧——”

  站在一旁看着凯亚的男人难以置信地笑了出声,懒洋洋地靠在墙壁边,垂眸盯着凯亚紧紧合拢的大腿,以及..

  “——看硬啦?”

  语罢难堪的反而是迪卢克。 泥泞不堪的小穴不由自主地收缩着,漏出更多的淫液顺着大腿滴落。不知被使用过多少次的后穴难以言喻的空虚,想象着被凯亚挺立的肉棒填满时连口水都开始加速分泌。所幸是没有被那两人注意到,托了凯亚的福——两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对着自己哥哥硬了的骑士队长胯间。一旁的男人蹲下身子,强硬地把凯亚两腿分开,明显没有控制力度地一手抓住人胯间的鼓起挤压。裤子布料紧紧包裹住的灼热在人手里跳动,明显被疼痛刺激到了,却好像更硬了几分。

  一旁的男人不安分的手已经摸到了后穴,凯亚低低喘着气,眼神却像是要把双腿大开的迪卢克拆吞入腹一样,象征性地蹬着腿,被抓住脚腕后裤子毫无阻拦地被全部扒下。男人抓住凯亚硬得发红的性器,前端流出的腺液每一次撸动都带来细小的水声,没多久便让整根阴茎都裹上一层水光。

  迪卢克几乎像是怕被凯亚的视线灼伤一样别过了头。拎着他的男人不知什么时候又硬了的性器贴在湿濡红肿的穴口旁,龟头浅浅地没入又立刻被抽出。快感爬上脊椎令人不由自禁地颤栗着,涨得发红的乳尖没有被碰也湿濡不堪,腰弓起一个优美的弧线,像是想要把乳头送进什么人的嘴里一样。

  凯亚当然没有错过迪卢克的小动作,眸子映着眼前淫靡的景色滴出从未诉说的渴望,性器被放开时低声骂了一句什么,徒劳地扭着腰追寻着被剥夺的快意,阴茎随着动作晃动着。

  “手...帮我解开。”

  凯亚终于正眼看了给自己扩张的男人,轻喘着,徒劳地扯了扯手臂上的麻绳。

  “哈?凭啥——”

  “求求你。”

  凯亚毫不犹豫地把头靠在人的脖颈处,乖巧地蹭了蹭,从精致又细密的睫毛下水汪汪地凝视着男人。屁股不经意间蹭到身后半硬的性器,扭着腰碾过龟头,后穴死死吸住一根手指吞吐着。灼热的吐息随着细碎的呻吟喷在人耳边,难耐且愉悦。

  “想要...”

  “操,这么骚。”

  身后的愚人众实在被撩狠了,在凯亚后穴里的手指微微勾起,残忍地碾过前列腺。谅凯亚的神之眼早就不知道哪去了,还是抬起另一只手给他松了绑,稳稳按住人的肩,直到凯亚整个上半身都几乎贴在地上,还含着手指的屁股高高撅起。

  手臂处的血液循环逐渐恢复后,凯亚有些吃力地撑起上身,一手探向自己的性器,缓缓撸动着。近乎着魔地看着迪卢克再次被插入时狠狠咬着下唇,和连眼眶都有些发红的侧脸。

  “迪卢克,头转过来。”

  “不要...哈——”

  迪卢克吃力地摇着头,一旦张嘴便抑制不住地被顶出破碎的呻吟。

  “不要看我..”

  身上每一寸被液体覆盖的皮肤都像是着火了一样,连后穴都不自觉收紧,肉棒进出的动作明明比起先前要柔和的多,但是被那般露骨的眼神盯着时,后穴每个褶皱里都像是各长出了全新的敏感点,痉挛着迎合性器的动作。迪卢克有些乏力地扭着腰,硬到发紫的阴茎几乎射不出任何东西,后穴灭顶的快感得不到释放更加磨人。手颤抖着轻轻握住自己性器,过分敏感的柱身哪怕只是被碰了一下都能带来惊人的快感,甚至只要稍微握紧就逼出了尿意。迪卢克连忙收回了手,呜咽声都带上了哭腔。

  ”不要看..”

  凯亚直起了身,左边的一缕长发从发根被抓住,仰着头。柔软的臀肉被揉捻着,后穴内的手指被身后男人粗大的性器代替,龟头一点点撑开湿润的小穴。

  凯亚强忍着后穴被撑开的不适感,撑着身子仰头时侧脸能勉强贴到迪卢克高昂的性器,一手握住漂亮干净的柱身撸动,粗喘着,火热的吐息喷在人敏感的前端。性器被抚慰带来的久违快感刺激着迪卢克弓起腰身,手慌张地抓着凯亚的头发,口齿不清地求饶着。

 “凯亚,别——我真的会..!”

  性器在凯亚手里涨得发疼,随着身后人抽查的动作晃动着,每一次后穴内的性器碾过前列腺,自己的前端就不自主溢出少量带着泛着浅黄的液体。迪卢克发了疯一般摇着脑袋,双眸紧闭着,半张的小嘴无声尖叫着,来不及吞咽的涎液沿下颚滴落。

  凯亚身后的阴茎也加快了节奏,顶得人低声呜咽着,被口水打湿的嘴唇贴在迪卢克的龟头上,亲吻着舔舐着人腺液泛滥的领口,尝到尿液都丝毫不介意地一并吞下。似乎实在是听不得迪卢克得不到释放时嘶哑的呜咽,小舌一路往下直至含住人的睾丸,用着恰到好处的力度允吸着,仰起脑袋凝视着迪卢克因快感而扭曲的面部。

  “迪卢克..射给我。没事的。”

  凯亚还含着睾丸的嘴含糊不清道,加快了手撸动柱身的动作,唇边一下下跳动的性器无时不在提醒着其主人失控的兴奋。迪卢克终于是睁眼正视给自己口交的凯亚,连最后那点羞耻心都被情欲击碎,奋力扭着的腰比起试图逃离当下的处境,更像是高潮前难以自控的痉挛着。被情欲的浪花推上干涸的岸边一样,大腿死死夹住了凯亚的脑袋,嘶哑的嗓子一遍遍低呼着凯亚的名字,后穴哪怕几乎要把身后男人的性器绞断在里面也没能阻止人粗暴的顶撞。

  完全不能算是高潮——迪卢克像搁浅的鱼一样大口大口地喘息着,后穴早就敏感得难以置信,源源不断的快感几乎令人视线发黑,在后穴激起一片酥麻后反化作令人反胃的胀痛。身后的男人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夹射了,火热的精液喷在差不多被操麻木的小穴内壁上,只换来半点细碎的呻吟。

  完全不够,还没射,但是..

  “凯亚..凯亚——太涨了..啊..”

  迪卢克失控地摇着头,酸胀感堆积在两腿之间却紧绷着身子,生怕腹部的火热会从领口溢出,手不自觉得摸上了被无视许久的乳头,颤抖着揉捏着粉嫩的乳尖,顶着胯把性器往凯亚嘴里送。彻底被情欲支配的身子被轻轻一碰都能出水,手毫无章法地胡乱抓着乳头都搓出了奶水,打湿了大片大片白瓷般的肉体,顺着肌肉走向流至两腿之间,被凯亚同领口溢出的淡黄色液体一并吞下。

  凯亚半含着性器低声咒骂着,下身早就硬得难以置信,眯着眼睛伸手撑开迪卢克刚刚被拔出完全合不拢的后穴,男人的精液连同迪卢克自己分泌的淫液滴落在自己手上。并拢三根手指毫无障碍地塞进人的后穴,随意抽插几下就能换来淫靡的水声。

  “唔...!”

  沉迷于玩弄迪卢克下身的凯亚突然被顶出了一声堪称甜腻的惊呼,男人的龟头堪堪蹭过前列腺,不知从何时起已经泥泞不堪的后穴就不住地一阵阵吞吐着性器,每一次收紧都挤出一小滩液体,失态地不自主呻吟着。

  “嗯啊..啊,迪卢克..迪卢克——哥..哥哥..!”

  难以置信地瞪大了眼,迪卢克呆滞片刻后紧随着便大腿夹紧了凯亚的脑袋,揉搓着胸部的手几乎要抓出血不知所措着。不知多少年没有听到过的称呼像星星之火一样点燃了全身的细胞,笨拙的动作带来的断断续续的快感像是被放大了无数倍,几乎能把人脑子烧坏。手慌张地去堵住自己领口喷出的尿液,控制不住力度地紧握着龟头部分,却没能完全堵住喷水的小孔,反而溅得到处都是,连凯亚漂亮的深蓝色刘海都被完全打湿。

  “卧槽,不是吧,这么骚啊...”

  迪卢克发热的大脑几乎没有听到身后男人的惊叹。

  手乏力地撸动了几下自己的阴茎,最后一点尿液也断断续续地涌出,整个人都泄了气一样软绵绵地瘫在男人怀里。先前被自己蹂躏的奶头此时没了快感的麻痹,一阵阵酸胀地抽动着,低头一看甚至能看到自己的手印。

  “把你放下来不介意吧?小母狗。”

  身后的男人叹着气掂了掂怀里化成一滩春水的迪卢克,不知道拎了人多久的手臂有些发软。迪卢克无意识地点了点头,喘着气看着被另一个愚人众抓着腰顶弄的凯亚,后者慢慢舔舐着先前帮自己撸管的手。上面带着尿液混着大片大片乳白色的汁液,凯亚却像是享受着什么甜品一样不紧不慢地吸允着——如果忽视掉人断断续续的呜咽声。

  颤抖着的双脚碰到地面的瞬间还是有些站不住,迪卢克扶着男人的手缓缓跪在自己的一滩液体中,双手撑在地上凑到凯亚面前,眯着眼睛蹭了蹭人湿漉漉的脖颈。

  “呜..哥哥,快了..”

  凯亚手圈住迪卢克的脖子,侧过脸在人唇上轻啄一下,喘息间似乎露出了满足的笑意,下一秒又被顶得支离破碎。迪卢克双手托住凯亚的下颚,垂眸细细吻过人带腥味的唇角,撑开唇齿一点点吸吮着人柔软的小舌,轻柔且虔诚。唇齿相依间凯亚只是着魔了似的一遍遍喊着”哥哥”,单音节同灼人的心意一并含糊吐露出,仿佛这个字本身就足够令人安心。

  唇分时凯亚终于有些支撑不住自己上半身的重量,整个人瘫在迪卢克怀里发出细碎的呻吟。脑袋靠在人的胸前,半眯的眼睛勉强聚焦时视线里尽是迪卢克红肿的,湿漉漉的奶头。脑子一热便挪了挪身子,轻轻咬住乳头,霎时嘴里涌入一股甜腻的汁水,和迪卢克颤抖的惊呼。凯亚的身子随着身后的顶撞晃动着,嘴里咬着的乳头随着动作被轻微拉扯到泛了红色的牙印才分放开,随后又安抚性地细细舔舐着。

  ——好甜。

  凯亚意乱情迷间想着,歪过脑袋去舔另一边的红樱。

  “这么喜欢他哥的奶子吗..到时候让博士给他也改造一下?”

  迪卢克身后的男人不知何时坐到两人旁边,有一下没一下地逗弄着凯亚的性器,感叹道。

  “哈,巧克力牛奶?”

  “差不多。”

  语罢男人被凯亚夹得粗喘一口气,听着凯亚又软又细的叫声抬手堵住了人的马眼。

  “唔!放..放开——”

  明显快要高潮的凯亚不满地惊叫着,无处释放的快感激起一片片颤栗,头埋在迪卢克胸前死死圈住人的腰,慌乱到甚至没有闲情去玩弄眼前涨红的奶头。

  迪卢克有些不满地抬眸瞪了人一眼,手情不自禁地安抚起胸前被冷落时的瘙痒感。

  “不行..我..让我射,求求你..唔!”

  不成句的哀求被屁股传来的抽打打断,火辣辣地激起一片臀浪,凯亚精致的性器在人的手里跳动着,祈求着释放。脖颈被男人掐住按在迪卢克腿上,面前就是迪卢克不知道什么时候又硬了起来的性器。迪卢克有些无力地自慰时还不忘用柱身蹭蹭凯亚的脸颊,顿了顿,打开了双腿,手还是不自觉地往下游走,毫不费力地插入两根手指,抽插着被精液和自己淫液混在一起填满的后穴,每次都能带出一点液体溅到凯亚脑袋上,令人面红耳赤的扑哧声大的难以置信。

  “凯亚..嗯——”

  迪卢克被身后蹲在地上的男人抱住,上半身软绵绵地融化在人怀里,小穴正对着凯亚的脸喷着水。自己的性器再一次硬得又酸又胀,便不情愿地抽出了自己的手指。还泛着水光的手抹过大腿内侧,绕到腿侧从旁边扒开自己的屁股,每一个指节都陷进柔软的臀肉里,露出松软的小穴,连粉嫩肠肉都能看得一清二楚。

  “——想要..凯亚,射进来..哈啊..”

  凯亚发出的声音几乎和发情的狗没有区别,漂亮的星型瞳孔放大着,一只手勉强支撑着自己身体的重量,抬起另一只像是想要抓住什么似的。

  身后的男人不知道是起了善心,亦或是也想欣赏这场兄弟乱伦的好戏,附身抱起凯亚,给对面的愚人众使了个眼神。后者无奈地叹了口气,慢悠悠地凑上前从迪卢克膝关节处将人一把捞起,抬到凯亚胯部的高度。

  在高潮边缘被束缚了过久,凯亚甚至连视线都无法完全聚焦,只知道随着本能往眼前雪白的躯体上靠,头埋在迪卢克脖颈处的火红之中。每一口呼吸在体液的腥味之下,还有熟悉到陌生的味道。

  哥哥,是哥哥啊..

  性器被身后男人的手引导着,浅浅插入哥哥的小穴,失去了手指堵住领口,精液便像溃坝一样涂满了哥哥的穴肉。

  凯亚粗喘着气,嗓子哑到说不出话——不过大脑左右也组织不出什么完整的句子,一遍遍靠嘴型念着迪卢克的名字,就算被本人的亲吻封上了嘴也没有停下。

  迪卢克,迪卢克..迪卢克——

  “——哥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