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俊哲】归

Work Text:

--------------------

张哲瀚出任务出了半个月,可把龚医生憋坏了。还没等人从警局回来,就把病人都安排好,嘱咐规培生好好值班,就骑着小电驴去市场买菜。
龚俊做了一桌子硬菜,但没人有心思吃饭,吃到一半,两人嘴就啃到一起去了。龚医生推着一身腱子肉的张队长进卧室就按在了床上,正要扒衣服,却被人按住了手。
“老龚,想不想,玩点~”一双杏眼带着钩子把龚医生魂儿都勾去了。
“老婆……你不会是买了……女仆装吧?”龚俊试探着摸索张哲瀚的肩膀,并没有摸到心目中的细肩带,有些许失望。
“你想什么呢?我才刚出外勤回来,回局里复命就去理发店剃胡子剪头了,哪来得及……”张哲瀚被他摸得情动,也去掏自己最爱的大家伙,“你最近对我有什么性幻想?嗯?”
“没有……啊……再摸摸……”结果龟头被攥了一下,龚俊赶紧哆哆嗦嗦地在张警官的逼供下招了:有的,想象你什么都不穿在值班房的床上等我。
“那你想不想我去你的值班房……”
龚俊赶紧摇头,“不行不行,值班又不是一个人,而且值班房很脏,很多人睡过,而且值班房没法锁门,怕老婆被人看见。”龚俊又去捏张哲瀚腰侧的痒痒肉,贱兮兮地咬他耳朵,“而且我搞你一回得好久,万一有什么突发事件怎么办?”
“那……你想看我穿白大褂……嗯~……吗?”
“不想。”龚俊飞快地摇头。
“为什么啊~?”张哲瀚又亲了他一下,试图诱惑他。
“白大褂很脏诶……我怎么能接受它出现在我的床上?不对,我甚至不能接受下班后它出现在我的视线范围。”
“那,我买一件新的?”张哲瀚小心翼翼地咨询医嘱。
“不要,我有白大褂ptsd。”
张哲瀚嘴巴撅得老高,“那我穿洗手衣你会觉得性感吗?”
“不会,那么难看的衣服我为什么会……嗷,你揍我干嘛!”
“揍的就是你!”张哲瀚又补了一拳,差点把龚俊揍软了。“你应该说,老婆,你穿什么都很性感,不穿最性感。”
“是是是,老婆最性感……老婆让我嘬两口奶……”龚俊已经把手伸进睡衣里,外科医生的手又大又灵巧,揉着张哲瀚近期因缺乏锻炼而绵软的乳肉。
“去去去,出去!”张哲瀚把乱摸的手扔出来,“出去。”
“老婆我错了!老婆最性感最骚了,你看老公都硬成什么样了……半个月没做了老婆来嘛……嗯?”龚俊搂着他老婆的细腰求欢,却被无情拒绝。
“你出去一下嘛~给你一个惊喜!”张哲瀚又在他的泪痣上亲了一口作为补偿。“不许自己撸哦,等我,嘻嘻~”

龚俊等了十多分钟,等得鸡巴都软了,还打开手机看了一篇丁香园的推文,才等到张哲瀚微信发来一句,
“进来吧”
房间灯关了,龚俊打开门就被人制服住了。
“不许动!擅闯民宅!张警官要制裁你!”
龚俊这才反应过来,老婆要搞角色扮演,鸡儿马上受到了召唤,拔地而起。
“对不起,我看警官太美了,我忍不住,想来偷警官的内裤回去打飞机,警官,放过我!好不好?”
“哼,放过你,想得美!”
灯光大亮,龚俊勉强适应了一下黑暗,看见张哲瀚的装束,忍不住骂了一句脏话。
肌肉流畅的身体被一身蓝黑色警察制服包裹着,里面的衬衣显然是特别紧,勒得乳肉几乎要把扣子弹蹦出来。
“能撕吗?”龚俊出戏了一小会儿,小心翼翼地问导演。
“外套是真的,里面衬衣和裤子是假的,可以。”

“老实点!”
“警官,我多老实啊,放过我,好不好?”
“不——好——”张哲瀚反钳住龚俊双手拷在身后,用的还是龚俊上回拷他的粉色毛绒手铐,押着他到床边,“跪下!”
龚俊迷恋地埋头在张哲瀚的胯间蹭动,张哲瀚解皮带的时候故意甩在龚俊的一张俊脸上,留下一块红印子。龚俊侧头过来,用上目线看张哲瀚,好像在说,待会儿有你好受的。张哲瀚被这种危险的眼神盯得都快湿了,只想赶紧步入正题。
“给我舔。”
“警官原来要请我吃大香肠啊,谢谢警官,我好开心啊~”
“别废话!”说着便握着自己半硬的鸡巴塞进龚俊嘴里。龚俊其实不太擅长做口活儿,至少不如张哲瀚擅长,没一会儿就被掐着脸抽出来,感受自己的爱人用鸡巴抽自己的脸。
随后他就被提着衣领扔到床上,屁股朝上扔的。张哲瀚胡乱扒他的裤子,露出半边屁股,张哲瀚玩心大起,边揉边打了几下,留下几个红红的指印。
张哲瀚正要装模作样去床头柜拿润滑剂,“不经意”被龚俊“偷袭”了。
警花身着一身利落的警服,被歹人压在床上,一脸惊恐。一双大手从外套领口伸进去,一边揉他的奶一边解扣子。无奈扣子实在太紧,龚医生使劲儿一撕,也不知道张哲瀚买的什么地摊货情趣服,竟然一下就撕开了一条竖条口子,左边的胸乳从破洞里弹跳出来。张警官想要伸手去捂胸,却被铁钳似的手捉住了。“你怎么把手铐解开的!”
龚俊一边憋笑一边把毛绒手铐给他老婆拷在床头,“你猜?”
“警官先生,我要制裁你!”

如果有别人在这个房间里,定然会为床上的下流情景惊叹:警官先生的衬衫被撕得乱七八糟,两个蜜色的乳房(因为太大了只能被称作乳房)从破洞里露出了,此刻正被歹徒握在手中把玩、吸吮。
“不要……”警官先生一边摇头一边强忍眼泪,他被钳制住了四肢,一身武力无处释放,只得利用自己强大的核心力量,用腰腹去撞歹徒的凶器,谁知歹徒竟越战越勇,一根凶器在睡裤里顶得老高。警官先生也是男人,被蹭了好一会儿也硬邦邦了,两个一米八往上的壮汉隔着裤子拼刺刀,好不快活。
歹徒终于嘬够了警官先生的奶,放过两个大奶子,手就往下三路去。一双修长白皙的大手稍用力,就像撕医用纱布一样,撕开了警官先生那紧紧包裹着他的蜜桃臀的黑色西装裤。
“警花也太骚了吧……竟然不穿内裤……”龚俊可怜他老婆的小家伙被勒在前面,可怜兮兮的,又用力一撕,这下好了,好好的裤子从屁股开口直接变成了开裆裤。龚医生极富技巧地摸了几把那根哭唧唧流水的鸡巴就往臀缝中间去。张哲瀚被摆成了膝胸位,两个膝盖紧紧地靠在他被舔咬得湿哒哒的乳房上,这个体位让他的屁股夹得很紧,龚俊颇费了一番力气才把两根修长的手指送进潮湿的甬道。
“警官先生,真是批紧水多啊……被吃奶子就流水了吗?”
“没有……”张哲瀚哭着摇头,“我在等我的爱人回家……我和他好久没见了呜……不要打了……”
“操。”龚俊恶狠狠地捅了一下那颗圆溜溜的腺体,如愿看见握在另一只手里的阴茎跳动了一下,“难怪这么骚!你说,你老公回家看到你穿得这么骚,被野男人操了,是什么感觉?嗯?”
张哲瀚仿佛被按住的不是前列腺而是大脑的语言中枢,只会流着眼泪摇着头说不要,一副贞洁烈女的样子。龚俊哪里还忍得了,握着自己硬到爆炸的烙铁怼着贪吃的穴口送进去。开头还紧得不行,龚俊小幅度地用硕大的龟头操了两下就老实了,乖乖地吮吸野男人的阳物,邀请他进到最里面去。
“老公对不起……要被野男人肏了……呜……”然后屁股就被揍了,翻起一阵肉浪。警花似是得了趣,随着歹徒操弄的节奏发出隐忍的呻吟,一边还偷偷摇着屁股去迎合肉棒的抽插。
捞着汗津津的腿弯面对面操了一会儿,龚俊担心他抽筋,遂拍拍张哲瀚的肉屁股。小警花机灵得很,知道这是要换姿势了,乖巧地让男人把他解开了,还没等操人的下命令,就已经翘着屁股乖乖地趴好了,肉屁股上还带着男人愤怒的掌印,此刻只显得情色万分。
龚俊没费什么力就操了进去,还是这个姿势得劲儿,又可以玩奶又可以揉屁股。
“刚才不是还贞洁烈女吗?怎么现在拍个屁股就知道撅起来挨肏呢?嗯?”说着还要去顶他的前列腺,圆钝的龟头磨过滚圆的腺体,磨得烈女连叫床都不会了,只能偏着头大张着嘴,像一条溺水的大嘴鱼。他想偷偷去摸自己,没想到还是被身上的人发现了,双手又被钳制住,前面那根可怜兮兮地被撞得孤独地一跳一跳流水。
“求求你……摸摸我……要到了……”阴茎在哭,张哲瀚也在哭,都是爽哭的。
那人倒也不急,只是挺腰慢条斯理地在湿淋淋的穴里搅,穴里被撑得又涨又满,警花心里竟升腾起一阵满足来。
“老公,摸摸我……骚鸡巴想射精……呜!谢谢老公……”
最后龚俊挺着腰给张哲瀚射了满满一腔,两人都脱了力一样侧卧在床上喘气,喘着喘着又抱在一起一边笑一边啃嘴。啃着啃着龚俊被张哲瀚咬了一口,发出嗷的一声,真跟狗叫似的。
“你看我外套脏了!都怪你!我都说了外面这件是真的不能弄脏……”
“没事儿老婆,我明早给你拿去干洗。”
“哎呀来不及了,明早表彰大会要穿,不然我也不会拿回家里来。都怪你都怪你!咬死你!”
龚俊被怀里的猫又抓又咬了好几口,等猫解了气,瞪着两颗圆溜溜的眼睛从下往上看他,又叹了口气把猫搂在怀里捞起来,亲他短短的头发,汗湿的额头,挺拔的鼻梁,最后是坏坏的小嘴。
“那我现在帮你洗澡,洗完澡我再帮你洗了用挂烫机熨起来好不好?”
“不好!”
“那你要怎么样啊祖宗……”
“你帮我洗完澡不要陪我睡觉吗?”猫眨巴眨巴眼睛,“罚你,明早早起帮我熨好,熨不好就……”
“嗷!”
“咬死你!”张哲瀚满意地看着他留在龚俊乳头四周的咬痕,“快点,抱我去洗澡。”
“要命。”
-------------------END-------------

小哲生日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