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白魔法师之死

Work Text:

果从龙诗战争的结束算起,那应该是十七年后的事情,皇都里所有的断壁残垣都已经修复,只留圣瓦勒鲁瓦扬的半身残像和昔日战场冰封的龙骨作为对历史的铭记。与艾默里克刚当上议长那时相比,此时的伊修加德更加开放,也更加包容,正教的典籍不再是唯一的真理,圣恩达利姆神学院之外,各种修习之所各自兴起,甚至有来自远东的哲人和来自萨雷安的学者在皇都授课。

伊修加德学院的构想就是在这时被提出,又很快得到议会里几乎大部分人的赞同。在泽梅尔家族的建议下,学院选址在皇都的郊外,一片广阔的白雪原野,那里地势平坦,土石牢固,正适合兴建土木。事情毫无争议地定下来,工匠们在土壤湿度最适宜的秋季开工,将钢纤插往地面的深处,一点一点地开挖地基。

工程进行到第七天的时候,某位工匠高高挥舞的铲子在落下时砸到了一件硬物,他立即招呼同伴们过来帮忙。众人小心翼翼地挖开覆盖在表面的泥土,发现埋在下面的是一个巨大的木箱,橡木制成,涂着黑漆,弧形的顶盖上箍着几道钢片,下方是一副巨大的铜锁。

“是逃亡贵族埋下的宝贝吗?”

“还是昔日异端者来不及销毁的罪证?”

议论纷纷与猜测云云中,铜锁很快被砸开,工匠们掀开木箱的盖子,一个个全都震惊得说不出话。

木箱里装着的,是两具人类的遗骸,兴许是被埋得太深,泥土隔绝了氧气,冰原常年低温,他们的苍白面庞依然清晰可辨,睫毛和发梢凝结着冰晶。他们的身体紧靠在一起,根据木箱的形状被人为地弯曲,表情却非常平和,就像只是睡着了一样,垂在身侧的手掌轻轻相碰。

工匠们不认得这两个人,他们大多是些二十来岁的青年,对童年时就结束的龙诗战争只有非常模糊的记忆。这时他们的领队走来,那是个年纪可当他们父亲的中年人,曾经参加过白云崖要塞的修复。他只看了一眼,就表情惊骇地后退,嘴唇在众人诧异的目光中颤抖了良久,才把那几个音节缓缓地吐出来。

“是苍穹骑士,”他宣布了答案,“必须马上把他们送回皇都。”

即使出生于战争之后的年轻一代,只要受过一点教育的,都不会不知道“苍穹骑士”这名号意味着什么。本该在十七年前随阴谋破产的原教皇消失在魔大陆的苍穹骑士,其遗骸为何会出现在皇都郊外的茫茫冰原?

木箱很快被搬运到皇都,时任议长是艾默里克卸任之后接班的,昔日原教皇还在宝座上时,在每年星芒节的祭典,他都会见到苍穹骑士曾经见过侍奉在冰天宫的苍穹骑士,却与他们并无私交,也未曾看清楚样貌,但从包裹在他们身上的是软布长袍而不是金属铠甲来看,他们应当是苍穹骑士中的法师。

有此猜测的议长立即派人找来圣恩达利姆的几位教授,他们在神学院任职的时间最短也有三十多年,应该有办法分辨昔日伊修加德最优秀的法师的样貌。

正如他所想,遗骸的身份很快确定。

“是奥默里克和努德内,我教过他们,不会看错他们的样貌。他们的画像原本悬挂在神学院的荣誉墙,在十七年前的事件后被摘下,至今仍存放在档案柜的深处,画像上有他们的名字。”

死者已经被从箱子里移出,平放在柔软的毯子上。圣恩达利姆的校长看着自己早年的学生,不知不觉间已然老泪纵横,他想要伸手再抚摸看起来如昔年轻的脸,快要接触到的时候又意识到地缩回来,只发出了一声哀恸的叹息。

遗骸的身份确定,可新的问题又来了——如果躺在议长办公室里的是奥默里克和努德内,那在魔大陆和光之战士作战的又是谁呢?

为了查清楚这个疑点,议长将艾欧泽亚境内最优秀的调查员都请到了皇都,委托他们重新调查十七年前的事情。

这比确认死者的身份难多了,任务迟迟没有进展。直到光之战士得知此事,与他的贤人朋友们赶赴皇都,在几个昼夜的推断和验证后,事情的真相才终于浮出水面——奥默里克和努德内并未前往魔大陆,他们在那之前就被杀害,塞进了这口箱子,埋在厚重的冰雪之下,与光之战士作战的只是依照他们的模样制作出来的赝品。

与此同时,曾经困惑过他们的另一件事也获得了合理的解释——为什么那两位白魔法师在作战时自始至终都没有使用过治疗魔法,哪怕看着同伴们身遭重创也不为所动?因为龙眼的力量只能复制他们的身体形貌,却还原不了他们高洁无瑕的灵魂和坚定不移的信仰,而心灵的所向正是治愈之力的来源本身。

又过了一些时日,在调查员们的抽丝剥茧之下,发生在两位白魔法师身上的谋杀案终于水落石出:

奥默里克的智慧和敏锐使他比任何人都更早察觉到教皇背离了哈罗妮女神,尽管不知道具体的阴谋是如何计划的,但他决意不让自己沾染这份可怕的罪恶,于是向教皇提交了辞职信。而教皇老谋深算,立刻意识到奥默里克对他的怀疑,于是假意答应放他离去,却在之后派人将他杀害,尸体藏进木箱。努德内的遇害发生在奥默里克身亡的次日,他对以太流动的感知无人能及,不可能看不出之后出现在圆桌之列的奥默里克是拙劣的复制品,而奥默里克与他推心置腹胜过手足,说不定已经将事情原本告知了他。因此教皇索性将努德内一起杀害,与奥默里克装在同一个箱子里,埋在冰原的同一处。而后无影复制了他们的肉身,并将逝者的以太尽数转移其上,这就是光之战士在魔大陆见到的他们,不会治疗的白魔法师。

尽管付出了年轻的生命,但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们的确是成功阻止了教皇的阴谋,如果在魔大陆作战的是他们本人,光之想起当年艰苦卓绝的一役,不由得倒抽一口凉气,拥有骑神加护的圆桌骑士已是强劲非常,如果再加上两位治愈力超群的白魔法师……即使光之战士永远秉持着必胜的信念,此时也感到一丝冰凉的后怕爬上脊背。

旧事的尘埃落定之后,圣恩达利姆的荣誉墙重新挂上了两位优秀毕业生的画像,教科书上关于他们的误解也被一并修正,伊修加德学院刚好在这一切完成的同时修建完毕,崭新的校舍在自云层探出的日芒下散发着微光,远处层峦叠翠,近处松林繁茂,围墙之内树立着一座洁白的碑铭,那里原本要建校舍的,如今却成为了一座花园,就在木箱被发现的同一个位置。奥默里克和努德内长眠在碧绿的冬青树之下,永永远远地守望着伊修加德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