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雪茄俱乐部_夏远入局(4P,纯车)

Work Text:

1.
刚把夏远推进家门的时候,时间刚好过了12点。合上门后,本该进行的下一个动作便是谭宗明把夏远压门板上,捏着他的下巴用舌头把他嘴里内内外外扫个遍,再解开他的裤子把手往里面伸......
原本顺理成章的动作,就被沙发上毫不避讳的喘息和呻吟打断了。
那两人似乎过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屋里进了人,背对着门的那个人正跨坐在沙发上,身下的人被他的上下扭动带出了粗重喘息。他又用力往下坐了一下,让在他身体里的东西埋到了最深处,才撑着下面的人的胸口,慢慢地回过身来,
“宗明,回来得这样晚。”
谭宗明没有回答,清了清嗓子把身后的夏远搂紧了些。这个略显刻意的动作让人不得不注意到屋子里除了谭宗明,还进来了新人。
只听那人又道:“夏警官,啊......庄恕,别捣乱!”他里面似乎是被胀大的东西撑了一下,撑着胸口的手挠了挠身下的人,“上次在医院看见你,我就知道我们还会见面。”说罢,他惩罚一般地离开了身下的人,让他的硬挺就这么立在空气中。
“刚过12点,可以说生日快乐了。”那人走到谭宗明面前,一点也不避讳地当着夏远的面,圈住谭宗明的脖子并亲了亲嘴唇,又对夏远笑,还忍不住伸手勾了勾夏远的下巴:“我是赵启平。那天在医院,你跑得快,还没来得及和你认识。”
谭宗明略微嫌弃地拍掉了赵启平的手,赵启平都懒得还他一个眼神,直勾勾地盯着夏远。那个被赵启平抛下的人,此时已经穿上了浴袍,又拿了一件给赵启平穿上才对夏远说道:“夏警官,见笑了。”
庄恕倒没有对初来乍到的夏远动手动脚,他是谭宗明住院期间的管床大夫,早已和夏远熟稔,他没有对着夏远看到的这一幕过多解释,解释反而尴尬。而是对谭宗明说:“我们早就计划要来给你庆祝生日,没想到你背着我们倒是另有安排。老谭,先自罚三杯吧。”
夏远还没从刚刚的震惊中回过神的时候,已经被拉到了沙发上坐下。他挨着谭宗明坐一边,庄恕则搂住赵启平坐在另一边的沙发,赵启平的浴袍没有系上腰带,敞着,全身曲线在袍子里若隐若现,他的手还一个劲往庄恕的浴袍里钻,似乎在找刚刚被他冷落的硬挺。
夏远的手在谭宗明的衣袖上抓紧了,脸上尽是红晕。他尽量让自己的视线不要往庄赵二人身上看。他想起上次在医院他为什么到了病房门口,又立马掉头离去。自从案子结了,夏远出于对谭宗明的愧疚还有心底一直隐藏着的爱慕之情,他几乎每天都跑到医院去探望谭宗明,谭宗明有意无意的在话语间也勾得夏远神魂颠倒。这天同往常一样,夏远在下班后来到医院,刚进门便看见赵启平撑在床头与谭宗明接吻,谭宗明的手还搭在他腰上。而庄恕穿着白大褂,站在一边,用似笑非笑的表情看着他们。
原本夏远以为,赵启平和谭宗明是情人的关系,自己回去还难过了好几天。但今天早上谭宗明约他,他内心挣扎一番还是经受不住谭宗明的诱惑,答应了邀约。席间谭宗明仍和往常一样,在话语间对夏远表现出一副撩人的姿态,而饭后谭宗明说去家里喝一杯,喝完之后会发生什么,夏远也心知肚明。他本想着等谭宗明喝多几杯后,自己便能问个究竟,只是他没有想到,庄恕和那天与谭宗明在一起的男人,怎么会......
正当夏远在这边琢磨不清楚这些事情的时候,谭宗明已经被灌下去了好几杯酒,自己也迷迷糊糊地跟着喝了几杯,完全没听进去他们都说了些什么。
夏远的视线开始有一些模糊,他看见赵启平撩开了浴袍翻身坐到了庄恕腿上,抓着庄恕的阴茎往自己身后塞,他的浴袍要落不落挂在他身上,却遮住了里面的风光。不用猜也知道,庄恕已经在他的身体里上下抽插,他的呻吟也如同身体的起落而婉转绵长。
如果刚刚脑子清醒的时候,夏远会刻意把视线避开,让自己不去看庄赵二人的战况,现在略有醉意的他则是目不转睛地盯着庄赵二人看。
庄恕和赵启平面对面地抱着操了会儿,庄恕让赵启平从身上起来,把他翻面让他跪在地上,上身俯趴在茶几上,拎起赵启平的胯,从背后又用力插进去,惹得赵启平浪叫一声高过一声。
“庄恕,好舒服......就是那里,用力点,我要......”赵启平被庄恕操到了舒服的地方,一脸满足地叫床,双眼却是盯着夏远叫出来的。
夏远的脸烧红了,突然他不敢跟赵启平对视,似乎下一秒就要被他的眼睛吸入万丈深渊。夏远回过身,撞进了谭宗明怀里,他抬头看着谭宗明,在他的眼里看到了炙热的火焰,瞬间让夏远的身体都燃烧起来。
谭宗明俯身靠近他,他听到谭宗明在他耳边低声说:“怎么了?”
嘴巴像是蠕动着,夏远只是发出了很细微的声音:
“宗明,我也要。”

2.
夏远被谭宗明压在沙发上亲吻,似乎听不见赵启平和庄恕的声音了,他们许是又换了个地方。他放心地闭了眼任由谭宗明亲他,从嘴唇到身体,让他燥热难耐。谭宗明听得夏远喊热,便去解开夏远的上衣,把他的衬衣下摆扯出来,露出胸前一片。双乳已经自己立起来,谭宗明便上手就掐一个,让夏远疼得喊出了声音。让他疼过后,谭宗明又用双唇抿一口,安抚被掐疼的乳头,趁夏远的注意力集中在胸口时候,一把扯掉了他的裤子,隔着内裤开始揉搓他。
夏远没经历过这个,虽然做好了准备,但是一切快得有点让他适应不能,很快他开始抗拒地在谭宗明身下扭动。他动得越厉害,谭宗明手上的动作越用力。不一会,谭宗明隔着内裤就摸得了一手湿滑。
“都渗出来了。”
他又把夏远的手拉过来,伸进自己的裤子里,让他隔着内裤摸,
“看看,有没有和你一样。”
裤子里面的东西似乎比夏远的更硬,夏远这时候醉意已经过了劲儿没有那么浓了,脑子清醒过来的夏警官虽然在性事上是新手,但是在心理战上不见得就是弱势。不想顺了谭宗明的意,他的手隔着谭宗明的内裤揉了揉,就滑了进去,直接贴到了他的肉上。谭宗明全身最有力也是最脆弱的那块肉现在在他手里,被他揉捏着,他在顶端摸到了前液。他对谭宗明的渴望到达了顶峰,心里一横,竭尽所能地冲谭宗明露出了最诱人的笑容:“不仅一样,你还流水了。”
挑衅又下流的言语让谭宗明更兴奋,他扯掉夏远的内裤就想毫无理智地不戴套插入夏远的身体。这时候不知道在哪个角落已经结束了一轮的庄赵二人回到了客厅,看见谭宗明的危险动作,赵启平赶紧过去制止了他。
“宗明,别疯。”
赵启平的手隔在了二人中间,他知道谭宗明疯起来是什么样子,夏远是初夜,肯定无法承受。赵启平在谭宗明嘴角安抚地吻了又吻,把他从夏远身上拉起来,弯腰给他舔了舔滴水的前端,才说道,“我先带夏远去洗澡,别把人弄伤了。”
赵启平把夏远拉到了旁边的浴室,水都已经放好了。赵启平自己先坐进了浴缸里,又拉住夏远的手让他也坐进来。夏远有些抗拒,也不满赵启平打断了谭宗明的动作,坏了他们的兴致,仿佛是吃味儿了故意捣乱。他没有听从赵启平的话,双手抱臂站在浴缸边,双眼盯着赵启平看。
赵启平的笑容突然宠溺了起来,他伸出手把夏远拉进了浴缸,夏远不知怎么地,抗拒不了赵启平的笑容,别别扭扭地就顺着他进来坐下。
“我没猜错的话,第一次?”赵启平笑意盈盈,安抚似的用沾湿的毛巾将热水擦到夏远身上。
夏远轻轻嗯了一声,也没有否认。
“你也太不爱惜自己,宗明也是,被你迷昏头。”赵启平的声音好似棉花糖,又甜又绵,听得夏远骨头都酥了。他语气严肃了一些:“你知不知道,刚刚那样,你要受伤的。”
夏远的确没有真正经历过情事,他所有的“知识”,都来自于学生时代一起挤在宿舍里看的小电影。夏远摇了摇头,对于男人之间怎么做这种事,他自己也是一知半解。
赵启平看他勇于承认的小模样给逗笑了,对夏远更加怜爱,他抱住夏远,手指伸到后面,找到了夏远的小洞穴,轻轻地揉了揉:“一会儿我帮你洗干净,再扩一扩,你就不会受伤,也不会明天起来生病了。”
夏远惊得扳着赵启平的肩膀,不知所措地看着他,赵启平安抚地吻上去,而夏远接受了。
“我是医生,你要相信我。”
夏远终于不再抗拒赵启平,允许他坐在自己身后抹上沐浴乳,赵启平的手指在他背上每一寸肌肤拂过,直到腰椎,尾骨,最后来到臀缝里。夏远缩了一下。
“别怕。”赵启平轻轻吻了吻夏远的脖子,“宗明那儿有些大,庄恕也是,一会儿我得给你洗一洗,不然会把你弄伤的。”
“庄恕?”夏远疑惑,“庄恕不是你的......”
“庄恕不是我的,我们谁也不属于谁。”赵启平耐心地解答,他顿了顿又说,“宗明也一样,他不属于我,我也不属于他,但是我们三个是一体的。如今宗明肯带你来见我们,希望你也能接受的不仅仅是宗明,还有我和庄恕。”
夏远似懂非懂地听完了,赵启平也不强求夏远一时间能接受他们三个固定的开放性伴侣的关系,两人都没再说话。
两人洗完之后从浴缸里出来,赵启平先拿过旁边一支细水管,一只脚踩在浴缸边上,把水管往身后的穴口塞,嘴里还对夏远解释到,“庄恕刚刚把东西都射进去了,我先弄出来。”
赵启平自己洗完了以后,就给夏远洗,在管子伸进去的时候,夏远忍不住抓着赵启平的肩膀叫了一声。水流把他的小腹充盈得又酸又胀,夏远的手越来越紧。
“乖,现在坐到马桶上,别憋着。”说完赵启平抽走了手里的水管。往复把夏远折腾了几次,最后一次让夏远忍不住射了出来,射得赵启平小腹一片白浊。
谭宗明在楼下的浴室洗完了澡,听到这边的动静走过来,正好赶上了夏远往赵启平身上射精的那一幕。
赵启平捏着夏远刚射完的龟头,“我刚洗干净你又把我弄脏,是不是得舔干净给我赔罪。”
“他还没给我舔过就给你,想得倒挺美。”靠在门边的谭宗明终于出声,走过来掐了一下赵启平的腰,让赵启平顿时就酥软了半分,“也不知道让让人家。”
夏远被谭宗明裹上了浴巾抱了出去。

 

3.
卧室里有一张很大的雕花四柱床,床帘都被掀开了。谭宗明把人放在柔软的床上,只是俯身压上去吻夏远。赵启平拿着润滑剂从浴室里出来,也翻身上床,爬到了夏远身边。他也想吻夏远,谭宗明挡着不让。
赵启平拿着润滑往夏远面前晃了晃,“我要给你涂润滑,这玩意儿好久不用了,都不知道塞哪里去了,叫我好找。”
夏远看了看谭宗明,似乎是拿不定主意,只听得赵启平没好气道:“你要是问这畜生的意见,一定是不涂。”夏远这才依言侧了侧身子,把后穴露出来。
谭宗明面对着夏远也侧躺下来,一只手配合着赵启平将夏远的双臀分开,手指作乱去撩拨夏远的穴口,又被赵启平拨开;另一只手也没闲着,握上了夏远刚刚射精而疲软的分身,包裹着撸动,让夏远又逐渐硬起来。赵启平则是在与谭宗明用手指纠缠了几下,把润滑的尖嘴塞进了夏远的后穴。
冰凉的润滑一道一道的灌进夏远的体内,让他身体打颤,随后又被谭宗明的抚摸给焐热。赵启平把润滑的尖嘴撤出以后,谭宗明直接往他体内塞进了一根手指。
对比刚刚进入身体的水流和润滑,谭宗明的手指显然硬许多,让夏远猝不及防地叫起来,他的身体从来面进入过如此粗硬的物体。忍着这种异物感觉,夏远让谭宗明抠弄了会儿,听到夏远的声音越来越放松欢愉,赵启平也忍不住往夏远的后穴加入了一根手指。不同的是,赵启平的手指细长柔软,动作也温柔不似谭宗明的急躁和粗暴,不一会儿他们的手指便在夏远的后穴里纠缠在一起,互不相让又互相勾引,明目张胆地在夏远的小穴里调情。更让人受不了的是,谭宗明在掠夺式地吻着夏远,赵启平在他身后咬他的颈脖,勃起的东西顶在夏远的腰上。
光线突然暗了,四柱床的床帘被全部放了下来,把他们与外面隔绝。
“我就去厨房开了瓶酒,你就忍不住了?”庄恕话音刚落,夏远就听见赵启平在自己耳后发出一声惊呼,而赵启平的手指也从自己小穴滑落出去。他忍不住回头看,赵启平一条腿被高高抬起,庄恕就在他身后用力插入,操弄起来。赵启平的一手握住自己硬挺的东西套弄起来,一手回过身后拉过庄恕的头吻他,“你去得也太久了些。”赵启平很快喘了起来,语气有些埋怨,他知道庄恕喜欢他说这些:“你看我后面又多软,喜欢吗。况且...夏远第一次,我不护着他些,我怕今晚他要被谭宗明欺负。”
“赵启平,这么信不过我?”谭宗明又往夏远的后穴加入一根手指,引得夏远又是一声呼痛。
赵启平一边喘,一边说道,“你自己问问夏远,他舒不舒服。”
“舒服吗?”谭宗明低头看看怀里的人。
夏远没有回答,咬了谭宗明胸前一口,“快点。”
惹得谭宗明笑起来,两根手指在夏远的后穴里加快速度抽插起来。
这边庄恕把赵启平伺候舒服了,赵启平已经无心顾及夏远和谭宗明,姿势换了两三次,而谭宗明还不急不躁地放着三根手指在夏远后穴里搅,只是让夏远转了个身,让他面对着在那边干得正起劲的两人。
赵启平快被干到了后面高潮,浑身都在发抖,夏远突然被谭宗明的手指摸到了穴内的敏感点,似乎身上得到了赵启平的同感一般,也剧烈地抖起来,嘴里喊谭宗明。
“宗明,求你......”
谭宗明插进去的瞬间,粗大的硬物擦过夏远的敏感处,他射了出来。这个画面似乎刺激到了赵启平,也让他忍不住射精。赵启平和夏远被弄到了同感高潮,饶是他们都泄身,身后的人都没有放过他们。蛮不讲理地在他们的不应期,把他们按在自己的身下频率一致地猛操。
赵启平毕竟比夏远更熟悉这两人,他不断地缩放后穴,卖力地扭动自己的腰曲,放肆地呻吟,不一会就把庄恕逼到了高潮,让庄恕全部射进自己后穴里。夏远毕竟稚嫩,自己都快要被谭宗明干到再次射精,还是没能让谭宗明射出来。
赵启平窝在庄恕怀里歇了会儿,夏远已经被谭宗明干得眼泪直流,呻吟里带着哭腔,咬着嘴角不肯求饶。他越是这模样,谭宗明越起劲,操得越狠,终于夏远又被谭宗明操射后,忍不住哭了出来。
但谭宗明还不想放过,赵启平却把人搂了过来,轻轻地摸了摸夏远已经有些红肿的小穴。
“疼不疼?”
夏远不说话,哭喊也变成了抽泣。赵启平给了庄恕一个眼神,庄恕把他接了过去,夏远虽然有些抗拒,但也无力再反抗,安静地躺进庄恕怀里。
赵启平把谭宗明压在床上,自己跨坐上去,抓着那根东西就坐下去,起起伏伏动起来。
“谭宗明,不要欺人太甚。”赵启平挑衅说道。
谭宗明虽然没射,但刚刚操弄一番,还是让他费了不少力。他仰躺在床上,任由赵启平用后穴玩弄自己的阴茎,休息够了缓过了劲儿便一把将赵启平抱起来,拎着他的后颈让他跪趴在床上。
“怎么,你心疼了还是吃味儿了?”谭宗明这句话问得流氓至极,赵启平都哆嗦了一下,他回头瞪了一眼谭宗明。
“都有,你满意了吧?”赵启平很快再次被谭宗明填满,身体里的东西让他嘴里不断吐出呻吟和下流话。
谭宗明给了庄恕一个眼神,他两从大学开始一起出去玩,默契多年,庄恕知道谭宗明想要的是什么。无奈地摇了摇头从夏远身边爬起来,跪在赵启平身前,操入了赵启平的嘴里,堵住了赵启平的淫词艳语,只能呜咽。
两人一前一后,把赵启平弄得死去活来,腰上被掐得都是印子,这是赵启平最喜欢的性爱方式。如此激烈让躺在一旁看的夏远又悄悄硬了,被谭宗明发现,把人拉到自己身边接吻,手指不由分说地插进夏远的后面,让夏远自己握住自己前面打出来。
夏远很快就坚持不住,谭宗明的手指早就摸清楚了他的敏感带,使劲地往一处刺激他,丝毫不放过,前后的高潮同时到达,白浊全部喷射在赵启平的臀上。赵启平除了感受到了夏远喷在自己身上动东西,还感到身体里的东西在不断胀大,滴水,快要喷射。这些感觉让他也后穴不断不受控制地收缩,颤抖着身体把谭宗明夹爽。谭宗明感到自己快到顶点,抽了出来对准夏远的小嘴插进去,喷射出来。
夏远迷迷糊糊地把谭宗明的东西都吞了下去,睡着前他听见谭宗明抱紧他说:“真乖。”
“你要不要也吃?”夏远吞精的动作看得庄恕也蠢蠢欲动,他还胀在赵启平嘴里,捏住赵启平的下巴问道。
赵启平抬眼看他,点了点头,随之来了几个深深地吞咽。庄恕捧着赵启平的头,看见赵启平深深地看着自己,他忍不住了,释放在赵启平喉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