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SUJU】Gloomy

Chapter Text

Chapter 29

大概听郑允浩把他自总部逃出来后的经历复述了一遍,朴正洙给金希澈使了个眼色就拉着李东海从病房出来,他也注意到李赫宰身上的不对劲了。

还没等他开口,李东海先一步问道:“哥,钟云哥怎么了?是因为圭贤受伤的原因吗?”

金钟云头上白一半黑一半的头发已经明显到不需要感知精神力就能看出来问题的地步。

“是这个原因,但我们也不清楚他身上的变化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朴正洙摊手,他原本打算再让申东熙再给金钟云做个检查,但到目前为止倔脾气的哨兵趴在曺圭贤床边怎么都不愿意走,检查的事情八成得推到曺圭贤能下床活动的时候,但没人能说的上到那时金钟云身上的异样还会不会存在。

李东海抿起嘴唇沉默了片刻,“钟云哥的精神力不太对劲,圭贤的也是。”他举起双手比划着。

知道李东海在感受这方面要强于自己,朴正洙也严肃了脸色示意他接着说下去。

“可能是能力要比我强的原因,所以我从刚才开始就一直感受不到圭贤的情绪,还有,圭贤的精神域很……”李东海停顿了很久,“深?”最终他还是没找到一个合适的用词来描述,“我只能看到他为了安抚钟云哥才露在外面的那一点,再往里就不知道了。也不是说感受不到,像是黑洞?或者说极深的深渊那样,我知道他在那里,我也能看到他的全貌,但并不能准确地知道里面有什么。”

“还有钟云哥的,跟圭贤完全相反,全部展露在外面,而且一直有很剧烈的波动,但不是平常哨兵受到惊扰后会出现的那种,更像是有什么东西在推着他走,他身上的一切都动的很快。”

“还有,钟云哥是不是很久都没有睡觉了?”

“嗯。”朴正洙点头,“饭也没怎么吃过。”

李东海打了个响指,“那就解释的通了,钟云哥一直很…呃……兴奋?”朴正洙突然觉得有必要给这孩子补习一下语文。

“他现在处于一个拼命往前跑的状态,没有停下脚步休息的想法,所以头发才会变白,也不会饿,也不会困。”李东海用食指在空中画了一个圈,“他们是因为暂时离开了彼此才会变成这样吗?”

几句可能会让一般人听的云里雾里的比喻反而很好地解释了朴正洙这几天的疑惑,他也觉得那两人身上有哪里不对,但总说不出来,在李东海这么一描述后他突然有了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

“我明白了,钟云跟圭贤的事情先说到这儿。”朴正洙下意识想要侧头去看一眼病房里正在聊天的几个人,刚偏过头就对上门口李赫宰阴沉沉的双眼,把他吓的抖了下。

注意到朴正洙的表情,李东海也转头往后看,在跟李赫宰对视的同时哨兵瞬间敛起了脸上的煞气,一脸无辜地歪头看他。

“赫…过来吧。”李东海犹豫了一下,还是让李赫宰留在这,把他以这种状态丢在病房里他也不是很放心。

“他是朋友。”李东海指指朴正洙,“还有里面的所有人,也都是朋友。”他又指了指病房。

李赫宰把朴正洙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是。”

“东海……”看完两人诡异的交流后朴正洙感觉自己的心脏在往下沉,嗓子眼也跟梗着什么东西一样喘不过气。

李东海拉过李赫宰的手攥进手心,对着他扯出一个笑。

“我们在海边遇见昌珉了……”为了避开某些过于血腥的场景,李东海并没有选择让朴正洙直接阅读自己的记忆,而是避重就轻的把事情整个串了一遍。

许是朴正洙脸上的表情实在太过难看,李东海在讲完之后反而先挂着笑去安慰他。

“没关系的哥,赫宰还活着就是最好的结果,况且…不是还有东熙哥跟厉旭在吗,他们肯定会治好他的。”

“不行也没关系……他还活着就好……”李东海看了眼因为听到自己名字而转头看着他的哨兵,嘴角的笑一直没有下去过。

朴正洙张了张嘴,愣是什么都没说出来。李东海其实是个活的很通透的人,多余的安慰跟承诺有时反而会起到反作用,“等他们聊的差不多了我让神童来找你。”

病房里的大家吵吵嚷嚷地聊到正午,某金姓酒鬼甚至特意叫人送来了酒,抱着郑允浩在病房就开喝了,把还不能动弹的曺圭贤馋到眼眶都在发红,在挣扎着想坐起来尝一口时被金钟云毫不留情地摁了回去。

“哟,嗝。”金希澈抱着酒瓶子对曺圭贤晃晃,满足地打了一个嗝后才接着说,“小样儿~看你还敢不敢睡那——么长时间不醒来,馋死你!”

曺圭贤翻了个白眼,气呼呼地闭上眼睛,金钟云捏了下他的手心,清了清嗓子,“都快一点多了,大家都休息一下吃点东西吧。”

“你也应该休息一下吃点东西。”一直坐在窗边的那张床上看着众人打闹的金厉旭第一次开了口。

“我又不饿。”金钟云反驳。

“不用你下去,我待会把饭给你端上来。”朴正洙对着金厉旭比了个手势,“你已经很久没吃饭了。”

金钟云还没来得及说话,脑子里先炸起了曺圭贤的声音,无法大声说话的向导只能通过这种方式来表达自己的不满。

“哥很久没吃饭了?”曺圭贤不可置信地问了句,好在金钟云还拉着他的手没松开,让他可以完完整整地把话送进哨兵的脑子,“你是不是也没睡过觉?”说着,他就打算上手去翻金钟云的记忆。

“曺圭贤你给我安分一点!”在自己这几天丢了魂一般的狼狈模样被发现前金钟云及时甩开了曺圭贤的手,同时转头对他大喊一声,链接的丢失让曺圭贤很不高兴地撇下嘴。

“啧,又说悄悄话。”喝的有些上头的金希澈趴在郑允浩肩上,把手里的酒瓶子晃了晃,“有什么话…还不能给我们说吗……我们…都谁跟谁了?真是的……”

朴正洙一脸无奈地走过去把金希澈扒拉下来,对着郑允浩眨眨眼,“走吧,下去吃饭,这几年发生的事我慢慢跟你说。”

总算是把吵闹的队友送走了,金钟云长舒一口气重新坐回病床前,刚刚搭上曺圭贤的手就听到一句,“去吃饭去吃饭去吃饭……”,他就又把手收了回去。

“……”曺圭贤眼巴巴地望着他,金钟云干脆没搭理,转身几步靠到窗前的那张床上。

“为什么不去吃饭——”曺圭贤比着口型。

“我不饿。”

“你是不是也没睡过觉?”

“听不见。”金钟云别过头从窗口往下看了眼,大家刚刚从正门走出去,他在楼上都能听见金希澈的大嗓门。等他们消失在视野里他才反应过来李赫宰跟申东熙不见了,他看了还在碎碎念的曺圭贤一眼,曺圭贤立马噤了声。

“出事了?”他用眼神问金钟云。

金钟云犹豫了半天,还是凑过来重新坐到他身旁,“可能是赫宰。”

“他确实不太对劲。”向导的感知能力要强于哨兵,李赫宰进门时曺圭贤就感觉到了,但碍于病房里旧友重逢的场面,直到金钟云开口赶人他都没有提出来。

“他跟东熙应该还在实验室,我想下去看看。”

“那哥凑近一点。”意料之外的,曺圭贤并没有马上同意,金钟云歪了歪头,还是倾身凑到曺圭贤身边来。

“能帮我把氧气罩摘了吗?”曺圭贤问,同时聚起自己的精神域包住金钟云。

“停。”感受到不对劲的哨兵先一步拉开距离,“不可能,你又想干什么?”

曺圭贤没有解释,轻轻摇了摇头示意没什么,“没什么,哥先下去吧,我没事。”

金钟云看了他一会儿,皱着眉过来捏了下他的指节,“你别乱动,我马上回来。”说完他便慌慌张张地下了楼。

因为朴正洙一直在,曺圭贤并没有散出太多精神力,只是放出了一点作为对金钟云的安抚,刚刚两人独处时他才真正拉开压抑许久的精神域,被熟悉的气息裹住时金钟云的第一反应却是抬手抱住他,然后再吻上去。

意识到自己内心对曺圭贤极其不正常的渴求,赶在理智彻底被自家向导侵蚀干净前金钟云逃了,他几乎是从楼梯上飞下去的,等站到一楼时才腾出手来拍了拍自己通红的脸,这一抬头就对上了崔始源写满八卦的双眼。

“始源,你…你怎么回来了?”金钟云往后退了一步,这才注意到李东海跟金厉旭也回来了。

“特哥让我给你把饭送过来。”崔始源扬了扬手里的饭盒,仔细看他头上还挂着一层薄汗,应该是一路跑过来的。

解释完正事,崔始源回头扫了一眼还没走近的金厉旭,压低声音凑到金钟云面前来,“原来哥急着让我们走是为了……”

“始源哥?你站着干什么?不打算上去?”一句话没说完就被金厉旭从远处传来的高音打断,但金钟云已经猜到他想说什么了。

“为了让你们好好吃顿饭。”金钟云皱着鼻子接上他的话往下说,“你还没吃过吗?”说着,他打算伸手把崔始源手里的袋子接过来。

“没呢,我一起带过来了。”崔始源躲开金钟云的手,“我拿着就好。”

“谢谢你。”金钟云笑笑,“你先上去看看圭贤吧,我还有事要问他们。”

“关于赫宰哥吗?”崔始源叹了口气,“好,我先上去了。”

金厉旭虽然是跟着李东海去找申东熙的,但一直忍不住往金钟云这边看,等崔始源走后又掩盖般地别过头。

“钟云哥。”看到金钟云过来,李东海朝他点点头。

本来站在李赫宰身边写着什么东西的申东熙也回头看过来,“哥?怎么下来了,是圭贤怎么了吗?”

“不是,他好着呢。我是来问问……”金钟云对着李赫宰抬了抬下巴。

申东熙苦笑了一声,“我暂时还不清楚他身上出什么事了,具体发生了什么让东海跟你说吧,至于结果要等我跟厉旭把检查做完。”申东熙伸手把下意识就想往金钟云身边靠的金厉旭拽回来,推搡着李赫宰进了内里的一间屋子。

李东海一直静静的站在原地看着他们,金钟云也没催,等房间外贴着“注意辐射”的厚重大门关上时李东海才转身面向金钟云,“钟云哥,你自己来看吧。”

鉴于金钟云是哨兵的原因,对大大小小的厮杀都早已习惯,李东海并没有像对待朴正洙那样隐藏起部分事实,而是把经历的全部都呈现给金钟云,他也期待着能从金钟云口中听到什么新的发现。

看完整段记忆,金钟云摸着下巴沉默许久,他本想先安慰李东海两句,但看着小孩一脸平静的表情一时间找不出什么话来,楼上一点点延伸出的精神域又在催着他回去。

“钟云哥,我没事。”李东海也发现曺圭贤在找人,他又搬出那句说过无数次的话,“只要赫宰活着就好,我现在已经很满足了。”

“你要相信赫宰。”金钟云拍拍他的肩,“也相信东熙跟厉旭。”

“嗯,我相信他们。”

等到申东熙的报告出来已经是三天,医学二人组顶着一对一模一样的大黑眼圈把趴在桌上睡着的李东海叫起来。他们反复对李赫宰做检查的同时李东海说什么都不愿意走,连二楼都不愿意上去,每天就把自己缩在椅子上休息。

这几天曺圭贤身上的伤好的飞快,连带着金钟云的气色都好了不少,发尖的银白差不多全部消失,也主动开口说想要吃饭,在朴正洙去看望他们时蜷在床边睡觉。曺圭贤休息的时候金钟云也会到楼下实验室来,加上各位被喊过来加班的实验人员,向来冷清的实验室第一次热闹成这样。

“我把能想到的方法都用了一遍。”申东熙把报告递给李东海,上面密密麻麻写满了注释,看字体是金厉旭写上去的,“唯二发现不对的地方是精神力,这个你应该也注意到了,还有一个是,他大脑有个地方似乎产生了……”

“病变。”金厉旭开口补全了这句申东熙不太好说出口的词。

李东海仔细阅读着报告,轻轻点了下头,并没有对过于冷漠的用词表示出不满。

“所以现在有个方案。”申东熙看了金厉旭一眼,对方示意他接着说。

“给他做个脑部手术,把病变区域调整过来。”

“那成功率呢?”李东海把报告翻过一页。

“手术成功率是百分之百。”金厉旭开口,在这方面他有十足的自信。

“但是结果……我也说不好会怎么样……”申东熙接上金厉旭的话。

“那就不做了。”李东海把看到一半的报告合上递还回去。

过于干脆的拒绝让在场的人一时间都没反应过来。

“只是不一定成功。”以为他是没听懂自己的意思,申东熙继续解释,“我能保证结果不会比现在差,顶多只是做完之后保持原状而已。”

“我明白。”李东海叫了李赫宰一声把哨兵唤到自己身边来,“我不打算给他做手术了。”他又强调一遍,“虽然不会更差,但如果做完还是这样,他不就又要白白挨那么一刀?”他握着李赫宰的手来回揉捏着,几天时间被抽走不少血让李赫宰脸色很是苍白。

“我不想让他再受任何伤了。”李东海接着说,“也许很自私,但……就这样吧,他还活着,还记得我,我叫他的名字他会有反应,已经够了。”

一直旁听着没有说话的金钟云突然开口,“东海,我有一个建议。M国对昌珉跟赫宰做的事应该是相同的,但赫宰的进程被从中打断了,如果过程不能逆转,那能不能把他继续推进?”

与先前众人努力的道路截然不同的想法让申东熙愣住了,他真的低下头开始思考这个方案的可行性。

“这个的风险还要更大,况且,M国八成是用了黑暗向导的血或者别的东西,我们也没有……”金厉旭拒绝的话说到一半就停了,他们身边还正好就有一位刚找回来现成的黑暗哨兵。

显然申东熙也想到这件事了,他用带着些期待的目光去看李东海,不出所料,又一次被拒绝了。李东海也是个难得的倔脾气,他心里决定好的事别人说什么都不顶用。

“那我们这样做和他们又有什么区别呢?”他扫了在场的三个人一眼,“还是…就这样吧。”他又转头看了眼李赫宰,“就让我自私地帮他做一次决定,我不想再看到他受任何伤了。”

在李东海牵着李赫宰离开后,金希澈从门口晃悠进来,这几天他跟朴正洙要处理两件委托的后续事项,还多了郑允浩这个棘手的“大麻烦”等他们安置,李赫宰这边的事他们便全权托付给申东熙跟金厉旭。

“东海拒绝了?”看他们的表情金希澈也就知道李东海做了什么决定。

申东熙有些不甘心地点点头。

金希澈叹了口气,“这次就听他的吧,这是他跟李赫宰之间的事,我们没资格插手,就算是打着‘为你好’的旗号也不行。”

等了半晌都没人回话,他又说了句,“如果我是他,我也会做这个决定。”

“与其看着我爱的人为了一个不确定的希望反复受苦,我更情愿他像这样安安稳稳的过一辈子,就算他傻了,甚至忘了我,但只要他能陪在我身边就够了。”

在金希澈离开之后,申东熙有些落寞地去整理这几天实验得到的数据,金厉旭陪在金钟云旁边坐着。

“小旭,去休息一会吧。”枯坐了将近十多分钟,金钟云抬手捏了把金厉旭的脸,“你这黑眼圈快赶上先前的我了。”

“原来哥也知道自己前两天是什么样子。”金厉旭嘟嘟囔囔地念叨,但还是听话的起身准备离开,金钟云肯定是要回病房陪曺圭贤,他也不打算多问。

“……我决定我能理解希峰跟东海的选择。”在他走出几步后他听到金钟云自言自语地说了句,他有些惊愕地回头,哨兵已经垂着双手一摇一晃地上了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