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SUJU】Gloomy

Chapter Text

Chapter 27

朴正洙背后的伤需要重新缝一遍,金厉旭一时半会儿走不开,金钟云坐在旁边看了几分钟就坐不住了。

“你担心圭贤就先回去吧,这里有我们呢。”金希澈轻轻打了个响指。

金钟云没有立刻点头,反而先小心翼翼地看了眼金厉旭,他还是担心朴正洙的。

“没事的哥,特哥的伤不严重,你先回去吧。”金厉旭眼皮都没抬,是与往常别无二致的语气。

“……好,辛苦你了。”

看着金钟云关上门出去,金希澈张了好几次嘴都没有说出话来,最后还是忍无可忍的金厉旭开口问他,“希澈哥,你想说什么就直接说吧,我听着呢。”

虽然憋了一肚子的话想问,但碍于朴正洙先前的警告,他犹豫半天后还是只问了句,“特儿没事吧。”

“没事,再缝上就行。”金厉旭打上一个结,准备缝下一针。

动手前他幽幽地扫了眼缩在角落里戴着口罩看不清面容的医生,似是带着刀的眼神把对方吓得颤了下,随即将身子埋得更低。

朴正洙背后的撕裂确实像是新手处理比较大的伤口时会犯的错误,但他隐约觉得这事有些问题。

“希澈哥。”他用精神游丝碰了碰金希澈,“手上的事处理完了把那边那人也处理一下。”

金希澈面上的表情一点没变,仍是满脸担忧地望着朴正洙,两人背后没有哨向能力的医生完全没有察觉到他们之间秘密的对话。

“他有问题?”

“只是猜测。”

“对了哥。”赶在金希澈追问前,金厉旭出声打断,“钟云哥需要曺圭贤,至少现在曺圭贤还没死,他留在那里会更好。”是在回答他想问但未问出口的问题。

“……”金希澈愣了半晌,最终也只是轻轻点了下头。

金钟云迈着虚浮的步子走回病房,想着其他人暂时应该回不来,他挪到床跟前,小心翼翼地抬腿跪到床边,把脸埋进曺圭贤颈间轻轻耸了耸鼻子。除开药水跟消毒水的味道,他还是能依稀分辨出独属于自家向导的气息。

像是初秋的日光洒在落了满地的红枫上,深呼吸一口,满是草木清冽的气息,裹着让人倦怠的暖意,不由自主就想闭上眼永远沉溺于此。

“你还会醒来吗?”今晚大家的反常的举动让金钟云心里也没底儿了,“我很需要你。”沉默了半天,听着向导微弱到几乎捕捉不到的呼吸声,“我很想你。”他还是说出了这句话,如叹息一般,在曺圭贤耳侧转了一转儿就消散在空气中。

他整个人已经在悬崖边来回踱步许久了,在朴正洙发现他内心的分崩离析后才堪堪拉住。离了曺圭贤的精神场,他很明显感受到自己身体的不对劲,与刚开始结合又被迫分开时的感觉差不多,但更加剧烈。

“你如果能醒来……”他不敢去碰曺圭贤,只能前后动着脑袋去找向导还露在外面的地方,然后用自己的鼻尖轻轻蹭一蹭,“我就不再生你的气了,你再怎么捉弄我我都不会生气了。”略微侧头想了想,“也不会再骂你了。”他又补充,“或者你想掐我的脸也可以,我不躲了。”

“诶,你为什么那么爱掐我的脸呢?”想到这儿金钟云有些郁闷,在跟自家向导产生肢体接触后他心情意外的好了不少,又开始无止境的碎碎念。

突兀的敲门声打断了他的话,是金希澈。

他有些尴尬的舔舔嘴唇,在注意到只有金希澈一人回来后他从床上下来,乖巧的坐回床边的小凳子上。

“……醒了吗?”金希澈有些不自在地扫了眼墙上的挂钟,差十五分钟到零点。

“没有。”

“希峰。”看到金希澈的眼珠转了转,金钟云感觉他可能瞒了自己什么,“是我走后小旭又说什么了吗?”

“没啊。”金希澈走到床的另一侧蹲下来,想抬手碰了碰曺圭贤裹满纱布的脸,金钟云瞬间就站起了身。

“你冷静,我不准备把他怎么样。”金希澈也被吓的站起来,同时张开自己的精神域试图安抚过分紧张的哨兵。

金钟云略微眯了眯眼睛,重新坐了回去。

“哎,曺圭贤有没有给你留点什么东西?”金希澈额头已经隐隐约约渗出了汗,不比朴正洙,他不能单纯靠精神力就抚平金钟云剧烈翻涌着的神识之海,“比如向导素或者别的什么,他的血也可以,你这么下去真的不行。”

看到金希澈远离了曺圭贤,金钟云也敛起脸上阴冷的表情。被这么一提醒他倒真的想起来了,曺圭贤前不久给过他一把枪,是两人某次出任务的途中捡回来的。本来只是曺圭贤觉得枪好看顺手拿的,但回来后他们才发现这把枪能够传导向导力,并且能暂时将向导力以精神游丝的形式储存起来。

又因为金钟云对他精神力的需要,曺圭贤便把枪充好能后送给了他。作为回礼,金钟云也把自己用了很久的匕首送了出去。

这期间还有个小插曲。

匕首的握把处用花体刻着“Yesung”,是“艺声”的世界语写法。

某曺姓文盲拿到手打量半天以后,看着字母惊讶地喊了句“Yesexy?”

在这之后,凡是只有他们两人在的场合,曺圭贤就会用奇怪的腔调变着法子这么叫他,被狠狠揍过一顿也不知悔改。

想到这里,哨兵傻兮兮地笑出了声,看的金希澈一头雾水。

“所以……是有吗?”他伸手在金钟云眼前晃了晃。

“啊…有,要我去拿吗?”金钟云指了指自己。

“没事,你告诉我在哪,我去找吧,你留在这儿就行。”

“是把枪,就在我枕头下面压着,黑色的,上面有金色的花纹。”

“行。”

金希澈前脚刚走,朴正洙跟金厉旭就回来了,又挨了几十针的人脸色有些过分苍白,被金厉旭搀着重新趴回窗边的病床上。

“哥,他还是……”安置好朴正洙,金厉旭过来蹲到金钟云身边,略微侧头靠到他身上,金钟云抬手撸了把小孩已经塌下去的头发,无声地摇头。

“厉旭啊,今晚他要是再醒不过来,他就会一直睡下去吗?”无波无澜的提问让整个病房的温度都降了下去。金钟云只是迟钝,但他不傻,能否认识到真相只是取决于他内心愿不愿意接受罢了。

金厉旭有些不知所措的回头看向朴正洙,被金钟云强硬地掐着后脖子转向自己,“我在问你呢。”哨兵的嘴角的笑意并没有到达眼底,金厉旭有一瞬间感觉眼前相识了六年的人很是陌生。

“是。”他点头,“他可能醒不过来了。”

“钟云呐。”朴正洙声音微弱地叫了他一声,金厉旭连忙后退几步从他手底下逃出去。

“只是可能,你别对着厉旭撒气。”

金钟云看着自己的手半晌,“抱歉。”他对金厉旭笑笑,这次是真心的笑,“我没有生气,我只是不想被蒙在鼓里。”

“明早再看吧,他现在的状态比我原先想象的要好很多。”金厉旭恢复到公事公办的语气。他走到检测仪旁边看了一眼,“不像是要醒的样子,但暂时死不了。”

金厉旭拍上门出去时刚好撞见气喘吁吁跑回来的金希澈。

“……厉旭?”小向导眼里明显带着泪,把金希澈吓了一跳。

“我没事。”不想多解释,金厉旭随意摆摆手就从楼梯口跑了下去。

金希澈把手里的枪颠了又颠,重重叹了口气便进了病房。

“你们从哪搞回来的这把枪?”进门后他把东西朝金钟云丢去,枪上满溢的精神游丝让他本能的感到不舒服,连朴正洙都被影响的抬头看了眼。

金钟云站起身接住枪,枪入手的瞬间他下意识打开保险给枪上膛,在接触到金希澈怪异的眼神后又空摁一下扳机才把枪抱进怀里,“之前去搜M国基地时顺回来的。”枪上久违的向导气息让他不自觉露出个笑。

有了曺圭贤精神力的支撑,朴正洙也从寸步不离守着金钟云的状态中暂时解放出来。又陪了金钟云一夜,第二天一早他也匆匆忙忙地离开了。

在曺圭贤还昏迷着的时候,又传来一个噩耗——本该在昨晚回来的李东海跟李赫宰到现在也不见踪影。两人的车定位在南部的环山公路上,在任务当天下午落日时最后传回一次信号,便彻底断开了链接。

得到朴正洙允许,两支小队分别前往环山公路与他们执行任务的那家饭店搜寻,朴正洙也随意找了个借口动身去试探总部。

崔始源在这天下午带着合同回了基地,金希澈不得不去处理后续事项,金厉旭在查混进来的卧底,申东熙还在隔壁躺着,竟没人分得出时间来关心金钟云。

抱着自家向导送的枪,加上曺圭贤到第二天夜里还是安安稳稳的睡着,虽然没醒,但也没有如金厉旭预想般永远离去,金钟云心情好了不少,想不到该说什么的时候他就端着枪在病房里踱步,偶尔还会哼几句歌。

金厉旭忙到深夜也没抓到什么可以定性的证据,象征性地训了毛手毛脚的新手医生几句他就重新回了曺圭贤那里。

金钟云正转着手里的枪,看到他进门略微侧头笑了下。

明显比昨天好很多的状态让金厉旭的脚步顿住了,但随即他便注意到金钟云手里的枪,上面那股熟悉的气息明显是曺圭贤的。

噢,怪不得。金厉旭有些好笑。他走过来调试了几下机器,又翻开曺圭贤的眼皮看了看,“比我想的要好很多,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他的情况确实在好转。”

“所以他原本会撑不过昨天对吗?”

“嗯,原本是的。”

“所以他撑过去了,他马上就会醒对吗?”

金厉旭长叹了一口气,“我不清楚,我只知道他暂时死不了,什么时候醒还是未知数。”

“没关系。”金钟云重新坐了回去,枪被他放到床头,转而轻轻握住曺圭贤的手,“能活着就好。”

金厉旭想要说什么,又一次被敲门声打断,进来的是崔始源跟金希澈。

两人八成也是刚结束手头的事,领带都没来得及取就跑了过来。崔始源双手有些局促的放在身前,小心翼翼的打量了金钟云一眼,又转头去看金厉旭。来的路上金希澈把事情详详细细给他说了一遍,当然也包括曺圭贤可能熬不过昨晚这件。

“各项生命体征都在恢复。”没再去看金钟云,金厉旭直接面对着他们两人开始解释,“从昨晚开始到现在一直都在往上走,虽然变化不是太明显,但已经好很多了。”

他抿着嘴沉默了许久,才说出下一句,“可能是钟云哥一直陪在他跟前起作用了吧,我真没办法用医学知识解释。”他笑了一声,“按常理来说应该是我先前告诉你们的那个剧本。”

“不过这次还真是我判断失误了。”

“所以他……”崔始源眼睛明显亮了起来,金希澈嘴角也带上了笑。

“嗯。”金厉旭扯出个还算真心的笑容,“不出意外的话。”他又强调一遍,“只需要等他醒来就好。”

这一等就又是两天。

因为大家偶尔才能来病房待一会儿,倒也一直没人发现金钟云已经整整四天没吃饭了,期间的睡眠也只有朴正洙第一次接管他的精神域后强制他睡了十多分钟,除此之外他一直没阖过眼。

他本人对此并没什么反应,每天的生活就是跟曺圭贤说话,然后在病房里来回走动。

等到第四天晚上,跑了趟总部的朴正洙回来后才发现这件事。

“钟云,你多久没睡过觉了。”脸色同样不太好的人有些粗暴的把缩在凳子上碎碎念的人拽起来,枪上的精神游丝快被消耗殆尽,金钟云又出现了反复的狂躁情绪。

眼前人眼底的青黑已经到了比鬓角的白发更显眼的程度,朴正洙闯进他的精神海强行翻了翻他这几天的记忆。

“饭也没吃过?”向导的脸色黑的可怕。为了避免金希澈瞒着自己去总部找King对峙,他就带着一身的伤先亲自去了一趟,把那边的事全部揽到自己身上做完。

李东海跟李赫宰还没找到,留在总部的人也没一个让自己省心的。在心里把神经大条一直没能发现金钟云异常的金希澈狠狠骂了一顿,他准备拉着金钟云去吃饭。

“我不饿。”向来听话的哨兵第一次违抗了他的命令,“我也不困。”金钟云一边摇头一边往后退,“我哪都不去,我没事。”

“……你是准备陪着他一起走是吗?”

“他还没死。”

“……”朴正洙额角的青筋一阵阵在跳,他深吸几口气压下嘴边大把的脏话。

“你必须去吃饭,然后睡觉,你别逼我……”向导的精神威压越来越重,金钟云沉着脸跟他对视,怀里还紧紧抱着曺圭贤的枪。

“那个……”不知道什么时候来的崔始源轻轻抬手拽了拽朴正洙的衣角,等级过低的哨兵被朴正洙影响到满头都是汗。没想到对方会突然扩张精神域来压制金钟云,想跑也来不及的人只得出声打断一触即发的战争。

“始源?”朴正洙瞬间收敛了全部精神力,有些慌乱的蹲下身子去看软在地上起不来的崔始源。

“没事。”受了无妄之灾的人抹了把脸,“我有个办法,可能能让圭贤醒来。”

金钟云一个箭步过来也蹲到两人身边,“什么?”

“可能会有些危险……”

金钟云直接打断他的话,“没关系,是什么办法?”

崔始源出的主意是他以前在某本书上看到的,书上说哨兵可以用精神体把自己的向导从死亡中带回。曺圭贤的状态很像书中所描写的情况,受了足以致命的伤,但还留着一口气,只是一直不能醒来。

结合过的哨向意识相通,可以用精神体作为引导进入对方的精神图景,找到向导徘徊在黄泉之境无法离去或是不愿离去的灵魂将其带回。

“我可以去找他吗?”听完崔始源的话,金钟云带着些期待去问蹲在自己身边的朴正洙。

朴正洙没有回答,这个方法他以前确实听过,也有人试验过,但他所知道的结果无一例外都是失败——轻则向导死亡,重则两人都永远迷失在精神图景。虽然以他的能力是做的到的,但他不想拿金钟云跟曺圭贤两个人的命去下这个希望渺茫的赌注。

“让我试试好吗?”见朴正洙没有第一时间否认,金钟云又接着问,“相信我,也相信他。”他不想再这么拖下去了,即使金厉旭说曺圭贤的身体每天都在好转,但他仍觉得自家向导的灵魂在离自己远去。

“我会带着他回来的。”

“特哥,让钟云哥试试吧。”崔始源也开口劝他,金钟云的状态他也看在眼里,长久拖下去的结果不一定会比现在放手一搏的好。

朴正洙皱着眉看了金钟云许久,“你想好了?”

“想好了。”没有一丝犹豫。

“好,我们试试。”

翼展接近三米的金雕缓缓落在病房正中,朴正洙深吸一口气,张开了自己的精神域。扛不住精神威压的崔始源先一步去了楼下,病房里只剩他们三人。

金钟云站在床边,握着曺圭贤的手,等朴正洙把他送进去。

越聚越多的精神游丝缠上金钟云的精神体,又延伸到他跟曺圭贤身上,朴正洙额角都是汗,撬开曺圭贤的精神屏障比他想象中要难的多。

在金希澈都被过度膨胀的精神域激的扔下手里的事跑来时,金雕突然消散成一把金色的光点,金钟云的身体左右晃了晃,笔直地倒了下去。

朴正洙呆呆地站了许久,背后和手腕的伤让他没办法接住金钟云,只能看着哨兵摔到地上,又被赶来的崔始源抱起,金希澈站在门口有些不知所措地在他们几人间来回扫视。
“成功了?”崔始源问。

“……或许…吧?”

这边金钟云再睁眼时已经到了一片葱郁的树林里。刚刚被朴正洙层叠的精神域包裹时,他感觉有什么东西在把他往出拽,要硬生生把他从这副身体里拽出来一般。在他试着放松自己去接纳这股力量时他就失去了意识,一阵天旋地转过后就站到一根树枝上了。

……诶?我怎么站在这?

他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现在这个视角是从树上看下去。在观察了一圈周边的环境后他准备先从树上下去,但在大脑跟身体配合不起来的情况下他是左脚绊右脚极其狼狈地掉下去的。

他本能的想要用手作为支撑减缓掉落时的冲击,却只听到了几声扑腾翅膀的声音。

金钟云这才想明白原来崔始源先前说的用精神体作为引导是这个意思,被送进来的东西是他的精神体,跟他本人的意识。

所以……我记得我的精神体是金雕来着,比我人都大还威风凛凛的那种。金·小白鸟·钟云瘫在地上,有些无奈的看着自己雪白的小翅膀,跟两条又细又短的腿。那现在这样儿又是怎么回事?

艰难的接受这个事实后,他开始学着适应这副身体。用了十分钟站起来,又花了二十分钟学会飞,他跌跌撞撞的飞到空中去找曺圭贤可能在的地方。

很明显——远处有一片湖,湖水正中是一座巨大的城堡。

不愧是曺圭贤的精神图景,在往城堡那边飞时,金钟云默默吐槽了句,这种惟我独尊的样子真是到哪都不会变。

在绕着城堡飞了几圈后,他在三楼的窗户后发现了正在认真读书的曺圭贤——只有十六岁的曺圭贤。

脸上还带着稚气的小孩坐在窗前认真的看着手中厚厚的书,一边看还一边念念有词的做着笔记。金钟云在平复好内心的惊讶后扑腾翅膀靠过去,轻轻啄了啄窗户。

在跟曺圭贤对视的瞬间他的心跳顿了下,这个眼神确实是曺圭贤本人没错。

但少了往常压在最底挥之不去的悲拗与愤怒,只是单纯的,独属于他的自信与开朗。

金钟云咽了口唾沫,正准备开口叫一声,就被无情拉上的窗帘阻隔了视线。

原来这小孩这么没同情心的吗……小白鸟翻了个白眼,重新开始敲窗户。又敲了几轮,窗帘被重新拉开。

“你想干什么?”是还没有完全变音的清脆嗓音,带着些许不耐烦,金钟云控制不住地想笑,表现在他目前的身体上就是几声沙哑的鸣叫。

是的,沙哑的。

叫出声的时候他自己也被吓了一跳,所以精神体的声音是跟着本体走的?他有些不信邪的又叫了声,还是沙哑到像是木工锯东西的声音。他看到曺圭贤有些惊讶的瞪大了眼睛,毕竟一只这么可爱的鸟开口却是大叔一样的声音,不论是谁都没办法第一时间接受现实。

小孩张了半天嘴才说出下一句话,“……我不想养鸟,别来我这里了。”他同样屈起手指敲了敲窗户,“别再来了。”

然后他就不见了踪影。

金钟云没能再从哪扇窗户里找到他,也没能找到可以进去的地方。精神图景里时间的流逝很奇怪,体感时间才过了几个小时,天色就已经昏暗下来,伴着阵阵闪雷,是暴风雨的预兆。

金钟云有些着急地返回他一开始敲的窗户,开始停在窗沿上疯狂敲窗,倾盆的雨也在此刻落了下来。

城堡外没有能用来避雨的地方,他在敲了几下窗户后就被快几乎跟他本身一样大的雨点重重拍了下去,湿透的羽毛全数贴在地上,不间断的雨没有半分收敛的意思,像是要把他摁死在雨幕里一样不要命地下着。

水逐渐积了起来,不过半个手掌那么大的小鸟很快就被淹没。金钟云趴在水里动了动翅膀,有些无语地笑了,他怎么都没想到自己会以这么狼狈的方式结束这次旅程。

不过还是有收获的吧,他看到了还是少年的曺圭贤,也跟他说上了话。

他以前的声音也还挺好听的,被淹的迷迷糊糊的人想。

“傻子。”他又听到了曺圭贤的声音。骂我的时候好像没那么好听了,他这么想着。

诶,等会儿。

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被泛着凉意的手捧了起来,随后被裹上毛毯揣进一个温暖的怀抱。

“不是都说过了我不养鸟。”是小孩嘟嘟囔囔的声音,“你一直跑我这里来敲窗户干什么?下雨了也不知道走,你真的会被淹死的你知道吗?”抱怨的语气也与现在的曺圭贤一模一样。

“没事。”金钟云叫了声,声音依然沙哑到让人想皱眉,“你不是会来找我嘛。”

“我知道你很感谢我,但你还是别出声了。太难听了。”也像现在的曺圭贤一样欠揍。

成功入住城堡后,金钟云面对的下一个难点就是,怎么告诉曺圭贤自己是谁,又怎么把人从这里带出去。

“小贤,怎么下这么大的雨还要出门?”是温柔的女性的声音,金钟云原本发着抖的身子僵住了。

“妈妈!”小曺回应,金钟云感觉自己的心都在因为这一声在剧烈的抽痛,“这只鸟不知道为什么一直不愿意走,我怕他淹死在外面了。”

“嗯,那先把他接进来养着吧,说不好人家是喜欢你才不愿意走呢。”

我还真就是喜欢你才会过来的,心疼归心疼,该吐槽的还是要吐槽。

金钟云完全没发现自己已经愉快地承认了自己喜欢曺圭贤这件事。

“我记得家里有个鸟笼来着。”

“嗯,我找到之后拿给你。”

“好!放在书房行吗?”

女人很宠溺的笑了一声,“当然行,只要你不怕弄脏了书又被骂就好。”

“爸爸才不会骂我呢。”

只是听着,金钟云都能想象得出来小孩下巴都要翘到天上的模样。

原来他的精神图景是这样的吗?他是在那之后,才一点点搭建起这座城堡的吗,所以他还是十六岁的模样,还会有人关心他为什么会在暴雨天出门,他还能仗着有人宠自己而无法无天。

怪不得他一直不愿意醒来。

金钟云竟然生出一种就陪着他像这样一直睡下去的想法。

“你为什么想留在我这?”在把他放进鸟笼后,小曺并没有锁上门,而是就这么趴在桌上看他。

金钟云正要张口。

“停停停,先别叫了,那么难听我还听不懂。”

“你是不是想骂我?”看着白鸟脸上明显梗了一口气的表情,小曺突然福至心灵般问了一句。

点头。

“你能听懂我说话?”

点头。

曺圭贤轻轻笑了声,“原来你也是我臆想出来的东西吗?”

金钟云怔住了,这句话的意思是……曺圭贤知道他在这里的生活都是假的?

“小家伙,安静点睡吧,明早我再给你拿吃的,现在太晚了。”小曺脸上温柔的笑让金钟云有一瞬间以为自己面对的就是现实里的那一位。

奇怪的是,在那天短暂的交流后,曺圭贤就一句话都不愿意再跟他说了,哪怕金钟云扯着嗓子叫唤,小曺也只是找东西堵住耳朵,甚至干脆把他锁进笼子自己抱着书挪去隔壁。

叫了两天后金钟云也停了这种无用的行为,他隐隐约约感觉曺圭贤是认出自己了,但出于某种原因又选择暂时逃避。

在他不再发出声音后小曺也把他从笼子里解放出来,任由小鸟绕着自己的书跳来跳去。

“是现实…还是幻梦……”曺圭贤突然说了一句话,把正在窗边蹦跶的金钟云吓了一跳,这孩子难道一直都知道吗?

“是去拥抱残酷的现实,还是沉溺在无边的幻梦。”在凑过去看了眼后金钟云才发现小曺是在念书上的句子。

然后他眼睁睁看着书上的字开始变化。

“梦里有家,可现实里有你。”曺圭贤还在念着。

金钟云突然就僵住了,身体像是不属于自己般冻在原地。

小曺捏着他后颈的羽毛把他拎起来。

“钟云哥。”是那个曺圭贤的声音,“走吧。”

他被小曺从窗户处扔了下去,本该灵巧的翅膀却迟钝到怎么都动不了。在落地前的一瞬间,他从曺圭贤满溢着复杂情绪的双眼里看到了自己写满惊恐的脸。

“曺圭贤!”他大喊着他的名字从床上坐起来,满身满脸都是冷汗,分散坐在病房里的人都围了上来,连金厉旭跟申东熙都在。

金钟云愣愣的坐在那儿,一圈人面面相觑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一时间病房里只剩时钟前近的声音。

他抬头看了一眼表,从他进入曺圭贤的精神图景算起现实中只过了不到半小时。

“我找到他了。”他看向离自己最近的朴正洙,“我找到他了。”

朴正洙舔了舔干裂的嘴唇,他心里也没底,所以他下意识抬头去看金希澈。

“然后呢?”金希澈拉开朴正洙自己坐下,“然后发生什么了?你是怎么从里面出来的?”

“他把我从窗口扔下去了。”

“?”这下连金希澈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金钟云回忆着曺圭贤最后留给他的那个眼神,“他说他会回来的。”他笃定地对大家说,“我等着他就好,你们都先去休息吧。”并不打算解释,他一开口就是赶人。

“钟云……”

“他会醒的。”

“走吧。”金厉旭抱着双臂冷脸站在最后,“既然哥都说了他会醒,我们留在这儿也没意思。”。

朴正洙看了金希澈一眼,后者会意的抬腿追了出去。

金钟云望着他们离开的背影许久,“正洙哥,你们也走吧。”他极其郑重地叫了朴正洙的本名,“大家明天都还有很多事,我留下就可以了。”

朴正洙也只能嘱咐几句便带着其他人离开病房,把空间留给他们两个人。

金钟云坐在床边等了一整夜,床上那人还是没有半分清醒的迹象。

天色逐渐亮起时他有些烦躁的拿过床头的枪,被抱在怀里足足四天后,枪上的精神力也全数耗尽,他只是为了获得心理安慰才重新将它拿起。

“喀哒。”他给枪上膛,“你不会是在骗我吧。”

“叩。”他又扣下扳机,枪里没有子弹,只有扳动扳机的声音,“其实里面也不错啊,也有人爱你,有人关心你,你想留在那……其实也没什么不对。”

“喀哒。”再次上膛,“但是为什么要把我送出来呢?还是用那么粗鲁的手段。”

“叩。”,“让我多陪你几天怎么了?那么着急送我出来。”

“喀哒。”,“我还以为你是准备醒来了呢……”

“叩。”这次扣扳机的声音跟一声轻笑同时响起。

金钟云端着枪的手顿住了,他保持着用枪对准曺圭贤的姿势,愣愣地侧头去看他。

“哥……”是哑到完全分辨不清的声音,但金钟云听了个清清楚楚,“你是想用…我送你的枪……来谋杀我吗……”

金钟云满脸都是压抑不住的狂喜,嘴角不受控制的往上翘,“我以为你跟我说的第一句话会好听一点。”虽然还是在嘴硬的接话,但他的声音都带着哭腔。

“那么……”

“金钟云……”

“我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