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SUJU】Gloomy

Chapter Text

Chapter 26

“地上的建筑只是为了掩人耳目,这座岛并不是悬在海面上的浮岛,就从我们刚刚潜下去的深度来说,下面很有可能还藏着东西。”

按着郑允浩的推测,李东海把布满全楼的精神游丝重新收回来,稍作休整后准备向地下进发。

从来没有一次性耗费过这么多精神力的小向导流着鼻血,可怜巴巴地躺在潮湿的木地板上放空,由着鲜红的鼻血糊了满脸。

“你没事吧?”看着他这副凄惨的模样,郑允浩多少有些于心不忍。他走过来拿自己衣服下摆略显粗暴地抹去那人满脸的鼻血,疼得李东海皱起了鼻子。

“没事,我没事。”躺了片刻后浑身都开始发冷,被海水浸透的衣服带走了大量体温,李东海也明白不能再拖了,没时间给他浪费。

重新聚集起来的精神游丝沿着门缝伸出去,一同张开的还有他的精神域。

从一层的电梯井下去……果然,地下还有建筑。李东海闭上眼感受着精神场带给自己的画面。负一层是空的…再下一层呢……

太阳穴一跳一跳的发疼,他感觉到又有一股热流从鼻腔涌出来,耳朵也开始嗡嗡作响。

撑住啊,他掐着自己手心,试图再将精神域扩大一点。

“不行的话别强撑了,找到下去的路就行,我们直接走。”郑允浩掐着他的脸强迫他收回所有精神力。

李东海迷茫地看了他半天,在脸又被捏了下后才回神。

“我只看到三层,负一层是空的。”他扶着郑允浩站起来,说话的声音都在抖。

“那从负二层开始找。”郑允浩重新把他背到背上,“遇见其他人了杀了就行。”

“……嗯。”李东海感觉自己眼前都在泛白光,原本冰凉的身体此刻开始发烫,长时间浸泡在海水里让他不可避免的发起了高烧。

略微变化的体温引起哨兵的注意,郑允浩有些担心的回头看了他一眼,李东海已经俯在他背上闭上了眼。

“李东海?”

“走吧,我没事,只能从电梯那边下去。”他还是没睁眼,只是张口指路,“先上二楼把电梯叫上去。”

后面的话没说完,但郑允浩也知道他想干什么了。

他紧了紧环着李东海的手,动身上了二楼。

在电梯上去后他回到一层,硬掰开了紧闭着的电梯门。

郑允浩先探头往下看了一眼,看这个深度,位于地下的建筑少说也有五层左右,怪不得M国一直没有弃用这栋在海上不知安放了多少年的古旧建筑。

他颠了李东海一下,“你抱紧点,我要下去了。”

“嗯……”

在勒在自己脖子上的胳膊又收紧些后,他搓了搓手,纵身跃了下去。因为背后还背了个人,导致他在掉到负二层时才止住身体下坠的趋势。郑允浩一手握着用来拉拽电梯的钢绳稳住身体,另一手在李东海脸上拍了两下。

“嗯?”李东海又开始流鼻血。

“你能跳过去吗?”他略微转了个身让李东海面对着微微开了一条缝的电梯门,“那儿有一根绳子,你跳过去抓住它,顶多撑个半分钟,等我掰开电梯门之后我再把你拉上来。”
李东海愣了片刻才明白他的意思,高烧加上精神力流失让他整个脑子都在发涨。

“行吗?踩着我的腿跳过去?”

“……行。”

确认他听明白了,郑允浩便抬腿踩住钢绳,示意李东海上来。向导晕晕乎乎地抱着他转了一圈,一屁股坐到他大腿上。

“……”

“……”

“你倒是站起来啊。”看着李东海先不紧不慢地擦了把鼻血,郑允浩终于忍不住开口。

“等下,马上。”把手心的血蹭到衣服上,李东海扶着他的肩膀起身,瞅准那根绳子就蹦了出去,刚刚好握住绳子的最下端。

在他坠到绳子上时郑允浩听见了一声极其微弱的声音,像是什么机器启动了。于是他把视线从李东海身上挪开,抬头看了眼,原本安安稳稳停在二楼的电梯开始缓慢地向下移动,哨兵在黑暗中生理性放大的瞳孔瞬间紧缩起来。

“怎么了?”李东海捕捉到他情绪的变化,也跟着他抬头往上看,但他只看到一片漆黑,哨兵能听到的机械运转声也并不能传到向导耳中。

郑允浩收回视线大概估算了下时间,留给他的最多还有十秒,这还是在在电梯匀速下降的情况下。

“你差点一脚把我踹下去了。”他先解释一句安抚好李东海,然后调整姿势跳到电梯门前。其实他原本是打算从旁边略微凸出的水泥地边上走过去再进行下一步的。

九。

他用两手捏着电梯门上方的墙壁,脚踩住那两块金属大门。

八。

在低头确认位置后,他松手让自己掉下来,同时将手卡进电梯门张开的缝隙里稳住身体。

七。

附近没有落脚点,他只能保持站在电梯门上的姿势开始扳门,浑身的重量都加在两只握着电梯门的手上。

六。

豆大的汗滴从他额头滑下来,手臂上满是因发力而凸起的青筋。

五。

没有着力点让整个过程极为艰难,在开口略微扩大了一点后他立刻将自己的胳膊卡进去,然后扭转胳膊试图将缝隙撬的更大。

四。

缝隙足够放进一条腿了,他把半个身子都挣扎着挤进去,然后用力往反方向一蹬,年久失修的机器悲鸣一声罢了工。

三。

突然打开的门让他失去支撑向下掉了半米,随即又单手撑着地面把自己拉回来。然后他伸手去够李东海,李东海配合地往前荡了一下让他能碰到自己,但这个动作也加速了电梯的下落。

二。

他掐住李东海的脖子直接把人扔了上去。

一。

在一声沉重的落地声后他也翻身上去,极其狼狈地趴到地上。

零。

电梯从两人眼前掉了下去。

趴在地上拼命咳嗽的李东海这才反应过来两人刚刚是处于多么千钧一发的时刻。

“是……因为我拽的那根绳子?”他捂着泛青的喉咙,满脸都写着劫后余生。

郑允浩没接话,他听到有人过来了,电梯掉落的声音肯定引起了建筑里的人的注意。

“嘘。”他示意李东海暂时闭嘴,然后起身把他扛到肩上,也就是这时李东海发现他十指的指甲崩开许多,指尖已经满是鲜血。

“你刚才扳门把手弄伤了。”因为能接触到郑允浩,他就把这句话直接送进哨兵脑子里。

郑允浩闭了闭眼,脑海里突如其来的声音让他本能地感到排斥。

“直走,在第一个路口左拐。”李东海开始指路,原本想立起精神屏障把他隔出去的哨兵顿了顿,选择暂时接受他。

有踩过水潭的脚步声在右手边响起,郑允浩扛着李东海开始向他说的地方移动。

“等等等!!”一声惊叫震得他抖了下,随即便听话的退后两步藏到拐角,一名扛着枪的哨兵从隔壁的走廊跑过去,身后还跟着个向导,八成是一对已经结合过的哨向,向导有意将自家哨兵的存在从这里抹去,所以郑允浩没听到。

等两人远去后他本准备按着李东海先前说的方向走,却在迈步前被叫停。

“走右边。”

“跟上他们吗?为什么?”

“那边又来人了,他们估计是分批次从同一个地方上来的,我们现在过去会撞个正着。”

解释的话说到一半郑允浩就行动了,因为他也听到左边隐约的脚步声,似乎也是两个人。

“不打算直接杀了他们?”在跑路的过程中他还是不死心地问了句。

“我没摸清他们在这里布置了多少人手,贸然出手会有危险。”李东海解释,到现在为止陆陆续续出现在他精神场中的哨向少说已经接近十对了,他原本的信心也被源源不断的增援打败。

“现在呢?”两人最后拐进一个死胡同,身后的脚步声越靠越近。

“这儿有个门,里面没人,我们先进去躲躲。”李东海指了下右手边一副略显突兀的挂布,挂布已经发霉了。

郑允浩掀起挂布,里面是一扇破木门,他试着拧了下,“锁了。”

“你用点力啊!电梯门都能卸把这玩意儿卸不下来?”

然后郑允浩就把门把手整个拧下来了。

两人躲进去后他先把李东海放下来,自己贴在门上听着外面的响动。好在来找他们的人只是远远看了眼,发现这里是死胡同后就没有更深入地进来搜查。

“然后怎么办?”他转头去问李东海,这才发现那个原本应该跟在自己身后的人此刻正站在房间中央的一张床前发呆。

在他全神贯注听着外面动静时,李东海几乎是连滚带爬才挪到那个床跟前的。

他不可能认错,那是他醒来之前在梦里看见的那张床,那张李赫宰躺着的床。

因为床在一个凸起的台子上放着,以他趴在地上的视角并不能看见床上是什么,他就这么呆愣地盯着床边,然后四肢着地爬过去。

他撑着地站起来,他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心情,在看到那张床时他脑子就空了。

李赫宰?

他终于看清床上的人了。

他的哨兵裸着上半身躺在那里,身上包着薄薄一层纱布,已经被血浸透。胸前贴着几个不知用途的圆纸片,纸片背后连着几根黑色的细线,细线的另一头埋进地里。放在身侧的手臂上满是针孔,手腕上也贴着同样的圆片。

是你吗?

他想伸手去碰碰他的脸,但又停在几厘米外的空中。

因为他什么都感觉不到,面前的人在呼吸,他的胸膛有明显的起伏趋势,在他还活着的前提下,李东海还是什么都感觉不到。

在两人已经彻底结合后,他不会感受不到他的哨兵。他有些不敢认了,这是李赫宰吗?还是被做出来长得一模一样的复制品?

“李东海?怎么了?”恰好这时候郑允浩喊了他一声,吓到他手一抖就摁到那人脸上。

本来处于昏迷状态的人突然睁开眼,瞬间扯断身上所有的线握住李东海的手腕,狠狠捏住并翻转过去。

就连还守在门口的郑允浩都听到了手骨碎裂的声音。

李东海至少还记得他们是在什么地方,咬着牙咽下已到嘴边的痛呼。

没等他反应,他就被握着手提起来整个人摔到地上。

但也是在产生肢体接触后他才确认了,这个看着自己的眼神中只剩杀意的人确实是李赫宰,虽然精神力很不对劲,但他还是能分辨的出来那就是他的哨兵。

真好。

紧接着就是李赫宰的拳头,招呼在他脸上。

你没死。

头撞到地上那一下的眩晕消失后他略微侧头,避开第二拳,他是李赫宰教出来的,他知道对方下一招会怎么打。

你还活着。

越来越大的笑容从李东海嘴角升起来,一同出现的还有眼角止不住的眼泪。打坠海之后一滴眼泪都没掉过的人现在才痛痛快快地哭了出来。

他看着李赫宰没有任何表情的脸怎么都挪不开眼。

哨兵砸下的拳头被躲开后没收住力,暂时卡在腐朽的木地板里。

李东海屈腿用膝盖重重顶了他一下,把压在自己身上的人顶的一个趔趄,接着他用自己没受伤的那只手还了李赫宰一拳。

那我先陪你打一架,再带你回家。

他用胳膊肘撑着地,猛地抬头撞上李赫宰的下巴,把他撞得向后仰头,身体也跟着往后倒了不少,李东海趁机从他身下逃出来。

但刚爬出两步就被握住脚踝拉了回去,哨兵像是没有痛觉一样又发起了下一波攻势。

李东海本想着那一下给他的时间足够他起身了,慌乱间回踹的腿也被躲开,主动权瞬间又回到李赫宰手里。

凭着自己对他的了解,李东海下意识抬手护住脖子,果不其然紧接着李赫宰的手就来了,但在他的提前防御下抓了个空。

“略。”他有些得意地吐了下舌头。

感谢高烧,他暂时感受不到被捏断的手腕处传来的疼痛。

大概估计那人下一招可能会抓住头发并尝试扭断自己脖子,李东海飞快地抬手推上刚好位于自己头顶的台子,接力矮下身子彻底缩到李赫宰身下。

木地板被砸破的声音在他头顶响起。

心里清楚硬碰硬是肯定打不过的,只能出些阴招。在看到李赫宰身上的伤口时他犹豫了下,但还是屈起手指对准那个弹孔狠狠碾了过去。

但这一次李东海失算了,在鲜血涌出的同时他的发顶也被拽住,哨兵以一种不容推拒的力度重新把他拽到自己面前,然后抬手扼住了他的脖子。

完了。

脖子被掐住的时候李东海浑身都僵了,先前想好的所有战斗方案全数消失,他开始本能地挣扎。

他想开口叫李赫宰一声,但什么声音都发不出来,连微弱的呻吟都没有,所有话都被扼杀在哨兵铁钳一般的手里。

突然李赫宰掐着他的力度松了不少,他也在这时挣扎出来。然后他看到站在李赫宰背后举着把椅子的郑允浩。

被冲后脑勺狠狠抡了下后李赫宰也没晕,还想要站起来反打,于是郑允浩又给了他一下。

再怎么皮实的哨兵被这么来两下后也撑不住了,还没完全站起来的人又倒了下去,李东海抬手接住他。

“这是你的哨兵?”郑允浩把凳子扔开,“我们已经被发现了。”他指了指躺在门口的两具尸体,应该是他刚刚杀的。

看到李东海点头,他向他伸出手,“把他给我,我们走吧。”

李东海微微睁大了眼睛。

郑允浩像是犹豫了很久才说的这句话,每个字都带着浓浓的不甘,但他还是这么说了,“我们走,带着他先走,我之后再去找他。”第二个他是指沈昌珉,在自己跟李东海的愿望里,他选择先去完成李东海的愿望。

他把被自己敲晕的李赫宰接过来扛到肩上,又用另一只手拉住李东海。

“刚刚过来的两个人被我处理掉了,现在应该往哪走?”

李东海略微张开精神域扫了一遍,“只能走左边,那条路上有两对哨向,尽头是排水口,可以从那里跳进海。”

郑允浩反而质疑了句,“他撑的住吗?”李赫宰腹部流出的血把他的半边身子都染透了。

“他撑得住,我相信他。”

临出门前李东海从墙上扳了块木头下来,把一头折成刺状拿在手里当武器。

两人默契地处理掉路上的人,顺利出了基地。

地下二层的排水口埋的很深,李东海一直静静盯着被郑允浩抱在怀里的李赫宰。失去意识的人呛了好几口水,于是他用力蹬了几下腿,凑过去扒着郑允浩的肩吻上李赫宰,把自己自己肺部的所有氧气全数渡过去,然后以这个姿势把氧气封死在他口中。

五好哨兵郑允浩反手揽过他的腰,一左一右抱着他俩上了岸。

“你是打算把他送上去就行了?然后自己死在里面?”在回去的路上郑允浩问他。

“也不是。”李东海被他扛在另一侧肩膀上,苦笑着回了一句,“或许出于本能吧。”

漏洞百出的一次寻人计划还就真被他们成功实施了,虽然找到的人不是原计划里的那个,但至少他们都还活着。

把李赫宰放到先前用来安置李东海的床上,郑允浩在处理完他身上的伤口后找了根麻绳把他绑紧,才转身去关心已经烧迷糊的李东海。

手断成两截脸也肿的老高的小向导硬要坐在床边看着李赫宰,郑允浩也只得这么别扭的开始给他包扎。

“他真的是你的哨兵吗?”

“是。”

“那他为什么要……?他刚才是真的想杀了你。”

“我不知道。”

“你是不是准备说,他想杀就让他杀吧?”

李东海没回话。

郑允浩固定好他的手,叹了口气转身走到远处坐下,“我只能给你包成这样,你还是得找专业的医生,不然你的手可能会废掉。”

“李赫宰?”李东海没理他,因为躺在床上的人似乎动了动。

“李赫宰!”他又叫了声,并试图伸手去摇醒他,郑允浩也戒备着走过来。

李赫宰成功被摇醒了,一脸迷茫地看向他们。

“李赫宰?”李东海又叫了声 ,然后撞了身边的郑允浩一下,“你是不是把他给打傻了?”

哨兵眼里已经没有了初见时的杀意,剩下的是一片平静,裹着些许无措。

“李…赫…宰……?”他跟着重复一遍,“……是。”

“你说什么?”李东海往他跟前凑了凑。

李赫宰再次抬头时眼里已经没了先前的那点迷茫,“是。”铿锵有力但意义不明的回答。

李东海盯着他看了半天,又转头看了眼郑允浩,对方也是一脸疑惑地耸肩,表示自己并不清楚。

在跟自家哨兵大眼瞪小眼对视半天后,李东海抬手在他面前挥了挥。

“李赫宰,你还记得我吗?”

“记得,你是李东海。”

看上去没傻,也没把我忘了。李东海不由自主露出个笑,但下一句话成功让他的嘴角僵在半空。

“我的主人。”

“?”原来还是傻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