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SUJU】Gloomy

Chapter Text

Chapter 14

在金厉旭离开病房后,原先层层叠叠绕在房间里的精神游丝也随之散去。没了他的影响,曺圭贤没过多久就醒了。他揉了揉隐隐发疼的后脑勺,有些急切地站起身去察看金钟云。刚才突如其来的困意显然是有人故意为之,但他的注意力都放在金钟云身上,精神域也收的极小,就这么轻易着了金厉旭的道。

他扩大自己的精神力场,放出精神游丝侵入金钟云的神识,确认床上的人还在安安稳稳的睡着后又坐了回去。同时他也注意到了床头的保温桶和新换上的吊瓶。

他拎过保温桶,里面是还冒着热气的白粥。

是那个医生?曺圭贤搅动着熬的烂熟的粥,在心里思量着。他催动能力在金钟云的记忆里转了一圈,试图找出有关金厉旭的信息,强行被窥视记忆的感觉让哨兵不适的皱起眉。曺圭贤大略看了看就退了出去,重新拉起精神域安抚好他,自己先端起粥喝了一口。

入口的味道很清淡,是可以给病人喝的程度。

金厉旭吗……他重新盖上盖子把桶放到一旁,等待金钟云醒来。

他为什么要故意避开我?曺圭贤抬手碰了碰金钟云略微屈起的手指,在感受到指尖的冰凉后轻轻将其拢进自己手心。如果他想宣示主权,光明正大地走进来不是更好,不论从什么角度来看他才是更有可能也更有资格留下照顾金钟云的人。

他是在害怕什么?害怕我跟金钟云的精神链接?但他也应该清楚精神上的结合并不深刻,对哨向情绪的影响还没有高到可以压过理智的地步。

他是连这点风险都不愿冒。

曺圭贤想了想,也明白了金厉旭如履薄冰的行为是为了什么,无非就是害怕金钟云在精神链接的影响下对其他向导的靠近产生抵触,然后把这种出于本能的情绪误认成内心真实的想法,在链接消退后留下嫌隙。

金厉旭的举动彻底让曺圭贤提起了戒心。这个人不只是外表看上去那么单纯,简简单单的一件事他都能想得如此长远。

他打了个哈欠,金厉旭带给他的影响还在,长时间的胡思乱想让大脑有些不堪重负。

曺圭贤抬起一只手撑住脑袋,有些讽刺的勾了勾嘴角,金厉旭的向导能力跟他还挺搭的。

看来以后想把金钟云彻底弄到手还有一段路要走。他估计接下来几天他都不会再看到金厉旭,至少有金钟云在的场合是不会了。金厉旭大概会等到链接被时间磨灭的差不多了再回来,然后对着金钟云撒个娇,适当的表露一下自己的关心和没有陪伴在他身边的内疚,再顺带给他一个拥抱。

完美,绝杀。

曺圭贤握住金钟云细瘦的手指拉在手心把玩,困倦到极致让他并不想分出哪怕一点精力去思考如何接下金厉旭的招。他捏了捏金钟云的手心,看到自己的哨兵迷迷糊糊睁开眼,他也适时的收回了手。

“钟云哥。”他喊道。

“嗯……曺圭贤?”连名带姓的称呼让曺圭贤心里有点不舒服,难道标记这么快就没用了?那自己还怎么跟金厉旭争。但他并没有将内心所想表露在面上,仍挂着笑容对金钟云点了下头。

“先起来喝点粥吧,也不是一直靠输营养液维持身体机能的。”他摇动床边的把手把床头升起来。金钟云想自己抬手拉下氧气面罩,被曺圭贤阻止。

“等这一瓶吊完了再拆针,你现在暂时不能动。”他俯身贴近金钟云,静静盯着他的眼睛,两人的距离越拉越近,在金钟云不由自主想要闭上双眼之前,曺圭贤动作轻柔的解开面罩放到一旁,退回到安全距离外。

干净温暖的气息突然从面前抽离,金钟云内心不可抑制的泛起一种及其酸涩的感觉。刚才有一瞬间,他想抬手抱住曺圭贤,去触碰他,去感受他。体内的精神链接促使他想要接近打下这一标记的向导,他不想让曺圭贤走。

注意到他委委屈屈的表情,曺圭贤有些疑惑的歪头,挑起一边眉毛用眼神问他怎么了。金钟云叹了口气,咽下已到嘴边的话语,他从来都不是那种为了追逐本能而放弃理智的人。

还没有任何一个向导像曺圭贤这样走进他的内心,与他进行精神结合。从塔里出来后他就一直跟着朴正洙和金希澈,两位向导共同搭筑的精神屏障让他在没有绑定向导的情况下也安安稳稳地过着日子。他还从没想到过哨向间正常的链接会让他反应这么强烈。

金钟云用力闭了闭眼睛。这只是精神结合后的正常现象,他告诉自己,不能过多地表现出来让曺圭贤困扰,他并没有做错什么,他已经因为自己一时失控发情不得不承受标记一个陌生哨兵的压力,自己不能带给他更多麻烦了。

重新睁开眼时,他已经恢复成通常状况下冷淡的模样,对曺圭贤的渴望被全数隐藏。

“我没有能用得上的手了。”他靠在床上,抬了抬下巴指着自己裹着纱布的右手。

“我知道。”曺圭贤没去看他,自顾自舀起一勺粥,先贴在自己唇上试了试温度,然后送到金钟云嘴边。

金钟云清楚的听见自己心里咚的一声,如果此刻曺圭贤能把自己的视线从金钟云脸上挪开,他就能发现旁边仪器上剧烈波动的心电图。金钟云的喉结上下动了动,他忍不住在心底猜测曺圭贤现在在想什么。哨兵的精神力比不上向导,饶是他也做不到窥探他人内心这一举动。

看他仍愣愣的没有动作,曺圭贤又把举着勺子的手往上抬了抬,金钟云顺从地喝下这口粥,是恰到好处的温度。

“谢谢你。”趁曺圭贤去盛下一勺时,金钟云先道了谢,又开口问道,“你为什么……为什么是你在照顾我?”原本比较暧昧的问法硬生生被他从中止住,换成了更不近人情的版本。

曺圭贤再一次把粥放在自己唇边试好温度后,举到金钟云嘴边,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

“其实你不用……”

“张嘴。”曺圭贤终于有了一点反应。金钟云瞪了他一眼,但仍乖乖张了嘴。看到自家哨兵不情不愿的模样,曺圭贤没绷住笑了出来。

“醒来第一眼看到的人是我让你这么委屈?”

“我没有。”金钟云马上否认,急迫到被呛得咳嗽起来,引得浑身的伤口都钻心地疼。

曺圭贤慌张地起身想去拍拍他的背帮他顺气,骤然拉近的距离让金钟云耳朵尖都染上一片薄红,心像是快要跳出来一样在胸腔里乱窜。他偏头躲开曺圭贤,注意到他这一抗拒举动的向导也识趣的坐回原位。

“因为你救了我。”曺圭贤放柔了声音,手上继续着投喂的动作,“如果不是你,我可能会在那个地狱里直到死去。”

金钟云咳的两眼泪汪汪的,也不敢再说话,安静地听着曺圭贤讲故事般的诉说。

“还记不记得你经过白门时打晕的那个人?他刚刚给我注射完他们新研发出的药品,离开时就遇上你,才没来得及从外面锁上门,给了我逃出的机会。”

曺圭贤声音很好听,像是初秋的日光,褪去了夏的火热,只剩一片温柔。再配合上他的语气,撩拨得金钟云心里一阵阵发痒。

“但是你也……”金钟云想说曺圭贤也救了他一命,实打实的救了他一命,所以他们之间也算是清了,他不用像现在这样周到的照顾自己。

“是你救了你自己。”知道金钟云想说什么,曺圭贤塞给他一口粥直接打断他的话,“没有你之前的举动我也不可能把你拉进白门。”

“就让我留在你身边好吗?”曺圭贤静静地看着金钟云,平静如水的双眼里没有流露出一丝一毫的情绪,像是他刚才只是在问“今天天气怎么样”这种无关痛痒的问题一样。

金钟云在短短五分钟内再次体会到了心跳漏了一拍的感觉,曺圭贤说话的语气给这句话赋予了明显不同于字面意思的深层含义,他没法不让自己往那个方面想。

链接,链接,只是精神链接而已。金钟云拼命在心里重复着,试图压下自己的狂乱的心跳,他甚至重新立起自己的精神屏障,免得让身边的向导觉察到自己的心情。

好在比起他的回答,曺圭贤更在意手中的粥。

他似乎微不可闻地叹了一口气,然后抬了抬手示意金钟云张嘴,金钟云像抓住救命稻草一般凑上去咽下那口粥。

“慢点喝,别又呛到了,我又不跟你抢。”曺圭贤像对待小孩子一样用勺子在他嘴上轻轻刮了刮,接住把嘴唇沾的亮晶晶的粥液。

曺圭贤没有打算再挑起话题,金钟云也不是话多的人。病房里一时间只剩下轻微的吞咽声和吹凉粥时的气声。

有一种名为尴尬的氛围夹杂着暧昧在两人间弥漫,金钟云感觉自己的脑子似乎都快被粥糊住了,耳朵尖红的要命,而曺圭贤表情始终如一,机械地重复着喂粥的举动。

不过如果此时有人给曺圭贤脖子上扣一个限制向导能力的颈环,金钟云就能看到他同样红到脖子根的脸。

在金钟云快绷不住要出声赶走曺圭贤时,申东熙敲了敲门进来了。床上跟床边的人都不由自主地同时舒了口气。曺圭贤盖上保温桶的盖子,起身把位置让出来。

“曺圭贤?”申东熙有些惊奇的扫了他一眼,他以为他们都离开后会是金厉旭上来照顾金钟云。

曺圭贤理直气壮地看了回去,一副“我难道不该在这”的模样。

申东熙撇了撇嘴,一屁股坐到金钟云旁边,“我都忘了你现在是钟云哥的向导。”

“只是精神结合。”金钟云马上出言反驳,曺圭贤脸上的表情明显黯淡了下去。

申东熙捏着金钟云的脸揉了揉,在得到一个你再动我就杀了你的眼神后触电般把手收了回去,“哥现在感觉怎么样?”

“伤口都恢复得差不多了,估计……嗯,明天就能下床活动,不会耽误工作的。”

“明天?”申东熙还没说话,曺圭贤先喊了出来,一脸不赞同的抱臂盯着金钟云,“你得在这里躺到所有伤口都愈合。”

“我真的没事……”

“钟云哥,你就听曺圭贤的吧,都伤成这样了还惦记什么工作,基地的事有我们处理呢。”

金钟云无奈地笑笑,他知道大家担心自己,但说实话以他的体质,这些皮外伤确实是一转眼就能好。

“好好好,我知道了。”是完全不同于跟曺圭贤交谈时的宠溺语气,曺圭贤的脸色更不好了。

“嗯……”他想了想眼前这个人的名字,“申东熙,你是不是还有别的事要去干?”

申东熙翻了个白眼,“你可别说了,希澈哥又拉着正洙哥玩失踪,我得代他去跟实验室的进程,这不是抽空上来看下钟云哥嘛。”知道他们两个人打了标记,他也没在意曺圭贤冲人的语气,跟金钟云聊了两句就逃一样的下了楼,曺圭贤刀子一样钉在他背上的视线让他本能地感受到危险。

送走了申东熙,金钟云的上下眼皮就开始打架,困意有时候来的十分突然。感受到了他情绪的变化,曺圭贤起身帮他垫好枕头,学着申东熙的样子捏了捏他的脸,意外的没有遭到反抗,金钟云甚至无意识的在他收回手的时候蹭了蹭他的手心。

“累了?”看着金钟云打了个哈欠,他没忍住又想伸手揉把金钟云的脸,这次被他侧头躲开了。

“有点。”

“那就睡一会儿,有我在这呢。”吊瓶还剩不到一半,反正只是调配好的营养液,曺圭贤就自作主张帮他拔了手背上的针头,把他冰凉的手塞进被子里。

“你为什么要来照顾我?”许是真的困了,金钟云迷迷糊糊的还是问出了这个问题。

“……因为你救了我。”

“噢…那你以后会留在SUJU吗?”

“会,朴……正洙哥让我留在这,和你们一起去查四年前的那件事。”能看出朴正洙对金钟云来说很重要,曺圭贤也学着他改口叫了正洙哥。

“……”金钟云又说了句什么,曺圭贤没听清,于是他俯下身子凑近金钟云,“真好。”他听见金钟云说。

笑意逐渐爬上曺圭贤的嘴角,即使金钟云是出于两人间的精神结合才说的这句话,对他来说也已经足够了。

“睡吧,你昨晚也才睡了几个小时而已。”温柔的精神域重新裹住金钟云,金钟云哼了一声,终究没抗住身体的疲累感,闭上眼沉沉睡去了。

曺圭贤撑着脸坐到床边,刚才两人单独相处时金钟云内心翻涌的情绪他知道得一清二楚,同时他也清楚地听到金钟云一遍遍念着的“只是链接”。

只是……链接吗?你有没有想过那是你也对我一见钟情了?他静静地看着金钟云,哨兵周身生人勿近的气场在睡着后明显柔和了下来,他找到金钟云蜷在被子的手,重新攥进自己手心。

因为曺圭贤特殊的体质,加上结合这一行为也是他主动发起的,所有他并没有受到什么影响,他清楚地知道自己心里的所有想法都是出于本心,而不是被金钟云一直挂在嘴边的链接。他读过金钟云的所有记忆,也切身感受过他的体温,他确实是从第一面起就沉溺其中了。但如今金钟云一而再再而三的强调让他也有些迷茫,向导会被哨兵的情绪所影响,即使是他也逃不过自家哨兵过于强烈的精神波动。

精神结合是多年前就被弃用的一种方式,比起肉体上的结合,这种方式太过不稳定,也极容易消散。塔内的哨兵要么早早与分配给自己的向导彻底结合,要么通过定期注射向导素的方法来维持自身精神稳定,精神结合早已被淹没在时间的洪流里。

“但是我是真的喜欢上你了。”曺圭贤捏着手里细瘦的指节,喃喃念道,“无关身份,无关精神链接,我想我是真的喜欢你,我想是的。”像是为了肯定什么一样,他一遍遍反复说着。

金钟云握着他的手紧了紧,把曺圭贤吓了一跳,在发现这是他梦里无意识的动作后反手握住他的手,筑起厚厚的精神屏障,俯下身子枕在床边陪着他睡了过去。

期间有医生上来给金钟云换药,因为来人是普通人的原因,曺圭贤没能察觉到,医生也尽可能放轻了动作,两人愣是一觉到了下午。

崔始源刚一踏进曺圭贤展开的精神域,趴在床上的人瞬间就睁开了眼睛。

起身时曺圭贤清楚地听到自己的脖子咔吧一声。理智告诉他金钟云还没醒,所以他咬着牙踮起脚从病房冲出去,站在楼道里狠狠吸了一口气。浑身各处都酸痛的厉害,他小幅度活动着身子,正好撞上从楼梯口上来的崔始源。

“圭贤?你怎么在这儿?不进去吗?”崔始源还穿着一身西装,规规整整的打着领带。

“脖子扭了。”曺圭贤皱着一张脸揉着自己的后脖子,“钟云哥在睡觉,我怕吵到他。”

崔始源了然地点点头,“那我就不进去打扰了。钟云哥恢复得怎么样?”

“挺好的。”

“嗯。厉旭最近会出外勤,有事的话你可以去找李医生,钟云哥出院前他会一直在隔壁的医务室里。”

金厉旭果然跑了,曺圭贤不着痕迹的翻了个白眼。他答应了一声,崔始源接着从怀里掏出一个牛皮纸袋,“你把这个给钟云哥,等他醒来看过后让他签个字,明早我过来取。”

“这是什么?”曺圭贤接过来拿在手里。

“给总部的文件,需要他亲手签字,我没办法代签。”崔始源想了想,还是开口解释了一下。

“知道了。”曺圭贤又补上一句,“我不会看的。”

“没关系,正洙哥说过,你也算是我们的一员,一份文件而已,没什么大不了。”

崔始源又问了几句金钟云的情况就下了楼。曺圭贤回到病房,金钟云仍然睡着,他暂且把文件放到一边,自己在病房里来回踱步。

天色逐渐黑了下来,金钟云哼哼唧唧的睁开了眼,过长时间的睡眠让他越发疲惫。

曺圭贤马上过来坐到他身边,“感觉怎么样?”

金钟云无意识的小声哼着,曺圭贤不自觉咽了口唾沫。

“还是困。”金钟云说。

“那是你睡太久了,起来坐一会说不定会好一点。我去给你弄些吃的?”

金钟云摇了摇头,他不是太饿,而且也不想喝没有任何滋味的白粥,尤其是在需要曺圭贤喂他的情况下。

曺圭贤也没有强求,他拿过牛皮纸袋递给金钟云,“崔始源刚才来过,让你在上面签字。”

金钟云打开纸袋抽出文件,袋子里贴心的装了一只签字笔,曺圭贤接过笔拧开笔盖,示意他先读完文件再动笔。

金钟云大略扫了一遍内容,注意到他的神色越来越凝重,曺圭贤还是开口问了一句。

“怎么了?上面写的什么?”

“正洙哥不准备追究这次的事。”

曺圭贤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金钟云在说什么,“不追究?”

金钟云没接话,又从头到尾把文件仔细看了一遍,曺圭贤没敢打扰,安静地坐在一旁等着他。

金钟云把文件翻来覆去地看了好几遍,然后伸手跟曺圭贤要笔。

“等等。”曺圭贤往后躲了躲,“你都知道他不追究了还签字?这事就这么过了?把你害成这样他不打算负责?”

“我也没出什么大事,正洙哥这么决定肯定有他的道理。”

“你这还叫没出什么大事?”

“笔。”

曺圭贤气结,把笔塞到金钟云手里,气呼呼地转身站到窗边。金钟云左右手都能用,他熟练的签好自己的名字,把文件收回牛皮纸袋。

看着曺圭贤明显生了气的背影,他有些无奈地扯了扯嘴角,“又不会影响到你,你生什么气。”

“你差点没命了!”曺圭贤转过身看着他,“然后朴正洙打算把这事翻过去,就这么让你白白受一次伤?”

“所以?你有证据能证明这事是有人刻意安排的?”听到曺圭贤的语气,金钟云也有些上火,“他们只会觉得是我们自身的疏忽才导致任务的失败。”

曺圭贤还想怼回去,但金钟云额头明显已经渗出了冷汗。他用力闭了闭眼睛压下心里莫名其妙的怒火,走过来把手摁上金钟云的额头。

“你……”

“我的错,对不起。”曺圭贤果断道了歉,“你先听话,别动。”向导汹涌的精神力涌进金钟云的大脑,一点点隐去腹部伤口撕裂带来的疼痛。

两人沉默的对视着,半晌,曺圭贤叹了口气,“我去叫医生。”

金钟云捏着手里的文件,视线粘在曺圭贤离去的背影上,他越来越看不清自己的心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