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SUJU】Gloomy

Chapter Text

Chapter 8

李赫宰是被门外敲门的声音和金厉旭标志性的高音吵醒的,李东海翻了个身踹他一脚让他去开门。他睁着糊满眼屎的眼睛拉开门,门外是一脸嫌弃的金厉旭。

“我假设你还能想起你们今天还有任务。”

李赫宰回头看了眼钟表,刚刚正午十二点,离他们和崔始源约好的时间还有两个小时。

“不是还早吗,始源呢?”他一脸懵地问。

“始源哥被特哥叫走了,把事全扔给了我,快快快,起床吃饭,然后到楼下等我。我给你们半小时的时间。”说完,金厉旭就阖上门离开了。

李赫宰扶着门框老半天才清醒过来,他先把自己打理干净,跑去食堂端了两碗面,才回来摇醒床上的李东海。还是被一身起床气的小老虎狠狠咬了两口。

他揉着肩上的牙印,哄着李东海去洗漱,然后自己坐在外面吸溜着面。李东海洗完脸出来抱着他亲了一口,“不是还有两个小时嘛,怎么这么着急?”

“刚才厉旭来叫我们,说是始源把事丢给他了。”

李东海撇撇嘴,坐到李赫宰身边开始吃午饭。

收拾妥当的两人下楼就看见金厉旭推着小摩托在楼下等他们,摩托被贴上一层深绿色的膜。

看到他们,金厉旭递给二人两枚颈环和两把小巧的手枪。

“这是什么?”李赫宰先接过颈环拿在手里察看,李东海拿过那两把枪。

“暂时屏蔽哨向能力的装置,你们只是去收集一下附近的信息,特哥应该都告诉你们了吧。万一遇到军方的人还可以装成是来这里游玩的,他们一般不会对平民下手。哨向身份被发现要被盘问好久。这样方便一些。”

等金厉旭说完,李东海又把枪还了回去,“我们都不会用,拿在手里可能更危险,还是不要了吧。始源带我跟赫宰拿了别的武器。”说着,他撩起风衣露出绑在大腿根处的匕首。

“钟云哥的,眼光真好。”金厉旭侧头看了一眼,露出一个了然的表情,然后又有些懊悔地拍了拍自己的头,“这件事是我的失误,应该提前教你们的。这几天实在太忙,抽不出空,等手头的事结束了我一定带你们去射击场玩玩。”

李东海的眼睛马上就亮了,他一直觉得会用枪是很帅的事。

那边李赫宰仍然一脸不情愿的捏着手里的颈环,思量着怎么拒绝金厉旭,成为哨兵后他极度依赖哨兵的能力。

金厉旭注意到他的表情,啧了一声,“哎呀,真出事了摘下来就行,你别给我垮着张脸。给你们这个是提醒你们注意分寸,你俩都是第一次出任务,队内这几天又太忙没时间教你们什么,只能口头嘱咐两句。”,他清清嗓子,“所有任务的首要目标是保证自己安全,在自身生命没有受到威胁的情况下再考虑完成任务的事。我这不是怕你们一时间上了头跟人打起来了。”
没等李赫宰点头,李东海就夺过他手里的颈环扣上他的脖子,然后摁下绒布包裹着的红色按钮,一阵电流从后脖颈传到全身。不同于训练场对哨向能力彻底的抽离,颈环只是把能力压了下去,饶是如此,李赫宰还是及不适应的皱了皱眉。

李东海戴上自己的,向导能力的压制对象主要是大脑,像是被人敲了一闷棍,摁下按钮的瞬间他眼前一黑差点栽倒在地上,旁边的李赫宰眼疾手快地扶住他。

金厉旭展开自己的精神力场包裹住二人,确认感受不到明显的哨向能力后才放心的把摩托车钥匙递给他们。

“这里装了GPS,跟着他走就行。”他指了指明显是被改造过的仪表盘,然后又轻轻点了一下把手侧边灰黑色的按钮,“这是个紧急求救系统,有什么解决不了的事就摁一下,会把你们的位置实时发送到塔内,我们的队伍就能尽快赶到。”

“为什么希澈哥的摩托上有这么多奇奇怪怪的功能?”

“特哥加的呗,希澈哥之前老爱骑着他的小摩托出去玩,只迷路都迷了好几次,特哥实在怕他出事,就让神童哥改装了一下。”

李赫宰一脸黑线地拿过摩托上挂着的头盔递给李东海,自己先骑了上去,李东海也抱住他的腰坐到身后。

金厉旭挥挥手,“任务完了直接回来就行,门口站岗的认识你们,不用什么通行证。”

“最后最后,安全最重要。”

“嗯,明白。”

今天的阳光很好,带着秋日里独特的温暖撒在大地上,前些天落的雪化了大半,地上湿漉漉的,李赫宰骑得很慢。

约莫过了快一个小时,两人才慢悠悠的晃到目的地,老远就注意到三岔路口处有几个人影,李赫宰拐了个弯开进旁边的小树林。

“有人在这?”李东海下意识就想展开精神力场去看看,失败后才想起自己脖子上扣了一个环。

李赫宰减慢车速眯着眼想看清他们,没了哨兵的五感多少还是不方便。李东海突然“噢”了一声,吓得李赫宰手一抖差点把车开翻过去。

“停下停下。”李东海拍了他一巴掌,李赫宰捏了刹车单腿撑着地面稳住摩托,然后一脸疑惑的回头看他。

李东海从兜里摸出一个小巧的望远镜,调试一下后举起放在眼前,往路口看去。

“你哪来的这个?”李赫宰有些惊讶,他还以为李东海就空着手出来了,没想到居然准备得这么齐全。

“昨天下午找东熙哥要的。”李东海把头搁在李赫宰肩膀上,仔细观察着在路口四处走动的几个人影。

“他们都穿着制服,难道是军方的人?”李东海把视线锁定在停在路边的一辆越野上,“他们还开着越野车,车上这写的什么啊,B—L—A—C—K—S—W—A—N…黑天鹅?”

李赫宰想接过望远镜,被李东海拍开了,“别闹,还没看完呢。”

“是什么组织的名字吗?他们每个人衣服后面也写了这个。一共四个人,如果不是普通人的话可能会是两个哨兵两个向导?”

“三个哨兵一个向导。”李赫宰接话,“不管什么地方,哨兵的数量都要多于向导。”

李东海啧了一声,“如果是两对哨向的话还有的打,三个哨兵就有点难了。”

“你还想着打?”

“那我们总不能走过去跟他们说,‘嘿哥们,调查到什么线索了共享一下?’他们手里拿着各种仪器,明显也是来查什么东西的,而且还比我们专业。”

“其实,也不是不行。”李赫宰摸着下巴,“厉旭不是给了我们这个嘛?我们就装成路过的普通人去问问他们,说不好还真有什么收获。”

李东海这次没急着反驳,他也觉得李赫宰的话很有道理,“那如果他们不是军方的,而是别的非官方组织怎么办呢?厉旭只说过军方不会对平民下手。”他还是有点顾虑。

李赫宰嗤笑一声,说出了他心中所想:“那就和他们打呗。”

两人一拍即合,凑在一起小声串了下台词,然后从地上抓了两把土把脸抹脏,骑着摩托往三岔路口开去。

金厉旭给的颈环很有用,他们离那群人还有五十多米的时候才被发现,估计是摩托引擎的轰鸣声被某个哨兵听见了,一名端着枪站在一旁的高大男人小跑过来拦下他们。

“抱歉,前方暂时封路,两位换条路走吧。”男人的语气还算客气,看起来是完全没起疑。二人的能力被封禁,暂时也看不出来人的身份。

李东海探头探脑的往前方看去,按照说好的剧本开了口,“诶这位哥,昨儿我们过来的时候都好好的,怎么今天就封了路了呢?”是地地道道的海城口音,注意到男人有些迷茫的神情,两人短暂的交换了一个眼神,这个人不是本地人。

会是M国的人吗?李东海轻轻挑了挑眉毛,海城在北边,方言跟官话差不了太多,只有一些语气词跟惯用表达不同,本国人多多少少都能明白,看这人一幅迷茫的神情,估计是压根没听懂李东海刚才的话。

李赫宰假装活动脖子,借此对他轻轻摇了摇头,示意他不要太早下定论。

李东海清了清嗓子换上官话,还细心的加了一点口音上去,“我说,兄弟,我家地还在那头呢,准备趁着今儿个阳光好去松松土,通融一下呗。”

男人这才听懂了一般皱起眉,“不行,这是政府要事,还请二位谅解。”

“嚯,政府要事诶,到底怎么了啊?明明昨天都还好好的,今天一声不吭就封了路。”李赫宰有一下没一下的轻轻拧动着摩托车的把手,语气有点微微的不耐烦。

男人明显深呼吸了一下,半天没有开口,像是在思考怎么跟他们解释。

到这一步两人基本能确定他们是政府下派的人了,往往只有那里出身的人才会对平民尊敬有加,换成别的人早就拿枪指着脑袋逼他们离开了。

人民才是统治稳定的基石,唯有民心安定了国家才不会动乱,身居高位的统治者比谁都清楚这点,所以他们的人往往都是一幅冠冕堂皇的和善模样。

心里有了数,李东海也就大胆了起来。

“这好好的路说封就封,谁知道你们是干什么来的?我家几亩小麦都在那边呢,你们是不是想偷我家的地?”李东海吹胡子瞪眼地做出一幅无礼的样子,把边城穷山恶水养出的刁民形象演的淋漓尽致。政府最怕这种人,不讲理到完全无法与之沟通,还为了保全自己的面子打不得骂不得。

李赫宰捏紧了摩托车把手,死死咬着牙不让自己笑出声,用力到嘴角都在微微颤抖。李东海在士兵看不见的地方用力拧了他的大腿一把。

“嘶。”许是李东海手劲大了点,李赫宰一下子没收住声,他转了转眼珠掩盖住自己有些奇怪的反应,“你说得对啊!”他报复性的拍了李东海的大腿一巴掌,李东海不着痕迹的翻了个白眼,“你们怎么看都不像是来办事的,政府的人哪次出门不是八抬大轿抬出来的,你们这也太寒酸了吧。”

“我非常抱歉,两位同志,这是上司的命令,我没有办法通融你们。”士兵抬了抬手里的枪,制止两人叽叽喳喳的交谈。

听这及其生硬客套的话语,他八成不是本国人,在对方搬出枪的情况下,李东海适时地收起了先前威风凛凛的模样。

“那总该让我们知道下发生了什么嘛,我们家地上发生的事,也该让主人知道一下吧。”李东海看着那管漆黑的枪,装作惧怕地往李赫宰背后缩了缩,但仍不服输的探出半个脑袋。

“很抱歉……”

“不能说就不能说,至少让我们过去呗,就过个路,不影响你们的。”李东海跟他打着商量。

许是怕了他们,士兵回头给队友打了个手势,然后转头对俩人说,“请下车把摩托推过去,尽量不要破坏现场,等远离这里五十米后再开车。”

这个提议正中二人下怀。他们下了车,由李东海推着缓慢地向前走。

李赫宰在离他半米远的地方跟着,悄悄打量起四周。

四个士兵神色各异,李赫宰猜测那个没有配备步枪的人就是他们中唯一的向导,四人的体格都要比他大一圈。哨向能力被控制,两人无法分辨他们的能力等级,只能从最直观的外表上来作判断。

走出包围圈,两人重新上车打了火,怕突然停车被听出端倪,他们硬生生把车骑出了一里路,直到视线内看不到那些人后才停了下来。

“现在怎么办呢?”李东海斜靠着摩托车问。

“我刚才路过的时候扫了一眼那人手上的笔记本,上面除了一大堆我看不懂的数据外还写了一句‘与目标对象不匹配’,他们应该是来找袭击车队的人的。”

“会不会就是前两天跑走的黑暗哨兵?”李东海回忆着那则新闻。

“那也应该是我们这边的人来找,轮不到他们。还有,M国的军队又是怎么进来的。”

李东海没有回话,这其中复杂的关系他一时间也理不清,心头盘旋着的都是各种本国高层通敌的阴谋论。

两人徒步走回三岔路口,越野车已经开走,留下满地杂乱的车轮痕迹。对方为了掩盖行踪把现场完全破坏,两人也没别的能做的事,只能在周围绕了一圈准备打道回府。

没走出几步,李赫宰想起什么似的抬手取下了自己的颈环,一瞬间哨兵的五感重新回归,他被大量突然涌入的各类环境噪音震得原地蹲了下来。

李东海吓了一跳,手忙脚乱的拽下颈环解放自己的向导能力,“你疯了是不是!”他抽了李赫宰一巴掌,小心翼翼地帮哨兵抚平濒临暴走的神经。

待李东海的精神游丝探进他的大脑后,李赫宰委委屈屈的开口,“我…我忘了你也被限制了,我想着我背你跑回去能快点,就…”

长时间过着被李东海精神域包围的舒适生活,让他已然忘记没有向导安抚的哨兵到底处于一个什么样的环境里,没过脑子就摘下了颈环。

“你真的是傻的吧。”听到他的解释,李东海也没了骂他的心思,揉了揉李赫宰的脸准备起身,精神域却突然被一个极其古怪的力量扰乱。

他瞬间警惕起来,一手拉起还蹲在地上的李赫宰,同时摸向绑在大腿处的匕首。

注意到他的举动,李赫宰也收了玩笑的样子警戒起周围,远处有一个人影踩着夕阳晃晃悠悠的靠了过来。

两人明显已经被来人发现,现在再躲倒有些欲盖弥彰,李赫宰环视一圈,在没有发现其他人的情况下拉着李东海迎了上去。

 

李东海的声音在他脑海中响起,“是个哨兵,看不出等级,感觉忽高忽低的。周围百米的范围内只有他一个人。精神力极度不稳定,但没有攻击性。真打起来我们胜算很大。”

李赫宰舔了舔嘴唇,看着人影越走越近,他把李东海护到身后。

那人很快来到了两人身前,李赫宰原本准备径直走过他,却被拦了下来。

被拦住的一瞬间李赫宰浑身的肌肉都绷紧了,扶在腰间的手下意识想抽出匕首来握在手中,李东海压着他示意他不要轻举妄动,他并没有从此人溢散的精神力中感受到半分敌意。

来人是位高大却消瘦的男性,浑身都很脏,一幅在外流浪许久的样子。

“你们…是一对哨向。”男人的声音有些沙哑。

李赫宰紧紧盯着他满是迷茫的双眼,在心里思量着对策,李东海的精神游丝也升了起来,准备应对各种可能的突发状况。

男人歪了歪头,看了他们一会后突然冒出一句,“那你们有没有见过他?”

“跟我差不多高,是位向导,很瘦,他在这里走丢了,我在找他。”

意外的展开让两人都有些发懵,男人的精神状态很不好,李东海开口想先稳住他的情绪,就顺着他莫名其妙的话往下说,“能不能再详细一点,说不好我们真的见过呢。”

男人对着李东海笑了笑,随即抬手开始比划,“他稍稍比我高了一点点,眼睛很大,头发比你要长一些。”他指指李赫宰。

感受到男人波动的精神力稳定了些许,李东海觉得继续说这个话题可能是正确的,“那他走丢的时候穿的什么衣服呢?有没有其他比较有特点的信息?”

男人似乎陷入了沉思,半晌,迷茫地说道:“我忘记了。”

李赫宰转头看了眼李东海,示意他到此为止。李东海轻轻摇了摇头,“抱歉。”

男人又露出一个笑,“没关系,谢谢你们。”然后他拖着沉重的步伐准备离开。

这个奇怪的人并没有表现出任何攻击性,看着他灰头土脸的样子,李东海多少有些于心不忍,于是他开口喊住男人,“那个,先生,你的精神状态很不好,需不需要我帮你……”

“不用,谢谢你的好意,我有自己的向导呢。”说完,男人就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看着男人的背影消失在远处,李赫宰才松了一口气,“这个人又是什么情况?”

“诶,你说,他会不会就是那个丢了的黑暗哨兵?看他的样子像是一直在外流浪。”

“但他刚刚说他有自己的向导,而且就算他是,能力未免也有些太低了吧,说不好就是出任务的时候向导死了,自己被塔赶了出来,然后在没有向导照顾的情况下疯了。你看他那个样子也不像是正常人。”

李赫宰掐住李东海的脸来回揉了揉,制止了他小脑瓜里的胡思乱想。

“回去了让正洙哥判断吧,我们在这干想也想不出结果。”

李东海闷闷地答应一声,在他看来他们的第一次任务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算是失败了,任务中出现的插曲也没能妥善解决。他撇着嘴跳上李赫宰的背搂住他。

李赫宰知道他在想什么,托着他小步跑起来,同时开口一句句打消他心里的郁闷。

“正洙哥让我们来调查,我们虽然没找到跟物资丢失直接有关的线索,但M国的士兵出现在我们国土上这事明显比物资重要得多,而且我们也弄清楚了他们来这是为什么。这难道不是超额完成任务了嘛?还有那个莫名其妙的人,我们好言好语的把他打发走,也没动手引起什么意外,也算我们完美解决。”

李东海听地笑了出来,拽着他的脸狠狠扯了一下,“就你会贫。”

总算是把闷闷不乐的小傻子哄开心了,李赫宰也傻兮兮的露出一个笑。紧了紧环着李东海的手加快了速度。

紧赶慢赶两人回到基地的时候天色也已经黑了下来,李东海展开精神力场在塔里找了下,发现还留在卧室的只有申东熙一人,其他人都不见了踪影。

“东熙哥!我们回来了!”李东海敲敲门。

“进来吧。”是申东熙懒懒散散的声音。

“其他人呢?”

“特哥和艺声哥去出任务了,马始和厉旭接手了他俩的事,希澈哥还在实验室。”

李赫宰把这句话在脑子里又过了一遍才明白各种代称和外号是在说谁,他挑了挑眉用一种探寻的目光看着唯一闲在这儿的申东熙。

察觉到他的视线,申东熙瞪了他一眼,“别看我,我刚忙完,你那什么眼神啊。”

看到李赫宰还想说什么,想着那张嘴里向来说不出什么好话,申东熙抬手打断他,“任务怎么样,赶紧说正事,别跟我贫了。”

李东海详详细细的把所见跟他说了一遍。

“Black Swan…怎么又是他们,真的是什么破事都要进来掺一脚。”申东熙翻了个白眼,然后给他们解释道:“那确实是M国的一支特种部队,有总部给的特赦令,可以在我们国土上自由活动,也不知道他们给了总部什么好处,能这么明目张胆的在我们这晃荡。”申东熙摸着下巴,“还有那个哨兵,听你的描述我总感觉在哪见过他,等特哥回来了让他直接看看你们的记忆吧,我还不好做评价。”

“这事就有点复杂了,把Black Swan拉进来的事指定不是什么好事,看这阵仗八成还跟总部脱不开干系。”申东熙满脸都写着又有活干了的“快乐”,嘟嘟囔囔地念叨。

他一个哨兵也没办法检查二人的精神状况,大致确认没有受外伤后就让他们回去了,然后他代他们写了这次任务记录,准备明天交给朴正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