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SUJU】Gloomy

Chapter Text

Chapter 5

“特儿,你真觉得这个李赫宰,就……这样?”在去往实验室的路上,金希澈玄之又玄地问了一句,反正朴正洙总能明白他的意思,他也不想费脑子组织语言。

朴正洙没接话,低头在自己的笔记本上写着什么。金希澈凑过去看了一眼,是和李赫宰有关的记录和评价。

“他也太奇怪了,就一个C级,能跟钟云打成平手。”金希澈还在絮絮叨叨地说着。

“他的能力应该是出过什么意外,不像是被人为压制下去的。”朴正洙写完最后一笔,合上本子,“我还是不觉得他是抱着什么目的才接近的我们。先不说是我们主动找上的他,他如果真是谁特意派来的,刚才就不会那么傻地把自己真实水平展现出来。”

“而且……”朴正洙有些犹豫,不知道下一句话该不该说。

“因为东海?”金希澈接话,“确实,那孩子真的,太干净了。他的眼神太干净了,塔里养不出这样的人。”

朴正洙叹了一口气,“我还是选择相信我最初的判断,他们没有问题。李赫宰……等神童那边结束了再说吧。”

转过一个转角后,金希澈拉住朴正洙,从背后轻轻抱了上去,把头搁在他颈窝来回磨蹭着,“好,我相信你,你决定的事我向来不会反对。”

朴正洙抬手握住金希澈搭在自己胸前的手,放在嘴边吻了一下,他正准备说什么,就听见金希澈话锋一转。

“但是!”金希澈稍微收紧双臂,把朴正洙圈的更紧,“那个委托的事,我真的不能同意,就算你非接不可,也不能只是你跟钟云两个人。”

“希澈…”朴正洙的声音带着一丝无奈。

“不嘛~就不嘛~”金希澈打断朴正洙即将到来的说教,压着嗓子开始撒娇,被突然传来的一声咳嗽声打断了。

申东熙斜倚在门框上一脸黑线看着两个人,朴正洙立马甩开金希澈,通红着脸站到一边。

金希澈小声念叨了句“怎么就已经走到这来了”,然后故作凶狠地瞪了朴正洙一眼,给他做了个口型,示意这件事还没完。

其实他们很少在队伍面前露出这么黏糊的一面。

他俩是整支队伍的顶梁柱,总有一大堆事情压在两人身上,稍微大点的问题最终都要他们亲手解决。别说二人世界了,就连平时见个面的机会都少得可怜,往往只有在出任务前开会的时候才能认认真真说上几句话,还因为两人同为向导的原因,任务分配下来总凑不到一起,再加上朴正洙内敛的性子,久而久之,大家几乎都快忘了他们在一起了。

难得忙里偷闲,却被申东熙无情地打断,金希澈越想越生气,盯着申东熙恨不得把他烧出一个洞来。

申东熙假装自己没看见金希澈锅底一样的脸色,一脸嫌弃地看了两人一眼,伸手挥了挥眼前快出现实体的粉色泡泡。“我说怎么闻着一股酸臭味,原来是有人在偷偷谈恋爱啊。”

“哪偷偷谈了,我这不是光明正大的?”金希澈拽起朴正洙的手故意晃了晃,“可别是没对象的某人嫉妒了吧?啊?”

朴正洙“啪”的一巴掌招呼到金希澈后脑勺,“正事要紧,你别闹了。”

“嘤。”金希澈捂上自己的头,可怜巴巴地看着朴正洙跟上申东熙进了实验室。

朴正洙身影消失的同时,他收起了脸上的所有表情。

最近的事本来就较平时多些,又接二连三的出了一大堆事,件件都要朴正洙经手,他眼睁睁看着他忙得昏天黑地却帮不上忙,除了皮几下让朴正洙多笑笑,调节一下人的情绪,他实在找不到分担他压力的办法。现在黑暗哨兵出逃,总部物资被劫,工会发布莫名其妙的委托,还有在朴正洙的旨意下带回家的李赫宰。单独拎出来看,确实每件都是小事,但诸多小事在同一时间发生,就不能单纯的用巧合来解释了。他老感觉有人布了个大局等着他们往里跳,心头总有一丝散不去的疑云包裹着他。

算了,我自己多注意一下吧,希望是我想多了。感受到背后金厉旭和李东海精神场的靠近,他收敛心绪重新扬起一个笑,走进了实验室。

朴正洙正站在屏幕前听着申东熙的解释,听到脚步声后回头看了一眼,轻轻朝金希澈点了下头,金希澈走过来站到他身旁。

“刚才他们打得正开心时候我对赫宰做了个整体分析,他不论是技巧还是经验都几乎一片空白,只单纯靠着身体素质跟钟云哥打了个五五开。”申东熙调整着屏幕上的数据,“虽然各项指标较钟云哥来说还是有所差距,但基本已经达到S级哨兵的要求了。”

申东熙的话跟朴正洙先前想的差不多。哨兵等级划分的标准主要是攻击力,这也是申东熙为什么一直在B级上不去的原因。既然李赫宰的体能没问题,那问题大概率出在了精神力方面。

“先给他抽个血,然后测下精神力强度。说实话我对他真挺感兴趣的,不知道能不能多抽点血保存下来。”申东熙做出了一个有些危险的发言,随即摇了摇头甩走自己想要解剖李赫宰的想法,“说不好是他觉醒的时候遇上什么意外状况了,待会趁我化验的你们去问问他吧,有些事是实验器材显示不出来的。”

朴正洙同意了他的话。

“我估计我的结果出来也大概率找不到什么问题。”

“希澈哥!我们来了。”李东海高高兴兴从门口蹦进来,一脸新奇地看着满屋高级的各类设备。他想伸手去碰一碰手边精妙的仪器,被金希澈拦了下来,“东熙不喜欢别人碰他的东西,你们先进去吧。”

李东海乖巧的收回手点点头,拉着李赫宰去找申东熙了。

金希澈看向跟着他们进来的金厉旭,“钟云没事吧?怎么就你一个过来了?”

金厉旭打了个哈欠,“没事,一点小伤,赶明儿就能好。他们回去睡午觉了,实验室太远没人愿意过来。我闲着没事干,就来凑热闹了。”

“我看你也困得不行了。”金希澈笑了一声。

这边李赫宰脸上贴着一个冰贴,乖乖坐在凳子上等着申东熙的命令。看着申东熙拿出一根大针管,他有些瑟缩的望向李东海,李东海歪了歪脑袋,福至心灵的懂了李赫宰这个眼神的意思。

“赫宰。”他凑到李赫宰耳边小声说了句,“是害怕吗?”

其实凑近李赫宰的一瞬间他就接收到了来自自家哨兵完全不加隐藏的情绪。

李赫宰咽了口唾沫,很给面子的摇了摇头,“没…没有,我就是…好奇。”

李东海就明白了他是真的害怕。海城是个小地方,只有一间本地的野郎中开的小诊所,平日里治病的办法多以中成药为主,两人几乎从来没有打过针。李东海也是第一次知道李赫宰怕针。

申东熙拿着针筒转过身来,“胳膊给我。”

在看到申东熙手里巨大的针管后朴正洙也有些堂皇,“你哪来那么大一个针管?”他悄悄问申东熙。

“买的呗。”申东熙无所谓地耸耸肩。

“你是真把他当实验对象了?”朴正洙扫了一眼脸色有些发白的李赫宰,“你看你把孩子吓得,赶紧换个正常的来。”

申东熙“切”了一声,从实验服里摸出一个小号的一次性针筒,有些闷闷不乐说,“我还以为这次能用到了呢。”

他看了眼站在后面看热闹的金厉旭,“算了,你来都来了就还是你干吧,这活我真不太熟练。”金厉旭撇撇嘴,接过了这个差事。

饶是针头小了一圈,李赫宰心里还是有些怕,他偏着头不想去看,此时正站在他面前拆开针筒的金厉旭在他眼里仿佛长出了恶魔尾巴。

李东海握着李赫宰挽起袖子的左胳膊,有些痴迷的在他线条分明的肌肉上来回摩挲,在听到金希澈充满警告声的咳嗽后,才如梦初醒般收回了美美吃了一把豆腐的手。

他重新从背后抱住李赫宰,把头搁在他肩上蹭来蹭去。

金厉旭消好毒,伸手在李赫宰小臂上来回按压找着血管,细白的手指每次触上皮肤的时候,李赫宰都不由自主绷紧了肌肉。金厉旭有些好笑,他抬头看了眼紧紧闭着双眼的哨兵,怎么都想不到这是刚才在场上打得威风的那个人。

“别怕,这不就已经抽完了嘛。”找准位置后,金厉旭动了坏心思,他先放柔了声音跟李赫宰说,然后在李赫宰睁眼去看的一瞬间把针头推进了皮肤。

“啊啊啊啊!”李赫宰一声惨叫,惹得在场的人都笑了出来。

鲜红的血液逐渐充满了针筒,抽满一半时申东熙拍了拍他,“可以了”,金厉旭利落的拔出针头后拿棉签按上伤口,他抬头对着李东海说,“你给他按着,等不出血了就行了。”

李东海赶紧抬手接过棉签,小心翼翼地按着针孔。

李赫宰整张脸都皱了起来,他先前还以为金厉旭是个挺正经的人,没想到被他摆了一道。

申东熙手里拿着血液样本去了内间的化验室,走之前指了指左手边的仪器,“歇好了就进去躺着。”

再三确认针口的血液已经凝固后,李赫宰脱了鞋躺到那台仪器上,李东海就站在旁边看着他。

朴正洙跟金厉旭抱着胸站在较远处,小声说着些什么。

一个巨大的发着蓝光的圆环升起来,将李赫宰从头到脚扫了一遍,被蓝光扫过的感觉不太舒服,李赫宰不自觉皱起了眉。

在过来之前朴正洙特意嘱咐了一句让李东海暂时停止附在李赫宰身上的向导力,那可能会让结果产生误差。所以李东海也只能站在一旁干着急,看着李赫宰满脸的抵触却碰都不敢碰他一下。

圆环扫了三个来回后总算是停了下来,蓝光消失的一瞬间,感受到熟悉的精神游丝附上自己,李赫宰这才舒展了眉头。

“好了东海,别担心,不会对他的身体有损伤的”,朴正洙出言安慰,金厉旭接话道:“机器自身有辐射,我们感觉不到,但对哨兵来说是可触的,所以李赫宰才会是那个表情。好了好了,你别苦着张脸了。”

李赫宰板起脸看着金厉旭,“你要叫我哥啊你知道不知道,我可比你要大呢。”

金厉旭冲他吐了下舌头,没有接话。

“东海,你看他。”李赫宰立马转头冲自家向导告状,李东海摆出一幅“我有什么办法”的样子,金厉旭配合地笑了出来。

朴正洙看他们聊得开心,悄悄伸手对李赫宰挥了挥,示意他跟自己出来。李东海有些疑惑地看着他们,在收到李赫宰让他放心的眼神后重新跟金厉旭聊起天。

两人走到实验室门口,确认里间的人听不见后朴正洙问道,“你是什么时候觉醒能力的?”

“三年前,我…十九吧。”

朴正洙有些诧异,“这么迟?东海呢?”

“十五。”

“你自己不觉得奇怪吗?”

看到李赫宰迷茫的摇了摇头,朴正洙收起眼里的惊诧正色道:“你已经成年一年了才获得哨兵能力,塔内最迟的哨兵都是在十八岁彻底觉醒的。”

“…所以?”过于贫乏的知识储备让李赫宰还是不觉得有什么不对,他只是稍微比其他人迟了那么一点而已。

“东海觉醒后你就一直跟他在一起是吗?”朴正洙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继续问了下去,他准备先把自己心里的疑问清空了再去解答李赫宰的问题。

“嗯,我跟他从小就生活在一起了。”

“从未分开过?”

“从未。”

朴正洙思量片刻,“你觉醒的时候东海是不是恰好不在你身边,或者距你的距离比平时都要远?”

李赫宰惊讶的啊了一声,“你怎么知道?”既然朴正洙能轻松猜到这一点,那就说明此事跟觉醒时的条件脱不了干系,“是不是因为这个我的等级才这么低?”

“如果我没猜错,那确实是有点关系。不过不是因为东海不在你身边,而是因为他一直在你身边。”

“东海的能力把我…压制了?”

“可以这么说。”朴正洙继续提问,“当时还有什么跟平时不同的事吗?你把当时的情况全都给我描述一下。”他停顿片刻,“干脆我自己去看吧,也省得你回忆了。”说着,他抬手示意了一下,想要触摸李赫宰的太阳穴。

李赫宰却突然后退两步,差点被实验室的门框绊倒,他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拼命摆着手拒绝了朴正洙的提议,一大片红晕逐渐爬上他的面颊。

过于激烈的情绪波动也影响到了那边正兴致勃勃看着申东熙化验的李东海,李东海探头探脑的在远处看着,不敢过来打扰二人,朴正洙在递出一个“没事”的信号后,立起自己的精神屏障彻底阻断了两人跟外界的交流。

“行了,现在说吧,没人能听到。”他斜着眼瞟了李赫宰一下,“是不是刚觉醒就把人给办了?”

看到李赫宰满脸通红的点点头后朴正洙满是揶揄地笑了笑,“希澈那句话还真没说错,李赫宰你也太畜生了。东海比你小一岁吧?人家当时还没成年呢。”

李赫宰小声地反驳了一句:“刚成年…”

“这有差吗。”朴正洙满脸黑线,“咳咳。”他清了清嗓子,“其实,真不是我对你们感兴趣,只是我要尽可能多地收集信息,来判断你到底是为什么才变成这样的。你懂我意思吧?”

李赫宰瞪了他一眼,然后目光越过他的肩头看向远处静静盯着自己的李东海。朴正洙也随着他的视线回了下头。

“啧,还怕人小孩听见呢?行吧行吧。”话音刚落,朴正洙就带着他进了自己的精神图景。一瞬间的场景切换让李赫宰有些发晕,差点没站住。

还是那片阳光明媚的田野,空气里满是清淡的花香。一只白色的狐狸走到朴正洙身边来,身后亦步亦趋地跟着一只大一号的红色狐狸。

李赫宰有些新奇的蹲下身子去抚摸,白狐狸过来蹭了蹭他的手,红狐狸有些不满意的龇牙咧嘴看着他。

朴正洙无奈地笑笑,坐下来把红狐狸揽进自己怀里,抬头直视着李赫宰,“现在说吧。再强调一下,我真的对你们的私生活没有兴趣的哟。”

“正洙哥,你知不知道有句古语叫越描越黑。”

“咳。”

“对了,这两只狐狸是什么啊?”李赫宰看着毛茸茸的小动物,满心好奇地发问。

“我和希澈的精神体。白色这只是我的,红色是希澈的。他俩太活泼了,就一直放在精神图景里散养着没收回去。”

“噢~”李赫宰发出了很神奇的声音。

朴正洙有些不解地看向他,“你怎么这个表情?你自己的呢?别揉我的狐狸了!没见过吗。”看见自己的小狐狸被揉的东倒西歪,他有些心疼的开口阻止。

“真没见过。”李赫宰很实诚的点了下头,但也听话的松了手,任由白狐狸重新粘到朴正洙怀里的红狐狸身上。

朴正洙有些不敢相信,“每个哨向都有的啊,而且是生来就有的,不需要练习也能轻松地召出和召回,这…是本能啊。”

李赫宰还是摇头,“我真的没有。”他歪着头想了想,“东海好像确实有只白色的狼,但在他知道我没有后就很少放出来了,就算放出来也不肯让我摸。”

这下朴正洙就想明白问题出在哪了,敢情是觉醒时道具没配全。

哨兵的精神力和动物形态的精神体是共享的,现在李赫宰的精神体不知道跑哪去了,连带着他本身的精神力也掉了一个档次。

那这是什么时候弄丢的呢?朴正洙撸着怀里软乎乎的狐狸毛,在心里思索着。看起来还是得问问当时的事情了。

“我还以为这个…精神体是随机发放的,刚好我没有。”李赫宰一脸恍然大悟的表情,“所以我把精神体找回来之后是不是就能恢复正常了?”

“难说,首先你得找回来。其次还得看他愿不愿意认你。”

“啊?”

“开个玩笑。你只要能想起来丢在哪了,后面的事我来帮你处理。”看到李赫宰被自己吓到的表情,朴正洙心情很是愉悦。

“我连他是什么动物都还不清楚……”李赫宰低下头小声念叨了一句,随即开始认真回忆起从觉醒起到目前为止发生过的每件事。

他记得李东海给自己说过,一开始感受到他的能力绝不至于此,所以一开始自己的精神体是在的。然后……他们在李东海的精神图景里彻底打上了肉体标记,在这之后自己的能力就已经是C了。

“我好像知道他跑去哪了。”李赫宰突然一拍大腿站了起来,吓得两只狐狸双双一个激灵。

朴正洙给炸毛的小狐狸顺着毛,抬头示意他接着说,李赫宰却又卡了壳。

“跟东海结合的时候弄丢了?”大哥哥一眼就看出他这个卡壳是因为什么。

李赫宰只能点头。

“你俩当时在哪做的?”问完,他又补上一句,“别慌,就问这一个。”

“……他的精神图景里。”

朴正洙皱着眉把整件事情在脑海里过了一遍,不能说有些离谱,只能说实在是太【脏话】的离谱了。

“你俩……还真有情趣啊,家里没床是吧。”朴正洙心里不知为什么总有一种自家白菜被猪拱了心情,忍不住吐槽了一句。

赶在李赫宰还嘴前,他收起自己的精神图景硬生生打断了李赫宰即将出口的话。

“好了好了,等东熙结果出来后一起去东海那里看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