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长夜难眠

Work Text:

李云祥呻吟着。

抓着他左膝的手往上摸了几寸,彰显着自己的存在,以免他忘记自己所处的境地。他咬住下唇,将另一声呻吟咽了回去。

另一只手掐着他的脖子。

摸着他大腿的那只手光滑且纤细,触碰的动作克制而挑逗,但是掐着他脖子的那只手很粗糙,长着茧,指腹在他的喉结上打着圈,随即又施了点力捏住他的下巴,灵巧的手指抚摸着他的脸颊,缠进他的头发里。不一会儿,他感觉到另一双手滑向了他的小腹。

他无声地呻吟起来,闭上双眼,感觉自己的四肢都不听使唤——他试着动了动胳膊,但另一双温暖的手将他钳制住了,在他的皮肤上摩挲着,将他往下拽了一些。

一只光滑纤细的手环住了他的性器,他这才注意到自己已经完全勃起了,下身不着片缕,前端已经开始渗出体液,滴落在自己的小腹上。他试着扭动起臀部,在对方手里摩拭着性器。

一双干燥的嘴唇轻轻擦过他的。他又忍不住呻吟起来。粗糙的大手触摸着他的膝盖内侧,他条件反射地弓起身子,想要得到更多。

他索性放弃了理智,扭动起臀部,大腿止不住地颤抖起来,疲惫感覆盖了他的神经,掐住他脖子的那只手松了些力道,轻轻刮过他下颚的轮廓,覆在他腹部的纤细手指一路往上摸,绕着他的乳首画着圈,捏住它轻轻拉扯。李云祥的呻吟卡在喉咙里,感觉浑身都紧绷起来。

另一只长着茧的手从他的膝盖滑到大腿内侧,于是他顺从地张开双腿,努力拱着腰,试图得到更多的抚摸。

一双嘴唇吻住他的颈侧,牙齿刮擦着他动脉上方的皮肤,他不自觉地仰起脖子,将整个颈项暴露在对方的齿尖之下。他可以感觉到那双贴着他颈侧的嘴唇得逞似的笑起来,他想说点什么来为自己辩解,但胸前的那只手捏着他的乳首狠狠地拉拽了一下,使得他不受控制地尖声呻吟起来。

“……别……”

有人咯咯地笑起来,嘴唇来到他的性器顶端,与此同时,两根粗糙的手指往下摸,绕过他的囊袋,摸索到他的后穴,未经润滑便直接插了进去。李云祥的身体抑制不住地颤抖起来,伏在他身上的那人压低了身子,动作使得头发从他乳首轻轻擦过去,接着他感觉那里被对方含住了,用牙齿轻轻刮擦着。他喘着气,试图适应身体里升腾起来的异样快感。

插在他后穴的手指向内推,模仿着性交的动作抽插起来,他感觉自己的身体在被打开,跟随着在他后穴到处点火的手指渐渐摆动起来,对方俯身在他已经完全勃起的性器顶端蜻蜓点水般吻过去,那里便微微颤动起来,好似即将抵达高潮。

“……深一点——”他呜咽着,感觉对方又填了根手指进去,往更深处探入,一阵愉悦的悸动从他的尾椎沿着脊柱升起来,在他的大脑里点亮一片白光,然后又沿着他的身体往下渗透,使得他不住地颤抖并扭动起来,“求你了……”

那只手满足了他的愿望,往他体内推得更深,同时屈起关节,从他的敏感点按压过去,使得他更加卖力地扭动起臀部,浑身血液都往下身冲刷过去。他喘着气,胸口剧烈地起伏着,身体各处涌上来的快感像海啸似的几乎将他吞没。

他马上就要抵达高潮了——如果他能移动手臂,他会将亲吻他性器顶端的那颗脑袋推开,但他做不到,所以他只能欲求不满地挺着腰将性器往上顶,试图得到更多的触碰。手指在他体内变换着角度剪动蜷曲,他因这前后夹击的甜蜜折磨爽得快要高潮,直到——

李云祥猛地睁开眼睛。

房间里漆黑一片。

“……啊。”他懊恼地呻吟了一声。

他仰躺着,在自己的床上,性器硬得发疼。他伸出一只手去抚摸自己的性器,胡乱撸动起来,很快就泄了出来,身上黏糊糊的一片——除了在那些诡异的梦里,他已经很久没有如此畅快地高潮过了。

李云祥闭上眼睛,那些褪了色的梦境又回到了他的脑海里。他静静地躺着,但不知怎么的,他感觉梦里的体验真实无比,仿佛在他的身体上留下了记忆——但他的房间里只有他一个人,在黑暗里独自呻吟着。

他叹了口气,缩进被子里蜷缩成小小的一团,重新闭上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