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青碧/青岚-醉汉

Work Text:

……

张楚岚,你怎么样?还起得来么?

诸葛青看了一眼地上醉到神志不清面色潮红的青年,试探性的问了一句。

就在刚才,其他人看完张楚岚遛鸟之后早就不知道跑哪继续疯去了,都没心没肺的。陆玲珑跟大家招呼着,说她在附近弄了一片烧烤摊,请大家吃宵夜。诸葛青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了,笑着跟其他人说,我就不去了,明天还有比试,我送他回去休息吧。

他笑的真诚,让人一点也看不出别的。

徐三和徐四若有所思的看了他一眼,徐三点了点头,没说话。倒是徐四,走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笑着说,你可得把这小子好好地带回去。然后转头对宝宝招呼了一声:宝宝,我们去那边吧。

四周总算是安静了下来。

今晚的月亮很大,月光洒下来,照的躺在地上的张楚岚的脸格外白皙。他的手在草地上迷茫的乱扫,嘴里含糊不清的呢喃着什么。脱了一半的裤子还没拉上,这副模样让坐在他旁边的诸葛青终于没忍住笑了一声。

真是个有意思的小伙子。虽然自己也不比他大多少,但诸葛青就是觉得张楚岚目前为止在他面前干过的事都迷之滑稽。

先是第一场不要脸了一把,今天又在一群人面前脱了裤子。

这场罗天大醮还真是有趣啊,哦不对,应该是参加的人很有趣才对。

诸葛青伸手拍了拍张楚岚的脸。

张楚岚,清醒点了没?你这副样子被更多的人看到可不好。起来跟我走。

低沉中听的嗓音在张楚岚耳边飘荡,他转了转自己的脑袋,努力想辨认在自己眼前晃动的人脸。

你……是谁?醉倒的青年脑子里基本已经迷糊了。

诸葛青本想好好回答,话一出口却变了变:你觉得……我是谁?

他也不急着带他回去,反正其他人也不在,不如逗逗这个醉了的小伙。

张楚岚努力的睁着眼睛,借着月光看清了眼前的人,好像是哪个名人的后代……来着?

……诸葛亮?

诸葛青笑着摇了摇头,那是我祖先,不是我。

噢……我想起来了……你叫……诸葛青……那个术士……对不对?我说的对不对?躺在地上的人突然坐起来,像只小狗一样盯着他,一副求表扬的样子。

月光映衬的张楚岚宝蓝色的眼睛清澈明亮,诸葛青盯着他,有一瞬间的失神,不过很快就恢复了正常。

对对,你都说对了,不过先把你裤子提上吧,虽然我也是男人,不过对别人的那东西还太不感兴趣。诸葛青示意张楚岚把他自己那家伙收一收。

醉醺醺的楚岚顺着他的目光看向自己下面,这才注意到自己裤子脱了一半。

嗯……对……我还要穿裤子……咦……穿不上……

坐在地上的楚岚扯了半天自己的裤子也没扯上去,大概是喝醉的人很容易动气,他用力扯了一下,嘶拉一声把裤子扯开了。

两个人都沉默了。

诸葛青扶着额头,觉得自己的心理年龄更大了。

都读大学的人了,怎么还跟个小孩儿似的。

诸葛青自动忽略了张楚岚出现这种状况的罪魁祸首完全是酒精的重点。他站起身,伸出手把张楚岚从地上拉了起来,然后解开自己的外套,把面前的小伙子的下半身围了起来。

你可别再倒了,不然咱俩就都得在林子里过夜了。诸葛青揶揄着说,半背着张楚岚的手还伸到后面拍了拍张楚岚被他的外套遮住的屁股。喔,没想到还挺有料。

张楚岚还是迷迷糊糊的,刚才扯烂裤子的事早被他抛一边去了,他伏在诸葛青背上,发出含糊不清的话。

为什么……我……我没有……女朋友啊……

以后总会有的,放心吧。诸葛青这样安慰着,继续背着他慢慢走。

我他妈……遇到的女孩子……都……不是真心要跟我上床……呵……呵呵呵……

老子……老子就没遇到正常的女孩子……凭……凭什么……

你都遇到过什么女孩子啊?诸葛青倒是被挑起了兴趣。

张楚岚似乎有些不愿意回忆,小声嘟囔了几句。不过他很快就把自己这些天的苦水都倒给了面前背着他的人。

他先慢吞吞的把柳妍妍的事说了,又很抗拒的提了提宝宝找三个大妈要破他身的事,然后风莎燕为了家族愿意接受他,可是他不想要那样的关系……最后他发泄似的在诸葛青耳边大吼:为什么我只能被夏禾那种可怕的女人接受啊!!

你小声点,我耳朵可受不住。诸葛青听完了他的经历,有些忍俊不禁。不过没有说什么嘲笑他的话,虽然他自己一直是吸引异性的命。

现在都什么年代了,我爷爷……还……还要给我刻什么守宫砂……你……你知道我有多痛苦吗!什么都不能做!我……我连a/v都都没法看,这二十多年我就觉得自己那玩意儿是个废的……除了撒尿啥也不能干……

诸葛青就听到自己的背上传来几声啜泣,他有些无奈。不过张楚岚这经历,确实有那么点儿……身为一个男人,他倒是也能理解张楚岚的心情。

你别难过了,我们先回去,你慢慢跟我说怎么样?

张楚岚好像没有听到他的话,他气呼呼的从诸葛青背上下来,很是不服气的扯开腰间围着的外套。就很气愤的指着自己那玩意儿对诸葛青说——你给我过来摸一下!

什么?诸葛青以为自己听错了。

过来!对面的醉小伙坚持。

现在可不是遛鸟的时候啊,张楚岚。诸葛青无奈摇头。你这是要干什么啊?我们还是先回去吧。

你也不愿意接受我……啧……我成了男人女人都不要的人了……扎着马尾的青年低下头,突然转身朝原路返回。

诸葛青愣了一下,突然意识到现在可不能让他这么走回去,不然自己不得被其他人怎么取笑呢,你连喝醉的不摇碧莲都搞不定!

他赶紧跑了过去拦下张楚岚,说道,好了,我摸还不行吗。

说完这句话之后,他觉得自己一定是脑子哪根筋出了问题。

怎么感觉事情有点不对?

……

诸葛青说完那句话就有点后悔了。

这都什么跟什么……

他的内心早就不像外表那样镇定自若了。

对面的人还在盯着他……重点是还露着个东西呢。

我是谁?我在哪?我要干什么?

啊,今天月亮真圆。

诸葛青抬头看了看月亮,真希望现在有片乌云飞过来遮一下,他现在真的什么都不想看到!真的!比珍珠还真。

他现在面对的,是一个多么纠结又羞耻的选择题啊。

终于,脑海中“快把这发酒疯的混小子带回去”的想法占了上风,诸葛青妥协了,想着先顺了这小子的意,摸就摸吧……反正都是男人。他回想了刚才自己的反应,其实也没必要这么大惊小怪……

诸葛青靠近了张楚岚,问了一句,摸完了你就回去?看到张楚岚迷糊的点着头,他终于没有犹豫,左手抚上张楚岚的腰,右手第一次碰上了不属于他的,但是男人都该有的那玩意儿。

怀里的人抖了一下,不知道是疼的还是别的……

这玩意儿吧,其实也就是大同小异。

他倒是没有摸到传说中的守宫砂,刚才看张楚岚遛鸟的时候好像看到挺多纹路呢……

嗯,还挺大。诸葛青摸了半天憋出来一句。

也不知道张楚岚听到了没有,诸葛青摸了一会就放开了。行了吗张楚岚?肯跟我回去了吗?

张楚岚似乎是安静了,任诸葛青拿着衣服把他的下半身围上,也没有反抗。

不对啊……应该很疼才对啊……怎么会……

张楚岚嘀咕着,似醉非醉的眼神看着诸葛青,目光带着一丝疑惑。

别管这些了赶紧回去。诸葛青是真不想丢人了,直接背起张楚岚就走。

两个人一番折腾总算是回了天师府安排的住所,接近两点了,那群人竟然还没回来。

本着好人做到底的想法,诸葛青默默地帮张楚岚脱下外套,然后把他丢进了浴室。

快点洗完出来睡觉,明天还有比赛呢张楚岚。诸葛青冲着浴室催促,没有回应。不过响起了水声,大概里面的人已经打开花洒了。

诸葛青坐在床边等张楚岚出来,打算把他送上床睡觉就离开。盯着浴室门,诸葛青思考了一下刚刚发生的一切。

张楚岚让他摸的时候,他摸了,后来张楚岚的反应,和嘴里的话让他懂了些什么。

不真心的人碰触守宫砂,就会很疼是吗?

可他诸葛青也没有接受一个同性的想法啊。诸葛青烦躁地揉了揉额头。

这时浴室门打开,洗完的张楚岚下半身围着条浴巾走了出来,又拿着块毛巾擦着湿头发。

嗯?你还没回去啊。张楚岚说道,语气里倒听不出他还是不是醉的。

你把头发吹了睡觉,我就回去了。

等会儿再吹。张楚岚并不着急,他走到床边躺了上去。你再摸一次行吗?

怎么,你还想做个实验测测你的守宫砂么?诸葛青嗤笑了一声。

我挺想的。靠躺在床头的张楚岚笑着看坐在床边的诸葛青,语气里有些小挑衅,又带着一点调皮。

你现在这副样子,我倒觉得你刚才的所作所为是装出来的。

不,刚才我醉了。

那现在呢?

现在我还是醉的。

你说这话出来,你就已经暴露了。诸葛青显然不觉得一个醉了的人会说出这句话。

那你摸不摸呢?

你不要美女了?

张楚岚闻言,身子探过来,一把拽掉了诸葛青绑头发的发带。

这样就是了,美女你好啊。他笑道。

诸葛青没有动,他的眼睛一直盯着面前人的眼睛,想从里面看出什么。

两个人此时离的很近,张楚岚的呼吸轻轻的蹭着他的鼻头,痒痒的。

诸葛青突然往前伸了伸头,两个人的唇就这么碰在了一起。张楚岚没有反应,但是诸葛青从唇上感觉到了对方细微的颤抖。

像是约好了一般,张楚岚的双臂迅速地环住了诸葛青的脖子,加深了这个唇与唇的相贴。而诸葛青一只手揽住了张楚岚的腰,另一只手掀开浴巾,抚上了张楚岚腿间那玩意儿,来回撸动,手法细致,很快逼的张楚岚微微发出了喘息。诸葛青没有伸出舌头去舔,脑袋微微离开了点,含糊不清地吐息。

如你所愿。感觉怎么样?诸葛青说。

技术不错啊美女。张楚岚还是一副吊儿郎当地模样,从他的眼中,诸葛青看不出真实情绪。

哪个才是真实的你?诸葛青内心问着,今天却是决心要扯下张楚岚的伪装。重新亲了上去,动作也变的开始有侵略性。

唇舌激烈交缠,显然两个人都想占到上风。但是诸葛青的吻技更胜一筹,比起还是童子鸡的某人高了不是一点半点,很快就吻的张楚岚嘴里没了空气。诸葛青的手也没闲着,还是继续揉捏着某人的东西。过了一会儿,他放过了张楚岚的唇,停止了动作,居高临下地看着身下的人。

他好像知道自己为什么潜意识会“接受”张楚岚了。

就在这时,身下的人眨了眨眼睛,说了一句话。

挑战一下呗,看看你摸多久能摸硬我那玩意儿?

怎么你这玩意儿还摸不硬的吗?诸葛青突然好奇了一下。

呃……是比普通人的难一些,之前不是跟你说了吗。张楚岚无奈。

诸葛青闻言,脑海里闪过刚才两人在背上的对话,想到后来发生了什么,他忍不住又笑了一下,引起张楚岚不满的瞪视。

不错,还挺有挑战性,不过……我不介意做点更刺激的事情让你硬起来,或者射出来。

诸葛青说完,直接低下头,含住了张楚岚的性器。

张楚岚没想到诸葛青会这么直接,他呆了呆,下身因为守宫砂而造成的迟钝的反应似乎减弱了不少,活了二十多年的他第一次从自己的身体上感觉到了快感为何物,他有些不知所措,低下头就看到诸葛青散着头发的脑袋在他的两腿间不停晃动着。

这……也太刺激了吧。

张楚岚咽了一口唾沫,手有些迟疑的伸出,抚上诸葛青的头发,刚碰到,又像触电一般缩了回来。

卧槽我真的被一个男人口了!!!

不是做梦也不是胡思乱想,此时此刻,他的下身就这么被一个男人含住了。

他承认一开始只是想调戏一下这个术士罢了,没想到……

张楚岚还在胡思乱想呢,诸葛青含着他的东西突然抬头看了他一眼,给了他一个意味不明的挑眉,然后低头一个深喉。

呃啊!张楚岚忍不住发出一声惊喘。

他到底还是射了,人生中第一次高潮,是被一个男人弄出来的。刚才那下,他只感觉自己的顶端猛的碰到了一团柔软湿滑的嫩肉,他根本不敢想象自己顶到了诸葛青嘴里的什么地方,巨大的羞耻感将他埋没,性器颤抖着,射出了今晚的第一股白浊。

刚才做出的镇定模样早就无影无踪,张楚岚后仰着头发出喘息,身体还有些颤抖。诸葛青吐掉了嘴里的东西,然后吻住了他。

咸腥味在两人的唇齿间蔓延开,张楚岚尝着自己精液的味道,脸上布满了红晕。诸葛青的手伸过来将他的头发顺到耳后,两只手扶住他的脸颊,嘴唇分开,带出一道银丝,然后直直的看着他。

想继续吗?诸葛青认真的说。

张楚岚愣愣的盯着他,丢脸的咽了一口唾沫。

我……

怂了?

呵呵。

事关男人尊严,张楚岚怎么可能退缩。伸手抓上对方硬挺着的性器,不甘落后的帮他撸动着。

来就来!

他撸动了半天,也不见诸葛青的性器有半点软下去的迹象,有些疑惑不解的看向诸葛青,就看到面前的人好整以暇的开了口:

果然是个处男,还是个被守宫砂限制这么多年的处男,技术真是太垃圾了。

你……你他妈说谁垃圾!张楚岚怒了,放在性器上的手报复性的重捏了一下,诸葛青吃痛,倒也没生气,而是伸出自己的手包裹上了张楚岚握着他性器的手,然后不紧不慢的直接开始了现场教学。

你的手该这么握,要把手指紧贴着知道吗?这样上下摩擦的时候才会有快感。诸葛青说着,把张楚岚的大拇指按在自己性器顶端的小口摩擦,舒服的发出一声喟叹:你看,这样我就舒服了。

被一个男人手把手的教这种东西,张楚岚臊的满脸通红,想把手抽出来,不料被诸葛青发觉,死死按住,然后凑到他的耳边,声音低沉:刚才我用嘴帮你,现在你连帮我用手都不愿意,也太没有协约精神了吧?语罢,又摆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你看看,我今天都还没射呢。

张楚岚闻言,心里还是有点被面前的人说的话触动了一下,身体开始回味起刚才人生中第一次高潮的滋味,自然对于没有得到满足的诸葛青有些感同身受,犹豫了一下,还是把手主动覆上了不属于他的性器。手指试探性地揉捏搓弄着上面鼓起的青筋,看了一眼诸葛青的表情,显然很是受用。

他被这表情鼓舞了一下,开始更加用心地用手现学现卖,以便证明自己技术并不是不佳,只不过是没有经验而已。

比刚才做的好多了,不过还是不够呢。

靠!我第一次帮别人弄,这样已经很好了好吗?张楚岚不满,把指甲顶进冠状沟里面来回按揉,用手上的掌纹在柱身上来回摩挲,大拇指的指甲像刚才诸葛青让他做的那样抠弄顶端的马眼,这种事一回生二回熟,很快张楚岚就做的像模像样,开始不断重复着刚才的动作,诸葛青也开始发出粗喘,在快要高潮的时候用自己的手包住张楚岚给他打手枪的手快速撸动了几下,然后射了出来。

哼哼!你看,你还是被我弄射了吧。张楚岚得意。

叫你说我处男,叫你说我技术烂。

是是,你不烂。诸葛青敷衍地回答着,手悄悄的绕到张楚岚的后背,抚上他的后腰,张楚岚被吓的一激灵,躲开了自己背后那只咸猪手:你你你你干嘛?!

你又怂了?

我……我没有!等等不对!你现在做的跟之前说的不一样啊?!

我之前说什么了?可是你先问我要不要赌摸硬你那玩意儿的。我摸硬了,你还射了,你赌输了呀。

这……张楚岚语塞。他一晃神,被诸葛青强硬地压在了身下。刚洗完澡的他全身赤裸,半干的头发还滴着水。他转了转眼珠,开始猛烈摇晃着自己的头,头发上的水甩了诸葛青满脸,然后他趁诸葛青眨眼的时候一翻身,两个人直接交换了一下上下位置。他低头看着诸葛青无奈的表情心里暗爽,慢悠悠的开口。

就算赌输了,我也不会乖乖躺着的。诸葛青,服不服?

你属狗吗?还带抖毛的?诸葛青盯着他。

你管我属什么,现在被压住了吧?张楚岚还没得意过三秒,就觉得头晕了一下,好像一瞬间被什么东西阻隔了他的神经一样,等他回过神来,自己又躺回了熟悉的位置。

诸葛青你这是逼我用雷法。张楚岚气的咬牙切齿,他没想到诸葛青为了限制他竟然使用了异能,刚想反击,诸葛青突然开了口。

这样吧,我们谁也不用别的能力,直接用身体上的较量,怎么样,公平吗?

这可是你说的。行,现在就把我放开。张楚岚说完之后果然感觉钳制住自己的手的力道渐渐变小,诸葛青的手果然如他所愿松开了,他心里一喜,刚想趁机反压,就感觉自己的下身被握住了,还被一只手反复揉弄,他的身体顿时就因为快感软了下来,恨恨的瞪着眼前的老狐狸:你阴我!

兵不厌诈嘛。诸葛青笑笑。而且,现在只有我能让你硬起来吧?他的手一刻不停的按揉着张楚岚的性器,故意问道:现在还用得出功夫吗?

诸葛青似乎就用他能给张楚岚快感这一事实做仰仗,料定他的身体会因为这种从未经历过的快感而沉沦,没法分心用金光咒或者别的东西,于是一直拿这东西说事。

他看着张楚岚此时盯着他的眼神,竟然有点觉得心动。

一个男人让自己做出刚才那些事,本来就有点不同寻常,现在他突然想通了自己潜意识接受张楚岚,给张楚岚快感的原因,喜欢就是喜欢,要什么理由。

确认了这一点的诸葛青心情愉悦。

行了,你躺好点,我跟男人做没经验,一会儿伤到你不好。

你还想跟我做?张楚岚瞪大了眼睛,突然挣扎起来。诸葛青放开了他的性器,两手用力按住他的双臂,膝盖强行顶进他的双腿之间,让他没办法用腿攻击,然后一低头直接堵住了身下人的唇,就感觉嘴唇被重重的咬了一下,一丝铁锈味在唇齿间蔓延。两个人的唇和牙齿都疯狂地攻击着对方,张楚岚努力的想咬掉诸葛青嘴里的东西不让他这么嚣张,诸葛青则只是单纯的想让张楚岚闭嘴。

两个人从嘴上到身体上都在较着劲,谁也不想在此时屈服,诸葛青平日半眯的眼睛睁的很大,近距离的盯着张楚岚同样睁的很开的眼睛,诸葛青愣是从里面感觉到了一丝欲拒还迎的味道。他想他一定是脑子出了什么问题,竟然觉得此时的张楚岚很性感。

一个毛头小子而已,让他觉得性感……

他突然觉得更加心动了。

坚持了一会儿,两个人的肌肉都开始发酸,终于默契的同时松开了对方,张楚岚瘫倒在床上,累的一喘一喘的,他旁边的诸葛青也好不到哪去,脱衣服的力气都没了。诸葛青喘了一下之后,说道:考虑一下我吧。

考虑什么?

我发现我挺喜欢你的。

然后我就要让你上?张楚岚撇了撇嘴,显然不接受。

你又硬不起来。

妈的刚才不是硬起来了吗?

但是你射的太快了,我觉得,可以用谁比较持久来裁定谁上谁下这个问题。说不定以后就是你在上面了,谁知道呢?诸葛青笑的狡黠。

至于这次,你还是安心躺着吧。

我还没答应你呢,就开始决定谁上谁下了?

我记得你之前说害怕男人女人都不要你,现在有个男人了,你反悔了吗张楚岚?诸葛青一副吃惊过度的欠揍样,看得张楚岚就想一拳打他脸上。

行了行了要做赶紧做,明天还他妈要比赛呢。张楚岚翻了翻白眼,不想继续跟他扯皮,大咧咧的躺在床上,用嫌弃的眼神瞟了一眼诸葛青。

诸葛青见他终于答应了,不禁弯了弯眼角,然后开始一件一件脱掉自己的衣服,心情愉悦的抚摸起身下人年轻健壮的身躯,手上传来的触感让他满意,不禁俯下身吸吮起来,一点一点在张楚岚的身上留下属于他的痕迹,又用手服侍着张楚岚下面那玩意儿。

张楚岚眯着眼睛享受诸葛青的服务,嘴里飘出一声呻吟,自己都没听到。而诸葛青听到了,更加有点忍不住想赶紧进入正题。

他放了手,翻身下床拉开床头柜,果然从里面找到了他想要的润滑剂和一排安全套。张楚岚看着他手上的东西,突然有点紧张:这这这……是等下要用的?

是呀。诸葛青眉眼弯弯。楚岚,你觉得,等下我能用掉几个?他晃了晃手中的安全套,一股子想全部用完的气势让张楚岚毛骨悚然。

张楚岚头皮发麻,但是已经答应了眼前的老狐狸,现在已经是骑虎难下了。他自暴自弃的撇过脸,愤恨的挤出一句话:要是老子不爽,下次你就别做了。

不要质疑你男人的能力嘛。

张楚岚刚想反驳你是谁男人,就被下面痛的大叫了一声,他低头一看,诸葛青沾着润滑剂的食指就那么捅进了一个指节,而且没有停下,继续朝着里面探索。

很疼吗?诸葛青抬头看他。

废话你他妈来试试!张楚岚气的翻白眼。

好了好了,我轻点。诸葛青说着,食指在里面乱动,想找找男人传说中那个能获得快感的地方,很快,他的指尖碰到了一个凸起,刚往下按了按,就感觉吸着他手指的内壁猛然收缩,与此同时张楚岚像是被点了穴一样全身发软,嘴里发出了一声比刚才妩媚的多的呻吟,张楚岚猛的捂住自己的嘴,不敢置信自己能发出那种声音。

诸葛青变本加厉的继续按压,小穴死死的吸着他的手,让他不禁想着如果是自己的东西捅进去会是怎样的感觉,手指的动作更加急了,他又伸进了两根,一进一出的扩张着本不该用来承欢的地方,抽动间带出的咕啾声听的张楚岚羞耻不已,并不想看到自己下面是什么样一个情况。

感觉差不多了,诸葛青把手抽了出来,开始当着张楚岚的面,一点一点的把套子套上,然后对准了下面的小口,用顶端浅浅的戳刺着,然后慢慢的向里面挺进,紧窒感让他爽的头皮发麻,就想不管不顾的用力插干。

张楚岚咬着牙承受异物入侵,额头冒着汗,被撑开的感觉并不好受,他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的话:诸葛青你轻点……

还没说完,又忍不住发喘。

诸葛青总算是全部进入了张楚岚的后穴,他停顿了一下让两个人适应,然后扶住张楚岚的腰,开始慢慢的活动起来。摩擦感强烈,让张楚岚又痛又爽,他忍不住扭腰,想让诸葛青的性器戳到能让自己更爽的地方,但是总是没法如意,他忍不住开始数落:诸葛青你怎么慢的跟老头似的?

作死是吧?诸葛青突然紧紧锢住他的腰狠命顶撞,每一下都又深又重的戳到他的前列腺,张楚岚忍不住崩溃地大叫起来,双臂乱挥双腿乱晃,被诸葛青死死按住,肉棒像打桩机一样快速插干,抽插间带出大股润滑剂,打湿了他们结合的地方。

这么撞了几百下之后诸葛青也吃不消了,速度慢了下来,龟头开始细细研磨那点,成功的让张楚岚发出舒服的哼哼。慢节奏的抽插了一会儿,诸葛青又加快了动作,然后就射了出来,张楚岚呜咽了一下,前端也出了精。

他们又用了两个套子之后两个人都累的不行,诸葛青躺在张楚岚旁边,调侃道:你男人怎么样?

垃圾,才用了三个。

我是为了明天的比赛留力知道吗?诸葛青一本正经。

然后他们就一起睡着了。

房间外已经是深夜,其他人回来的时候听到房里传出的声音,默契的对视了一眼,什么都没说,只有一脸茫然的宝宝要找张楚岚,被徐四拽走了。

……

还说留力,这混蛋明显就是纵欲过度。

第二天张楚岚看着诸葛青输给王也,心里郁闷不已。

不过他还挺喜欢。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