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昔华-碑

Work Text:

……

杨敬华非常后悔自己今天到自己的坟墓前转悠。

因为神龙章轩的事和端木熙吵了一架,他很不顺心,没想到出来散心竟然遇到自己现在最讨厌的人之一。

“你来这里想干什么?”杨敬华看着面前戴面具的男人,如临大敌。

“你为什么那么紧张呢,杨敬华?”神龙昔仁轻笑了一声,似乎觉得杨敬华有些好笑,“我现在又伤害不了你。”

“你已经把他的身体带回去了,现在又过来干什么?”杨敬华冷冷的道。

“这跟我过来看你的墓又有什么直接联系呢?”神龙昔仁表情自然,“我的弟弟我带回去了,但是我还不急着把他怎么样。”

他欺身上前,手指拂过面前人的脸颊,“我倒是觉得你比较有意思。”

杨敬华偏头躲开,瞟了他一眼:“如果你在这只是表达对我的兴趣,抱歉,我对你没有任何兴趣。”抬手一扬,将落月剑握在了手里。

“别让我动手。”落月剑指着神龙昔仁的脸,让他后退了几步。

“哎呀,你怎么这么较真?”戴着面具的男人摊着手,看起来似乎有点无奈,他转了转眼珠子,身体向前了一步顶着剑尖,“既然你这么想杀了我,现在给你机会,来吧。”

他妈的!

杨敬华握着剑的手突然有些颤抖。

他杀不了他,他根本下不去手,他内心很清楚这个该死的事实。他一直痛恨自己的心软,却没有任何办法改变它。这个混蛋,清楚他的所有弱点,让自己在和他的数次交锋中都没占到上风。

最后还那么痛苦。

神龙昔仁见杨敬华一直不动手,弯了弯嘴角,“你真是越来越有趣了。”身体从侧面绕过了剑,左右手一个一只,扣住了他的手腕。杨敬华被这一切弄得措手不及,还没反应过来,自己的唇上就传来软软的触感。

这混蛋在干什么?

杨敬华有点懵,手一松,当啷一声,落月剑掉在了地上。趁他当机的功夫,神龙昔仁左手扣住了杨敬华的双手,右手摘下了面具。

杨敬华呆了呆,这双眼睛……跟那个已经绑定他灵魂的人真像啊。银白色的眼眸,光华流转,摄人心魄。杨敬华突然有些明白,为什么那么多人,包括他,当初都会因为被这双眼睛盯一盯,就不受控制的听他的任何命令。

对方温热的薄唇还贴着他的,不过这毕竟只是唇瓣和唇瓣的贴面礼,神龙昔仁显然并不满足于此,他探出舌头,描摹着影灵先生的唇纹,伸进去舔着他的牙关。舌尖从左扫到右,又扫回来,似乎来了乐趣,上了瘾。

杨敬华从刚才开始就被吓的一动不动,现在总算是反应过来了,死死的咬住自己的牙,坚决不让面前的人把舌头伸进去。他挣扎着双手,想摆脱神龙昔仁的锢制,无奈力气不够,只好用自己的眼睛狠狠瞪着他。

神龙昔仁半天攻不下牙关,倒也没生气,一边吻着杨敬华,右手抚上杨敬华的后脑勺,摸到束起头发的发带,一拉,杨敬华的头发散了开来。

杨敬华头一偏,摆脱了神龙昔仁的唇,又惊又怒:“你他妈干什么?!把我的东西还我!”

“哎呀,别激动,”神龙昔仁意犹未尽的舔了舔嘴,右手举着那条发带。“我可不能保证我不会对这条发带做出什么毁灭性的举动。”

杨敬华终于是冷静了下来,不过还是怒视着他,和他手上的发带。

“很好。现在听我的命令,把你的双手背在后面。”神龙昔仁似乎并不理会面前的骇人眼神,慢慢的松开了自己的左手,胸有成竹的看着杨敬华。杨敬华没有办法,照着做了。

他有些预感,接下来会发生些什么,但是他并不知道到底会发生什么。就在他发呆的时候,神龙昔仁的身子凑了上来,双臂绕到他的身后,迅速的用发带绑住了他的手,还打了两个死结。

这……?!

杨敬华想挣脱开来,毕竟发带比起之前禁锢他的那双戴着冰凉的金属手套的手要脆弱的多,不过神龙昔仁接下来的一句话让他瞬间浇灭了这个念头:“别挣脱呀,如果断了,你的端木熙会很难过的吧?”

这人为什么会这么明白他的弱点啊……杨敬华心里弥漫着深深的不甘和委屈。

他气的用脚去踹神龙昔仁,可是刚出腿就被神龙昔仁用腿夹住了。两个人几乎贴在一起,近在迟尺的距离让他感觉身边人的呼吸一下一下的拍在他的脸上。

“他会不会难过关你什么事?”他咬着牙说。

神龙昔仁笑了笑,却是开始了另一个话题:“既然你是影灵,似乎是要被端木熙传递灵力和生之气的吧?”他凑上前,玩味的盯着杨敬华,“你和他是怎么传递的呢?”嘴唇再一次吻了上去。“这样?”

“嗯。”杨敬华很不情愿的应了一声,眼神看向别处,牙关还紧紧咬着。

神龙昔仁的嘴唇离开了一点。“把嘴张开,你也不想看到发带的下场是什么样吧?”唇齿间含糊不清的话语让气氛变得暧昧不清。杨敬华听了,终究是不情不愿的张开了唇。

他实在是太害怕发带再次被毁坏了。

神龙昔仁的舌头又一次探了进去,杨敬华感觉自己的舌头和对方的正在互相推搡,就像两个打架的小孩,你推我我推你。他想把这个入侵者赶出去,神龙昔仁却不如他的愿,绕过了他的纠缠,舌尖温柔的爱抚着他的牙床。爱抚够了,才主动碰触杨敬华的舌头。末了,舌尖轻点他的嘴角,结束了这个漫长的吻。被刺激而分泌出来的唾液顺着嘴角流下,神龙昔仁舔走了全部。

杨敬华被他吻的脸有些发热了,眼神也没了那么深刻的愤恨,眼角发红,让他整个人看起来多了些可爱的味道。神龙昔仁自然不会错过这等景色,左手捧着面前人的脸,头偏过,在杨敬华耳边轻轻呼了一口热气,轻轻含着他的耳垂舔吻。杨敬华的身体清晰可见的颤抖了一下,神龙昔仁的右手探进长袍,隔着里衣摩挲杨敬华的腰线,然后缓缓下滑来到臀部,用力的揉捏了一下杨敬华的翘臀。哎呀,手感真不错。

“唔……啊!你……你摸哪里!卧槽,别乱摸!”杨敬华有些慌了,脸上多了一抹红晕,他感觉自己的身体有些异样,还没反应过来到底是哪里有异样,神龙昔仁倒是比他先一步发现了,轻笑了一声,停留在臀部的手慢慢揉搓着杨敬华裤裆间鼓囊起来的东西。

“影灵先生,你好像硬了?”

他的耳边传来对方暧昧的吐息,前端也在对方的手里越涨越大,真是丢脸啊,在一个讨厌的男人的挑拨下硬了……杨敬华似乎不愿意往下看,闭上了眼。

“这样硬着也不是办法,我就发发好心帮你解决吧。”神龙昔仁也不管他同意不同意,带着人走到一块墓碑旁,让他背靠墓碑坐了下来。

杨敬华鄙夷的道:“在陌生人的地方做这种事,也就你神龙昔仁这种人干得出来。”

“怎么会是陌生人呢,亲爱的影灵先生,回头看看碑上的名字。”

杨敬华回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大名就刻在墓碑正中央。他呆滞了许久,连神龙昔仁什么时候把他的外袍褪下都不知道。

自己……自己竟要在这里……

神龙昔仁低下了头,双手按着杨敬华的大腿,用牙齿解开了他的裤链。然后张嘴,含住了他内裤包裹的那一大块,不轻不重的吸吮。

“唔……!”光是这样,他就有些腿软了,大腿反射性的上抬,又被死死按住。神龙昔仁在吸的时候还不忘用他灵巧的舌头隔着棉质内裤挑逗他的性器,刺激的他的意识有些模糊了。

神龙昔仁抬起身体,面前人披散着长发,双腿大张,眼神飘忽,整个人瘫在墓碑上的样子让他很满意。他摘下了手套,慢慢地脱下杨敬华的长裤,细心的留下了杨敬华的靴子,让杨敬华的下半身只留下了一条内裤和两只长靴。他半跪着,低下头用牙把杨敬华的内裤扯了下来,挺立的性器弹出来,拍到了他的脸,他不以为意,亲吻着柱身,从柱身慢慢下移,然后用嘴含住了两个双球。手掌摩挲着性器上的青筋,指尖拨弄着马眼,终于让杨敬华发出了难耐的喘息。

“别,别弄了,我受不了……”杨敬华抵着冰凉的墓碑慌乱的摇着头,双手在后面被发带束缚,好几次忍不住要挣脱开了,神智却又猛然清醒,意识到自己不能弄断,拼了命的忍住。欲望在体内肆虐,两条大腿胡乱扭动着,背后是冰冷的石头,身前是火热的嘴唇,冰火两重天的刺激让他快受不了了。偏偏神龙昔仁的唇离开了他的两个睾丸,含住了他的性器。被温热的口腔纳入,两侧的口腔黏膜包裹着他,舌头绕着他的龟头打转,他真的觉得,自己会爽死在这里。

原来被别人口交是这样的感觉。

还是处男的杨敬华已经忘了他在哪里,他在和谁做这羞耻的事情,他只知道自己要射了,要被一个男人含射了。他大叫了一声,控制不住的射了出来,浊液一滴不漏,全部射到了神龙昔仁的嘴里。

刚射过的杨敬华无力的靠在墓碑,性器半垂,神龙昔仁还含着,没有吐也没有咽,他只是侧过身拿起了被杨敬华丢在一旁的落月剑,冲着杨敬华暧昧的一笑,把嘴里的东西,混着唾液,都吐在了剑柄上。然后他说道——

“影灵先生,听过礼尚往来这个成语吗?”

“你……你要干什么?!”

杨敬华惊慌的看着神龙昔仁拿着落月剑离他越来越近,挣扎着站起身想要逃,可是刚发泄过的身体显然不听使唤,又重重的坐在了墓碑前。

“我要做什么,影灵先生难道还没看出来吗?”神龙昔仁蹲在了他的两腿中央,当着他的面,用手把唾液和他射出来的白浊的混合物一下一下,慢慢地抹匀在落月剑的剑柄上。

杨敬华震惊的看着他做这些,巨大的羞耻感淹没了他的脑海,端木家一直供奉的东西,现在被一个男人拿在手里,上面,上面还有他射出的脏东西……是的,他觉得自己射出的东西不该这么亵渎这样的圣物。

天啊……这实在是……

杨敬华羞愧的闭上了他的眼睛。

“这么快就看不下去了吗?这只是个开胃菜哦。”

杨敬华还是闭着眼睛,不理会神龙昔仁说的话。闭着眼睛的他,触觉和听觉感官异常强烈。他听到落月剑被神龙昔仁放到了一旁,过了一会儿,他的两条腿各被一只不属于他的大手掌握,那手从大腿缓缓滑过,带着骇人的热度,顺着他的大腿不轻不重地抚揉,然后抓住了他的长靴,突然往上一抬。

?!他被这一举动吓得睁开了眼睛,就看到神龙昔仁低着头,眼睛盯着他下面,目光颇为深邃。他被这目光盯得有些发毛,双腿用力,想把腿放下来,被神龙昔仁死死的钳住。

“别放下来,你根本不知道你下面有多漂亮,没有男人会忍得住的。”神龙昔仁眼里满是赞叹。他没有说谎,杨敬华的屁股本来就白,下面的小穴一看就是从来没有被开发使用过的,透着淡淡的粉色。穴口更是紧闭,可以想象整根没入的时候该有多么舒服。

“卧槽你他妈是变态吗?!老子不喜欢男人,更不想被男人干!神龙昔仁你他妈放开老子!”靠在墓碑上的男人被他这句话吓的不轻,这混蛋要把他……不行,绝对不行!

杨敬华就见抓着自己两条腿的男人啧了一声,“现在说这个是不是已经太晚了?”男人伸出右膝盖,抵上杨敬华的性器来回捻转,成功的再次让杨敬华红着脸发出喘息,膝盖下移,狠狠地顶住紧闭的小口抵弄。

好……好奇怪……

杨敬华从未有过这样的感觉。就像是自己身体某个不知名的开关被打开了,他现在所经历的一切都是全新的,以前没有过的。活了二十多年,他第一次产生这种快感。

“算我求你了……别弄了行不行……”杨敬华终究还是软了下来,他看着男人的举动,眼里满是恐惧和害怕。可惜神龙昔仁不为所动,收回膝盖,把杨敬华的身体转了过去,让他的额头顶着墓碑,白皙的双腿被迫弯下,跪在墓碑前面坚硬的花岗岩上。

天啊……这个姿势……杨敬华不禁想起来自己大学的时候自己一个人偷偷在宿舍用电脑看av,里面的女人也是这样跪趴着,翘着屁股……他有点不敢继续往下想了,羞愤的闭上眼睛,知道自己已经没法逃脱掉被身后男人干的命运,只能咬牙忍耐。

神龙昔仁拿过一旁被冷落多时的落月剑,看了看,口气半是责怪的道:“啧啧,剑上的东西都干了,真可惜。”又把落月剑重新放到一旁,跪在杨敬华两腿中间,左手抓住面前人的性器摩挲着,右手则伸进杨敬华的口中,撩拨着他的舌头。

“舔。”男人命令道。

杨敬华被下面的快感折磨着,舌头无意识的缠绕上了伸进他嘴里的手指,那手指在他的口腔四处抠弄,刺激着他分泌出不少唾液,顺着神龙昔仁的手指流下来。退出了他的嘴唇,神龙昔仁收回手,就着唾液,食指试探性地朝着紧闭的小穴戳刺。指尖进入的比较困难,但好在还是因为有着少许的润滑不至于完全进不去。很快,食指碰到了一个微小的凸起,神龙昔仁的嘴角微微挑起,指尖毫不犹豫的按压了下去。

“唔嗯……!别……别碰那……”杨敬华的身体剧烈的颤抖了一下,性器一下子挺立起来,顶部开始汩汩的流出液体。伴随着他急促的低喘,神龙昔仁感觉自己的食指被使劲的嘬着,他笑了笑,左手放开杨敬华的性器,啪的一声打在了杨敬华的翘臀上。“放松,放松。”打完之后又象征性的轻拍了好几下,像是在爱抚。

臀上传来火辣辣的感觉,但是最羞耻的还是……自己竟然被打了屁股……刚沉下底的羞耻心又朝他疯狂涌来,杨敬华咬着唇,想说几句,又被后面那一点刺激的软了身体说不出话。神龙昔仁此时开始放入第二根手指,两根手指在他的体内呈剪刀状撑展开,虽然有异样的感觉,但是还不至于很疼。

很快,后面的手指离开了。杨敬华松了一口气,却感觉一个冰凉的东西抵上自己后面,他被这凉意惊的回头,就看到自己身后那个混蛋拿着端木家供着的那把剑准备塞进自己后面那个根本不可能放进去的地方。

“不……进不去的……!不行的!”他慌乱的摇着头,扭着腰想避开这可怕的东西,落月剑漂亮至极的剑柄此时在他的眼里比什么都可怕,可他努力了半天,也没法改变身后人的动作。

神龙昔仁看着他的表情,没有任何表示,扶住他的腰,剑柄就这么直挺挺的戳进了一半。

杨敬华发出一声惨叫,头无力的垂下,这东西实在是太大了,塞进来的一瞬间,他觉得自己好像一只砧板上的鱼,任人宰割。后面已经疼的麻木了,冰凉的触感却一直在提醒他现在发生的这一切都是现实。

我可能真的要疼死在这了……不对,我已经死了……可为什么还是这么疼……

杨敬华迷迷糊糊的想着,生理性的泪水早就流满了脸颊。神龙昔仁看他这副表情,心里终于还是软了下来,“杨敬华,放松。我现在拔出来,放松。”见杨敬华没有反应,他试探性的叫了声:“敬华?”

潜意识里好像对这个称呼有些反应,杨敬华全身放松了下来,神龙昔仁顺利的把剑拔出来丢到一旁,他伸手解开自己的裤子,放出早已硬的不行的肉棒,叹了口气:“本来真不想这么早用到你的。”

谁让他还是心软了。

他扶着自己暴涨的性器,龟头在杨敬华后面张开的小口一下一下的触碰,龟头嵌入一点又拔出来,慢慢的缓解着杨敬华的痛楚,引导着他的快感和欲望迸发出来。

杨敬华就觉得后面那个热热的东西在自己后面浅浅的插入插出,就像隔靴搔痒一般,刚才撕裂一样的疼渐渐消失了,只剩下麻痒,这种感觉就像毒品一样,疯狂在他的体内滋生。他想让身后的人进入的更深些,但是碍于羞耻,迟迟不肯开口,只能扭着腰诉说自己的欲求不满。

神龙昔仁很快就注意到了,心软很快消失的无影无踪,“你怎么了,敬华?多动症么?”他戏谑的问,这声敬华倒是叫的挺顺口。

“滚……!我只是……只是……”杨敬华支吾着,“你进来”怎么也说不出口,可是身后的东西快把他逼疯了,他只能扭头,用满含眼泪的眼珠望着神龙昔仁,眼底充满了渴求。

妈的神龙昔仁你别玩了行吗……杨敬华愤恨的想着。

“真是拗不过你啊。”神龙昔仁捞起杨敬华的长发塞到他的右肩,露出杨敬华光滑白嫩的脊背,上面流淌着的汗珠体现出它的主人经历了怎样的一番折磨。

“如你所愿。”

昔仁扶着紫红色的性器狠狠地顶入了他的身体,小穴像是被饿坏了一般,疯狂吞吃着入侵的巨棒,不管不顾的往里吞,内壁紧紧的吸附着,似乎要和茎身上的青筋嵌合。两个人同时发出了喘息,杨敬华是解脱般的,而他身后的人则是爽的。

神龙昔仁短暂的感受了一下温暖的小穴之后,开始大开大合的操干起来,没有技巧,没有章法,就是世界上最原始最单纯的插进插出,整根进去又整根出来,这样的操干方式逼得杨敬华有些吃不消,他艰难的开口,身体还随着冲撞一晃一晃:“慢……慢点行吗……”

“吃不消了啊?”神龙昔仁果然慢了下来,换了个节奏,让性器擦着那凸起的一点而过,再埋入最深处。两只手从杨敬华的腰上挪开,开始撩拨他的乳头。

身前的人终于发出舒服的呻吟,神龙昔仁的坏心思又上来了,一只手离开了乳头,钳住杨敬华的下巴,迫使他抬头。

杨敬华还沉浸在汹涌的快感中没回过神,冷不丁的看到面前“杨敬华之墓”五个大字,整个人像被打了一巴掌似的呆在那,讽刺的是,身后的人还在一下一下地撞击着他,强迫他认识到自己现在的处境。

他在端木熙给他修的墓上和别人做爱。

端木熙给他的发带现在被用作捆绑他双手的道具。

端木熙给他护身的落月剑……

他想不下去了。他只想捂住脸,把这一切都当做不存在的事,可是他连捂住脸的资格都没有。

他的身体却违背了他的意志,怎么舒服怎么来,甚至主动往后迎合神龙昔仁的挺入。抽插带出噗嗤的水声和囊袋啪啪撞击在他屁股上的声音都像在狠狠地打他的脸,扇他的耳光,揪着他的耳朵质问着他:你他妈现在都做了些什么?

但是……他现在……真的没法抵抗这疯狂到极致的快感,能不能就允许这一次,就让他忘了自己是谁,就让他成为一个只会扭着屁股求欢的荡妇,哪怕,就这一小会儿……

无休止的抽插终于将快感累积到了一个高点,杨敬华突然发出急促的喘息,身体痉挛起来,身后的神龙昔仁察觉到了他的变化,右手握住他的性器,按住了马眼,没让他立刻射出来。

“不行……别……求你了……让我射……呜呜……”累积的快感马上就要爆发,却硬生生被阻挡,杨敬华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神龙昔仁也控制不住地粗喘起来,但是还是忍住了。他诱骗似的说,“叫昔仁。”

“求你了……昔仁……让我射出来……求你了……”杨敬华哭喊着,哭的让人心碎。

“好。”

他开始了最后的冲刺,每一下都狠狠擦过敏感点,最后松开了杨敬华的性器,两手把他抱起来狠狠往后一坐,肉棒钉在了杨敬华体内最深处,精液激射出来。喷洒着疯狂收缩的内壁。

“呜……!”杨敬华发出一声悲鸣,前面和后面同时射精,双重快感像一股巨浪将他狠狠拍在沙滩上,全身像散架了一样,被操射的快感无与伦比,然而刚才射精的那一瞬,他的脑海里只有端木熙的笑容。

多么讽刺啊,他想。

眼前渐渐聚焦,他看着墓碑上的字被他的浊液弄的模糊不清,心里麻木的快要失去感觉。神龙昔仁终于解开了发带,把他汗湿的头发聚拢到一起,帮他束好,然后衣服也帮他一件一件的穿好。

“行了,回去吧。”神龙昔仁色情的拍了拍他的屁股,“好好含着我送你的东西。”

他像一个木头人一样没有理会,偏过身,捡起落月剑,头也不回的离开了,片刻之后,神龙昔仁看着墓碑上的白浊,笑了笑,也走了。

他们谁都没发现,另一个银白色头发的人站在附近的墓碑旁,沉默许久。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