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昔轩华-让其响彻

Work Text:

……

昏暗的光线,静悄悄的房间。

床上的阳冥司睡的正香,他的耳朵里塞着耳机,里面的歌声让他神情安稳。

就在他的床边,正上演着极其香艳的一幕,杨敬华被两个男人夹在中间,他被前面戴面具的男人亲的意乱情迷,而身后的黑发男人正在一件一件地褪下他的衣物,露出他青涩又白嫩的身体,直至褪尽。

现在这副场面,完全是一场阴谋。

神龙昔仁一边用舌尖挑逗他的唇,双手一边摸上杨敬华的乳首,指尖揉搓拽弄,留下红肿的痕迹。他不满地发出一声嘤咛,身体瑟缩了一下,显然并不满足于这样的挑逗,想要更多。

似乎对哥哥的举动有点不满意,神龙章轩轻轻拍打了一下杨敬华的臀肉,清脆的皮肉相触声提醒杨敬华身后还有一个人,他虔诚的亲吻着杨敬华光滑白皙的嫩背,少年时期的身体摸起来总是那么让人爱不释手,想摸上一遍又一遍,章轩舔吻啜吸,在杨敬华的背上种下只属于他的草莓,留在背上的唾液渐渐变干,冷的杨敬华抖了一下。

“昔仁……章轩……”他发出一声似叹似喘的吐息,在他身前身后的两个人对视了一眼,兄弟之间无需多言,默契与生俱来,昔仁先半跪了下去,抬头看着他的双眼,然后含住了他的性器。他被刺激的发出了哭叫,与此同时,章轩也半跪了下来,双手抓住臀肉往两边扯开,露出紧闭着的娇嫩的肉穴,章轩痴迷地看着那因为暴露在他目光下而害羞缩起的穴口,感叹道:“敬华真厉害,后面无论用过多少次,都比处女还紧致呢。”说着就直接舔了上去,舌尖细细描绘肉穴上的褶皱,然后试着伸进内部,想带给杨敬华更多欢愉。

“唔……你们……啊……好……好舒服……”他被章轩的话刺激的红了脸,想要逃避却又割舍不下被他们同时伺候的快感,后仰着头不住地发出喘息,他一手抓着昔仁的头发,一手抓着章轩的头发,身体因为汹涌的快感颤抖不已,于是他抓住了他们的头发,想要稳住自己。

这两个人,真的是他命中的克星。

克星又如何?情欲让他沉沦,与两个人同时发生关系,背德的体验让他只想要更多,于是今天他们说要玩刺激的,就把他带到了这里。

果然刺激。在这里做爱,他的羞耻度又要上升好几个层次了。

但是他喜欢!

“唔啊啊!”前后夹击的快感很快让他射了出来,担心声音太大,杨敬华小声的叫出声,章轩在他高潮的时候插入食指,快速按压着敏感点,酥麻的他前面被迫又射出了几道白浊,后面被逼的死死的吸住章轩的手指,当成肉棒来吸吮。

昔仁站起来,给了杨敬华一个深吻,唇舌将他刚射出的精液全部送还,离开的时候扯出一道透明的银丝,刚经历高潮后的影灵,表情迷蒙,双唇艳红,嘴角挂着他自己的精液。

两个人也不想做太多前戏了,昔仁和章轩交换了一下位置,杨敬华顺从地跪趴在了毛毯上,昔仁的手指从后面戳进来,带着润滑剂,缓慢又细致地扩张,时不时地在内壁搔刮,不一会儿就搅的肉穴又湿又黏,他又加了两根手指,三根手指抽送间带出更多液体,嫣红的穴肉不舍的挽留着,但是他依旧抽出了手。

“昔仁别……别出去……唔嗯……”杨敬华扭了扭腰,呻吟着渴求更粗更硬的东西来填满他,撅着雪白的屁股,把自己的小洞往昔仁身前送。

这是怎样美妙淫靡的场面哪。别说昔仁了,前面的章轩也看的双目发红,恨不得立刻替代哥哥,把自己怒张的性器狠狠捅进去,干到让他哭着求饶,让那张小嘴除了呻吟浪叫再也发不出别的声音。昔仁快速解开裤子,硬的发疼的紫红色肉茎对准肉穴一插到底,他的小腹和杨敬华的雪白的臀肉紧贴着,不留半点缝隙。不等杨敬华适应,就开始挺身顶撞,双手扶着他的小腰防止他滑走,每一下都干到最里面,抽出的时候又只留龟头在穴口,然后再一次整根挺入,不停地翻搅着少年柔嫩的肠壁,带出润滑剂和前列腺液还有精液的混合物,打湿了整个结合的地方。

杨敬华被这粗暴的性爱方式深深折服,昔仁的性器虽然不及章轩粗,但胜在长,每一次都让他有种操进肚子的错觉。用少年的身躯和他做爱,无疑捅的更深,更爽,他摇晃着头,忍不住想要大声浪叫,但是想到房里还有端木熙,还是用手捂住了嘴不让自己发出更大的声音。

刚捂住嘴,手就被前面的男人拿开了,章轩温柔的看着他,嘴里却说出了让他羞耻的话:“叫出来,敬华,你叫的那么好听……放心吧,端木熙他听不见。”

“章轩……你……唔啊……别使坏!”

“敬华,过来。”章轩直接走到端木熙的大床边上坐下,朝杨敬华挥了挥手。

“你……嗯啊……你想……!”杨敬华还没说完呢,身后的昔仁扶着他站了起来,肉棒埋在他体内,由于身高不够,他被顶的只能踮起脚尖。“就这样走吧敬华。”昔仁情色的拍了拍他的屁股,肉棒往前顶着他的瘦弱身躯,一边走,一边抽插。

杨敬华只觉得自己的腿酸软不已,身体发着颤地一步一步向前挪着,后面接连不断的撞击挺入让他头皮发麻,在他觉得自己马上就要站不稳的时候,昔仁会好心地扶住他,然后继续毫不留情地抽动阳具挺进,逼迫他继续往前走。他就这么艰难的走到了章轩的面前,而章轩早已经褪下裤子,身下的紫红色肉棒早已一柱擎天,顶端还在不断地流着液体,显然是等待已久。

章轩刚才看着昔仁那样操干杨敬华,自己早就忍不住了,可是他跟哥哥不同,他不像哥哥那样说做就做,所以他的耐心也比哥哥要多很多,他就那样看着杨敬华一步一步朝他走来,身后被哥哥插干,想叫又隐忍地捂住嘴的害羞表情没有哪个男人能抵抗的了,但是他还是忍住了,等到杨敬华被昔仁再一次弄成跪趴的姿势之后,他倾下身看着杨敬华那双泪眼,说道:

“敬华,把嘴张开。”

章轩抬起杨敬华的下巴,少年潮红的满是泪痕的脸美丽极了,“张嘴,听话。”他又重复了一次,杨敬华的双唇张开了一些,他的龟头抵着杨敬华的小嘴磨蹭,把从自己肉棒流出来的东西都抹在了杨敬华的唇上。然后,他进入了杨敬华的嘴里。

只进了一半,不过就已经塞满了,对于现在是少年身的杨敬华,他没有办法苛求太多,性器又试着往深处戳了戳,杨敬华被这一下弄得有些恶心,干呕了几下,舌尖不安分的到处乱舔,舔他柱身上的青筋,喉咙深处的软肉拼命推拒着入侵着,温暖的口腔包裹着他,虽然不及小穴吸的紧,但是精神上的快感多的无法描述,他感受着龟头被喉咙深处的软肉吮吸又舔碰,抗拒着他的顶端继续侵入,舒服的快要发疯。他的双手温柔的按上杨敬华的头发,微微用着力,性器开始一进一出地操弄着杨敬华的嘴。昔仁也配合起他的节奏开始有规律的挺动,手伸到杨敬华的性器前撸动着,两个人默契地操着杨敬华上下两张小嘴,没有停歇。

杨敬华的意识有些模糊,眼前是章轩的肉棒在他嘴里进进出出,他呜咽了几声,伸手指着旁边睡觉的端木熙,示意章轩不要乱来,但是章轩就是不如他的愿,一边操着他的嘴,竟然开口唱起了歌。

「听见风声 吹起风筝 向远去」

杨敬华听到第一句突然想起来,这不是端木熙mp3里的那首吗!

“唔唔!!”他想把章轩的肉棒吐出来然后问他为什么要唱这首歌,但是章轩死死按着他的头,不让他的嘴离开。

「再轻挥衣袖 向繁星告别」

杨敬华无奈,只好听着章轩唱歌,眼角余光飘到床边,他看到端木熙戴着耳机睡的安定,嘴角洋溢着笑意。

身后的性器还在顶撞他的肉穴,时间一长,他的屁股被撞的发红,而穴肉也发肿充血,已经是使用过度的模样,前面操着他嘴的那一根,也把他口腔里柔嫩的内壁磨擦的快要出血,但他是影灵,不会出血,这才是神龙章轩和神龙昔仁这么放心大胆的用各种花样干他的原因。

「看岁月 将你我祈愿唱成歌」

已经唱了快三分之一,章轩终于射在了他的嘴里,身后的昔仁也开始扶着他的腰猛插猛干,片刻后也将精液射到了他的肠道深处。

杨敬华咳嗽了几下,把章轩的精液都吞下去之后,瘫倒在昔仁的怀里,精液从小穴里缓缓淌出来,他皱起眉毛瞪着眼前人:“章轩你刚才太乱来了!把他弄醒怎么办?”

“都说了他不会醒,你就是不信,要不我们直接上他的床上做,要不要试试?”章轩不满。

杨敬华被章轩的这句话吓的不行,赶紧掐灭他危险的想法:“你别去床上!在床边就行了,我没有你那么大胆!!”

章轩从端木熙的床边站起身,显然很是遗憾。不过他还是听从了杨敬华的话,在地毯上坐下,把杨敬华从哥哥的怀里拉过来,重新挺立的肉棒直直地对准杨敬华还没闭合的穴口捅了进去。

“……啊啊啊啊!!”这一下捅的极深,因为是从上往下,重力作用直接让体内的粗大破开内壁的阻挠,把内壁撑的很开,加上刚才已经被昔仁插干了很久,小穴很松软,所以杨敬华并不是很疼,就是这一下太刺激了,整个人都像被劈开了一般。

章轩抱着他的两条腿从下往上顶弄起来,穴肉被操熟了,无论怎么挺入,他都感觉到了巨大的快感。房间里只有噗呲噗呲的操穴声和皮肉拍打声,章轩的阴囊随着抽插一下一下地拍到他的屁股上,声音清脆响亮。

“敬华,你下面的水怎么都操不干净?越操越多了,怎么办?”章轩的唇凑到他耳边,暧昧地问道。

“我……我怎么会知道……”杨敬华羞红了脸,并不想回答他这下流的问题。昔仁也凑了过来,把自己的手指探到章轩和杨敬华的交合处,然后不管杨敬华的反应,硬生生的挤了进去。

!!!

杨敬华觉得自己的后面今天真的会被操坏。

章轩看向哥哥,眼里是询问的光芒,他看到昔仁点了下头,立刻懂了,抱着杨敬华的身体往上提了提,让自己的性器滑出一半,昔仁又伸进一根手指,鼓胀感把杨敬华逼的眼泪直流,他呜咽起来。

“你们……两个……混蛋……!”

但是昔仁没有因为他的哭喊就停下动作,他还在继续自己的探索,第三根手指在里面继续着开拓,觉得差不多了,他抽出自己的手指,换上了肉棒。顶端磨了一下,开始艰难的从旁边挺进。

杨敬华此时就像一条失了水的鱼大口喘气,下面疼的他快要疯掉,撕裂的感觉异常清晰,本就不是用来欢爱的地方此时正在接纳第二根肉棒,艰难的吞入,他全身都失了力气,瘫在章轩的怀里,哭的更凶了。

“敬华,不要怕,放松,你可以的。”

两个人都在安慰着他,语气轻柔,可是下身却毫不心软,昔仁的肉棒终于全部挺入,挨着弟弟的,停留在杨敬华的肠道里面。

他们停顿了一会,让杨敬华适应,然后就开始了挺动。杨敬华的呻吟声像是被扼在喉咙里,发不出来。他无法思考,全身的感受都聚集在下身,在那两根贯穿他的性器上,无与伦比的痛夹杂着快感全部朝他袭来,让他分不清自己是死还是活,一会儿宛如云端,一会儿又直坠地狱。穴口的褶皱被完全抹平,交合处泥泞不堪。

披着长发的少年在两个成年男人的怀里小声啜泣,嗓子已经哑了,而他下面的小穴怎么看都可能随时被撕裂,因为现在正有两根粗长狰狞的肉棒插干着它。

他们这么弄了一会儿,开始配合起来。昔仁的肉棒抽出到穴口时,章轩再狠狠干进去,然后章轩再拔出来,让昔仁插进去……两个人一进一出,有规律地操着他们怀里的人,不知道过了多久,他们先后射了出来,软下的肉茎一前一后地从杨敬华的肉穴里滑出来,带出了大股浓精。楚楚可怜的地方还没有合上,一张一合的吐着牛奶般的液体,看的章轩和昔仁就想再次插进去。

不过他们看了看已经晕过去的人,放弃了这个想法。

章轩抱起杨敬华,他紧闭着眼,眼睛周围因为一直流泪变得红肿不堪,脸上也满是泪痕,昔仁草草的处理了一下周围,帮杨敬华穿好衣服,兄弟二人朝门口走去,一边走还聊着天。

“下次去哪?”

“我觉得祭祀台不错。”

“可以考虑。”

在他们身后,阳冥司还在床上,听着歌,睡得正香。

好像一切都没发生过一样。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