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华熙-且走且看/ABO

Work Text:

……

“回来了?”

听见开门的声音,坐在沙发上的杨敬华放下手中研究股票的电脑,端起一杯牛奶,送到把书包扔到角落里的孩子手里。端木熙就着杨敬华的手喝完牛奶,顺势倒在他身上,闭上了充满疲惫的双眼。一向独立的人难得向身后的人撒娇,一如十年前把被人抛弃的小熙带回家时的羞涩与恐惧。

杨敬华把满脸疲惫的端木熙拥进怀里,细心问道:“怎么了?这么不开心?”说着揉了揉他柔软的白发,嗅着端木熙身上特有的奶香,满足的发出一声喟叹。

“不知道为什么,就是累。”端木熙闭上眼睛窝在杨敬华怀里。

暖暖的体温、熟悉的茶香,疲惫再也抑制不住,端木熙缓缓闭上双眼,任凭自己沉沦在黑甜的梦境里。

“你是不是快觉醒了?”似乎回忆起自己觉醒前的疲惫与烦躁,杨敬华轻声询问怀中的人,可回应他的只有悠长的呼吸声。

杨敬华想了想,抱着他站起身来,走进卧室,然后将熟睡的人放到卧室的床上,在端木熙光滑的额头上印下一个轻吻,转身离开。他要去找医生好好问一下觉醒前的情况,只是他不知道,当他在来到这个屋子的时候,一切都已经变了,包括,两个人之间的关系。

晚饭前。

和家庭医生再三确认端木熙的疲惫是觉醒前的正常情况之后,杨敬华心满意足的准备叫端木熙起床吃饭,只是在踏上最后一级台阶的瞬间,杨敬华敏锐的捕捉到一丝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奶香,可是这香味却和之前他所熟悉的味道有了那么一丝不同,就像是海洛因对吸毒者无尽的诱惑一般,这奶香变的极具魅惑,勾引着他,引诱着他的信息素与之交缠,连带着把他的下身也勾的怒张昂扬。

这只能是一个正在发情的omega的信息素,不会错了,端木熙分化成了一个omega。

微风携带着更浓郁的信息素从走廊尽头吹来,杨敬华皱了皱眉头,快步走到端木熙卧房门前,过于甜腻的奶香似乎在告诉杨敬华房中的人发生了什么,双手缓慢抬起,轻轻搭在未上锁的门把手上,可是眼睛中的犹豫是那么的明显,一向杀伐果断的他,这次却不知道怎么做。

时间似乎已经静止,不知道过了多久,也许只是过了一瞬间,杨敬华放下了手,叹了口气,准备去客厅拿抑制剂。可是房内的人并不清楚发生了什么,奶香味的信息素轻而易举的穿过门缝,挑逗着杨敬华的神经,隐隐可以听到里面的人被情欲逼出的声声呻吟声,像猫爪一样挠着他的耳朵,研磨着他的内心,最终,杨敬华似乎是下定了决心,闯入了那个对他而言充满诱惑的房间。只是,世事难料,就在杨敬华推开房门的一瞬间,就被端木熙扑倒了。

躺在地上的杨敬华哭笑不得的看着坐在自己身上一动不动的端木熙,少年的贝齿咬住红唇,眼睛中名为迷茫的东西是那么清晰,甚至看不到一丝丝情欲,这样的他,仅仅让人觉得只是刚睡醒的迷茫而已,可是,欲望是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发情的Omega的,即使冷静如端木熙,也忍受不了欲望的折磨。

“呜,好热……”端木熙小声呻吟着,脸颊发红,瘦弱的身体软倒在杨敬华身上乱蹭,无力的手撕扯着身下人的衣衫,只是效果甚微。他跨坐在杨敬华腰上的身体忍不住开始前后扭动,臀瓣隔着睡裤摩擦着杨敬华早已挺立的东西,杨敬华被这么一激,差点没忍住直接起身按倒他的omega。

“还坚持得住吗?”杨敬华抱住身上的人,尽可能的压抑着自己的信息素,安抚性的亲了亲端木熙的眉心,双手忍不住挪移到少年纤细的腰上来回抚摸,这触感让他爱不释手,摸够了之后在他挺翘的屁股上暧昧地揉弄,不轻不重的捏了一下。

这样的挑逗根本就是饮鸩止渴,难受的端木熙快要发疯,omega的欲望得不到满足无异于让他现在马上死掉,他忍不住把脸埋在杨敬华的脖颈里,从唇缝中传来细微的请求:“敬华,我……我难受……嗯……我……我想要……”

“轰!”杨敬华的脑子里一片空白,他被少年大胆直接的求欢惊呆了,唇不受控制的吻上怀中人的脖颈,舔舐着他敏感的腺体,用自己的信息素安抚着敏感的omega。“啊……嗯……”最敏感的地方被人撕咬舔舐,端木熙再也压制不住自己的呻吟,任凭情欲模糊自己的神志,奶香在房间里炸开,信息素已经浓郁到一个峰值。

“敬华……抱我……”这是端木熙可以说出的最后一句完整的话语,他的眼中含泪,湿漉漉的眼睛盯着杨敬华,像一个要不到糖果的小孩,那楚楚可怜的眼神,看的杨敬华心都化了。根本没法拒绝他的任何要求。

“坚持一下,马上就好了。”杨敬华抱起瘫软在自己怀中的人,顺脚踢上门,迫不及待的把这个人压在手边的沙发上,粗暴的撕开他的衣衫,少年乳白色的胸膛上那两点殷红是那么的明显与刺眼,看的杨敬华的欲火蹭蹭往上涨,情不自禁的低下头把它含进嘴里,不停地吮吸着,噬咬着,似乎要把它从端木熙身上咬下来,把它化为己有。温热的口腔包裹着最敏感的地方,粗糙的舌苔不时划过带来别样的快感,尖锐的牙齿轻咬,更是让他承受不住,杨敬华的双手也没闲着,一寸一寸的爱抚着身下人稚嫩的身体,手指顺着腰腹向下,情色的揉捏着端木熙身下的欲望,轻轻撸动着。

“敬……华……”端木熙呜咽出声,他不要这样的爱抚,两股之间早就被下面涌出的黏腻液体打湿,后穴还在源源不断的继续吐着汁水,疯狂的收缩,渴求着被粗大的东西狠狠的填满,omega的本能在身体里作祟,向他叫嚣着,他无力的手推了推埋在自己胸前的杨敬华,目光中请求的意味是那么明显。

可是杨敬华却起了坏心思。“怎么了?你想要什么?”杨敬华抬起头,轻啄身下人的唇角,手上停止了动作,明目张胆的欺负对方现在急需满足的身体。

似乎是没有关窗,晚风轻而易举的穿过纱帘,偷窥房间里的一举一动。夜晚的温度有些低了,但这丝毫不会影响屋内的火热。

“嗯?告诉我你想要什么?”刻意压低的声音在端木熙耳畔响起,话语带出的丝丝热气让本就潮红的耳垂变得更加鲜红。端木熙闭上眼睛,紧抿着嘴唇,选择无视这个自己从来没有发现的哥哥,“不说么?”他把端木熙通红的耳垂含进嘴里,轻咬着最软糯的部分,舌尖舔弄着耳道,模仿性交的动作深入又退出。一只手顺着脊柱向下,来到身后那个一张一合吞吐着黏液的地方,发情期的Omega的身体早就准备好接纳外物的入侵,杨敬华毫不费力的探入半截手指,微长的指甲搔刮着敏感的内壁,变本加厉的搅动着,肉壁死死的吸住入侵者,一根手指对于端木熙来说远远不够。“啊……”端木熙被这挑逗弄得全身发软,张开唇发出一声低吟,再也装不下去,只好睁开眼睛愤愤的看着压在自己身上的人。

端木熙瞪着眼前人,眼角还挂着泪珠,这模样让杨敬华看的心痒不已,不过他还是克制住了,低笑道:“哟,不装了?这么淫荡的身体,你看看,都流水了……”他的话带着暧昧的吐息洒在少年的耳畔,引起身下人一阵战栗,嘴里呜咽出声,肉穴夹住他的手指,吸的更疯了。杨敬华感受着手指被温暖湿滑的甬道包裹的感觉,恨不得让自己的肉棒现在就挺进那张淫荡的小嘴肆意冲撞,不过他最大的能耐就是隐忍,哪怕是现在,他也一样可以努力的隐藏自己的兽欲。

杨敬华放过他的耳垂,手指从端木熙的后穴抽出,举起来在他眼前晃来晃去,透明的液体在灯光的照射下显得那样晶莹剔透,甚至泛着细碎的光芒。“漂亮吗?来尝尝自己的味道怎么样?”杨敬华不容分说的把手指塞进端木熙嘴里,不断的搅动着他的口腔,而另一只手则重新握住了身下的昂扬,不轻不重的按摩着手中的硬物,指甲划过冠状沟,摩挲着少年从未使用过的性器。

“啊!不要……嗯……放……放手……”从未经历过人事的端木熙怎么会受得住这样的刺激?他的身体缠粟着,后穴的爱液流淌的更凶,粉嫩的前端微微发抖,顶端很快就溢出了乳白色的液体,杨敬华眼疾手快,用拇指堵住了那个小孔,生生逼出端木熙的一声尖叫。

“想要么?”杨敬华抽出手指,色情的舔舐着上面端木熙的唾液和爱液混合物,意犹未尽的砸了咂嘴:“你下面真甜……”手指舔干净之后,他又吻上了端木熙的唇,舌尖纠缠着少年的舌头,拇指还按着性器顶端,不让它释放出来,吻够了之后便离开了少年的唇舌,嘴角带出一条暧昧的银丝。

“想……想要……”端木熙眼前一片模糊,甚至用手去推杨敬华的胳膊,泛红的眼角不住的流着泪,杨敬华知道,这是被快感刺激出的生理盐水。“想要我怎么做?”他附身吻去顺着眼角流下的泪水,似乎不愿意放过这个人,杨敬华继续逼问着身下的少年。“我……我要你……操我的……骚穴……”端木熙崩溃似的喊出这句话,身体前倾,主动吻上身上人的唇,不断滑落的泪水和大张的双腿证明着这个人已经放弃了自己仅存的自尊,愿意拿出自己最低微的姿态,臣服在杨敬华的身下承欢。

这就是omega和alpha之间最原始的阶级差距。

杨敬华满意的笑了笑,释放出自己的信息素感染着身下年幼的omega,握住他性器的手终于放开,少年的性器因为憋的太久,出精的时候乳白色的液体甚至是从顶端流出来而不是射出来的。杨敬华把手掌按在端木熙的后穴入口浅浅按揉,然后塞了进去,指尖在里面缓慢的旋转着:“舒服么?”

杨敬华没有直接进入,而是选择了用手扩张,不仅仅是害怕伤到端木熙,更多的是想看看他因为强烈的快感而崩溃的表情。“真是让我惊讶,你看……你的骚穴竟然能容下我的手……”杨敬华的手在omega柔软温暖的后穴里探索着,抠挖着,似乎像在寻找什么宝藏一样,不找到誓不罢休。

“嗯啊……不,不要……”不知杨敬华的指尖碰到了哪里,端木熙猛的发出一声尖叫,刚刚发泄过的疲软的前端再一次溢出白浊,全身泛红,不住的颤抖着。“呵……原来是这里。”邪笑一声,杨敬华的手指轮番按摩着那个点,端木熙的身体颤抖的更厉害了,性器又颤巍巍的被迫在快感下挺立了起来,他的眼睛里尽是兴奋与迷茫,发情中的Omega很快就迎来了自己的第二次高潮,在他释放前的一秒钟,杨敬华扶住他的腰,快速把自己硬的发疼的昂扬顶了进去,前端狠狠的擦过了刚刚找到的那一点。“啊啊啊啊啊!”在尖叫声中,端木熙完成了今晚第二次释放,与此同时,杨敬华的性器也终于全部进入了他的身体。

他的性器毫不留情地在甬道内冲撞捣弄着,肉棒翻搅着少年柔嫩的内壁,一次又一次狠狠的撞在了敏感点上,后穴贪心的包裹吸吮着他的阳物,在他每一次抽出的时候都拼尽全力的挽留,恬不知耻的要他用力插进去,插坏也好,插烂也好,只要能获得快感,什么都不重要了。

房间里充满了奶香和茶香,沙发上两具火热的躯体正在疯狂纠缠,可以看到少年白皙的身体随着撞击不住的发着颤,他脸上的表情因为汹涌的快感而淫乱,可又透出一股稚气,这样的反差让这场情事越发有了一股背德的味道。而他下面紧窄的肉穴正艰难吞吃着紫黑色的粗壮肉棒,年幼的身躯被成年男人粗大的性器毫不留情的顶撞操弄,穴肉被不断翻搅,已经有些红肿了,男人的小腹快速的撞着他的屁股,撞的他的臀丘红了一片,肉体碰撞声和水声在宁静的夜晚是那样清晰。

杨敬华越操越狠,心里的兽欲越发高涨,动作也越发猛烈,大开大合的操干,九浅一深什么的早就扔了,什么技巧,什么方法,他只想狠狠操干这个人,看着他被干的向后逃开又被自己拽回来狠狠插入,最后哭着向自己求饶,然后将他的肉棒插进少年体内最深的地方,看着他的生殖腔内灌满自己的精液,看着他十月怀胎,彻底变成自己的人。

“养成游戏玩久了,就不知道什么叫做喜欢了。”

他蓦然想起这句话,自己对端木熙真的只是家人的感情么?不,不是,他想让他只在自己的身下辗转呻吟,想让他只为自己生孩子,想让他无时无刻都是自己的人,想让自己随时随地的占有他,从身体到心里。想到这里,杨敬华看着身下乖乖抱着大腿好方便自己的肉棒插干的少年,心中的那根弦已经彻底被烧断。

他的肉棒还在一下一下地操着身下人的肉穴,性器上勃起的青筋和湿滑的内壁来回摩擦,每次捣弄都能带出大股蜜液。端木熙早已被接连不断的插干弄得身心迷失,抱着大腿的手也无力的散开,杨敬华扶着他的腰,性器偏转了一个角度,朝着那个只会在发情期打开的腔口激烈的撞击起来。端木熙还半昏迷的神智就像被生生操醒一般,他的身体猛的痉挛了起来,泪眼朦胧的抗拒着这样凶狠的顶撞:“不……不要……”

少年最脆弱的地方还是被硬生生的就这么被撞开了。

杨敬华猛的拔出自己的性器,把端木熙抱起来,面对自己跨坐在自己身上,肉棒对准了还未闭合的穴口,顶端蹭着臀瓣,来回滑动。“记住了,你是我的。”缓慢在他耳边吐出这句话,杨敬华还未等他反应过来就松开了抱住他的手,灼热的肉棒从下往上,毫不留情的顶开幽闭的入口,捅开肉道,长驱直入到达身体最隐秘的部位,顶端直直撞入了生殖腔,戳刺着里面的软肉。

“啊!疼!出去……你出去……太深了……”剧烈的疼痛和与刚才完全不同的快感唤醒沉迷于情欲的神志,仿佛被操进了肚子一样,端木熙疯狂地摇着头,软弱无力的手推搡着自己面前灼热的胸膛,他似乎忘记了情欲,深深恐惧于插进自己体内的巨棒,哭喊着要求那个人出去。“出去?你在想什么呢?你是我的,也只能是我的。现在不喜欢我没关系,我会慢慢让你爱上我的。”看着端木熙抗拒的反应,杨敬华的胸口只有怒火,alpha在床上只有命令别人的份,任何忤逆他们的动作都只会让他们在床上更加凶狠。

杨敬华的牙齿狠狠的咬上端木熙位于脖颈后方的腺体,霸道而又坚定的注射着自己的信息素,他的大手抓着端木熙柔软的臀肉往两边掰开,让自己的肉棒进的更深,龟头感受着生殖腔内壁的吮吸包融,像有无数张小嘴在亲吻着他的顶端,天堂一样的感觉让他挺动着腰部,肉棒在腔壁小幅度抽插着,顶撞了几百下以后,龟头终于涨大成结,死死的卡在腔口,微凉的液体冲刷着神圣的生殖腔,看着端木熙的小腹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隆起,杨敬华满意的笑了笑,抽出软下的性器,抱起已经瘫软的人帮他洗漱。omega的生殖腔含着他的精液,一滴都没有流出来。

“敬华小哥哥……我……我喜欢你……”他原本以为已经睡着的端木熙突然断断续续说出这句话,手指倔强的缠住杨敬华的一缕发丝。“我知道,辛苦了,睡吧。”

发情期还有好几天,他们有大把的时间慢慢谈情。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