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华熙-续车(三)

Work Text:

……

又是一个无聊的下午,怎么……都没什么好玩的呢?

杨敬华坐在端木熙的床边,手撑着脸颊,眼睛直直的盯着床上熟睡的阳冥司,百无聊赖。

嗯,某人的睡眠时间他依旧没法接受,上次折腾端木到大半夜之后,最直接的后果就是……

端木每天睡得比以前又多了几个小时,这样的状况持续了一周才恢复正常。

擦,他本来就不喜欢盯着阳冥司睡觉!现在又要这样对他!看得见吃不到的日子太难熬了啊啊啊!

想着想着,杨敬华突然打了个盹。

按理来说,他成为影灵之后已经很久没睡过觉了,作为一个灵魂其实是不会困的,可杨敬华刚才突然觉得,自己有一点困。

影灵甩了甩头,清醒过来,然后他突然发现旁边的桌子上多了点自己没见过的东西。

桌上放着一个很普通的小音箱和一根接近透明的白色天线,还有一张纸。

杨敬华走过去,想了想,拿起纸看了一会儿。只见上面写着:

“情侣限定魔法道具,将天线插在你爱的人身上,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w”

貌似还挺有意思的。杨敬华看了看床上睡得正香的某人,走过去,端详着端木熙的侧脸,把天线插在了他的左耳背之后,挨着耳环。

应该不是很疼吧?杨敬华看到端木熙还是熟睡着,没有任何反应,他坐在床边继续盯着阳冥司,期待端木熙醒过来之后会有一些有趣的事情发生。

正巧,床上的人也睡得差不多了,这时慢慢睁开了眼睛,带着慵懒的语气:“敬华,什么时候了?”

“你睡大半天了。”

端木熙还没开口,桌子上的音箱突然传出了阳冥司的声音:「混蛋,都是你上次弄那么狠,害得我精神一直不好。」

端木熙懵了。音箱又响了:「哪里的声音?怎么回事?」

杨敬华噗嗤一声,乐开了花。

“哈哈哈这就是天线的功能吗?太有趣了。”

“你说什么?什么天线啊?”端木熙的表情少见的带着点儿迷茫在里面,他此刻没有什么心理波动,音箱也没发出声音。

杨敬华似乎掌握了如何让音箱发声的好办法,他转了转眼珠子,笑着问道:“端木,上次爽吗?”

阳冥司愣了一下,红着脸撇过了头,“你还提上次!不准再这么弄了……”

「爽,特别爽,敬华,我们再来一次就好了……」

端木熙呆住了,杨敬华看着他呆滞的样子,笑得快直不起腰来了。

“原来端木这么想要啊?”影灵靠近了阳冥司的床,凑着他的耳朵轻飘飘的说道:“这次亲口承认想要我干你……就满足你怎么样?”

“敬华你又在发什么神经……不行,我要去把那东西丢了!”端木熙说着就准备下床,但是却被杨敬华拦住了。那边桌子上又不负众望的传来了——

「好,我最喜欢敬华干我了,每次都把我弄的欲仙欲死的……」

“啊啊啊啊啊不要说了!!!”端木熙的理智早就不知道丢哪去了,他气急败坏的想冲过去把那玩意儿给关掉,但是却怎么也挣不脱抱着他的杨敬华。感觉自己的耳垂被身后的人咬了一口,阳冥司的身体颤抖了一下,就感觉耳朵又被舔了一下,杨敬华慢吞吞的道:“那我就把音箱丢出去给他们听你的心里话。”

端木熙没说话,转过头脸通红的看着他。

「混蛋你就知道玩儿我……」

“怎么会呢,其实我只是想知道端木的心里是怎么想的嘛,你看平时的你又冷漠又不说话,所以我真的特别想要一个在床上对我诚实的端木熙啊……”杨敬华的手不知道什么时候伸到了阳冥司的下身轻轻抚揉,成功的把端木熙弄出一声喘息。“我最喜欢诚实的端木了。”

“呃……哼……不准……这么说我……呃嗯……”端木熙后仰着头靠在影灵的肩头,全身的欲望被渐渐挑起,让他无暇去顾及其他的事情,低促的呼吸变得有些急,下面传来的快感一波波的击中他的心口,他忍不住又开了口:“敬华……嗯……”

「敬华……好舒服……手再弄快点……」

为什么那东西在这种话上就那么诚实……端木熙表示不能接受。杨敬华放慢了手的速度,问道:“端木觉得不够爽吗,那怎么样比较爽?”

阳冥司还是有些局促,支吾着不想开口,不过也不需要他开口了。

「混蛋,都做了这么多次还不懂吗!」

“当然懂啦,这不是想听你亲口说嘛……”杨敬华终于没在言语上再刺激他,轻巧地褪下了端木熙身上的衣服,一边脱自己身上的一边道:“端木今天想要什么姿势呀?”影灵说完之后,俯下身堵住了对方的唇,手掌暧昧的在端木熙平滑的腰线上不轻不重地摩挲。

「嗯……我们都没站着做过……我想站着被敬华操……」

杨敬华听到之后抬起头松开了堵着阳冥司的唇,轻挑的舔弄着端木熙长长的眼睫毛,留了点唾液在上面之后,眯起了眼睛。“端木记性有点不好啊,我记得第一次就站着干你了啊~还是一边走一边干的,你忘了?”手离开了端木熙的腰之后,揉着他挺翘的臀瓣,突然用力用食指捅进小穴一个指节慢慢搅动着,让端木熙的身体僵硬了一会,然后又猛的抽出来:“这儿也忘记了?”

“唔……轻……轻点……”端木熙的眼角被刺激出了几滴眼泪,混进了杨敬华留在他眼睛上的唾液中,他抬起手触碰杨敬华结实的胸膛,着迷的盯着影灵的五官,轻轻的道:“我都记得。”

「敬华想用什么姿势,都可以,只要你喜欢,我只想被你干……」

杨敬华听得倒吸了一口冷气,虽然他嘴上说着想看到一个诚实的端木,但是音箱带来的效果实在是比他预想中的大太多了。他按捺不住心里激动的心情,快要忍不住现在就贯穿身下人的欲望,低下头啜吸着对方的锁骨,咬了一下之后又叼着端木熙的乳头拉扯,双手贴在端木熙的屁股上不停地揉捏,像捏包子似的。端木感觉被咬的有些疼,忍不住把手放在了杨敬华的头发上轻轻摩擦着。

其实端木熙一直很喜欢这样的身体接触,但是他又是一个不喜欢说太多话的人,所以之前跟自家影灵做的时候也不会主动要求什么,完全是随着杨敬华的意来。只有自己在被操得受不了的时候才会开口说一两句话,其他大胆裸露的想法都默默憋在了心里。

但是今天显然没有给他憋在心里的机会,他一有什么念头,哪怕是转瞬即逝,也完完全全地被杨敬华给听到了。端木熙很无奈,索性自暴自弃不去理会音箱的存在了。

「被摸的很舒服……敬华你不要老是吸,肿了不好看……」

“谁说的,端木怎么样都最好看了,反正现在这样的你只有我能看到。”杨敬华安慰道,放在端木熙屁股上的手探进股沟向下,一下轻一下重地揉搓身下人还紧闭的后穴,手指把后穴周围的褶皱爱抚了个遍,诱骗似的哄着它张开,另一只手快速撸动着小端木,很快让它颤抖着射出了白浊,他轻轻将白浊抹上手指,一边扩张着一边问道:“下次我们用润滑剂怎么样?毕竟这东西干得快……”

“嗯……”

「那我们所有味道的都试一次……」

“端木比我还贪心呐,那我们再把每种型号的套套也用一次吧?带颗粒的很有趣。”

“嗯……不……”

「不要戴……我不想跟敬华隔着东西做……」

“可是每次帮你清理的时候都觉得你很难受嘛,不想让你再那么累啊……”杨敬华感觉扩得差不多了,他抽出手指轻抚端木熙的额头,将他汗湿的头发拨开。“虽然射进去的时候很舒服,不过不让你难受也比较重要嘛。”

端木熙摇了摇头:“不会……”

「我喜欢被敬华的精液灌满的感觉,想让敬华的东西全部射进来,想让你大大的肉棒全部插进来,一口气顶到最舒服最深的地方……」音箱突然安静了,因为端木熙突然发出了一声高亢的呻吟,杨敬华一下子猛干进去,顶端直接撞上了前列腺,逼得端木脑子里一片空白。他低下头吻住端木的耳朵,舔舐着坤日环,低沉地在端木通红的耳垂旁吹气道:“天哪,端木你实在是,太可爱了……”

“老是说些……容易让我发疯的话……”

特意加重了发疯二字的语气,说罢影灵便扶着阳冥司绵软的腰开始猛烈的插干,动作激烈的快要掉下床去了,他猛的把阳冥司被顶到床边的身体拽回来,堵住端木熙的嘴,灼热的肉棒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捣弄着小穴,甚至又涨大了一圈,把肉穴周围的褶皱全部撑得平整了许多,他感到自己下面硬的发疼,除了把眼前的人干到神志不清之外他什么也不想做,什么都不想。

松开阳冥司被他吻的红肿的嘴唇,杨敬华一边挺动着腰,一边抓起阳冥司的脚踝拉起他的身体,让端木熙的屁股像是悬空了似的被粗壮的肉棒从后面挺入,端木熙的肩膀成了支撑点,他的双臂失了力气,在床单上随着抽插轻轻摆动,喉咙里发出一些无意义的单音,眼角断断续续地流出少许眼泪,杨敬华单膝跪在床上操着他,问道:“这个姿势喜欢吗?”

“唔……喜……喜欢……”

「喜欢……插得好深……我不行了……感觉……整个人都要被敬华的肉棒操开了……受不了了……又,又想射了……」

“那就射出来,”杨敬华坏笑道,突然一个深顶,肉棒插在里面不出来,他挪动着腰,性器开始转着圈儿研磨里面被摩擦的发热的内壁,搅弄着肠肉,爽的端木熙大口喘气,“这个姿势你都能自己射自己嘴里了吧?”

「那,那也太羞耻了……不……不要……」

“试试又不会怎么样,来吧!”为了让端木熙被自己的精液射到嘴里,杨敬华把端木的身体向前弯了弯,自己像是坐在了端木的屁股上似的,从上往下插干着他,虽然频率比之前慢了,但是却加重了每一下挺入的力度,阳冥司很快就受不了地摇着头发出几声哭腔,而影灵则抓着他的性器对准了他的脸,在他高潮的一瞬间欣赏着端木熙被自己的精液颜射这少见的情色又美丽的画面,自己也被疯狂收缩的内壁给吸裹的舒爽无比,狠插了几下之后全部射进了端木熙的肠道深处。

「太羞耻了……被自己的东西射在脸上,嘴上也是……没脸见人了……」

“我又不是人,担心什么?”杨敬华拔出自己半软的性器,把端木熙的身子平放下来之后,手撑在他的身体两侧低头舔弄端木熙满是白浊和眼泪的脸,末了又吻住端木的嘴,把自己嘴里吃下的他的精液用舌头渡了进去,然后问他:“我射给你的好吃还是你自己的好吃?”

“……我不想回答!”

「敬华你怎么老问这种难以启齿的问题……我……我不知道……」

“说嘛。”

“你的……你的好吃……”

“可是我更喜欢端木的味道怎么办?”

「混蛋!你自己吃你自己的吧!!」

杨敬华伸出手指刮弄着阳冥司的鼻子笑道:“恼羞成怒了?那就去站着做,你刚才不是想站着么?”说完把端木熙拉下床,将他的脸按在墙上,左手揽着他的腰用手挑逗着端木熙刚射过的前端,低下头看着端木熙还在往外淌着精液的小穴,右手打了一下他的屁股,“怎么不夹着,都流出来了,你老公喂你吃的东西,可要好好含着呀。”

端木熙的身子随着打屁股的声音抖了一下。“什……什么老公……你闭嘴……别乱说……”

“不诚实吗?那待会……”杨敬华凑到他的肩头咬了一口,“老公不给端木吃大肉棒了。”

“……不给就不给,又不稀罕!”

「不行……现在好难受……下面好痒,想用敬华的肉棒止痒……啊……我又不想说出来告诉他……」

端木熙背对着影灵双手捂脸,自己都听不下去了。

“哎,虽然诚实的端木很可爱,不过口不对心的端木在我心里更有趣。”杨敬华把他的右手拉开往后放在自己粗硬的性器上,让端木羞耻的想放开,但是被他死死抓住。“端木用手来感受一下……自己的小洞是怎么把我的肉棒吞进去的吧?”另一只手则把端木的左手牢牢按在墙上,然后抓着端木握着他性器的手,对准还流着白浊的肉洞,慢慢操了进去。

「太羞耻了……感觉像自己让敬华的肉棒来干自己一样……」

虽然插入的动作很慢,但是精神上端木却感觉自己整个人被操了一回又一回似的,快感奔涌成群,把他所有的理智冲刷的所剩无几,变成了一个只会索求肉棒的阳冥司。

“唔……敬华……快……快点……”

“嗯?什么快点?”

「我让你快点干我!用你的肉棒把我插坏!干到合不拢干的我失禁行不行……敬华……快点……」

“遵命。”

后背位的好处就是能插得很深,而坏处就是看不见端木熙情动的表情。不过杨敬华暂时也不想管那些了,今天的端木熙已经给了他太多震撼,他只能用肉棒用力满足端木熙脑子里的所有要求,把他插坏,插到失禁,插到他走不了路,只能躺在床上继续承欢,然后用后穴感激涕零的接受杨敬华的插干。

「啊……太大了……好……好舒服……再往里面点……啊……撑这么开……会不会合不拢……」

杨敬华听到之后没有减缓速度,而是抓着他的腰把端木熙的身体更加用力往墙上顶,穴口周围的精液停止了流出,而是随着肉棒的捣弄在周围凝成了一片水膜,滋润着周围嫩肉被操到涨红的穴口。他怜爱的看着两片臀肉随着肉棒的进出而被迫分开的样子,喘息道:

“不会的……端木下面每次都紧的像是第一次操一样……一辈子都操不腻……真的……我太喜欢了……”

两人一直站在墙边,端木熙的屁股被撞的发红,全身都是青青紫紫的痕迹,他的双腿抖的厉害,嘴唇翁动着,发出几乎是气音的声音:“敬华……我……我又要射了……我……站不稳了……”

“端木……我想尿进来,行吗?”杨敬华伸手,按住了端木熙顶端的小孔。

「不行……这也太难为情了……」

“就这一次好不好?叫老公就让你射。”杨敬华堵着他前面,开始故意顶撞他的前列腺,端木熙被接连的快感刺激的失神,索性开了口,没再用心里想的。

“好……老公……尿进来吧……让我射吧……干死我吧……求你了……”

说完他便感觉捂住自己前端的手放开了,性器终于得到了充足的释放,而插在后面的男根也顶进了最里面,精液冲刷着他的内壁,和之前射进去的混合在一起,然后肠肉被一股高热的暖流给浇灌了。

「唔……你……你真尿进来了……」

“端木……真的太舒服了……被你夹着尿的感觉……”杨敬华感叹着,身子向后拔出了性器,而端木的后穴像失禁了一样,白浊和金黄色的液体争先恐后的流出来,在他雪白的大腿上留下了令人移不开眼的痕迹。

“端木去洗澡吧……咱们不玩了……”他把端木熙转过来,看着端木熙红肿的眼眶心疼了一小会儿之后,厚着脸皮把阳冥司抱进浴室仔细清洗,又把插在端木熙耳背上的天线给拔了下来放在洗手台上。

洗完之后,端木熙在床上气哼哼的盯着杨敬华。

“哼,你也插上去给我听听你心里的话!”

“好好,我现在就给你听……”杨敬华无奈,拿起天线插在自己的脖子上。

「端木里面一吸一吸的真是太舒服了,又热又紧,还能插出水来……小穴又湿又软,真想在里面插一天……」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闭嘴!不是……拔掉!!!我就知道你这混蛋满脑子都是黄色废料!!!”

“没办法,脑子里都是你嘛……”

……

嗯?

杨敬华突然睁开了眼睛。他突然转头看向那边的桌子,发现上面并没有之前看到的魔法道具。

自己……刚才做梦了?

刚才的一切都是梦?影灵不是不会做梦吗???

杨敬华正困扰着呢,就看到还在睡觉的阳冥司突然坐起身,也看向了桌子,然后松了一口气。

这可疑的动作引起了他的注意。他转了转眼珠,笑着问刚睡醒的端木熙:“端木是不是在找音箱啊?”

端木熙的脸突然红通通的:“你……你也梦到了?”

杨敬华心里的遗憾突然消失的无影无踪了,他爬上端木熙的床,扶着阳冥司的脸说道:“咱们把在梦里的话再说一遍?”

“不!可!能!”

事后杨敬华表示,他果然还是喜欢诚实的端木熙。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