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华熙-续车(二)

Work Text:

……

“端木你别生我气了……”

“呵呵。”

上次跳蛋那事过了之后,他整整三天没理杨敬华的求欢,不管杨敬华说什么,都不予理会,因为杨敬华上次他妈的玩的也太过了!参加祭祀带跳蛋的阳冥司,他端木熙绝对是古往今来第一人,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简直是……不、可、饶、恕!

他横了一眼少年模样的杨敬华。

“你就别生气了……我以后保证不做这种事了……”杨敬华又重复了一遍之前的话,变作少年模样凑到他跟前,像一只摇尾巴的小狗似的,眼睛里还蓄了点泪,让杨敬华整个人看上去更加可怜兮兮的。

端木叹了口气,摆了摆手。

“行了行了,别做那副样子了,看着怪难受的,你去找寅哲吧,我不生气了。”

影灵不确定的看了看他,然后松了口气,“那……我去了?”

“嗯。”阳冥司已经在低头看桌上的文件了。

影灵吐了吐舌头,出门了。

……

当天晚上。

端木熙不知道怎么了,心里堵堵的但是又说不清楚为什么而堵,他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半天了,还是没法睡着。

不知道敬华去哪里了,今天一直没见他人……不会以为我还在生气吧?

躺在床上的端木现在突然有种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的感觉,他承认他现在有点欲求不满,已经四天没有做过了,年轻男性的欲火总是旺盛的,更别说他现在正处于成年与未成年的分界线之间。

他忍不住将手伸进了自己的睡裤里,揉握着半勃的性器上下撸动,但是他的眉头还是没有因为得到了些许快感而舒展开来。

不行,不够,还是不够……

他需要的是更热烈的对待,他想要那只戴着锁灵戒的手抚摸他小腹下怎么也满足不了的性器,揉搓它,按压它,让它精神起来,青筋暴起,然后再随着那只手的撸动颤抖着射出白浊,射的那双手满是他的精液,射的那对锁灵戒也沾染上他罪恶的证据。

敬华……你怎么还不来找我……

无言的夜晚,卧室里的阳冥司一个人在床上抚慰着自己,可是这样的自慰根本就是隔靴搔痒,毫无用处,反而勾的他欲火越发旺盛。端木熙的眼睛偷偷瞄着门口,他真的希望那个他期待的身影出现,舔吻他的脸颊,啃咬他的锁骨,做过一切前戏之后,再一口气将肉棒整根狠狠插进他已经四天都没有被操干过的小穴,让硕大的龟头顶撞着他的前列腺,让他发疯,让他浪叫,让他丢掉所有的面具,抬起身子主动迎合顶撞,永远沉沦在欲海之中无法自拔。

但是直到他自慰到了高潮,杨敬华都没来。

端木心里想的东西越来越复杂,差点又以为自己的小哥哥跑了,不要他了……不过他还是很快回过了神,暗骂了自己一句,叹了口气决定睡觉。

……

都说梦由心生,而现在,眼前的杨敬华正笑着看他,少年模样的脸让任何人都没法说出苛责的话,影灵轻快的开了口:“端木,你原谅我了吗?”

“我早就原谅你了啊,你今天怎么都不来找我?”端木终于还是在梦里坦白了。

杨敬华听了之后立刻眉开眼笑,绕过桌子,身体直接扑在了阳冥司的背上。“我这不是来找你了吗?”

“你……你来就不打算做什么吗?”端木熙侧身盯着他。

“有啊!”影灵笑眯眯的看着他,凑近他的耳边道:“当然是干你了。”

没等端木熙说什么,他的手已经从阳冥司的领口伸入,毫无章法的乱摸着,少年形态的他身高不够,整个人挂在端木熙的背上,还努力的想吃自家阳冥司的豆腐。

“你难不成还想用这副身体来干我吗?”端木熙失笑,“杨家先祖给你的勇气?”

“那就算了~”杨敬华松开了双臂,从他的背上跳下来,把他坐的办公椅转了半圈之后,半跪在他的两腿之间,抬起头冲着他笑了笑,然后伸手拉开了阳冥司的裤链。

“今天只让你前面舒服,不让你后面舒服喔。”

影灵闭上眼,伸出软滑的小舌头,隔着端木熙的内裤舔弄着阳冥司的下体,坐在椅子上的人因为快感而止不住的往后仰头,杨敬华的舌头就像带了魔力一般,伴随着喘出的热气,一下一下的吹拂他敏感的性器,而杨敬华的手牢牢的按住了端木熙的大腿,不让他乱动。

端木熙低头看去,只见杨敬华的嘴唇隔着衬衫啃咬上他的小腹,舌头带着唾液勾勒出他的腹肌形状,又下移舔弄着人鱼线来到了他的内裤边缘,就在这时,杨敬华挑眉给了他一个戏谑的眼神,牙齿扯着内裤慢慢下拉,而端木熙半硬的性器就这么弹了出来,带着少量黏液拍打在了影灵的脸颊右侧。杨敬华见状,没有停止他正在做的事,嘴巴移到内裤左侧继续往下扯着内裤,把阳冥司的阴囊也露出来之后才松开了嘴,然后对着眼前的肉棒呼了口热气,身前的人不出意外的低吟了一声,杨敬华笑道:“这么快就不行了吗?”

阳冥司侧过头掩嘴,脸上全是红晕,声音细弱蚊蝇:

“你对我做这个……不管是谁都受不了啊……”

“是别人对你做这个你受不了,还是只有我对你做你才受不了呢?”杨敬华的眼神危险了几分,戴着锁灵戒的手握上端木熙的性器,报复性的重捏了一下,看到阳冥司吃痛的叫了一声之后,他又低下头,舌尖撩拨着顶端的马眼,然后一路舔弄勾勒着青筋来到性器根部,像舔棒棒糖一样只用舌尖品尝着上面流出的液体,牙齿轻磕了一下冠状沟之后又放过了肉棒,转而含住了下面的囊袋,嘴唇碰触又逗弄着两个球体,像是与其嬉戏一般。

端木熙对这蜻蜓点水似的挑逗非常不满,可是他又不想开口求这混蛋,又羞又气的阳冥司只好在椅子上动了动身子,想让自己的性器能够更多的被身下那双唇给捕获,杨敬华察觉到了端木熙的念头,想了想,倒是顺从了阳冥司的心意,小嘴离开了被含的湿淋淋的阴囊,重新包裹住端木熙粉嫩的龟头,然后一个深吞,用自己的口腔内壁摩擦着嘴里性器上的青筋,而喉咙深处则主动吸吮着入侵者,端木熙只觉得自己的性器进入了一个柔软高热的熔炉,最敏感的地方像是被羽毛轻柔的拂过,痒痒的又很舒服,这时他感觉到自己的顶端被狠狠的啜吸了一下,直接刺激地他全身一震,一下子全射了出来,杨敬华没有遗漏,全部含在了嘴里。

杨敬华站了起来,然后走上前,左腿压上了阳冥司坐的办公椅,盯着他的眼睛微微笑了笑,然后把嘴里的东西咽了下去,意犹未尽的舔了舔嘴:“你很甜喔。”

啊……天哪……少年模样的敬华吞了他射出来的东西……感觉好犯罪……

杨敬华看着他,眼神有点不高兴:“干什么干什么?我就算是这副身子也比你年龄大!”他一低头,直接吻住了端木熙,然后把嘴里残余的精液混合自己的唾液送了过去,戴着锁灵戒的手也没闲着,抓着端木熙刚射过的半软的性器反复搓揉着,又给弄硬了。

然后梦里的杨敬华做了一个端木熙始料未及的事,他松手了,气呼呼的看着端木熙。

“哼,你自己解决吧!”

话音一落,影灵的身子消失了。端木熙愣在了椅子上,下身还是湿的。

……

“我靠!!!”

清晨时分,阳冥司的卧室传来一声大叫。

端木熙从来没有这么清醒过,他掀开被子,果不其然……下面是硬的。他看着自己下面还精神的东西,叹了一口气,用手撸动着,好歹是弄射了。

他觉得嘴上好像沾着点东西,忍不住舔了舔,熟悉的咸腥味顿时让阳冥司的脸红的跟煮熟的番茄似的。

为为为什么醒过来之后嘴上会有这个?!端木熙百思不得其解。他瘫坐在床上想了半天,也不知道是怎么沾上去的。

算了。不管这个了。

他想,如果今天杨敬华还是没来找他,那他就去找杨敬华吧,他实在是忍不住了,欲火快把他所有的理智都给烧没了,阳冥司什么都不想要了,只想得到影灵的肉棒。

阳冥司本就异于常人的睡眠习惯迫使他很快又进入梦乡,他发誓待会在梦里他一定要打杨敬华一顿,昨天竟然把他晾在那不管,太过分了!

……

杨敬华轻飘飘的进了阳冥司的卧室,看到熟睡的端木熙没有任何反应,才松了一口气。

他昨天看到端木熙一个人在床上自渎,差点没忍住冲进房直接把阳冥司按在床上给办了,但是他始终不敢确定端木熙到底是不是真的原谅了他,只敢趁端木熙熟睡之后,悄悄进房给端木熙口交。

给熟睡的爱人做口交显然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杨敬华也乐在其中,含射端木熙之后就赶紧离开了,离开之前还顺便帮端木熙盖好了被子,不在床上留下任何痕迹,端木熙睡梦中高潮的表情跟平时一样迷人,看得他忍不住用沾着对方精液的嘴唇吻了吻他才走。

今天他也决定要让端木熙舒服些,于是他又来了。

杨敬华小心翼翼的拉开了端木熙的被子,轻轻拽下了对方的内裤,端木熙的性器还软软的垂着,粉嫩的颜色一看就知道它的主人并不经常撸动它,他慢慢弯下身,鼻腔呼出的热气喷洒在端木熙的性器上,刚伸出舌头舔了一下,端木熙的声音幽幽的从他的头顶传来:“敬华,你在干什么呢?”

杨敬华呆了一下,很快反应过来,慌张的直起身,看着端木熙看他的眼神整个人都想赶紧消失。

“我……我……端木你什么都没看到!”他转过身急匆匆的就要落荒而逃了,被身后的人一把拽住了衣服给扯了回来,杨敬华一回头,就看到端木熙对着他笑:“敬华,来了为什么还要走啊?”

说着端木熙一个用力将还是少年身的杨敬华拉到床上,一阵天旋地转之后把他压在了身下:“今天……我要在上面!”

杨敬华转了转眼珠子,识趣的摊开手,不反抗了。他想看看端木熙要整什么幺蛾子。

端木熙看着身下人的脸,就不可抑制的想到昨天梦里的对话,他笑杨敬华那副身子如何想要干他,好像就是从那时,梦里的敬华才开始生气了。

既然这样……

端木熙解开了自己的睡衣,潇洒的甩到一边,两腿分开,膝盖跪在杨敬华小腹两侧,然后低下头低声道:“今天你躺着就够了。”

杨敬华一挑眉:“这么轻松?”他伸手拂过端木熙的脸颊,刚才的慌乱也转变成了饶有兴致的样子:“那我可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语毕,少年的手伸到阳冥司的腿间开始爱抚着他的性器,端木熙低喘着扒开他作怪的手,解开影灵的裤链,将对方比之前小了一圈的性器握在手里细致的抚弄,但是并未让其高潮,弄到勃起之后就停了手。端木熙赤裸着身子走下床,从床头柜拿出了润滑剂,挤出来一些抹在指尖,然后回到了床上,慢慢地背对着杨敬华跪趴在床上,臀部高高撅起,沾着润滑剂的手指当着杨敬华的面,颤抖着伸进了端木熙自己的后穴。

杨敬华倒抽了一口凉气,五天不做,他家阳冥司这是受什么刺激了?上来就做这个。

端木熙依旧在认真的自己给自己扩张着肉穴,似乎是觉得一只手不够了,他的左手把左边的屁股往旁边掰,好让右手的三根手指进出的更顺利,端木熙的嘴里发出压抑的低喘,身上微微出了薄汗,白皙的皮肤在灯光下显得诱人无比,感觉差不多了,他拔出手指,转过身来到了还目瞪口呆的杨敬华面前,跪在了之前的位置,扶着杨敬华的肉棒对准自己的后穴,身体慢慢沉了下去。

“唔啊……不行……”就算是整根都含进去之后,端木熙还是觉得身体在疯狂叫嚣着空虚感,他开始自己动起了腰,上下吞吐着少年的肉棒,小穴每次都贪婪的想把少年的囊袋也吞进去,因为尝过了粗大的肉棒的滋味,身体对于现在在体内的小肉棒根本就不够满意。

“不……还……还不够……”端木熙摇着头,身体动的更快了,每一次下落都整根没入,可是肉棒顶不到最舒服的一点,让他心情焦虑。他低头看着表情一脸置身事外的少年,眼里全是不满。

“别用这个眼神看我啊端木……刚刚你自己要我躺着不动的。”杨敬华撇嘴,不过还是心软了,他扶起端木熙的屁股,还没发育大的肉棒试着换了个角度戳进肉穴,终于顶到了端木熙的前列腺,让身上的人舒爽的发出了喘息:“这样可以了吧?”

端木熙有点累了,这个体位累的本来就是他,而且弄了这么久还没啥快感,他有些纠结,刚想开口,就感觉插在身体里的东西突然涨到了一个可怕的大小,影灵懒懒的声音听上去成熟了不少:“端木熙你这是想玩儿多久?”说罢杨敬华突然一个猛顶,肉棒擦着前列腺狠狠撞进了肠道深处,一下子就把端木熙插的回答不上话,呜咽着趴在了男人的身上。

杨敬华没有说话,两手掰着端木熙的臀瓣,就着这个姿势从下往上开始不间断的插干着他几天没有操过的爱人,憋了五天了,他甚至想就这么操到天亮再操到天黑,让端木熙知道,不理会自家影灵的求欢,后果会是什么。

涨大的肉棒青筋暴涨,像打桩机一样不停地摩擦着敏感柔软的内壁,仿佛要把它给摩擦起火,顶弄的速度超过了他们以往的任何一次做爱,顶端一次又一次深入到一个可怕的深处,搅弄着肠壁,粗暴的对待被它侵入的地方,而小穴恬不知耻的迎上来包裹吸吮着粗大的性器,心甘情愿的被操坏,被插烂,因为它永远都不知道满足二字为何物。

端木熙的脸上早就流满了刺激性的泪水,身体里的东西还在不知疲倦的操弄着,他大张的双腿有些僵硬了,但是后面此时正被杨敬华的肉棒激烈的操干,又痛又爽的感觉让他沉迷其中,龟头再一次碾压上了他的前列腺,射精的欲望在脑海中炸开,他忍不住尖叫一声,后穴疯狂收缩吸吮,前端喷洒出白浊,尽数发泄在了影灵的胸膛。

本以为体内的东西会被自己夹射,端木熙正想舒一口气,可身后的肉棒竟然趁着这时候变本加厉的顶撞着前列腺,就在他射精这段时间,还在猛干着小穴,快感突然呈几何倍数的增长,端木熙的眼前一片白光,什么都看不到了,身体像是被操软成了一滩水,无法反抗,他抽噎着开了口,声音也是哑哑的:“不……嗯……敬华……不行的……我受不了……”

“明天……还有祭祀……”

“明天我附你身。今天……端木就乖乖挨操吧。”

端木熙睁大了眼睛想说什么,可是杨敬华堵住了他的嘴,身后持续猛烈的撞击着可怜的肉穴,穴口周围早就红肿不堪了,他的呻吟全被吞进了肚子。杨敬华突然坐起身,两手托着端木熙的屁股就从床上走了下来,他的舌头探入端木熙的唇间肆虐,把端木熙嘴里的空气掠夺殆尽,然后抱着身上的人一路走一路起起伏伏,任由肉棒随着走路在端木的体内四处乱动,节奏慢了下来,可端木熙觉得自己快被玩儿死了。

杨敬华抱着他走了一圈又回到了床上,影灵拔出肉棒,轻轻的把被操的眼神迷离的阳冥司放在床上,然后残忍的将他翻了个身弄成跪趴姿态,扶着他的腰,肉棒再度挺入,开始了新一轮的插干,更可怕的是,杨敬华直到现在都没射过。

端木熙真的觉得自己快被操死在这里了,他摇晃着头,身子往前爬行了一部分,插在后面的性器滑出了一小段,杨敬华眼睛一眯,两手抓着端木熙的手腕直接把他扯了回来,肉棒随着这一下惯性一下子插得很深,从外面完全看不见一点肉棒的样子,他嗤了一声,腰部加快了速度,每一下都顶的更加快速深入,阳冥司被迫两腿跪着直起身,而身体承受着影灵一直没有停歇的插干动作,连呻吟的力气都没有了,像一条砧板上的鱼,任身后的人宰割。

杨敬华平淡的语气充满了危险:“端木……你怎么能逃呢?”

“我没有……”

“今晚……你就不要睡了吧?”

端木熙惊恐的睁大了泪眼,可是于事无补,杨敬华只要说出了这句话,显然就不会食言。

又过了两个小时。

杨敬华已经射了三次,可是肉棒依旧硬的发疼,他看着身下被自己已经操晕的阳冥司,摇了摇头,再度挺腰,肉棒就着之前射在里面的精液当润滑,依旧顺利的在肉穴里面插干着,端木熙被他从跪趴翻成了躺姿,手臂瘫在两侧,随着身体摇晃无力的在床单上来回摩擦,阳冥司的嘴里无意识的发出哼哼声,脸上的表情似哭非笑的,显然是被快感折磨到已经崩溃的模样,性器挺立着,可是已经什么都射不出了,不论是尿液还是精液,统统都没有了。床单湿的像是能拧出水来,已经干涸的精液又被新射出来的精液润湿。

而端木熙的小穴从来没有被使用的这么彻底,穴口充血到了极限,周围的褶皱都看不见了,每次抽插都能带出不少里面的精液,杨敬华停了下来,把手放在了端木熙平坦的小腹上,脑海里射到它涨的想法空前激烈。

最终,他还是遗憾的摇摇头,放弃了这个想法。

端木熙,我怎么操都操不够你……怎么办?

他又抱着对方插干了一轮,射精之后没有拔出来,而是抱着怀里的人合上了眼。

……

到了清晨时分。

端木熙一夜无梦,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试着动了动身子,全身像散架了一样,甚至身后插在他体内的东西也随着滑出了一点,端木熙呆了呆,自己被这混蛋的肉棒插了一晚上?

“唔,端木你醒了?”

“你你你放开我!”端木熙用尽全身力气往前爬,终于摆脱了身后人的性器,脱离的时候甚至还发出了羞耻的水声,杨敬华笑了笑,把手抚上了还未闭合的肉穴,指尖探入,轻轻的带出了还留在里面的精液:“你看,你后面都被我干的合不拢了。”

“别说了!”阳冥司冷着脸拍开了影灵的手,想翻身下床,无奈实在是力气不够。杨敬华凑过来,舔了舔他的耳垂,声音低沉:“都说了,还有我呢。”

“我说了帮你去祭祀,就不可能搞砸,之前不也帮你做过吗?”

阳冥司撇过脸:“行了,你现在上我身,记得流程吧?”

“当然啦!”影灵依旧笑眯眯的看着他,轻声说道:

“等到祭祀完了,我们玩儿点别的。”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