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华熙-续车(一)

Work Text:

这个是嗯……会议室+祭祀跳//蛋play
【本来要加个上街的发现有点衔接不来就只写了上面两个地方,抱歉啦】

……

自从那晚之后,杨敬华看端木熙的眼神就变了,变得像个陷入热恋的小傻子似的,眼里满满的都是他。

怎么这么喜欢他,怎么看怎么喜欢。

他高潮时的小表情,他下面紧紧裹吸着自己肉棒的小穴,吐出浪叫的双唇,还有自己顶撞他敏感点的时候他全身泛红的身体……

这一切都让他着迷不已。

偏偏阳冥司在外人,在端木家面前又是一副冷冰冰的生人勿近的模样,而阳冥司不为人知的另一面只有他知道,让他心里充斥着满足感。

也激发了他使坏的心思。

今天端木家有个会议需要端木熙参加,时间快到了,刚才寺明到他们房门口催了催,那时候端木熙正趴在床上被杨敬华塞跳蛋呢,被敲门声吓得一激灵,后穴一下子缩了起来,把杨敬华伸进去的手指夹的死紧。

“端木熙你慌什么,放松点。”杨敬华不以为然的拍了拍他的屁股,然后大声朝着门口喊道:“你家掌门还没睡醒呢,我现在叫他起来!”

“那就有劳影灵先生了。”端木寺明没有发现任何异常,说完就离开了。

门口的脚步声渐渐消失,端木熙舒了一口气,把自己的脑袋埋进枕头里冷静了一会儿之后,抬头瞪了一眼杨敬华。

妈的刚才想吓死他吗!

被端木熙瞪着,杨敬华还是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动了动还留在某人后穴里的手,“不小心”戳到了某个凸起,端木熙被这快感弄得忍不住喘息了一下,身子又趴回去了,他表示并不想说太多话,怕一开口又是呻吟。杨敬华抽出手指,把自己的身子凑到端木熙通红的耳朵旁调笑起了自家阳冥司。

“之前是哪个人大半夜拉着我跑到祭祀台还主动要我上的呀?现在又怂了?”

“杨敬华你……不准说这个!”端木熙气呼呼的,他当时为什么会想到直接野战?!现在真的感觉自己挖了一个大坑,还傻乎乎的往里跳了,当时竟然还很庆幸!庆幸个鬼!

不过……他倒是不后悔自己做的这个决定,只是自从这事过了之后,杨敬华就整天缠着他问他下次去哪里野战,还兴致勃勃的讨论起了去做那事的时候要穿的衣服。

“下次你穿祭祀装吧端木!”

“呵呵我拒绝。”

果然不能顺了这家伙的意,因为这混蛋只会得寸进尺!

杨敬华见没有野战机会,表示很遗憾,委屈巴巴的说那就退而求其次,我们玩点小东西吧。

于是就有了刚才他在床上被塞跳蛋的一幕。

“跳蛋确实是小东西啊。”拿出跳蛋给端木熙看的时候,影灵如是说。

端木没辙,这个他也不好拒绝了,杨敬华塞完跳蛋之后,又忍不住开始说骚话。

“端木……刚才被塞跳蛋的样子真迷人……看得我都不想让你去参加会议了……”杨敬华痴迷的盯着把跳蛋包裹住的后穴,那里缩的紧紧的,根本看不出里面还有别的东西。看够了之后,杨敬华从床上起身,把阳冥司也拉了起来,伺候他穿衣服,不过眼里的兴奋并未消退。

端木熙被他炽热的眼神看的有点不好意思,整了整衣服,有些不自在的扶了扶腰,杨敬华走上前,细心的帮他扣好衬衫扣子之后,将手在阳冥司挺翘的臀部上捏了一把,暧昧地揉了揉:“今天一天,好好带着我放进去的东西,别给掉出来了。”

这种东西怎么可能自己掉出来啊!!!

阳冥司又羞又气,脸红的要死,眼神乱飘,声音又不敢太大:“真的要这么出去吗?这……也太难为情了吧……”

“没事儿,我不会做什么的,放心吧。”杨敬华眨了眨眼睛,给他一个人畜无害的微笑。接着拉起他的手,带他出了卧室。

端木熙当然不知道,影灵先生早把遥控器给揣兜里了。

会议还是一如既往的平淡无奇,反正每天说来说去也就那些事儿,每个人说一两句话,端木再说几句,最后总结一下,就差不多可以结束了。

不过今天显然出了点不能忽视的小状况。

众人看着坐在最中间的阳冥司身体微微颤抖,脸上带着不正常的潮红又满是忍耐的表情,觉得有些奇怪,端木寺芸直接开口了:“端木熙你身体不舒服?不舒服提前打个招呼又没人强迫你来参加会议!”

虽然语气不怎么样,不过总归来说,寺芸还是很关心阳冥司的身体状况的。

“我……我没事。”端木熙咬着牙说出这句话之后,眼睛瞟向站在一旁揣着兜表情无辜的杨敬华,狠狠瞪了他一眼。

「你赶紧给我把跳蛋关了!!」

杨敬华感觉到了端木熙从心里传过来的充满怨气的声音,无奈的吐了口气,藏在兜里的手不动声色的把频率调小了,就看到阳冥司脸色瞬间好转了不少,他想了想,又坏心眼的调高了。

“唔……!”端木熙硬生生的忍住了大声叫出来的冲动,头一低,上半身直接趴在了桌上,那玩意儿在他后穴里面疯狂震动着,四处乱撞他的肠壁,不管是朝着哪个方向动都爽的他快崩溃了,下半身早就挺的不能再挺,顶端在这样的刺激下开始流出液体,把他穿的裤子都给撑紧了,还打湿了,不过好在有桌子挡着,没人看到他下面糟糕的样子。

「杨敬华!!你够了啊!!」

杨敬华撇了撇嘴。

「你不觉得你现在拼命忍耐的表情特别吸引人吗?」

「只是你想恶作剧吧!!快关了!你让其他人怎么看我?!」跳蛋已经震到他的前列腺了,大有一直停留在那的趋势。

端木熙说的没错,其他人现在正以一种怀疑的眼神盯着他,寺明忍不住开了口:“呃,少爷……你……”

“我没事,真没事……”端木熙有气无力的从桌子上直起身,他刚刚还是被体内的跳蛋直接弄上了高潮,现在他的裤子被自己射出来的东西弄得一片狼藉,内裤就更不用说了,湿的像被精液洗过似的,和他的外裤黏在一起,让他非常不舒服。

“会议就到这吧。”高潮完了,自然进入了贤者时间,他的目光注视了一圈会议桌上的人,表情平静了不少。等到其他人都离开之后,杨敬华终于没有继续玩他,还是识趣的把跳蛋给关了,站在他后面,装作给他按摩的样子,然后在心里悄悄问他:

「爽吗?今天你高潮的格外快呀,是因为紧张吗?」

「呵呵,你来试试?给你在这种情况下?」

「嘿嘿,你舍得吗?」

「现在把我弄回去,我下面被你整得全湿了!」

「哎呀,抱歉抱歉。」

杨敬华在心里跟端木说完这句话之后,伸手把自己身上的披风解了,遮住阳冥司的下半身,然后把他扶起来,像热心小学生扶老太太过马路似的,就这么带着他出了会议室。

走在回去的路上,端木熙把以扶人之名行揩油之实的某鬼魂的手扯离了自己的腰:“杨敬华你松开,刚才的账我还不想跟你算。”

“端木生气啦?”杨敬华变成了少年模样,笑嘻嘻的凑到他的面前盯着他眼睛看,眉眼弯弯的,这模样真是让人生不起气来。

端木熙也一样,看着面前这张脸,嘴里的狠话怎么都说不出,末了只是把头偏了偏:“下次不准再这么玩了。”

他本来就对杨敬华拒绝不起来啊。

杨敬华又变回了大人样,没有再在这件事上多说,而是提起了另一件事:“刚才我出来的时候看到有侍女去你房门口了,好像手里还拿着祭祀穿的衣服。”

“我都忘了今天有祭祀了,都是你害的!”

“好了好了,都是我不好~你可别耽误了正事唷。”杨敬华推着他进了卧室,果然看到床上放了祭祀服,大概是侍女觉得影灵和阳冥司两个人足够弄好,不需要自己来伺候,就没有多留。

端木熙走到床边正打算自己换上,一双手先他一步把衣服拿了起来。

“今天我来帮你穿。”影灵笑眯眯。

端木熙没有反对,懒懒地张开了自己的双臂。“穿快点,等下迟到了不好。”

杨敬华放下手里的祭祀装,开始帮端木熙脱衣服,脱着脱着,两只手又开始不正经起来,忍不住在端木熙白皙结实的胸膛和轮廓分明的腰线上游走摩挲,指尖从蝴蝶骨往下轻轻拂过,顺入股缝,把端木熙激的一哆嗦。

“别乱摸了,赶紧帮我穿。”端木熙已经不知道自己今天瞪了杨敬华几次了。

「一看到你不穿衣服就控制不住嘛。」

杨敬华没有开口,而是从心底告诉他自己一整天的欲望都是为谁而起。调侃完了,还是认认真真的帮他穿好了衣服,不过端木熙在自己穿好衣服之后才反应过来,妈的跳蛋还没拿出来!

他就想现在再把衣服脱了,被杨敬华制止了:“来不及了,赶紧去祭祀吧!”

“你待会不准捣乱知道吗?”端木熙真的毫不怀疑杨敬华等下会不会做出什么事,不然山神祭的时候他也不会在庙里被某人强吻了。

两人顺着下人的指引走到了祭祀台附近,杨敬华留在了旁边,和秦诗瑶一起站着,然后就看到端木熙像往常一样走到祭祀台中央,拿起了象征他身份的权杖,闭上眼睛,左手扬起,身上开始笼罩灵力的光芒。

他看着看着,就不可抑制的想到了上次他们在这干过的荒唐事,他甚至还记得每一个细节,从阳冥司高潮的脸到他身下吞吐自己性器的小穴,每一幅场景都记得清清楚楚。

而现在他的阳冥司表情圣严的主持着祭祀,那一瞬间他甚至忘记了自己还塞了个东西在对方体内。

不愧是他的阳冥司,心理就是这么强大,不过这只会让杨敬华更想在这上了他,没错,在这儿,甚至是当着所有人的面。

「你现在穿着这衣服,让人看着真想在这儿上了你。」

还在主持的端木熙愣了一下,气息变得有些混乱。不过他离所有人都比较远,没人看得见他现在气急败坏的表情。

「杨敬华,都说了不准捣乱。」

「怎么办啊端木,我反悔了,我想让自己在你心里的存在感多那么一点。」接着,影灵开始实施了他想到的能增加自己存在感的方式,手伸进兜里,默默打开了遥控器。

“唔啊……该死……这混蛋……”果不其然,端木听到感应到的话就知道要糟糕,后穴里沉寂已久的东西又疯狂震动起来,似乎……还是最大档。

阳冥司的身体发着抖,他拼尽全力才没有倒下,以维持整个祭祀不被中断,但是跳蛋实在是太烦人了不是吗?在他的身体里震来震去,刺激着他柔软脆弱的内壁,带给了他巨大的快感,虽然他现在并不想要。他把手重新扬起,主持……还在努力的继续。

「感觉怎么样……端木?是不是……特别有那天晚上的既视感?」

「你等着,我回去马上跟你算账!」

「说嘛说嘛,是不是想到你自己在这跪下用嘴帮我解决的时候啦?」

「没有!」阳冥司咬牙切齿的在心里回答着,嘴里还是忍不住发出了断断续续的呻吟。宽大的祭祀装下,前面的顶端早已高高挺立。

“嗯……不行……呃啊不……太猛了……”这些声音影灵自然听不着,不过他站在秦诗瑶旁边用跳蛋玩她的未婚夫,这种就像偷情一样的感觉让他非常兴奋,脑子里“在这上他”的想法越发强烈起来,他的手来回调着遥控器,一会快一会慢的节奏把现在还站着的端木熙快弄疯了,两腿不住的发着颤,不过还好,祭祀终于快结束了。

「杨敬华你他妈的赶紧滚过来,我现在被你弄得走不回去了。」

祭祀总算是结束了,端木熙长舒一口气,双腿一软,不过他的身体没有碰到地面,而是被杨敬华稳稳的抱住了,还是公主抱。

周围人奇怪的看着杨敬华,杨敬华笑了笑,说道:“阳冥司身体有点不舒服,我……送他回去……算个账。”然后就抱着阳冥司快速离开了。

算账?算什么账?他们一头雾水。

不过,看到刚才一闪而过的阳冥司的脸色……好像是有点红的不正常呢。

杨敬华抱着端木熙奔跑着,他低头看了看怀里端木熙的样子,笑道:“这回还不是要穿着祭祀装被我上了?”

“呵……滚……滚蛋……唔嗯……”

影灵堵住阳冥司的小嘴,不让他说别的话,终于到了卧室门口,杨敬华一脚把门踹开,关上之后直接把端木熙压在了门板上肆意亲吻。

两个人都很急,伸出舌头互相乱碰乱搅,唾液很快就顺着他们的嘴角流了下来,杨敬华的手伸到下面寻找着解开祭祀装的地方,找到了带子,用力一拉,阳冥司的下半身顿时光溜溜的,但是上半身还保持着祭祀时的样子,杨敬华两手抄起他的腿,半拉下自己的裤子,狰狞的紫红色肉棒没有经过任何润滑扩张直接对准端木熙的后穴就捅了进去。

“呜……!”端木熙被这一下插入弄的头往后一仰,直接撞上了门板,他的后穴一整天都被跳蛋滋润着,还被刺激的分泌了些肠液,所以被插入的时候并没有太大的疼痛感。杨敬华把自己的性器全部捅进去之后,开始了猛烈的顶撞,龟头顶着跳蛋深入,抽出的时候又把它留在了里面,然后再度挺入,死死的把端木熙钉在门板上,不让他逃开。

端木熙被这么按在门上干,心里羞耻感到了极限,因为隔着门的走廊此时正有侍女经过,还在说着话。他捂住自己的嘴不让自己的呻吟溢出,身体里的跳蛋震动的他头皮发麻,除此之外还有根粗大的阳具在他下面进进出出,他全身的支点都杵在那根玩意儿上,两腿大张到极限以方便影灵插干他饥渴的肉穴,性器翻搅着他柔嫩的肠壁,摩擦间还在来回擦过他的前列腺,让他条件反射的夹紧了自己的小穴,然后又被火热的性器撑到最开。

杨敬华一边插干,一边喘着粗气在他耳边低笑:“现在算账吗?”

“你……你滚蛋!”

“啧啧啧,端木你除了说混蛋和滚蛋就没别的骂人方式了吗?怎么就听得我这么想更加用力操你呢?”语毕,他伸口咬上阳冥司的喉结,肉棒顶着前列腺那点重重研磨,因为内壁被肉棒撑开,跳蛋随着顶撞和重力作用开始慢慢往下滑,杨敬华等到它移动到前列腺附近之后,肉棒顶着它再度直接碾上了前列腺,端木熙发出一声尖叫,什么都感觉不到了,全身的感官都集中在了那个正被狠狠顶撞震动的点上,下面疯狂的收缩着,终于把杨敬华给夹射了。

他慢慢的拔出软下的性器,放下端木熙的大腿,精液争先恐后的顺着阳冥司的腿根流下,配合着端木熙上半身穿的祭祀装显得格外淫乱。杨敬华突然好像想起了什么,又把阳冥司发颤的双腿抬了起来,自言自语:“要把跳蛋弄出来。”

仿佛顺应了他的话似的,跳蛋真的顺着被干到还没合拢的肉道慢慢的滑出来,滑到穴口的时候有点卡住了,杨敬华伸手掰开了软乎乎的臀瓣,啪嗒一声,跳蛋掉在了地上,那声音听的端木熙这辈子都不想再看见跳蛋这东西了。

“不做白不做,我们换个姿势?”杨敬华说着,把端木熙抱起来走到床上,让他脸贴着墙跪在床头,然后分开了他的膝盖,两腿从中间硬生生的挤了进去,将端木熙牢牢的固定在了墙上。与此同时,杨敬华还是把祭祀装从阳冥司身上全部扒了下来,扔到一旁之后,手继续爱抚这端木熙肌肉线条分明的美背,触感很好,看起来阳冥司没有偷懒,一直锻炼着自己的身体。

这个体位让端木熙很不舒服,他的双腿还因为刚才的操干发软,膝盖也顶不住这样的跪姿,身体被墙和人夹在中间不能动弹,腿间还被另一双腿给强制撑开,没过多久他就累的喘着气:“不……不要这个姿势……”

“这可是网红姿势呢,我看很多人都试过,咱们试一试也没啥嘛~”杨敬华没有同意,扶着性器抵在端木熙被操的红肿的穴口,然后抬起了阳冥司的身体,再慢慢放下,让端木熙的小穴做出一副主动吞吃他肉棒的样子。端木熙想逃开这折磨,身体努力想摆脱,可是他的前面只有墙,而后面又有蓄势待发准备插干他的人,他没有更多的选择,体力被消耗殆尽,最终还是向后倒去,火热的阳具就这么慢慢贯穿了他的身体。

“看来他们说这姿势没法挣脱是真的啊。”杨敬华很是兴奋,双手扶着端木熙的腰,性器开始慢慢的插进拔出,想让端木熙先适应一下。刚才那一轮过于激烈,他也乐得慢慢欣赏自己肉棒是怎么一寸一寸占有阳冥司最隐秘的地方的。一切动作都被放慢了,他甚至连穴口周围的嫩肉是怎么怯生生的张开好接纳粗大的肉棒的过程都看得一清二楚。

“啧啧……真想录下来,太美了。”

端木熙听他说出这句话,顿时急了:“不……不准录下来!也不准拍!”只是随着他身体这一扭,杨敬华倒是被刺激了一下,钳住他的腰,自己向前一挺,性器整根没入,只留下了囊袋在外面。

“阳冥司大人适应好啦?”没等端木熙回答,杨敬华开始了狂风骤雨般的抽插。端木熙被身后激烈的操干一直往前顶,前端随着顶撞一下一下的摩擦着粗糙的墙壁,流出的液体在墙上留下了一道道白色的水痕。

这姿势……实在是太难受了。

端木熙被操的神情恍惚,脸上早就被不断流出的生理泪水给糊了满脸,他艰难的侧过头,哀求身后的人:“求你了,敬华……别干了……”

“啧……”杨敬华还是心软了,况且现在端木熙含泪的模样实在是太勾人心魂了,他叹了口气,“射了这次就让你休息。”

他开始扶着端木熙的腰快速撞击,性器捣弄了几十下之后没有刻意忍住自己射精的欲望,射出来之后慢慢的把阳冥司平放在床上,低头问着:“睡一觉再清理还是我现在帮你清理?”

“随你便,我困死了。”端木熙合上眼,又提醒了他一句:“祭祀服你自己看着办,给我洗干净。”

说完之后就累的睡着了。

“啧……”杨敬华为难起来,上次他拿着沾满体液的嫁衣去找侍女洗的时候就尴尬的快落荒而逃了,现在又让他去……不过他看着阳冥司紧闭的眉眼,笑了起来。

谁让我爱你呢。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