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全球门将保护协会】番外 丹麦爱情故事

Chapter Text

01
挣扎了许多年以后,老舒梅切尔最终还是向发妻提出离婚的请求,早就把爱情转化为合作伙伴的友情的女人痛痛快快的签字离婚,然后女人问了一个灵魂问题:“你告诉卡斯帕我们要离婚的事吗?”
“……他应该能想开的。”老舒梅切尔才想起来自己儿子还不知道父母分手的事情,不过有哈特陪着他,没啥问题。
思来想去,老舒梅切尔给儿子打电话:“卡斯帕。”
“daddy,怎么了?”小舒梅切尔躺在垫子上和哈特一起做瑜伽。
“你现在方便吗?”在儿子面前丢脸和在儿婿面前丢脸完全不一样,老舒梅切尔试图隔空命令哈特走人,哈特亲了亲小舒梅切尔的额头:“我去洗澡,你们慢慢聊。”
“sweetie走开了,daddy有什么事?”
“我……和……”
“你和mommy离婚了?”小舒梅切尔推测道。
“你怎么知道?”
“从小到大你和mommy在一起的时候很少,就算是因为节日而凑在一起,在我看来也是貌合神离,为了让我在同学们面前有面子,我不在乎,看你们演出我都替你们心累,就想什么时候你们能离婚啊这样我也能解脱。”
“卡斯帕……”老舒梅切尔从来没想到儿子竟然会这么通透,小舒梅切尔轻声笑道:“我自己都不敢保证能和sweetie走多远,更何况是你和mommy呢。”
“爱你。”
哈特围着浴巾走出来,看见面色平静的小舒梅切尔:“咱爸说你什么了?”
小舒梅切尔顺势靠在哈特的大腿上:“他和我妈终于离婚了,这下他俩都自由,真好。”
“怎么听着这话里你想跟我分手呢?”哈特把擦头发的湿毛巾糊在小舒梅切尔脸上。
小舒梅切尔反手袭鸡:“到目前为止我依然想和你走下去。”
然后俩人就在客厅成长了一晚上。

Chapter Text

02
老舒梅切尔离婚的消息很快传开,范德萨不能理解,有前科的卡恩为他高歌一首“你可以找到更好的”,气得莱曼又一次退群。
小辈们不太在乎,毕竟他们信奉今朝有酒今朝醉。
双红会即将到来,电视台邀请老舒梅切尔当解说嘉宾,老舒梅切尔欣然答应,换上正儿八经的西装,开车去电视台。
为了上镜效果好,老舒梅切尔去化妆间上妆,他一边拿着材料熟悉球员名单,一边抬头让化妆师在自己脸上涂涂抹抹。
忽然,他听到了两个男人叽叽喳喳的说话声,化妆妹子翻白眼小声骂:“wtf!”老舒梅切尔顺着妹子的视线扭头去看,然后他恨不得戳瞎自己的眼睛——加里内维尔和卡拉格正在门口处碰撞,坚决不让对方先进门,还发出小女孩一样的笑声。
化妆妹子怒了,她心疼自己工作间的门:“要化就老老实实的进来,要调情给我滚!”俩人乖乖就范。
直播时人模狗样,间歇时卡拉格眼神就没离开过加里内维尔,也就是加里脸皮厚,才能扛得住这种缠绵爱意而不脸红,老舒梅切尔用纸挡脸,不想看搭档。
不过比赛过程出乎所有人意料,克洛普换上了瑞士梅西沙奇里,曼联后防的死亡站位给了瑞士人物理学家附身的机会,两个折线进球让诸位解说嘉宾都蒙了,这都啥玩意?
赛后评论,老舒梅切尔实话实说:“如果曼联的后卫不干扰传球线路,我相信以德赫亚的水平他能扑出来,最起码这场比赛应该是个平局。”
关掉录音设备,老舒梅切尔对加里内维尔吐槽:“现在这后卫踢的都是什么屌玩意。”
加里内维尔已经无力反驳:“我现在热身上场都比他们好。”
结束工作后,老舒梅切尔不想去打扰儿子和哈特,于是去一家熟悉的酒吧小酌一杯放松一下。
他找到角落里的座位,正好能看到吧台附近的形形色色,有疲惫的中年人来买醉,有失意的年轻姑娘边喝边对着手机那边的人哭诉,有明显刚成年的少男少女们对着菜单故作老练的下单,还有——德赫亚为什么抱着一大杯伏特加在喝?
老舒梅切尔下意识的走过去,拍拍德赫亚的肩膀:“大卫,怎么了?”
泪眼朦胧的德赫亚勉强认出眼前这个人是前辈老舒梅切尔,他下意识的抱住他:“彼得,为什么后防线这么坑人,为什么!”
老舒梅切尔实在不好说话来安慰德赫亚,只得挪开德赫亚的酒杯,轻声安慰道:“赛季中,少喝点,我开车来的,送你回家吧。”德赫亚夺过酒杯,吨吨一饮而尽,末了还伸出一截嫣红的舌头舔了舔嘴角的酒滴,眼神迷离:“彼得,再来一杯吧。”禁欲有段时间的老舒梅切尔觉得一阵邪火往下身窜:“再喝就别比赛了,乖,我送你回家。”
“就那后防线老子踢个毛球啊。服务生,再来一杯伏特加。”
已经喝的四肢无力的德赫亚伸出胳膊去够酒杯,老舒梅切尔一只胳膊抱着他一只手去推酒杯,情急之下他端起酒杯,先于德赫亚喝完酒。虽然祖上是维京人,老舒梅切尔喝得太猛,酒劲瞬间上头,他觉得天旋地转,好在酒吧老板是朋友,直接搀扶着俩人去了后院的客房。
朋友是真朋友,就是老舒梅切尔听错了方向,左右不分,扛着德赫亚去了走廊另一头的主题房间。
一进屋,琳琅满目的情趣道具让老舒梅切尔震惊,德赫亚看见床就往上扑,连带着老舒梅切尔一起倒在圆床上。老舒梅切尔已经硬的不行,他仅剩的理智让他努力推开德赫亚:“起来,大卫。”
德赫亚像一只猫在老舒梅切尔身上逡巡:“后防线烂成那样你也不安慰安慰我。”手十分自然的顺着老舒梅切尔的腰带向里伸,凭借年轻门将的反应速度握住小兄弟,然后套弄起来。
“啊……不行啊……大卫……”老舒梅切尔爽到飞天,德赫亚仿佛得到鼓励,十分大胆的脱掉自己的裤子,赤裸的骑跨在老舒梅切尔的腰上,两把枪相互摩擦,老舒梅切尔放飞自我,翻身压住德赫亚,掰开西班牙人的双腿,然后,他就不知道怎么做下去了:“要不,我帮你打出来吧?”
德赫亚握住老舒梅切尔粗砺的手指往身后蹭:“从这里……用手……扩张……啊……你用点润滑油啊……疼……”老舒梅切尔随手拿了一支红色包装的润滑油挤在手指上,一点点的往德赫亚的肠道里推进,从一根到三根,德赫亚觉得一股热流顺着老舒梅切尔的手指进入自己的身体,越来越热,他反应过来热感不对,他努力让眼睛聚焦:“卧槽,你用了什么……”
加粗的催情作用震醒了德赫亚和老舒梅切尔,老男人问:“咋治?”
“艹我。”
一夜缠绵。
德赫亚先醒来的,带着窃喜,他戳了戳旁边躺着的老舒梅切尔,老舒梅切尔慢慢清醒,然后心虚的脸红:“大卫,早上好。”
“你脸红什么?都是单身,你情我愿的爽一爽又没啥大不了的。”德赫亚知道自己眯着眼看人时特别抓人心,他故意那样看着老男人,电视机前能说会道的老舒梅切尔结巴的说不出话来,德赫亚笑出声,他趴在老男人身上,亲吻他的胡茬:“虽然年纪大了,你身体还是很不错的,我很喜欢你,怎么样,到找到伴之前继续下去?”
“再见……”老舒梅切尔被年轻人吓得不知所措,提上裤子开车就跑,一路超速飙车到儿子家。
休息日的早晨,小舒梅切尔想和哈特一起睡个懒觉,结果被亲爹的叫门声砸醒,穿着情侣睡衣打着哈欠坐在沙发上,看衣衫不整明显纵欲过度的老舒梅切尔反省。
老舒梅切尔玩着手指说不出话来,小舒梅切尔决定以毒攻毒:“对方不是未成年人吧?”
“不……他不是……”
“他?!”小两口听到这话停滞了几秒,哈特比了个大拇指:“你真牛逼”
小舒梅切尔松了一口气:“那您老人家来找我俩干嘛?”
“卡斯帕,我……要对男孩子负责吗……”
小舒梅切尔皮笑肉不笑:“daddy开心就好。”

Chapter Text

03
德赫亚,马竞青训营出身,从小把老舒梅切尔当做自己崇拜的偶像,房间里贴满了老舒梅切尔的海报,幻想着能够和他交换球衣。随着少年逐渐成长,这种幻想逐渐变了味,德赫亚渴望老舒梅切尔能够侵入自己,老舒梅切尔的比赛视频是他抚慰自己的背景音,他找过男朋友,也试图幻想过小舒梅切尔,结果还是老的那个抓人心。
他也想过如果老舒梅切尔不离婚,可能自己就要和玩具度过一生了,但上天给了他机会,那必须要珍惜才对。
小舒梅切尔十分郁闷,于是向嘴比较严实的阿格求助。
“丹尼尔,我爹突然弯了怎么办”
“我又没直过。”
“我很好奇他到底经历了什么。”
“卡斯帕,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你关心那么多干嘛。”
“不对,丹尼尔,你以前都是很有耐心的听我说话,今天怎么这么不耐烦?”
“我在土耳其度假呢。”
“好吧,不打扰你和马丁了。”
哈特抱着一杯茶嘲笑小舒梅切尔:“我觉得你也别问了,只要你爹不给你找个比你小的小妈,额,小爸,就行。”
“乔哈特,你别笑话我,到时候你也跑不了喊小妈!”小舒梅切尔亲了亲哈特的太阳穴。
曼联主场对阵莱斯特城的比赛,毫无疑问曼联赢了,赛后老舒梅切尔接儿子回家吃饭,没想到碰到了德赫亚,老舒梅切尔突然间不会走路,小舒梅切尔想着和同行搞好关系:“daddy,去合影吧。”
“和……和你大爷的影……”
面对小舒梅切尔提出的合影提议,德赫亚眯眼笑:“和哪个舒梅切尔合影啊?”小舒梅切尔比了个剪刀手:“两个。”
老舒梅切尔站在中间拿手机,身子却不由自主的靠着德赫亚,自拍后,他听见德赫亚小声说:“晚上来我家。”
他故作淡定的给儿子做了一顿丹麦风味的健身餐,一脸纠结的看着小舒梅切尔,小舒梅切尔摆手:“赶紧去找你的小男友吧。”
小舒梅切尔看着亲爹换了一身特务接头的衣服去约会,他一脸无奈,私聊米尼奥莱:你认识的年轻小门将最近有谈恋爱的吗?
海报制作专家:没啊,我身边就一个小凯,还是个单身狗,你咋了?
小树莓:没咋的,就是怕我爹嚯嚯小孩子。
海报制作专家:你还吃醋?
小树莓:额……是有点……
原来自己是嫉妒别人分走父亲的爱意而神神叨叨?想通这一点的小舒梅切尔开开心心的去收拾厨房。
而老舒梅切尔心情忐忑的带着套子和润滑油去找德赫亚,德赫亚穿着宽松的灰色运动服开门:“是你啊,我以为你会陪儿子而不来找我呢。”
“我……”老舒梅切尔顺着门缝进入住所,德赫亚粘上去:“我什么?”
放弃底线决定安全地追求刺激,老舒梅切尔单手把德赫亚推到墙边,凶狠的亲吻上去,另一只手急切的顺着裤腰伸进去套弄他的小兄弟,德赫亚被这样略带粗暴的动作刺激的更加兴奋,但他实在不喜欢墙壁的触感,他在换气间隙对老舒梅切尔说:“去床上。”
“我就要在这艹你。”
老男人胜在经验丰富,搞得德赫亚浑身瘫软在老舒梅切尔身上:“要和我当炮友了?”
“你确实是个不错的选择。”老舒梅切尔青拍德赫亚的后背给他顺气。
“那,继续?”
“看谁先缴械投降。”

Chapter Text

04
卡恩闲来无事,问了一圈友人没陪他海钓的,最后求助于老舒梅切尔:有空吗,钓鱼去?
彼时老舒梅切尔正抱着德赫亚睡觉,眯缝眼看到消息,然后摇醒德赫亚:“奥利弗约我去钓鱼。”
“去呗。哎呀我要睡觉别烦我。”德赫亚一把推开老舒梅切尔的胸肌,扭头埋进被子里,老舒梅切尔在德赫亚的翘臀上揩了一把油,然后哼着小曲去收拾行李。
两个老男人架着鱼竿在游艇上聊天,卡恩十分八卦的问道:“气色不错啊,被小男友滋润的?”
“润你大爷。”老舒梅切尔下意识的回避男朋友这个称呼,在他看来,男朋友应该是那种可以光明正大介绍给亲友的伴侣,而不是像他和德赫亚这样偷情。
没想到卡恩笑出猪叫:“你知道你现在什么表情吗?”
“什么表情?”
“弗林斯说我喜欢莱曼却死犟着不承认的表情。”
“你说我喜欢德赫亚?”
“莱诺都敢跟切赫告白,你这算个什么,是吧,咱几个三分之一节身子入土的人,还是要及时行乐的。”
“莱诺是个啥都不懂的小学生,能跟德赫亚一样吗?”
“德赫亚是什么?”
“骚。”
“说明你好这口呗。”
对于索尔斯克亚回归曼联接替穆里尼奥这件事,老舒梅切尔是反对的,时机不对,但他不是吉格斯,质疑的话不好说出口。
德赫亚想的很开,丝毫不担心自己的主力位置,他回应老舒梅切尔的关怀:“大不了你养我啊。”
“我觉得你还是有一份自己的事业比较好,养你不是问题,我不希望你的视野局限我身上……我说错了?”老舒梅切尔看着德赫亚平静的眼神,停下了说话。
“我是大卫-德赫亚,不是卡斯帕-舒梅切尔。”
“对不起。”
“请你现在立刻从我家出去。”
夜已深,老舒梅切尔特别郁闷的躺在自己家的沙发上,思来想去还是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告诉了卡恩,因为老家伙们只有卡恩还会熬夜。
卡恩正因为老伤复发难受着,听完老舒梅切尔叨逼叨,笑出声:“你俩啥关系就叨叨这个话题?多大的人了还搞不明白不要交浅言深。还在床上说?你自己也是男人,男人在床上说的话能信?”
“那你说我该怎么办?”老舒梅切尔脸很红。
“像你俩这种情况啊,当时你就该直接亲吻他不给他说话的机会,这样给你自己留下退路。”
“我好像渣男啊。”
“不想当渣男,好说,去跟德赫亚告白,确定关系啊。”

Chapter Text

05
由炮友转变为正儿八经的交往的关系,有点为难略带保守的老舒梅切尔,更何况现在两个人关系突然间冷了下来,于是老舒梅切尔选择向范德萨求助,寻求夫妻感情宛如初恋的荷兰人的帮助。
“埃德温,你和你老婆吵架之后是怎么和好的?”
“说真的,我和安娜玛丽很少吵架,我们两个生活上特别合拍,吵架的话,先冷静下来,然后把事情说清楚,给她做饭,准备一束橙色郁金香,再后来她病愈以后,我们更吵不起来了。”
“能不能换个花啊我真是服了你们荷兰人。”
“我手下有一对情侣,差三岁,和好的方式是一个陪着另一个去练任意球。怎么,跟男朋友吵架了?”
“你个人贩子能别八卦吗?”
“哈哈哈,奥利弗告诉我的,你去找他算账。顺便我也问你个事,你当初怎么发现卡斯帕和哈特谈恋爱的?”
“小乔谈男朋友了?”
“我儿子恨不得娶了游戏机,他还谈恋爱?你到底怎么发现你儿子谈恋爱的?”
“不怕你笑话,我只顾着自己,一直都把卡斯帕扔在国际学校,对他的感情经历了解很少,要不是卡里乌斯嘴欠,我真不知道卡斯帕和哈特在一起好几年了。刚听你那意思,是琳恩谈恋爱了?”
“最近她有事没事就去多特蒙德,快愁死我了。”
“孩子大了谈恋爱还不正常吗,埃德温,准备好当岳父吧。”
挂断电话,老舒梅切尔谷歌搜索了西班牙的国花,然后按着范德萨的建议订花。
曼联更衣室里充满了八卦的气息,一小束包装精致的石榴花放在德赫亚的座位前,一般球迷的礼物会由工作人员检查后给球员,这样的花束,怕是有高管的女性朋友看上了德赫亚,于是球员们起哄,德赫亚笑着推开队友,看着酒红底白色十字的包装纸,心想:这个丹麦老头怎么突然搞浪漫了。面上却保持高冷,转手把花送给工作人员。
连着送了一周花却收不到回信,老舒梅切尔坐不住了,他开车去训练基地堵德赫亚,还真让他堵住了,老舒梅切尔赔笑脸:“晚上有时间吗?”
“干嘛?”德赫亚傲娇的说。
“给你准备了西班牙菜,走吧。”
老舒梅切尔做饭的动作干净又利落,看的德赫亚想立刻和他在厨房来一发,不过老男人下一秒端上来的菜让他瞬间萎了——马铃薯煎蛋。
妈的伊克尔-卡西利亚斯,老子跟你没完。
“胃口不好?”老舒梅切尔注意到德赫亚表情的变化,德赫亚往煎蛋上加了过量的黄芥末酱:“伊克尔是个好人,他经常叫上我,佩佩,还有维克托一起聚餐,心是好心,但吃煎蛋是真受不了。”
“换一道?”
“算了,我凑活吃吧。”
吃饱喝足,德赫亚躺在沙发上,见老舒梅切尔端来茶,是要谈话,他下意识的坐直身子:“你说。”
“我不满足于现状,我希望我们的关系可以再进一步。”老舒梅切尔决定打直球,坦白了内心,德赫亚内心炸开了花,努力控制表情,却失败的笑出声:“你知道我喜欢你多长时间了吗?”

Chapter Text

06
“说就说吧,你哭啥啊。”老舒梅切尔抱住德赫亚,轻轻的擦去他的眼泪,德赫亚絮絮叨叨的说着自己这么多年对他的爱慕,听得老舒梅切尔越来越膨胀,恨不得当场给儿子打电话说自己多有魅力。
从此两个人开始了甜甜蜜蜜的谈恋爱,绝对不比小年轻的差,以至于老舒梅切尔差点忘了与儿子约定的聚餐。
“daddy脸色不错,看来是和男朋友感情很好?”小舒梅切尔开心的吃着父亲给自己做的马铃薯煎蛋,老舒梅切尔心怀鬼胎,随便做了点菜糊弄亲儿子:“啊,你俩的情侣装从哪里买的?”
“告诉我你和你男朋友的号码和偏好,我一块买了送你家去。daddy,再来点!”
“好。”老舒梅切尔突然想把儿子送给卡西利亚斯了。
等到德赫亚拿到画着夸张卡通图案的短袖时,他皱了皱眉头:“一看就是卡斯帕的风格。”
“你不喜欢?”老舒梅切尔心里开始怀疑儿子的品味。
“我更想穿你的球衣,好不好?”德赫亚眯着眼睛撒娇,言语里全是情欲的暗示,老舒梅切尔亲吻了他:“99年决赛的球衣,怎么样?”
“只要你舍得。”
英足总有活动,让几个球员去拍摄公益广告,德赫亚随便穿了件短袖就去了,恰好碰到了小舒梅切尔,寒暄了几句后就各自找各自的工作人员进行拍摄。
“sweetie,今天我看到德赫亚穿着上次我买的情侣装同款了,是不是他也有男朋友了?”小舒梅切尔特别八卦的跟哈特说,哈特没太在意:“还不许他一次买两件然后轮着穿?我跟你在一起前短袖都是一个款式所有色号直接打包的。”
赛季一场一场的踢着,欧冠也到了四强厮杀争夺决赛资格的阶段,全部媒体的焦点都在期待总是上演奇迹的利物浦能不能逆转巴萨。
老舒梅切尔收到了解说邀请,一问同台的有卡拉格和加里内维尔,他果断拒绝:“下次一定。”然后烤了一大盘子的果蔬干准备和德赫亚一起看比赛。
“你觉得利物浦能逆转吗?”德赫亚给老舒梅切尔下套,老舒梅切尔一本正经的说:“只要不是双红会,我希望他们能上演奇迹。”
“正好我休息,利物浦进一个……”
老舒梅切尔瞬间明白德赫亚的意思:“好啊,就怕你受不住。”
奥里吉捡漏进球时,两个人在沙发上撕扯起来,越发默契的他们爽到飞升,直接略过了维纳尔杜姆的梅开二度,持续到逆转进球前,德赫亚一直都在激情中度过,他喘了喘气:“起来,别耽误我看比赛。”
老舒梅切尔摘下套子躺在一边,目睹阿诺德神来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