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全球门将保护协会】番外 我们离婚了

Chapter Text

01
陪孩子学习时,亨特拉尔接到了西莱森的电话:“有话快说,有屁快放,我带娃呢。”
西莱森的声音闷闷的:“克拉斯,我离婚了,我和特尔施特根离婚了。”
“离婚这事不用重复两遍。”亨特拉尔随口说,然后意识到不对劲,亲了亲孩子的额头:“对不起,爸爸临时有事。喂,贾斯帕,你还好吗?”手底下飞速打字: Tim,贾斯帕离婚了。
“我大他三岁,我是不是太任性了?”西莱森无意识的敲击着电脑键盘。
你那何止是任性啊……亨特拉尔不想提起西莱森以前豌豆公主样的生活方式:“你一点也不任性,真的,贾斯帕,那是他马克没福气,不配做贾府儿婿。话说回来,你俩为什么离婚?难道是他不行了?”
“不是他下半身的问题,是因为我心态失衡……”
“你伤病不断,在俱乐部的位置不稳,而他恢复后状态稳定,无意中刺激到了单独居家的你,是吧?”
“不算是单独居家,还有个猫陪我。”
“行吧,爱咋咋地,你就说我分析的对不对吧?”
“还有个事我没告诉你们,你们都知道我喜欢小孩子,我计划领养一个,可他说要拿到一门位置才肯领养,我他妈想起来就一肚子火。”
亨特拉尔被特尔施特根的事业心所震惊:“你俩闪婚前没说这事?”
“那谁能想到曼努这么持久待机?别说别的了,你最近有空吗?”西莱森思来想去决定去亨特拉尔家避难,亨特拉尔不假思索:“没空,你别来。”
“晚了。”
好在西莱森还算有良心,自带粮食和消毒液上门,一脸苍白无力的微笑:“你好,克拉斯。”
“你……进来吧,客房收拾好了……”亨特拉尔回以客套的微笑。
住了几天,亨特拉尔试图开导总是在微笑的西莱森,却被西莱森岔开话题,直到有一天,亨特拉尔的家门被范德萨敲开:“贾斯帕人呢?”
亨特拉尔试图甩门:“他不在我家。”但范德萨是谁啊,他踹开门:“贾斯帕-西莱森,你给我滚出来!闪婚是你,离婚也是你!你不能把感情当儿戏!”
西莱森抱着猫走出来:“你怎么直到的?难道是克拉斯告诉你的?”
“还用他说?人奥利弗都来道歉想撮合你俩!”
“得了得了,你俩进来说话。”亨特拉尔心疼自己家的门,好在妻子带着孩子们回娘家了,有足够的空间让他俩打。
范德萨坐在沙发上,一脸恨铁不成钢的看着西莱森:“你俩整这一出让我怎么有脸去见德国友人。”西莱森小声说:“反正不是我丢脸就行。”
这一句话气的范德萨随手抄起抱枕就砸向西莱森,亨特拉尔伸手挡住:“埃德温,你听我说。”
“你说。”范德萨努力深呼吸,控制自己去抽西莱森的手。
“贾斯帕的任性咱就不提了,大家都知道。贾斯帕受伤后很郁闷,情绪难免失控,做出离婚的决定很正常,年轻人做事不周全。”亨特拉尔突然说起了人话,让范德萨火气消了一点:“奥利弗的意思是能帮你们沟通下挽回感情是最好,不能复合就求个好聚好散了。我的贾斯帕,你怎么还哭上了?”
被人理解和尊重的感觉温暖了西莱森,他趴在亨特拉尔的双腿上去拥抱范德萨,抽泣道:“谢谢你埃德温。”
“没事没事,以后别这么任性处理感情了,关于你状态的问题,你跟小乔一起去基地训练吧,啊,还有奥纳纳,克拉斯你也来。”范德萨想着帮西莱森保持状态,然而只想躺尸的西莱森瞬间不哭了,转头骂亨特拉尔:“你劝个屁!”
亨特拉尔很无辜的摆手:“你和特尔施特根离婚来我家避难,我还帮你劝架,你反而赖我?!你把猫留下,人给我滚出去!”
于是可怜的西莱森拎着行李去了范德萨家,过上了惨不忍睹的日子。

Chapter Text

02
听闻特尔施特根和西莱森离婚,莱诺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致电特尔施特根:“马克,你好啊~”
面对西莱森搬家留下的一屋子狼藉,特尔施特根正在气头上:“滚!”
“滚到Petr怀里吗?”莱诺躺在切赫大腿上,阴阳怪气道,切赫小声说:“马克心情不好,你跟他好好说话。”
“真羡慕你有个人能说说心里话。”特尔施特根发自真心的说。
“这就叫找大三岁的不如找个大十岁的,老男人真的是太香了。”
“你说我追求事业有错吗?贾斯帕和tim分手是因为tim建议他早去追求事业,我以为他能吸取经验会理解事业心强的人。”
“不不不马克,这得分情况,荷兰好不容易出一个凑合能用的门将,自然是宝贝着不行不行的,性格就像我一样傲娇。”
特尔施特根下意识的维护西莱森:“你别死批不要脸的贴金。”
“要不是Petr要我开导你,我才不给你打这电话呢。哎,接着说,你在乎事业,没有错,他想追求家庭,也没有错,错就错在你俩遇见的时间不对,遇见时没有沟通好三观就匆匆忙忙的结婚,好在你们还年轻,及时分开还来得及。”
“好像只有你一个人支持我离婚,其他人都在劝我和贾斯帕复合。”特尔施特根心头的郁闷少了一些。
“分手快乐,祝你快乐,你可以找到更好的。”
“贝恩德-莱诺!你他妈还是希望你的老男人别萎了最好!”
挂断电话,莱诺向切赫撒娇:“你看我都安慰他了,他还这么跟我说话,他好讨厌,也难怪贾斯帕跟他离婚。”
切赫拍了拍莱诺的背:“你这搅和的功夫跟谁学的。”“洛里-卡里乌斯,你是不知道他是怎么把小舒梅切尔和乔哈特卖了个一干二净,搅和的老舒梅切尔天天想砍死自己亲儿子。”莱诺出卖了自己的同级生,而切赫突然回味起刚才特尔施特根的话:“贝恩德,你平时在马克面前怎么说的我啊,什么萎不萎的?”
莱诺心想,不好,完蛋了,狗日的马克出卖自己。他小鸡啄米式亲吻切赫的嘴唇,切赫被青年的热情逗乐,他伸手握住莱诺的腰:“我要让你知道我到底怎么样。”
“啊……”
随着疫情逐渐好转,联赛和欧冠复赛,利物浦在没有球迷的安菲尔德问鼎英格兰,拜仁进了巴塞罗那八个,西莱森握着手机不知道该安慰前夫还是祝贺国家队队长,好吧,还是和队长搞好关系更重要。
荷兰国家队的群聊里变得十分热闹,以巴贝尔和库伊特两位退伍军人为首,大力吹范迪克与Gini,女孩子们的爱你和亲亲更是刷屏,搞得曼联球员范德萨、小布林德和德佩要退群。
荷兰小太阳阴天了:恭喜了,vigril。
荷兰后防唯一指挥官:谢谢你贾斯帕,你最近还好吗,听德扬说萨拉赫告诉他从什琴斯尼那里知道你离婚的事。
西莱森一时不知道是想掐死什琴斯尼还是洛夫伦——荷兰小太阳阴天了:刚开始还有点难过,不过现在都好了。
荷兰后防唯一指挥官:有个八卦得告诉你,我也是从亨特拉尔那里刚知道的,就是,克鲁尔也离婚了。
荷兰小太阳阴天了:啊?
荷兰后防唯一指挥官:不用啊,Gini已经连夜搬着国家队更衣室跑了。
结束和范迪克的对话,西莱森沉默了许久,淘汰哥斯达黎加以后克鲁尔说的那句“I did it for you”萦绕在他的脑中,久久不能入睡。
失眠的西莱森不管深夜几点直接给亨特拉尔打电话:“你为什么不直接告诉我克鲁尔离婚了?”
“告诉你你能直接去追他?”亨特拉尔迷迷糊糊回了这么一句话,然后就把西莱森拉黑了。
气的西莱森锤抱枕——妈的,你个死猴子竟然嫌弃我不会追男人,等着,老子搞给你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