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全球门将保护协会】番外 我们离婚了

Chapter Text

02
听闻特尔施特根和西莱森离婚,莱诺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致电特尔施特根:“马克,你好啊~”
面对西莱森搬家留下的一屋子狼藉,特尔施特根正在气头上:“滚!”
“滚到Petr怀里吗?”莱诺躺在切赫大腿上,阴阳怪气道,切赫小声说:“马克心情不好,你跟他好好说话。”
“真羡慕你有个人能说说心里话。”特尔施特根发自真心的说。
“这就叫找大三岁的不如找个大十岁的,老男人真的是太香了。”
“你说我追求事业有错吗?贾斯帕和tim分手是因为tim建议他早去追求事业,我以为他能吸取经验会理解事业心强的人。”
“不不不马克,这得分情况,荷兰好不容易出一个凑合能用的门将,自然是宝贝着不行不行的,性格就像我一样傲娇。”
特尔施特根下意识的维护西莱森:“你别死批不要脸的贴金。”
“要不是Petr要我开导你,我才不给你打这电话呢。哎,接着说,你在乎事业,没有错,他想追求家庭,也没有错,错就错在你俩遇见的时间不对,遇见时没有沟通好三观就匆匆忙忙的结婚,好在你们还年轻,及时分开还来得及。”
“好像只有你一个人支持我离婚,其他人都在劝我和贾斯帕复合。”特尔施特根心头的郁闷少了一些。
“分手快乐,祝你快乐,你可以找到更好的。”
“贝恩德-莱诺!你他妈还是希望你的老男人别萎了最好!”
挂断电话,莱诺向切赫撒娇:“你看我都安慰他了,他还这么跟我说话,他好讨厌,也难怪贾斯帕跟他离婚。”
切赫拍了拍莱诺的背:“你这搅和的功夫跟谁学的。”“洛里-卡里乌斯,你是不知道他是怎么把小舒梅切尔和乔哈特卖了个一干二净,搅和的老舒梅切尔天天想砍死自己亲儿子。”莱诺出卖了自己的同级生,而切赫突然回味起刚才特尔施特根的话:“贝恩德,你平时在马克面前怎么说的我啊,什么萎不萎的?”
莱诺心想,不好,完蛋了,狗日的马克出卖自己。他小鸡啄米式亲吻切赫的嘴唇,切赫被青年的热情逗乐,他伸手握住莱诺的腰:“我要让你知道我到底怎么样。”
“啊……”
随着疫情逐渐好转,联赛和欧冠复赛,利物浦在没有球迷的安菲尔德问鼎英格兰,拜仁进了巴塞罗那八个,西莱森握着手机不知道该安慰前夫还是祝贺国家队队长,好吧,还是和队长搞好关系更重要。
荷兰国家队的群聊里变得十分热闹,以巴贝尔和库伊特两位退伍军人为首,大力吹范迪克与Gini,女孩子们的爱你和亲亲更是刷屏,搞得曼联球员范德萨、小布林德和德佩要退群。
荷兰小太阳阴天了:恭喜了,vigril。
荷兰后防唯一指挥官:谢谢你贾斯帕,你最近还好吗,听德扬说萨拉赫告诉他从什琴斯尼那里知道你离婚的事。
西莱森一时不知道是想掐死什琴斯尼还是洛夫伦——荷兰小太阳阴天了:刚开始还有点难过,不过现在都好了。
荷兰后防唯一指挥官:有个八卦得告诉你,我也是从亨特拉尔那里刚知道的,就是,克鲁尔也离婚了。
荷兰小太阳阴天了:啊?
荷兰后防唯一指挥官:不用啊,Gini已经连夜搬着国家队更衣室跑了。
结束和范迪克的对话,西莱森沉默了许久,淘汰哥斯达黎加以后克鲁尔说的那句“I did it for you”萦绕在他的脑中,久久不能入睡。
失眠的西莱森不管深夜几点直接给亨特拉尔打电话:“你为什么不直接告诉我克鲁尔离婚了?”
“告诉你你能直接去追他?”亨特拉尔迷迷糊糊回了这么一句话,然后就把西莱森拉黑了。
气的西莱森锤抱枕——妈的,你个死猴子竟然嫌弃我不会追男人,等着,老子搞给你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