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全球门将保护协会】番外 婚礼协奏曲

Chapter Text

02
夏休期到了,切赫和莱诺的婚礼如期举行。
婚礼前夜的招待会,客人们穿着民族服饰来参加,八个伴郎碰了杯酒后巴拉克就发话让小辈们走人,然后他端着杯啤酒:“你看这一对一对的,多好啊,我还记得当初特里追弗兰克还得拉着队友和队友太太陪跑,整出个友妻门。”
被点名的特里想起自己丢人的事就脸红,然后继续出卖队友:“你可拉倒吧,谁和托斯滕吵架闹别扭然后德国第一美人把你揍的鼻青脸肿?”
“那不是我对不起棒棒糖吗?”巴拉克不想回忆过往,但弗林斯不想放过他:“呵,你也知道。”
巴拉克立刻认怂:“咱俩回家打,别搅和了petr的婚事。”
切赫看队友们拌嘴,不由自主的笑出声,兰帕德问:“笑什么?你还没跟我们交代怎么找了个小你十岁的男孩?”
说起莱诺,切赫脸上多了许多甜蜜:“他追的我。”
队长就是可以为所欲为,特里扯鬼脸:“你别给自己脸贴金了。”兰帕德有点相信他:“petr会找同龄人,就算那样,他也是那种不会在感情中主动的那个人。”
显然弗林斯关注的点不是这个:“你俩在一起,奥利弗没炸?”
“延斯和其他小门将摁住他了,就是后来延斯让我加练……”切赫想起来就头疼。
“也是。都说马克和贝恩德是奥利弗和延斯的一对双胞胎儿子,延斯在勒沃库森带过贝恩德,他又没孩子,早把他当亲儿子看了,你把人儿子拐走了,他不折腾死你,我跟米夏姓。”弗林斯十分了解自己曾经的队友,但巴拉克是给机会就上天:“你跟我结婚了,自然是跟我姓。”
“这个月你都跟自己双手过去吧!”
相比较老家伙那边的毫无底线,几个小家伙这边就很清纯多了,五个人端着奶茶喝,准确说弗吕西特尔想喝酒被齐勒摁住了:“换奶茶!”
可怜的弗吕西特尔小声说:“我成年了。”
“我们都喝奶茶,省得你明天误事。”莱诺很认真的说,小穆勒是第一次来当伴郎,他有点紧张,也很好奇:“贝恩德,你是怎么确定petr就是你结婚的对象呢?”
“他太懂我了,能够安抚我的情绪。之前我也有和其他女生谈过恋爱,始终没有结婚的想法。我们位置相同,他又大我那么多,我正在经历的也是他曾经经历的,他很明白我的心思。”莱诺看了眼特别认真听他讲话的小穆勒和弗吕西特尔,突然间笑了:“所以我强烈建议门将之间谈恋爱。”
两个小豆丁脸红,卡里乌斯却笑个不停:“你看他俩怂的。”
“要不是在辈分上我该喊你一声师哥,我真想打断你的腿。”莱诺控制不住自己的手,直接去抽卡里乌斯的凳子,卡里乌斯提前反应,跳开凳子:“哼,你也就对我和马克敢这么说。”
他屁颠屁颠的离开,齐勒无奈的笑了:“说他傻还摇上尾巴了。”他的眼神一直没离开过卡里乌斯,看着他走来走去,端来一些简餐:“别光顾着聊啊,我随便拿了一点吃的,你们看看合不合口味?”莱诺有些感动:“谢谢你,洛里。”
德式餐饮也就那样,五个人垫垫肚子,乌尔赖希一家人来了,小公主玛利亚直接奔着莱诺去:“尤利安呢?”莱诺站起身,把小公主举高高:“他有点不舒服,想早睡。”
“我和丽萨去找别人了,孩子先扔给你。”乌尔赖希夫妇去找友人寒暄,不怕生的小女孩在莱诺怀里呆够了,吵着要弗吕西特尔抱,因为乌尔赖希已经晋升为弗吕西特尔的“专职保姆”,小公主跟弗吕西特尔很熟:“亲亲!”
弗吕西特尔也特别熟练的接过玛利亚,稳稳的抱在怀中,夸张的亲了女孩脸颊:“我好爱你。”小穆勒为了表示亲昵,噘嘴凑过去:“让哥哥亲!卧……”玛利亚化身按头小分队,手动把小穆勒和弗吕西特尔凑在一起亲,围观群众发出嘘声。
对面看戏的卡里乌斯笑出鸡叫声,莱诺拿手机记录下这一切并叫嚣着要在小穆勒和弗吕西特尔的婚礼上循环播放。
闹完小情侣后,玛利亚就挪到齐勒怀里,跟她眼睛最漂亮的叔叔说悄悄话。
“呦,都在这干嘛呢。”一听这欠揍的语气,莱诺就知道是特尔施特根来了,他皮笑肉不笑的转身:“马克!”
“新婚快乐,贝恩德。”西莱森拥抱了莱诺,特尔施特根和其他小门将握手致意,年轻人这边有说有笑相当热闹。
工作人员叫走莱诺,让他准备和切赫一起对宾客说点什么。
拿起话筒,莱诺突然间脸红心跳加速,想说什么说不出话来,已婚人士拍手鼓励,特尔施特根带着小年轻的嘘他,切赫接过话筒,顺手把莱诺揽在怀中:“小朋友他有点害羞。”
这下换那些老家伙们一起嘘他。
“谢谢你们百忙之中来参加我和贝恩德的婚礼,希望今晚你们玩的愉快。”
切赫想拉着莱诺去一边说会话,安抚他的情绪,老家伙们要求新郎们到婚礼前不能再见面了,那莱诺只能红着眼睛回到年轻人中。
特尔施特根开口嘲笑莱诺:“你还行不行了。”
“我艹你大爷的马克。”莱诺一边哭一边骂人,卡里乌斯像奶孩子那样用纸巾擦去莱诺的眼泪:“行了,别问候马克的大爷了,你有本事上切赫去啊。”
“洛!里!卡!里!乌!斯!”莱诺咬牙切齿道,齐勒摊手:“我们互攻。”
“我们也是相互主动的。”西莱森说,莱诺把吃人的眼神瞪向最小的那对情侣,弗吕西特尔在特尔施特根的鼓励下,坦坦荡荡的说:“我们……互攻。”
莱诺无力的瘫倒在座椅上:“阿德勒这人真记仇……”
他们说笑的时候,玛利亚已经睡熟了,确实时候不早了,乌尔赖希夫妇抱走小公主,大家各自回各自的房间休息。
莱诺睡不着,又不知道去闹谁,乌尔赖希拿着红酒找上门:“我估计你得失眠,给你找的红酒,少喝点。”
“sven……”莱诺感动的想哭,乌尔赖希摸了摸他的头:“你可是我亲师弟,我当然关心你啊,明天是你的大日子,可别这么容易哭鼻子。”
“我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