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全球门将保护协会】番外 终场哨响时

Work Text:

2002年,还在尤文效力的布冯在与皇马的比赛后,跟皇马的球员们握手致意,比赛的结果暂时放在一边,双方都展现出了豪门的气质,相熟的球员们勾肩搭背约着比赛过后小酌一杯,完全放松下来的布冯觉得浑身乏力,虽然他没有多大的体力劳动,在90分钟内保持全神贯注,也是很心累的。
“gigi,我能和你交换球衣吗?”布冯被一个小男孩拦住了,额,也不能叫小男孩,毕竟是皇马的主力门将,对,叫卡西利亚斯。布冯露出微笑,顺手脱下自己的短袖球衣:“当然可以,哎,你成年了吗?”
卡西腼腆的笑了:“我今年22岁了。”
花花肠子的意大利男人顺手勾住卡西的肩膀:“成年了就好说,来来来,晚上跟我去酒吧high。”一听到有人试图约卡西去酒吧,走在前面的耶罗、劳尔和古蒂瞬间回头,用杀人的眼光盯着布冯。纵使布冯粗神经,他觉得背后很凉连忙对卡西说:“比赛挺累的,你晚上好好休息。”
这是绝代双骄的初见面,当时的他们怎么也不会想到,他们不仅会是从场上的竞争对手,也是床上的竞争对手。
关于友情是怎么变成爱情的,谁也说不清。布冯回去找了一些卡西比赛的视频,满脸都是婴儿肥的小门将在初登场时甚至不能开大脚过半场,但是临危不惧,场上发挥稳得一批,输球之后甚至会哭鼻子到浑身抽搐。他从赞助商那里拿到了卡西的手机号,满嘴骚话的意大利人却不知道该给小西班牙人说什么。
-hi,iker,我是gigi。
-hi,gigi,你是怎么搞到我手机号的
-秘密
-emmmm,你要来马德里玩吗?
布冯一看训练安排有时间,不管三七二十一,回复卡西:是的,想邀请你做向导。
-好啊,不过我也不太了解马德里有什么好玩的。
-没事。
当时还是傻白甜的小卡西选择去找最会玩的古蒂求助,古蒂一脸狐疑:“iker,你这是有情况啊?”“不是我交往了女孩子,是gigi要来马德里玩,我又不知道哪里可以招待朋友,所以来找jose你了。”卡西一脸正经,像是真的在为招待朋友而烦恼,古蒂纠结了一会,给卡西指了几个地方,卡西心满意足的离开。在离开后,古蒂拨通了一个米兰的手机号:“fer,抱歉,有急事,我不能去米兰了。”
“不是球队的事,有个意大利男人觊觎咱们iker。”
“他要是敢对iker下手,我打断他的腿!”
那次的旅游真的只是单纯的游览,而布冯被迫天天吃马铃薯煎蛋,以至于回到都灵之后看见土豆或者是鸡蛋都觉得反胃。
此后,两个人短信电话不断。以前卡西在比赛或者是训练结束后会等大家一起走,现在呢,完活后直接骑车走人,搞的耶罗很蒙,iker这是真的谈恋爱了?
第二年,尤文和皇马又遇上了,这次卡西和布冯肩并肩走到球员通道内,卡西说:“我们可以交换球裤吗?”“啊?哦。”布冯看了看四周,开始脱裤子。拿到裤子后的卡西嘴角露出坏笑:“gigi,你是不是喜欢我啊?”
卧槽,他怎么知道的。布冯一脸被戳穿的尴尬,只剩下抽搐的笑,他仿佛看到卡西背后伸出的恶魔尾巴,卡西嘚瑟的笑:“你看我的眼神跟我们队长看他太太,小队长看莫伦,还有jose看fer的眼神一样,天天被闪瞎眼。都把我当成小孩子看,其实我早知道你对我有好感了。”
他的手臂刚好能把矮一点的门将包揽在怀中:“我喜欢你,iker。”卡西微微踮起脚尖,在布冯的脸颊上亲了一口:“我也喜欢你gigi,啊,我得回更衣室了。”
“晚上我带你去酒吧。”
回到客队更衣室后,卡西跟耶罗说:“队长,我想今晚出去玩。”全队的目光都集中在卡西身上,耶罗想了想,孩子大了终究还是要单飞的,老父亲很心酸,默默的从钱包里拿出一叠现金,又从巴西人那里掏出来几个避孕套,同时塞给iker:“去吧,别耽误明天的飞机。”
“谢谢队长!”卡西开开心心的离开更衣室,而布冯已经开车在停车场等候了:“嘿,iker!”
“我们要去哪里啊?”卡西顺手坐在副驾上,布冯发动车子:“先去酒吧,带你吃地道的意大利菜,抱歉没有你喜欢的马铃薯煎蛋。”
布冯熟练的点了几样招牌菜还有低度数的酒,驻唱歌手唱着温柔的情歌,乖宝宝卡西四处打量酒吧:“我以为会是很吵很闹的那种。”
“你没去过?”
“嗯,也不是,jose哥哥和fer前辈吵架的时候,我和队长还有小队长经常去酒吧把jose哥哥送回fer前辈家。”卡西很喜欢低度数的酒,喝了一杯还想再点一杯。
结果最后卡西已经有点神志不清了,但他还能自己走路,只不过是一脸傻笑,布冯结了账,赶紧把这个小天使拎回家,他在都灵可丢不起这人。
布冯的房子透露出一股简单粗暴的直男审美,卡西看着布艺沙发舒服,Duang的一声躺在上面不肯动弹,布冯给他充了一杯温热的蜂蜜水:“iker,起来喝水。”
“不喝!”卡西眼珠子都快睁不开了,混沌中他推开杯子,玻璃杯落地了,他也摸到了布冯身体的一部分,坚硬火热的下半身在卡西的手里微微颤抖着,卡西瞬间清醒了,他有点脸红:“抱歉……”
“没什么好抱歉的,iker,我先去卫生间,你去主卧休息就好。”布冯摸了摸卡西头发,想自己去撸出来,卡西却歪头,用最清纯的眼神看着布冯,伸出一节舌头,轻轻舔了舔布冯粗糙的手心:“gigi。”
布冯瞬间爆炸,他扛着卡西进主卧,轻轻的把他放在床上,然后扑上去,和他接吻。
单纯的卡西只会把嘴唇贴在布冯的嘴上,别的花样根本不会,布冯低声笑了,他温柔的用膝盖分开卡西的双腿然后固定住,一只手抚摸卡西的头顶,而另一只手说着脖子向下摸,期间两个人的嘴唇一直没有分开,年长一些的布冯熟练的挑逗卡西的舌头,几个回合下来,卡西也能见招拆招,口水顺着卡西的下巴,在床单上留下暧昧的痕迹。
卡西觉得运动裤有点紧,他轻轻的推开布冯,然后脱掉了自己的衣服,躺回去,布冯又懵了:“iker,谈恋爱是不可以自己脱衣服的。”
“可是……裤子很紧啊……”
日哦,我是搞了一个多么纯情的小天使。布冯顺手脱掉自己的衣服,将两个人的小兄弟握在一起轻轻的撸动着。虽然有过自慰的经历,但是布冯的大手,还有手掌的茧子,给卡西带来了近乎天堂的快感,他抓着布冯的手臂越来越用力,布冯一边观察卡西要哭出来的表情,一边加快手中的动作,高潮的那一瞬间卡西觉得自己的呼吸都要停滞了,双眼放空。
“是不是太过于刺激了?”布冯把卡西搂在怀里,轻拍他的后背,试图让他呼吸平静下来,等卡西不再剧烈喘息后,他轻轻亲吻小天使的脸颊:“还要继续吗?”
卡西点点头,眼神湿漉漉的看着心爱的男朋友。布冯把两个人的衣服推到一边,卡西放在裤兜里的避孕套掉出来了,布冯拿起一个:“投怀送抱啊。”
“不是啊,耶罗队长塞到我口袋里的。”卡西一本正经的把老队长卖了,布冯撕开,自己熟练的套在坚挺的下半身上:“你以前不会用的话,以后也不用知道怎么用了。”
他把卡西翻了个个,将小卡西射出的浊液抹在胸前的乳尖上,然后以各种动作刺激它,卡西控制不住自己,发出了奶猫一样的呻吟,腰身向下塌,把结实健美的臀部送到布冯身边。
布冯说着卡西的脊椎,一点点的向下亲吻,双手放过卡西红到出血的胸口,转而握住小卡西,轻柔的动作着:“iker,把腿夹紧。”
“啊?”全身心信任布冯的卡西照做了,布冯在卡西最娇嫩的大腿根部先缓后激烈的抽插起来,他的汗珠与卡西的融为一体,男性的呻吟与嘶吼此起彼伏,有时候动作过大,布冯甚至会把卡西顶出去,被情欲控制的他顾不上对卡西的温柔,粗暴的拉扯回来,继续剧烈的动作着。
伴随着一声野兽般的嘶吼,布冯高潮了,他顺势趴在卡西的背上,轻柔的亲吻他的耳垂,卡西腻在他的怀里,玩弄布冯手臂上的毛发。
“要不要一起去洗澡?”布冯低声问道,卡西摇了摇头。
“那好吧,我自己去。”意大利男人刚想起身,被小天使拉回去,布冯以为卡西想赖着他撒娇,结果——卡西骑在布冯的胯部,扭动腰身,让疲软的小布冯蹭着自己的后穴:“你不进来吗?”
小天使怎么知道的?
“我曾经碰见过jose哥哥和fer前辈在更衣室里……嗯,他们没发现我……”卡西又把未来的副队卖的一干二净。
“iker,这会很疼的……我不舍得你受这罪……”
“小队长说过,甜蜜与痛苦共同构成了爱情,如果疼是与你相处所必须经历的,那么gigi,我愿意。”得了,劳尔也被卖了。
浪荡人间的花花公子被小天使的一句“我愿意”收住了灵魂,布冯从床头柜拿出一支润滑剂:“你受不了的话,我随时可以停。”
“gigi,我爱你。”卡西躺平,两条腿搭在布冯的腰上,将自己的下体暴露给布冯。
原本白皙的皮肤被摩擦的发红,布冯怜惜的抚摸着,指尖上的老茧蹭过会阴,换来卡西全身的小幅度颤抖与呻吟,他挤出一点点润滑剂,试图将略粗的指关节放进后穴中,奈何卡西的反应太过于剧烈,箍紧他的关节,他不得不亲吻卡西的额头以示安慰。
一点点的推进,等一根手指完全进入时,原本还半勃的小卡西完全萎了,布冯心疼的问道:“are you ok?”
“你继续就好。”一根手指对卡西来讲还是能忍受的。
抽出手指后留下的空洞让卡西迫切希望能有什么东西填充进来,很快,两根手指慢慢戳进来,还夹带剪刀样的动作,试图将紧致的通道打开。
“放松点,iker。”
待三根手指能自由进出时,卡西握住床单的关节已经泛白,浑身是汗,布冯同样不好受,小兄弟涨得发疼,他换上套子,淋上很多很多润滑剂,开始攻城拔寨。
一个粗大头部的进入让卡西痛苦的喊了出来,但他没有推拒布冯的动作,布冯接着耐心的向里进入,终于,他们两个人合二为一。
“还好吗?”其实温暖的通道让布冯很想大刀阔斧的动作,但他还要顾及卡西的感受。
嘴唇失去血色的卡西笑着点头:“gigi,我爱你。”
其实也不需要什么技巧,布冯的小兄弟够大,翘起的角度刚好能每次都擦过卡西的前列腺,一开始卡西的声音中还掺杂着痛苦,随着速度与力度的加快,愉悦的呻吟从西班牙人的嘴里飘出,环绕在房间中。
感受到爱人的回应,布冯一把抱起卡西,让他后背靠在墙上,仅仅依靠下半身与布冯相连,这样的体位使得每次都插入都十分深。动作了一会后,布冯又把卡西小天使放回床上,以十分抽插激烈的传教士体位结束了两个人的第一次性爱,微凉的体液灌注在套子中,卡西不禁抽搐了一下,而在布冯的手中,他释放了自己。
失去意识前,卡西隐隐约约记得布冯抱着他去洗澡,还换了干净床单。
第二天一早,卡西被手机闹钟叫醒了,他推了推布冯:“快送我回酒店,我怕要迟到了!”
“啊?”布冯火急火燎的从冰箱里拿出三明治,随便加热一下,卡西趁这会穿衣服,他觉得后面有点疼,不过也顾不上了。
布冯踩着超速警戒线到了皇马住的酒店。酒店大厅里,皇马球员们三三两两的坐在一起聊天,劳尔和莫伦腻歪在一起,雷东多开车从米兰赶过来跟古蒂说着亲昵的话语,一直都是日天日地的金狼在东哥面前软萌的像是一只金毛。
突然间,老队长耶罗发出了咆哮:“iker.卡西利亚斯,你给我解释清楚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所有队员看过去,衣衫不整的布冯和卡西手牵手站在那里,卡西穿着明显不是自己衣服的肥大运动衣,领口漏出了暧昧的痕迹,被队长一吼,他路都走不利索了。
几乎就在一瞬间,雷东多抱住了古蒂的腰,劳尔和莫伦去拦住老队长。
“你个花花公子究竟和iker发生了什么?”耶罗不停的咆哮。
布冯神经大条的来了一句:“我和iker在一起了!”
好嘛,双方混战,主要是皇马队员们试图拉开暴走的耶罗,古蒂趁乱把iker叫在一边进行思想教育。
“gigi是真心对我的啊。”卡西突然间泪崩了。
日哦,iker一哭谁都没招,只得放过布冯,可布冯又一次看到了恶魔的尾巴。
至于后来,耶罗离队,布冯抑郁症,劳尔离队,古蒂离队,西班牙捧杯,西班牙被荷兰屠杀,卡西失去主力,卡西离队,布冯离队,我们不知道他们之间经历了什么,布冯对公众说:我要和卡西一起退役。
这样才能完美的结束属于门将的绝代双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