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暧昧

Work Text:

『暧昧』

【凡士林/方一凡×林磊儿】

暧昧让人受尽委屈

找不到相爱的证据

青春是一瓶意外倒出的粘腻的糖浆,香气裹着他的心脏,带来无数蚁虫啃咬的疼痛。

今年过年,方一凡带了女朋友回来,不是陶子,也不是英子。

林磊儿依旧乖乖地坐在餐桌边,糯糯地喊了一声“表嫂”。

那女生咯咯直笑,说我们还没到那地步呢。

方一凡笑得没心没肺。

林磊儿也跟着微笑。

那女生真的挺好,长相漂亮,气质优雅,是南艺舞蹈系的学生,性格又落落大方。

童文洁和方圆满意极了,拉着女生的手打听家长里短,女生也都一一耐心答了。

林磊儿默默削着苹果皮。他削的很耐心,一圈一圈,工整到铺平了就能计算出苹果的面积。

削完了,软软地喊一声表哥,把精致的苹果递给看电视的方一凡,把丢弃的苹果皮丢进垃圾桶里。

何时该前进 何时该放弃

连拥抱都没有勇气

那女生渐渐和方家人熟起来了,慢慢地,英子也认识了,陶子也认识了,季杨杨都知道方一凡谈了一个女朋友,南艺舞蹈系的同学。

林磊儿依旧是默默的不说话,然后在某一天,将一张申请表递给了童文洁。

小姨,你能在这签个字吗?

这是什么啊?

我去英国交换留学的公费申请表。

只能陪你到这里

毕竟有些事不可以

其实这两年,童家经济状况已慢慢好转了,方圆找到了新工作,童文洁也顺利跳槽升职了,方一凡去试镜了一个剧组,演了几部小配角,也开始慢慢赚钱了。

不过林磊儿依旧十分谨小慎微,连交换生的名额都只敢争取公费留学的机会。

好在他一向争气,凭着优异的成绩拿到了其中一个名额。

童文洁打听清楚得知只是半年的交换期限,又听林磊儿已经拿定了主意,便爽快地签了字。

磊儿你太争气了,你妈妈知道了一定特别高兴,不要怕花钱,小姨现在有钱供你读书呢,不怕。

童文洁签完了才后知后觉说。

磊儿你和凡凡说了吗?

林磊儿点点头。

说过了。

超过了友情还不到爱情

林磊儿没有想到方一凡会从南京跑过来到北京找他算账。

他正在宿舍整理行李,室友就急慌慌进来叫他,磊儿你出去看看吧,你哥来找你了,好像特别生气。

方一凡确实生了好大的气,踹了一脚墙,看着林磊儿都疼。

为什么不告诉我?

我以为你知道。

屁!那你还骗我妈说早告诉我了?

方一凡气坏了。

林磊儿你怎么回事?高考结束后你就不像以前黏着我了,是我得罪你了还是咋的?

没有。

没有?没有你拿我当陌生人防成这样?你到底心里藏着什么啊?

没有。

林磊儿抿紧了嘴。

表哥你快回去吧,南京还有表嫂在等你。

表什么表嫂,别乱喊。

可是……

早分了。

啊?

远方就要下雨的风景

到底该不该哭泣

林磊儿早知道自己酒量不好,喝醉酒就会做出许多匪夷所思的事情。

林磊儿也早知道他不该接过表哥的那杯酒。

可是高考完的他们实在是太开心了,林磊儿实在想不出有什么理由拒绝方一凡一杯又一杯的酒。

他们都醉了,睡得东倒西歪。

英子和陶子两个女生在沙发上睡的正香,三个男生倒在地上七仰八叉。

地板被空调吹得凉飕飕的。

林磊儿怕冷,慢慢就窝进了方一凡怀里。

眼神迷蒙中就看见方一凡黑曜石般同样迷茫的眼睛。

不知是何时,是谁先开始,嘴唇就粘在了一起。就像小时的白糖冰棍,无意间咬了一口,就粘在上面扯不下来了。

方一凡真的醉狠了,头一歪就睡着了。

林磊儿却吓得酒意消散了大半。

咣当一声,糖浆瓶子被打破了,吸引来了密密麻麻的蚂蚁,黑压压地铺了上来。

 

想太多是我还想你

我很不服气

也开始怀疑

 

方一凡睡着了,就像那天喝醉的模样,呼吸平稳,脸上是淡淡的酒晕。

 

林磊儿给他掖了掖被子。

 

有点舍不得。

 

林磊儿关了门出来,想了想,到前台要了一张纸和一支笔。

 

方一凡一觉睡到大中午,还是被前台叫醒的,附赠一份午餐外卖。

 

还有一张字条。

 

表哥你好好休息,赶紧回南京吧,耽误上课不好。――林磊儿

 

方一凡气得砸了饭。

 

 

眼前的人是不是同一个真实的你

 

林磊儿到底还是去英国了,不过半年的时间,没什么,过年就能回来了。

 

方一凡在十一月的南京结结实实打了个喷嚏。

 

方猴儿你这么抗冻还不穿秋裤呢?

 

因为埋头过度沉迷天文研究而被迫戴上眼镜的英子一边嚯嚯嚯热乎乎的奶茶一边吐槽方一凡。

 

要你管。方一凡低头打游戏痛骂操作垃圾的队友。

 

方猴儿看微博看微博看微博!

 

英子连奶茶都顾不上嗦了。

 

你要红了方猴儿。

 

 

暧昧让人变得贪心

直到等待失去意义

 

方一凡意外地走红了,原因是在北京车站的一次抓拍,热搜标题是#论那些年惊鸿一瞥的颜值小哥哥们#,有人发了方一凡的抓拍照,有人认出方一凡演过的小配角。

 

恰好方一凡刚杀青的一部小成本网剧剧情还不错,又恰好那部网剧合了大众口味激起了不错的水花。

 

林磊儿在英国那头刚刚结束第八次实验,摘掉眼镜轻揉鼻梁,听童文洁在语音通话那头高兴地说方一凡红了终于出息了。

 

还说已经有公司来挖人了。

 

表哥好厉害啊。林磊儿同高中一样由衷地崇拜着方一凡,即使他永远只能考倒数第一。

 

倒数第一的方一凡要红了。

 

 

无奈我和你写不出结局

放遗憾的美丽

停在这里

 

方猴儿这家伙红了就把我们当垃圾一样给踹了,十天半个月蹦不出一个屁。

 

他不是要回北京休假了嘛?要不要试试看搓一顿?

 

要搓你们搓,我这里还忙着哪。

 

……

 

微信群滴滴滴一直响个不停。

 

林磊儿实在顾不上回复英子陶子还有季杨杨的留言,他正忙着做最后的结课报告。

 

英国的导师非常满意这个刻苦用功的中国孩子,但也委婉地表示遗憾。

 

你太过于保守了,孩子。学术研究除了刻苦,更需要一种大胆,一种探索的激情和热血。

 

我很抱歉。

 

林磊儿没有伤心,倒是很平静,导师说的话他都知道。

 

他能考七百分上清华,完全是死读书念出来的。他喜欢物理,喜欢学习,却缺少了探索未知的冲动和勇气。

 

他像个缩在自己壳里的蜗牛,自卑而胆怯,唯有用已知的知识解密掌握的题型,才能让他有那么一点点自信。

 

原来我也是可以做到的。

 

林磊儿终于闲下来,打开手机。

 

乔英子他们已经水了99+条消息,粗粗一看都是在讨论什么时候逮到方一凡搓一顿,狠狠剥削一下大明星。

 

季杨杨私信了他――帮我个忙可以吗?

『暧昧(下)』

(有车慎入)

 

【凡士林/方一凡×林磊儿】

 

表哥,表哥。

 

林磊儿甜得要命。

 

方一凡知道林磊儿有多甜,但不知道他妈的能这么甜。

 

林磊儿这个缩头乌龟,非要他用季扬扬才能骗出来见一面。

 

宁可信季扬扬的借口也不愿意来见自己一面。方一凡把这种不平衡的心态都发泄在了林磊儿身上。

 

表哥,好疼……

 

林磊儿被操软了,瘦弱的小身板一抖一抖的,绵软的臀肉被掐的通红。

 

他完全懵了,来不及消化被季扬扬诓骗的事实,就被方一凡疾风骤雨般的亲吻夺走了全部的理智。

 

其实林磊儿的长相有点点锋利,也有点点叛逆,他的眼角是锐利上挑的,带着眼镜是一副乖学生的软糯样,摘了眼镜,却是一副叛逆学生的不良少年模样。

 

可是骨子里还是那么软,那么糯,被方一凡欺负狠了,也只能哀凄凄地软绵绵地喊者表哥,连推搡的动作都不敢做。

 

他一定在英国吃的不好。方一凡掐着林磊儿细瘦的腰撞,顶得又深又重。

 

你怎么这么不乖,明明喜欢我喜欢得要命,还口是心非要把我往外推,还一声不吭跑去英国让我等那么久。

 

方一凡咬着林磊儿的耳朵,尝到他咸涩的眼泪。

 

为什么哭呢?

 

我们……我们是有四分之一血缘关系的兄弟。

 

林磊儿的眼角都泛起红色,泪水止不住地往下掉。

 

那你他妈的倒是推开我啊。

 

林磊儿只会抱着方一凡的脖子哭,糯糯地喊表哥,你轻一点好不好。

 

又甜又软,还他妈的一点都不会拒绝自己。

 

到最后,林磊儿哭得鼻子都塞住了,眼睛肿成了电灯泡。方一凡要去亲他,他还唯唯诺诺不敢回应,然后被方一凡掐着下巴吻到舌根发麻。

 

表哥……我们这样不对的。

 

你都跟我睡过了,现在讲这些太晚了吧?

 

方一凡发泄了一通心情好了不少,长臂箍着林磊儿,也不管人家愿不愿意,两条腿一夹就把人锁自己怀里了。

 

小姨和小姨夫会生气,我不想惹他们生气。

 

你就舍得我生气?

 

不是……

 

林磊儿委屈极了,方一凡更委屈极了。

 

越委屈越火大,想想还是亏了,于是又掀开被子按着林磊儿来了几次。叫他跪着,又叫他抱着自己,最后让他坐上来动。

 

然后在林磊儿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间隙咬着他耳朵说,敢亲不敢承认,你怎么能怂到这个地步?

 

你知不知道我也喜欢你,就被你这个榆木脑袋逼得不敢表白。

 

你他妈一声不吭顾自跑去英国,知不知道你表哥我为了和你在一起被我妈罚跪好几天。

 

林磊儿不知道,他又疼又累,还伤心极了,早在方一凡怀里抽抽噎噎地睡着了。

 

方一凡骂骂咧咧地,吻了一下他的额角。

【凡士林】『暧昧(后续上)』
没想到随手写的小脑洞那么多人看,那就再来一发后续吧

 

『暧昧(后续上)』

 

【凡士林/方一凡×林磊儿】

 

林磊儿又跑了,比缩头乌龟还缩头乌龟。

 

方一凡醒过来时气得只想把这小榆木脑袋揪出来再操一顿。操乖了总能听话了吧。

 

可是气着气着他又开始担心小榆木脑袋。

 

万一被人拐走了呢?

 

万一他不喜欢我是我误会了呢?

 

由于深以为自己助纣为虐而十分愧疚的季扬扬这次也不顾兄弟情分拒绝了帮方一凡找人的请求。

 

何必呢方一凡,人要是想躲着你,你翻天了也没用呀。

 

我才不想翻天,我就想把这个小榆木脑袋的乌龟壳给翻过来。方一凡嘟嘟囔囔又骂骂咧咧地走了。

 

走了。

 

季扬扬确认好门锁,然后才折回房间敲门。

 

没动静。

 

真走了,不骗你。

 

依然没动静。

 

我骗你我是猪行了吧。

 

门才肯小小地,吝啬地,谨慎地开了一条缝,露出里头一双湿润水艳的眼睛。那声音也哭哑了,糯的要命。

 

季扬扬你总帮着我表哥来骗我,你太坏了。

 

那不是,我这不是帮他追求你吗?

 

可我们是有四分之一血缘关系的兄弟。

 

人方一凡都不在意,你在这墨迹个屁?高三你们俩那么黏黏糊糊都不见你磨磨唧唧。

 

季扬扬你又出来青岛话口音了。

 

……林磊儿你能不能重点不要歪。

 

总之林磊儿凭借着可怜巴巴的模样拿捏住了季扬扬那点子心软和愧疚,光明正大躲在了季扬扬家里。

 

实在怪不了季扬扬心软,林磊儿来找他时他都吓了一跳――眼睛肿得像红灯笼,声音哑的只剩气声,头发乱蓬蓬的一看就是没梳过头,嘴唇还有刚结痂的齿痕。

 

更要命的是走起路来那两条筷子似的细腿都在打战,腰弓得比老头子还老头子,一看就是被欺负得过分。

 

季扬扬一边忍受给林磊儿买药被药店店员目光洗礼一边诅咒方一凡全家买泡面没有汤包。

 

林磊儿在他家当起养伤的米虫,心安理得地躲过方一凡不依不饶的追求。

 

那头的方一凡却急坏了,越想越觉得自己说不定逼太急了,说不定林磊儿对自己压根儿没那个意思,越想越怂,越想越怕,最后顶不住心理压力一股脑儿跟童文洁还有方圆交代了。那供词叫一个诚恳真挚,直接招来童文洁呼啦两大嘴巴子。

 

季扬扬你今天买的鸭爪太辣了。

 

林磊儿啃得满嘴是油,不忘点评。

 

这个鸭脖也是。

 

季扬扬翻了个白眼。

 

方一凡住院了你知道吗?

 

啊?

 

他去找他爸妈交代罪行了,被他妈打断腿住院了。

 

林磊儿啃了一半的鸭脖掉地上了。

 

季扬扬气得大呼小叫让林磊儿赔他摩洛哥进口的羊毛地毯。

『暧昧(后续下)』

(简单粗暴车慎入)

【凡士林/方一凡×林磊儿】

季扬扬是天底下最坏的大坏蛋。

林磊儿哭哭唧唧咬着方一凡的肩膀骂。

是你太笨,季扬扬随便说一句都能被骗。同样的套路,你怎么就不会吸取教训呢?

方一凡得意地握紧林磊儿细瘦的手腕,很不满意。你怎么又瘦了。

林磊儿不说话,他忙着哭。

方一凡弄得他又疼又奇怪。

还舔他耳朵,亲他嘴巴。

他讨厌死方一凡了。

小姨……不是说小姨打你了吗……林磊儿抽噎着问,想去摸摸方一凡的腿有没有断。

我腿好着呢。方一凡不让他摸,让他抱着自己咿咿呀呀呻吟着求饶。

林磊儿脑子都被撞碎理智,模糊间摸到方一凡背上微肿的地方,下意识一摁。

身上的人倒吸一口冷气。

原来真的打了。

林磊儿又心软了,觉得方一凡自作自受的可怜,摸着方一凡背上被皮带抽出的青紫痕迹化成湿润的春水,什么都千依百顺。

结果勾起了方一凡更大的兴致。

方一凡让他坐在自己身上,自下往上恶意顶他。

磊儿你怎么不吭声,哥弄得你舒不舒服?

磊儿你倒是说句话呀,哥伺候得你爽吗?

林磊儿爽过头了,两条腿紧紧缠着方一凡的腰,脚趾头都绷紧到极致,可是还是那么委屈和抗拒。

小姨……

你小姨早知道了。我和那女生分手时就知道我没救了,我直接找你小姨坦白了。那时真住院了,绝食什么招数都用上了才让你小姨点头。

季扬扬……

他们都知道,不怕不怕,他们高三就知道我喜欢你,我自己蠢,蠢到那么多年才知道我喜欢你。

可是……

我真的喜欢你,你高考结束那天晚上亲我我就喜欢你了,不对,比那还早,我老早就喜欢你了。可我以为我就是想逗你。磊儿,那时候是我太混账了,你骂我吧,打我也行,就是别不理我。

方一凡把方圆那套学到了精髓,一边弄得林磊儿腰酸腿软,一边小嘴比方圆还会叭叭叭哄人,甜言蜜语赛过蜂蜜似的。

磊儿,你不知道哥有多喜欢你。

方一凡吻着林磊儿的脖子,摘掉他的眼镜,吻掉湿润的睫毛上的泪珠。他的东西,他的爱意,前所未有地赤裸裸展现出来,把林磊儿填充得满满当当,再也逃脱不了。

磊儿你看看我,你别闭着眼睛。

磊儿你别逃了,我等了你那么多年你能不能等等我呀。

磊儿你不喜欢我吗?我不是你最喜欢的人吗?

方一凡把林磊儿压在浴缸边上亲吻,借着水又挺腰进去了,哄着林磊儿晕晕乎乎,又想拒绝,又忍不住耽溺于这温柔的假象。

表哥……

林磊儿带着哭腔喊。

你别骗我,你别骗我。

不骗你,真不骗你。

方一凡心一下子软得一塌糊涂,把林磊儿从水里抱出来摁在怀里,凭谁都抢不走。

你说你喜欢我,你说小姨他们同意的。

我喜欢你,我爸妈同意了。

你老是跑火车,我一点都不信你。

我发誓我这回真的没跑火车,我真的喜欢你,我爸妈真的同意了。

方一凡没敢说他真的断过腿,是和童文洁争执的时候为了接住童文洁不让妈妈摔倒,自己咕噜噜从楼梯上滚下去了。

脑袋还缝了两针。

童文洁才能那么轻易松口,抹着眼泪骂他不学好还要带坏弟弟祸害人家。

没必要,真没必要说。

方一凡抱着昏睡过去的小榆木脑袋,越看越可爱,于是很不客气地啄了好几口。

然后被林磊儿晕晕乎乎回了一巴掌。

行行行我不吵你你好好睡。

但是磊儿你别跑了成不成。

林磊儿闭着眼睛没理他。

方一凡自说自话倒也很开心。明天我就带你去见我爸妈,他们惦记你好久了。你别怕他们生气,表哥能害你吗?表哥都抗下来了。你小姨现在就心疼你一个好苗苗被我带坏了,就指望你给我改邪归正呢。

明天过几天再带你去看朵朵,那小家伙也想你,说磊磊哥哥怎么不去看她。我就骂她叫什么磊磊哥哥那是你嫂……

说着方一凡就被捂住了嘴。

你别教坏朵朵呀。

林磊儿羞得耳根都粉红粉红的,眼睛紧紧闭着,睫毛扑闪扑闪抖得厉害。

方一凡笑了,满意地吧唧一口。

没办法,我坏透了,就指望着你这大学霸给我改邪归正做个好榜样,行不行?

他在林磊儿耳边亲昵呢喃,用鼻子摩挲林磊儿粉红的耳朵。

林磊儿抱紧了他,小声地说。

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