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武则天传奇][武如意X萧蔷] 贞观十一年才人们开始争斗不休 01~02 TBC

Work Text:

01

太嚣张了!

武如意很正直地瞥了一眼萧蔷,想着她刚才说不被量体态就不被量体态的骄傲模样真是槽多无口。
萧蔷哼了一下却是看也没看武如意,想着这家伙居然不下跪还敢吐槽自己这么个贵戚真是目无尊卑。
然后互相给对方盖了一个“如此嚣张肯定在宫里呆不长”的戳。

女孩子有了假想敌,就很容易把这个意象具现化。
小到争一块布大到争宠争艳,渐渐地才人宫两人之间无第三者敢插足了。
那就是个雷场,胆敢站两人视线之间绝对会被你来我往的怒视劈死。

“我比她道德制高。”武如意安慰身边的徐惠,“才不会输呢。”然后被正义光环笼罩,浑身上下充满了力量。
“我比她有钱有势,才不会让她继续得意下去呢!”萧蔷一边哼横着扭了一下脖子,天可怜见,她边哼边扭脖子绝壁不是惺惺作态,只是头太重……

02

河灯精致漂亮,在水里映着水波有着非常剔透梦幻的光彩。
萧蔷的灯是姨母送的,其用料名贵镶嵌明亮雕刻精巧闪瞎了所有才人的眼——萧蔷这种能在宫里手眼通天的美人和灯,迅速就成为了焦点。这灯华贵美丽并且中规中矩,一如往常年年被赐下来的宫灯。
萧蔷得意极了,沾沾自喜想着自己寻常的灯是如此难得,的确该被大家追捧,然后想要挑衅地去瞥武如意和徐惠,想要看到她们面上带着不愿与自己为伍的鄙视,这正说明自己的灯漂亮不是吗?
毕竟其他人的灯都是宫里的份例,哪及萧贵妃赐下来的精美?

然后就看到武如意低着头炫耀地拿自己的灯给徐惠看。
她的灯也和其他人一个样式,只是本应洁白的灯纱上画着憨态可掬的猫,粗糙随性的笔法与捉狭的趣味一看就知道出自谁手。
徐惠得体温婉地笑了一下,然后武如意就笑得更开心。

萧蔷咬咬牙。
家里人一直不许她养猫。
家族重要的棋子,怎么可以被猫毛沾了身这么不雅、或者被猫不慎抓伤这么危险呢?

其实她特别想要一只猫。
看起来乖乖的,其实一点都不乖。
看起来毛软软的,其实摸上去会感觉到脆弱坚硬的骨骼。
还有大大的眼睛和尖尖的耳朵,以及那细嫩的喵喵咪咪的叫声。
不用很名贵,一只能陪着她度过孤单的舞蹈训练、仪态礼节训练、贵族名单和家族关系苦记训练等等时光的小宠物就好。
她必须承认,武如意虽然笔法糟糕,猫咪那种可爱模样还是很惟妙惟肖的。

萧蔷先是觉得别扭,又一想,不对啊,她萧才人喜欢的东西,为毛不能喜欢?
既然喜欢,为毛不能多看几眼?
既然看都看了,为毛不能去要过来把玩?
这么一想,她就觉得开心起来,带着几个布景板才人就踱过去。

武如意一看到萧蔷过来果然毛就立起来了,把徐惠向身后一带神色亢奋,不知道是想护着徐惠呢还是怕徐惠阻止她们之间的掐架……
要萧蔷夸武如意那是不可能的,所以要求把玩她的宫灯这种事说出来理所应当自然而然地就是:“到底是小门小户的,画技便是这么难看了。”
武如意眼睛一瞪:“萧才人画技了得,不如画给我们看看啊。”
萧蔷得意地把脖子一翘一沉扭过去:“猫这种上不得台面的牲畜,我哪里会画呢?武才人不如给我先看看?”说着就伸手要去拿那盏猫灯。

怎么看怎么像是来捣乱的。

武如意把灯向身后一举,萧蔷够不着,收回了爪子却继续向那灯斜睨:“算你还知道自己画得难看,见不得人。”
徐惠想要来打圆场,武如意还是把她按下了,缓缓地把灯拎到萧蔷面前,声调也放得缓和:“你想看啊……”
萧蔷就看到那可爱的猫画在跃动的烛火里渐渐向自己靠近,忍不住开心。
然后突然那猫跟着灯火一跳一抖,竟似猛扑过来一般,伴随着武如意陡然吓唬她的配音,一声刺耳尖厉的“喵!!!!”
萧蔷尖叫着退后,胡乱挥着手想把猫灯扇开:“拿开点!”

武如意哈哈大笑。

萧蔷:“你这个不知礼仪的东西!”
武如意:“吓死你!”
然后呱唧呱唧。
徐惠旁观着心想你俩都十四岁了要不是进宫了都该是一个孩子的妈主持中馈了怎么还这么幼稚?

放灯前徐惠悄悄对武如意说:“别和她争了,都是些小事……”
武如意不服气:“我才不要被她欺负呢!”
到底谁欺负谁……徐惠温柔地扭过头去不忍吐槽。

武如意心里斗志昂然,有点巴不得萧蔷再来挑衅自己一次,然后可以再看一次她被自己斗走时,那种气呼呼热腾腾牙尖嘴利就是咬不过来的憋屈并且很精神的模样。
每次看到都太欢乐了啦真是忍不住~
所以说与人斗其乐无穷是各种知名领导人潜质……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