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幻痛

Chapter Text

我有点搞不清楚到底什么时候是除夕。不过还是捧上狗血祝大家新年快乐XD

今天是糖(我觉得)!纪念我打出的第一个星星结局 XD。

【12】

 

***

“你还好吗?”帕南问。

“还行。”V说。

实际上她感觉不好,帕南大概能鲜明地感觉到。毕竟他们现在正链接到同一架魔蝎装甲坦克的操作系统。帕南能从她的视角观察周围的环境。

 

他们正在通过北加州漫长的边境线。夜色下的部落车队在狂沙中轰鸣着。

 

“虽然不是很确切,但我感觉到你现在非常后悔。”帕南说,“V,这才一天的距离,我们还没有越境。如果你……”

“不。”V说,“我没在后悔和你们一起离开。”

她思考着要不要坦诚,帕南关心地看着她。

“我把他的狗牌还给了他。”她终于承认说,手指摸索一下空空的颈侧,“我感觉好像……少了一部分自己。我有些后悔这个。”

帕南看了她一眼。

“你这位前男友最好非常小心,”她用流浪者特有的危险腔调说,“别让我碰见他。”

V苦笑了一下。

“你知道他没做错什么。”

“在我看来已经够多了。”帕南没好气地说。但他们没有继续这个话题。边防站出现在眼前。部队开始对这群悍然越境的部落车队开火。她们一起操纵魔蝎在车队前开道,用坚不可摧的装甲碾碎面前的袭击。边境墙黑色的阴影逐渐出现在地平线面前,他们转而让车队冲在前面,魔蝎退后压阵。

通讯忽然响了。

“帕南?”米契的声音通过沙沙的电子频道传来,“好像有部落的车被落在后面了。”

“什么?”帕南问道,她在确认信息之前转动了方向,“谁?”

“看不清楚。”米契说,“西南方向六百米,边防大部队在追它。”

帕南调整了视阈,他们一起看见放大的电子屏幕上一辆小型载具的侧影。

“那不是我们的车。”帕南说,“我不认识。”

但是她仍然往目标靠近,交火的声音可以从坦克外部被听到了。V设置了几发自导导弹试图掩护这辆陌生的车辆,但是他们追击太近了,她不能确保目标。她拉近车载瞄准镜。

“草。”帕南在她之前说,“V,那是他妈的银手吗?”

V呆滞了几秒钟。

“见鬼。” 她骂道,“帕南,开门,我要出去。”

“可是我们马上要到边境墙了!”

“帕南!”

帕南看了她一眼,没有再说什么。她开启了权限,V抓起一柄狙击枪掀开坦克顶门,在呼啸的狂风和火焰中爬到装甲表面。机枪基座自动抬升上来。强尼的车仍然落在数百米以外,身后跟着长串烟尘。V在晃动的装甲表面上掩护射击。她在五分钟里打空了两杆枪的四个弹夹。强尼突破了追击冲到魔蝎的侧翼。一个短暂的瞬间两台载具平行了。两人交换了一个视线,他一脚踹开车门,踩在车座上借力,越过追击的火线跳向飞速前进的魔蝎。

有一个惊恐的瞬间V以为她要错过他。但她抓住了他的手臂,用力把他拽到魔蝎的装甲表面上。

 

“你是疯了吗!” 她声嘶力竭地对他喊道,“你知道有多危险吗?!”

强尼根本没有理会她。他站稳脚跟,随即凶猛地抓住她的肩膀,拖着她直到把她摁在装甲坦克的前窗上。他的行动方式简直像个近身攻击的敌人。被坦克拦截的碎石和流弹在他们四面嗖嗖作响,V隐约听到了帕南惊慌失措的大声警告。

“算你厉害,你他妈把我绕晕了!”他厉声说,“这事不由你一个人说了算!”

“你在说——”

“你把这个戴上!”他甩掉另一只手里的冲锋枪,单手把昨天她还给他的狗牌套到她胸前,金属片在轰鸣的气流中骤雨般叮当作响。“我不拿回送出去的东西!”

“见鬼!”V朝他喊道,她按住金属牌,全身都在颤抖,“你为这种事情跑到交火线上——”

“你现在给我听着!”强尼咆哮道,“你说完你的话了,我还没有说——”

 

一声巨响。魔蝎轰然撞进什么东西里。

两个人本能地互相遮挡,在颤动的甲板上躲避暴雨般的砖石和烈焰。V感觉到强尼的手臂紧紧环住她的肩膀。然后又是一声巨响,光明在黑暗中骤然涌现。

 

——他们冲破了边境墙。

 

夜色中是一片波光粼粼的大湖。在他们脚下没有尽头地延展开来。狰狞的城市轮廓被抛在身后,硝烟被夜风冲散。明亮的星光照在一望无际的水面上。

 

两个人都短暂地因震撼而失神了。但是强尼马上转过身来。

“你听着。”他盯住她的眼睛说,“我昨天没想明白,我不管之前发生了什么,但是我在三天之内爱上了你!你没有权力因为我不记得的事情叫我放弃!你想去哪里,我可以跟你去。你需要什么记忆,我可以从现在开始。你叫我找别人,我看你他妈才是那个太看得起我的人,你真的觉得我能遇到第二个人告诉我她给我生命和灵魂——”

他喘息了一下,好像回忆一串长长的清单。继续说:“你叫我和别人分担痛苦,但是你从没告诉我你在痛苦什么,这根本没有道理——还有你他妈说什么不公平的世界!我以为你是个战士!难道不是你告诉我你永远不会屈服吗!

然后他猛地停下来,双眼在星光下咄咄逼人地看着她。

“好,我说完了。”他说,“现在你他妈说话。”

 

“去你的。” V喃喃道。她说不出别的。在她再次看见他的那一刻她的防线就奔溃了。所有压抑已久的情绪一起席卷上来。她的心情震荡仿佛一阵海啸,冲击正在使她眩晕。她的视线模糊了,咽喉里涌上甜腥,她能感觉到血液正在冲击脆弱的器官。强尼热烈地注视着她,仍然在等待回答,在整个世界里她只能感觉到他辐射出的燃烧般的热量。她紧紧抓住他的外衣,整个人无法控制地向下滑去。强尼本能地揽住她。

“你怎么回事?”他仍然恼怒地对她喊道,“见鬼,你先把话说清楚!你不要以为你哭了我就会……”

 

但她已经陷入了黑暗里。

 

 

***

V醒来了,她躺在一张简易医疗担架上,旁边扔着一堆枪械和医疗包。能听到外面流浪者扎营的声音。强尼坐在旁边,疲惫地弓着脊背。他头发凌乱,外套上满是硝烟和灼痕,听见她的动静,抬起头看向她。

V没有看他,她慢慢伸出一只手到眼前。她的内侧衣袖上是大片新鲜凝固的血迹,但是手指很干净,有人为她清理过。

强尼看着她放下手,两个人沉默地对视了一会儿。

 

“你这个满嘴谎话的骗子。”强尼冷冷地说。

V不说话。

“我他妈第一天起就知道你在说谎,还是被你骗得团团转。该死的你对我发脾气?拿刀指我?把我那样扔在沙漠里。你知道我差点做了什么吗?”强尼对她低吼,每个字里都是压抑的愤怒,“我觉得都是我的错!我他妈觉得我不配挽留你!早该知道是你有问题,撂其他人早就发现了!但是你肯定我看不出来是吧?你就仗着我——”

然后他的话哽咽了。有一刻,V以为他会说你仗着我爱你。

但是他说:“你就仗着我没有这样被人爱过。”

 

“强尼。”她轻声说。他把脸按在手心里,没有理睬她。

“帕南和你说了多少?”

“……她说你还剩下不到四个月。也可能没有那么久。”

“在那之前我就不能像这样活动了。”V慢慢地说,“我在失去我的身体。强尼。它在排斥我,逐渐衰竭。你会看着我一点点死掉的。我想让你记住一些好的东西。”

“哦,”强尼面无表情地抬起头看她,“原来你觉得昨晚上发生的是好的东西。V,你高估你的分手技术了。”

 

饶是在这个场景中,V忍不住笑了一下。她支起身子试着从担架上半坐起来。强尼起身把他的外套递过来垫在她身后。然后他坐在旁边,把手放在她面颊上。

“告诉我都发生了什么。”他看着她的眼睛说。他的语气没有强调。但是V能听出其中的意思:他不能接受任何谎言了。

“没什么复杂的。”她慢慢地说,“那天在神舆。我们发现水晶宫有你的身体。我需要到那里去,把芯片放回你的身体里,让你醒来。但是芯片损坏超过了百分之三十,只能按照最后存档的状态重新启动。我说可以。”

“我同意了吗?”

“你知道这不是问题,对吧?”V柔声说,她也伸出手碰到他的手指,“你知道你会重新爱上我的。”

“但是——”

“但是对我来说太迟了。”V说,“生物芯片改写我的精神系统来适应新的宿主。当奥特把它取出来的时候,我的身体已经被深入改变了。它……不承认它是我的。”

“我承诺你醒来时我会告诉你,让你和我一起度过这段时间,我食言了。”她继续轻柔地说“你当时就意识到了,你非常生气……但是这是我的决定。我只是觉得或许这样更好。”

 

又是一阵沉默。强尼看着她,他的下颚绷紧,瞳孔深黑。V看着他的表情逐渐被疼痛扭曲,她知道他正在走向那个可怕的结论。她不知道如何阻止他。

“芯片改写你的身体。”他重复说。

V没有说话。

“没想到,”他放开了她的手,“到最后还是我在杀死你。”

“不,强尼,别这么想——”

“难道不是吗?”他木然说,“哈,怪不得你要把它还给我。确实是假的。我给了你承诺。我失败了。每一刻,都是我在杀死你——。”

“这不是你能控制的!”

“我告诉你我会为你挡子弹。”他说,“可我就是那颗子弹。”

 

V倾身伸出手。他躲开了。她扑上前用力把他拉进怀里,担架翻倒了,两个人一起跌落在地面上。过了一会儿,他发出一声放弃的叹息,回抱住她。沉重的呼吸埋在她颈间。她感觉到他的身体在她手臂里颤抖。

她小声说:“真的很抱歉。”

再一次地,她感觉到一阵纯粹的,透彻心扉的疼痛。因为她如此挣扎却仍然失败的命运。因为她让他又一次亲手葬送他的所爱。但这一次还有什么能让他倾泻那些如此炽热的痛苦?没有一个罪恶的城市留给他战斗。连月亮都熄灭了。

 

“我和你说一件事,”V说,压在他身上掰过他的面孔,“你说你原谅我了,对不对?”

他扭开脸自嘲地笑了一下:“认真的吗?我原谅你?”

“是的。”V说,“你是对的,我不该骗你。我想要为你着想,不想伤害你。但是过去的每一天我都感到如此孤独,就算你在我身边我也感到寒冷,因为我想要接近你。我想要拥抱。我想要你爱我。”

“我知道这些真相伤害了你。”她继续轻声说,看着他的眼睛,“但你在这里我还是忍不住地感到高兴,你让我没有那么痛了。”

 

他望着她好一会儿,终于慢慢伸手抚摸她的头发。

“我醒来那天你说,你曾经爱上我,因为我是你走向末日时的声音。”他带着一点鼻音说。

V含着眼泪笑了:“听起来像个绝望的小疯子吗?”

“不。我心想,长得挺辣,也挺会说情话。”

“早该知道你会喜欢。”V说,“看来还来得及邀请你参加最后一程。”

他吻在她的眼睫上。

 

“我会陪伴你到末日降临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