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幻痛

Chapter Text

 ***

  很多人来看他,起码对于一个已经结结实实死掉五十年的人来说。能见到罗格和克里已经出乎意料,南希和贝斯则是锦上添花,但是当亨利(穿着克里借给他的外套,喝得神智不清)也在他醒来两小时内走进那个封闭小病房时,强尼简直感到困惑了。

  “这是怎么回事?”他把试图抱着他大哭的亨利赶出门,没好气地对克里说。后者脸上挂着一个愚蠢的快乐笑容,完全无视了他烦躁的态度。“我不知道死人也能维持这么有效的社交。操,就算五十年前我进了棺材,亨利也未必能站着来见我。”

  “别这么说,”克里安慰他,用的是一副哄骗生气猫咪的口气,强尼在恼怒之余寻思了一下这个凭空出现的比喻:不记得谁养过猫。“要找到他可花了我们好大功夫呢。要我说这得感谢V,你知道,组了那次复出表演之后,亨利正常多了。”

  “好。”强尼说,又来了,又是这个,这个问题,“现在告诉我这个见鬼的V到底是谁。”

  显然之前匆匆离去的罗格还没来得及把这个事件转述给他。克里脸上的傻笑掉下去摔成粉末。他的表情变了,怀疑转变为震惊,然后是,和罗格一样——该死的,同情。

  “你他妈在开玩笑,强尼。”他最好的朋友说,“操。你别是认真的。”

  克里走出去,带着和罗格离开时一样见鬼的复杂表情。强尼独自坐在床边。他的后脑阵痛,指尖抽搐,胸口有一种巨大的空虚,仿佛他失去了什么重要的东西但他不知道。每当他的目光转过房间角落,他的直觉仿佛期待着看到什么本该存在的东西。精神上的幻肢疼痛。他失去一只手臂时曾经有过类似的感觉。他需要尼古丁。他拔掉输液管,在房间里胡乱翻找。这个小房间里没有窗户,他在门口犹豫了一下,没有马上走出去。因为那个看起来像个退役拳击冠军的义体医生警告他别这么干。也因为,见鬼,如果他肯承认的话,他不知道走出去会看到什么。五十年?那是什么概念?他见到了足够多的熟人,但他也知道那大概是他仅剩的所有东西。他们看起来都已经向前走得足够远。罗格是个光鲜亮丽的中间人女王,克里有自己的音乐团队,南希是某个电视路线里的声音,就连亨利都在试图发展一段真正的关系。而他从半个世纪前的冰块里解冻出来,带着满脑子久远的旋律和根深蒂固的愤怒——那愤怒甚至都过时了,因为某个疯狂的雇佣兵单枪匹马完成了他为之丧命的使命,货真价实地把荒坂家族从城市版图上抹去了。

  她还炸掉了水晶宫。克里说。荒坂在月球轨道上的堡垒。

  好极了。强尼对着地板诅咒了一声,如果在他自己的年代,他可能会欣赏这件事。操,他绝对会想请她喝一杯。但在这个陌生的世界,在这个阴暗的小病间里独自思考整件事,这一切只让他更加焦虑和愤怒。

  柜橱里显然也没有他想要的东西。他摔上柜门,终于决定离开这个鬼地方。这时候身后咔哒一响,有人轻轻开了门。不是罗格或者克里,是那个义体医生或者他奇怪的女助手。他头也不回地说道:“你们把烟放在哪里?”

  进来的人沉默了一下。强尼忽然产生了一种强烈的预感。他转过身去,一个年轻女人站在门边,黑色头发,体态轻盈,浅色眼睛专注地看着他。在他大脑不那么愤怒的角落,他发现她长得很辣,曲线曼妙,刀锋般的气质,优美与野性的结合。但她眼睛里的某种东西让他的胃尖锐地扭曲了。亲切。怀念。同情。是那个女人。

  “好吧。”他嘲讽地说,让敌意渗透进每一个单词,“我猜你就是V。”

 

  ***

  “是我。” V简短地说,她脑子里涌现出一些辛辣的评论,但她觉得自己最好还是闭嘴。强尼站在她面前,身上仍然穿着他们把他连上线时穿的实验室制服。(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维克多说,太久了,系统损坏过多,他可能根本不会醒过来。)他抱着双臂,微微后靠在身后的衣柜上,黑色双眼漠然地俯视她。一个随意的姿势,但她经历了地狱般的旅途来充分了解他,知道他正满怀戒备。她走过去把背包放在病床边的桌面上,然后从夹克口袋里掏出一包烟递给他。

  “最好克制一点。”她说,“你的身体系统里充满了荒坂的冷藏剂,已经有够多的毒素要清除了。”

  他扫了一眼她伸出的手掌,没有接过。大概是个糟糕的信号。她耸了耸肩,把没拆过的烟盒放到桌面上。开始打开她带来的背包。强尼站在几步之外看着她,好像某种公然观察的大型动物。

  “罗格和克里说了什么?你知道我不是敌人,对吧?”她说。

  “据我所知,你是我的救命恩人,他妈的幸运之星。”强尼挑衅地说,V怀疑还有什么人能把救命恩人这个词表达得更有侮辱性,即使这种情况下,她也忍不住微笑了一下。

  “别这样做。”

  “什么?”

  “你的表情。”他说,“好像你很了解我。你没有——我不认识你。”

  至少他成功把笑容从她脸上抹去了。她沉默了一下。

  “关于救你这回事,没他们说的那么夸张。”她选择继续说,“你可以看做......等价交换。”

  “是吗,”他说,“那我要付的代价是什么?”

   V叹了口气。在她离开神舆之前奥特就警告了她这个情况。她花费了期间的每个夜晚来思考和准备这件事。但是这些质问里的警惕仍然伤害到了她,她在自己努力武装的面孔下品尝到一阵尖锐的苦涩。

  “你不欠我什么。你已经付清了。”她说。

  “付清了?”强尼重复说,微微向前倾身来看她,“我让全城最贵的雇佣兵冲进荒坂塔搞到我的脑子,顺带杀进太空把我的壳子空运出来,嗯?我不知道死人也能这么有钱。”

  “不完全是这样。”V说,“他们和你说了芯片的事?还有奥特?”她看到他点了点头。“所以我不是为了你杀进荒坂塔的,反而是你帮了我不少忙。毕竟你去过一次。我们进去以后,奥特帮我们分离开来。她连进荒坂的网络,发现荒坂三郎计划在月亮上造他的永生帝国,里面也有你的‘壳子’,如果你这么说。”

  “于是你觉得你应该去拿到它?”

  “于是我承诺你去找到你的身体,就像你曾经向我承诺帮我活下去一样。”V说,“你确实这么做了。现在我们的承诺都实现了。所以,是的,强尼,你不欠我什么。”

  “我承诺帮你活下去?”

  “你告诉我你不会利用这个机会使用我的身体,因为那就是公司对所有人做的事情:把他们变成另一个人。”V说,“虽然这么说,你实际上放弃了自己的机会来救我的命,我不会忘记这一点。”

  强尼评估地看着她。在某个瞬间,V意识到他在检测的是他自己:他是不是她所说的那个人。她坦然地回视了那深黑眼睛中的强烈目光。过了一会儿,他好像接受了她的说法。他移开视线,向她打开一半的背包摆了一下头,说道:“那是什么?”

  “一些你的东西。”V说,把背包推给他,“觉得你大概不想穿着荒坂的衣服走到外面。克里再来时,可以让他给你带点新的。”

  他哼了一声,算是默认了。V感觉气氛缓和了一点。然后他走上前抓过背包,他从里面拿出了他的夹克,长裤,墨镜,一双旧皮靴。最后他从底层拽出一件旧武侍T恤,他的马洛里安手枪放在里面,闪着银光。

  他转过头来看她,他看起来并没有很高兴,相反有点茫然。

  “操。”他说,“这他妈?”

  “这是.....”V试图解释。

  “这不是个问题!”他打断说,伸手抓了一下垂下的黑发。“你是怎么回事?”他问道,另一只手用力在桌上的物品中比划了一下,“你是个粉丝还是什么的吗?这甚至是怎么搞到的?”

  “如果附近真有一个热衷收藏你的粉丝,我觉得是荒坂三郎。”V说,这个玩笑显然非常失败。强尼怒视她。“好了,别这么大惊小怪。我有钱,好吗?而且在今天之前,我以为你醒来时会他妈认识我呢。”

  在今天之前V没觉得自己是个如此出色的避重就轻大师。她的措辞让人觉得她是随手买了这些他的旧物件而不是曾经为此字面意思上跑遍全城。而且她的话奏效了,她敢说强尼脸上露出一闪而过的退缩表情。要是我活过来忘记我据说的生死之交,质疑他的每一句话并且对他大吼大叫,我大概也会有一点点的愧疚。她面无表情地想。大概就他妈一点点吧。

  “好吧。”他嘀咕说,抓起他的定制手枪,手指从枪身光滑的银色侧面抚过,V看到他的表情头一次软化了,他的唇角露出一点微笑,“......谢谢,我猜。”

  “不客气,兄弟。”她说,不由也露出微笑,然后她从兜里掏出他的保时捷的钥匙。他的眉毛扬得老高,但是这次主动伸出手来。“不确定该不该给你,怕你直接跑走。但是我可以信赖你留在这里直到做完检查吧?”

  直到那一刻为止,她都表现得很好。完全像她自己计划的那样,镇定,亲切,有条不紊。该死,她瓦解了一个2023年的强尼·银手的戒备防线,她该为此骄傲才对。但是那一刻事情突然变了。她把车钥匙递给他,强尼伸出手来,人类的手指碰在她掌心上。

 

  一阵电击般的记忆涌上来,她看见自己从车座上回头,大笑着看太平洲的海风卷过他的额发;看见他在夜色中坐在她的床铺一角,缓慢拨弄琴弦;看见他们在荒凉的旷野里,一起注视殷红的日落。

 ……看见在蓝色和红色的虚拟空间里,奥特宣布那个注定的结局。他会忘记,AI说。芯片会以最初保存的状态启动。可以。V说,她做了决定。他转向她,脸上满是狂怒。他的手指抓到她的后颈,第一次地,最后一次地,用力把她按向自己的双唇。

  “你怎么敢——如果你胆敢放弃我——”他在那虚拟连接的欲望与痛楚风暴中质问她。而她在绝望中喘息,她说道:“我保证我不会的”。而那是个谎言。

  那感觉如此刺痛,如此真实,V后退了一步,手里的车钥匙落在地上。她慢慢吸气,试图掩盖那突然的记忆余波。但当她抬头时看见强尼盯着她,双眼大睁,牙齿紧咬:

  “这他妈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