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源聲]那時的我們(二十九)

Work Text:

[源聲]那時的我們(二十九)

#小学生文笔
#医院背景
#alpha源 x omega云 x alpha圭

 

崔始源把金鈡云拉進屋內,立即就將人抵在門後吻下去。金鈡云被他強勢又霸道的動作壓制得服服貼貼的,任由他予取予求。

「金鈡云,我再問你一次,不後悔嗎?」

「崔始源,你再問一句我立即走!」

崔始源揑着金鈡云的下巴再吻下去,順勢撕掉他的阻隔貼,玫瑰香味瞬間飄向四周,混合了崔始源的信息素,味道變得迷幻又催情。

在親吻中一個喘息的空檔,金鈡云問崔始源:「你的信息素到底是甚麼味道?我腦袋和身體都變得好奇怪⋯」

從嘴唇轉移到頸窩的吻沒有停下來,金鈡云感覺再不抱緊眼前人自己要飄上天空了,可是他的手卻使不上力。

「始源...先停一停...」

「哥...我說過不會放手了。」

「你的信息素是甚麼?」

「我告訴過你我的信息素很強的,是罌粟,而且是高濃度的罌粟。」

「所以我...」

「嗯,所以你終於坦白你喜歡我、想要我,我能讓你忠於自己本能。」

 

玄關的空間始終有限,崔始源把人抱進臥室。忠於本能的人不止是金鈡云,崔始源看着床上的金鈡云,他想起在產房想要解開鈕扣做心電圖的一幕;一顆、兩顆、三顆......鎖骨、胸骨、劍突......只是這次人兒一直半瞇着眼睛,偷偷的瞄着解鈕的手。

崔始源把身上礙事的衣物都脫去,分開腿跨跪在金鈡云身上。

「云云,摸摸我。」
崔始源用手擼一擼自己已充血的分身,再俯身在金鈡云耳邊低聲說。

金鈡云低頭往下一看,那堅硬挺拔的海綿體模樣好猙獰,好像一頭生氣的怪物。小手慢慢撫上它,指頭彷彿可以感受到柱身上粗獷的血管。伴隨着粗重的呼吸聲,崔始源帶點命令的語氣道。

「云云,你舔舔它。」

金鈡云順從的坐起來換個姿勢,像一隻怯生又好奇的小貓般向崔始源的胯下爬過去。崔始源看着金鈡云一對小手扶住自己粗大的陽具,再用小舌頭一下一下舔着龜頭,連鈴口流出來的清液都被他舔走。
這在腦海中幻想過無數次的情景,到終於實現的這刻,他根本無法忍耐,想把自己全部都灌注到身下人兒的體內。

崔始源一隻手撫弄着金鈡云一邊乳尖,一隻手沿着脊骨一節一節的找尋尾骨以下那神秘地方。

「云云,抬高你的屁股。」

崔始源的手指終於可以按到分泌着愛液的穴口,一隻手指輕輕探。

「𡅅啊~」

這刺激令原本含着龜頭的小嘴發出一聲嘆息。雖然金鈡云的唇舌無法安撫崔始源的炙熱,但戀人青澀的技巧依然讓崔始源十分滿意,小穴內的觸感更讓他發現一件令人驚喜的事。崔始源要金鈡云乖乖躺回床上,把他一雙腿擺成M字,再近距離觀察着金鈡云的小穴。

「別這樣看我!」他伸手遮蔽私密處。

「云云,我是你的第一個alpha?」

「嗯⋯」

就算在崔始源迷惑人心的信息素下,金鈡云依然保留處子的嬌羞,咬着食指關節別過頭,不再看那人的眼睛。

 

「云云,我愛你,我會很温柔的。放心將自己交給我吧!」

「始源...關燈...」

「不!讓我看清楚你,我要記住每一秒。你也看着我好嗎?」
金鈡云再次望向崔始源。兩個人的眼裡都充滿愛意,還有深深的情慾。

手指再探入小穴打圈按壓,一點一點擴張着緊窄的通道,終於按到深處一塊軟肉,金鈡云咬着唇也憋不住呻吟聲了,愛液伴隨着一聲嬌喘噴灑在崔始源的手掌上。

「寶貝,舒服嗎?」
未等到回答,崔始源已扶住自己的陰莖,抵在穴口,小心翼翼地把分身緩緩頂入這未經人事的甬道,一寸一寸開拓着戀人的身體。

「嘶𡅅.....痛......」
那根的尺寸比手指粗多了,金鈡云的手緊緊揑着身上人的手臂,皺着眉頭,眼睛鋪上一層霧。

「云云,你忍忍,我再慢點。」

崔始源釋放大量信息素來安撫怕痛的人兒,再用舌尖輕黏兩顆小紅豆,分散他的注意力。胸前兩點第一次受的這種刺激,金鈡云舒服得想將豆豆送到對方口中,同時又羞恥得說不出話來。金鈡云的身體反應告訴了崔始源他做得對了,小穴裡的愛液再一下子湧出來。

「云云喜歡我吻你這裡嗎?」

這次崔始源吸吮着已經硬挺的小櫻桃,再用手指又揉又揑着。

「嗯.....嗯....啊!!!!!!!!」
趁着金鈡云漸漸放鬆,崔始源一下子頂進了半截陰莖,被進入的人瞬間流出眼淚。

「不要!我不要了.....你出來!」

「對不起,云云!再一下就好!」

崔始源扶住金鈡云的腰,阻止懷抱中人往上逃開,抽插一次比一次用力,一次比一次深。肉穴逐漸適應了粗長的尺寸,整根陰莖終於捅進了温軟濕潤的甬道裡。

「云云,我愛你,我真的好愛好愛你。」

「嗯....啊...始源吶...我也...愛你...」

「現在可以了嗎?」

「嗬...哈...我不知道...」

「寶貝,我真的忍不住了,你痛的話就咬我!」

崔始源架起金鈡云雙腿,拿一個枕頭放在金鈡云腰下,開始瘋狂操干他。

「啊...啊!!!始源!啊...啊!」

初嘗情事的omega 迎來第一次高潮,白液射在平坦的腹部上。

「云吶!你是我的!」
為了留下一個美好初夜回憶,崔始源忍耐着待金鈡云稍稍緩氣,再開始抽插。

「云云,現在舒服了嗎?」

「𡅅哈⋯⋯始源⋯慢點⋯嗯𡅅⋯⋯」

「云云,你好美、好香。」

「啊⋯始源~嗯⋯⋯𡅅哈⋯⋯」

隨着一波又一波的快感,還有空氣中越來越濃的罌粟信息素,金鈡云所有理智已完全迷失在這場情事當中。

「始...源....始源......嗯啊......圭吶......」

崔始源的心彷彿被人擰了一下,人在罌粟影響下果真坦白得徹底。金鈡云心裡真的有兩個人,只因今天發生的事才跑到自己床上。他想起曾經和曺圭賢約定過要公平競爭,現在是否非君子所為?正事幹到重要關頭忽然興頭沒了一半,唯有再埋頭苦幹抽插多十幾分鐘就拔出來,再射在對方已一片狼藉的小腹上。他只輕輕地咬一口滾燙的腺體,留下半個臨時標記。

崔始源抱住金鈡云到浴室清潔,心心念念的人兒赤裸裸在眼前,清潔過程中少不免也是到處亂摸。從來只有未嘗過的,哪有只嘗一次的?懷中温香軟玉,自己血氣方剛,把人抱住分腿跨坐在自己面前又開始吻起來。正當崔始源準備好提槍上陣,懷中人兒軟軟的聲音向着耳邊說:「圭...始源...吶,我想睡一會兒,嗯?」說罷還親吻他嘴角一下。崔始源洩氣了,把人兒放回床上就傳了訊息給曺圭賢。

 

[崔始源:鈡云哥在我家,你現在過來,我們好好談談吧。]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