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赤·金(二)

Work Text:

赤·金(二)

#小學生文筆
#古風
#私設如山

 

金希澈如同他承諾一樣,任憑金鈡云如何求饒,也一日不落的要他。經過連續多日多夜的開墾,金鈡云終於學會了在早上合攏半個晚都張開着的雙腿。扶着腰的人兒堅持一步一步走出大廳,他再也不敢在金希澈面前蛇行了,因為他知道萬一被逮到的話今天也下不了床。

「哥,我們今天可以到城裡玩嗎?」

「欸?今天可以起來了?是云兒進步了還是哥退步了?」

「嗯~哥,別欺負我了~」

小蛇軟軟糯糯的搖着金希澈的手臂,只求可以暫緩一下床笫之事。
其實這些天怪不得金希澈盡情放縱的,一開始小蛇初嘗禁果,作為修行高三百年的金希澈本是有所節制。可是小蛇故意地把衣服穿得鬆鬆亂亂的,不是露出一大片胸膛,就是光着一雙腿;還總是有意無意的撩撥搧火,一時勾上大腿,一時坐上腰身。金希澈知道若不好好管教一下這小妖精,他會把自己視為軟皮蛇,於是決定反守為攻,每天都壓制小蛇於床上直到他連求饒的氣力也沒有。上天不會辜負這種堅持不懈、身體力行的教導的,現在莫說是重要部位,小蛇連手指頭都不敢讓金希澈看到,站着坐着都和他保持一定距離。

「看云兒現在會好好穿衣服,也會端端正正的走路,今天就和你出去逛逛!先旨聲明,如果你外出期間犯錯的話,哥今晚一定會好好懲罰你的呀!」

「內~我會乖乖跟着哥的!」

 

以前盤在金希澈脖子上的時候,金鈡云也進過城幾次;如今“有手有腳”的他舊地重遊,又另有一番體驗。無論是麵粉人偶,還是風車,冰糖葫蘆,或者白糖糕,種種玩意用人身的感官去感受、去嘗試完全是進入一個新世界。
金鈡云快樂得像個孩子,一路上蹦蹦跳跳的,一不小心撞到一個人身上。金希澈立即上前扶住小蛇,再向人家道歉。

「這位兄台,對不起,我弟弟小孩子心性走路不長眼,有沒有弄傷你?」

「沒事兒。」

正當金希澈帶着金鈡云轉身打算踏上回家的路,身後那人再開口了:「兩位請留步。」

「請問尚有何事指教?」金希澈回頭再打量清楚剛才那人,看着大概也是個和自己差不多修為的妖精,大家不過是萍水相逢,難道還想挑起事端?

「指教就不敢,只是在下略懂天道,今日能與兩位在路上遇上,也屬緣份一場;兩位眉宇間暗藏蕭殺之氣,可能命中大刧將至,兩位請小心提防!有需要的話,再到東洞山找我吧!」

「謝過兄台指點!」大小蛇同時拱手作揖,向這位偶然相遇的妖精朋友道別。

 

同一時間,有一名道士正在曺家登門拜訪,這已經是半個月來第十次了。

「曺夫人,你聽我說,你兒子真的是百年一見的學道奇才,你讓他跟他學道吧!」

「居士,莫說我們曺家只有九代單傳一個男丁,就算我肯讓他跟你學道,他自己也不肯啊!」

「他是九陽之身,若不學道伏妖,怕未到弱冠之年就被妖精捉了去採陽了!我也是為了你們曺家血脈着想呀!」

在房間中的曺圭賢將他們的對話聽得一清二楚。那道士三不五時就找上門來要自己拜他為師,真可笑!養尊處優的曺家公子憑甚麼要跟他在鄉郊荒野受苦?再說採陽就採陽好了,有用之軀不用還更浪費呢!人們常說妖精都美艷不可方物,他不知多想一睹那些迷倒眾生的妖精風采。

有着這個想法的曺圭賢確實付諸實行,選了個風和日麗的日子,他就往盛傳住着妖精的北邊竹林出發。果然進入竹林未夠半個時辰,曺圭賢就被閃閃發亮的東西吸引住。比起在尋常在陰暗處見到的蜘蛛網,竹林裡的蜘蛛網好像鑲滿寶石一樣,讓人忍不住想要碰一碰。誰知一碰,曺圭賢就眼前一黑暈倒了。

到曺圭賢回復知覺的時候,就感受到自己分身被好好包裹在一個又濕又暖的地方;睜眼一看,看到一顆腦袋在自己下身上下移動着。

『妖精果然是妖精,這麼直接就在竹林開幹!我是不是要繼續裝睡?』

誰知在曺圭賢這樣想着的時候,原本在自己身下努力着的人忽然抬頭與自己對視了一眼。啊!真的好美!曺圭賢初次感受到原來男子也可以美得令人動心。

「呀!你醒了嗎?你是碰了竹林裡的蜘蛛網吧?那隻臭蜘蛛就喜歡在他那些蜘蛛網上滲入和合散,用來誘捕那些愛閃亮東西的小姑娘,你一個大男人怎麼也喜歡那種?」美人生氣也是美,尤其他嘴角好像還帶着一些屬於自己的痕跡,曺圭賢都看呆了。而且因為要說話,美人把原本口部的功夫交給雙手繼續,兩隻小手一直一下一下的擼動着如今硬到發盪的柱體,各種刺激都讓曺圭賢無法回答他的問題。

「我...就是好奇 ...對不起...」說着說着,曺圭賢在美人的手中洩了。可是他的小兄弟沒有預期中的軟下來,還是維持在金鎗不到的狀態。

「哎一西!累死我了!嗼呀?我用口用手都幫你洩了幾次,為甚麼毒還是解不了?還是等那臭蜘蛛回來上你好了,可是他上完你還是會殺你啊。」

曺圭賢一聽心感不妙,要被上還要死,這竹林之行真的虧大了。「公子,你再幫幫我好嗎?」

「我哥常教我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可是我不知道應該怎樣做才對啊!」

「公子,之前有個學道之人說我是九陽之身,說不定和我那個...對公子你有益處…」

「你傻子,別告訴別人自己是九陽之身啊!會有危險的!想取你九陽之身的妖精,不只是要採你的陽精,還會要你的血和肉呀!」

「那...我...」

「唉,為免你給那臭蜘蛛當作補品,我一定要幫你解毒!你閉上眼,不許動!」

還未等曺圭賢組織好回應的說話,金鈡云已經褪去自己的褻褲,準備坐上那不倒的金槍。

「我警告你別乘機佔我便宜啊!」金鈡云對準自己的穴口就把曺圭賢那根套住了。

「啊!」
「啊...」

兩個人同時發出了滿足的嘆息。初時曺圭賢真的閉上眼睛一動不動,等着金鈡云在他身上騎乘,可是慢慢的他開始控制不住向上頂的慾望。他伸手扶住身上手的細腰,隱隱的向上頂弄了幾下,感到對方並不抗拒,便開始大胆起來。曺圭賢再次張開眼睛,眼前的景象可謂活色生香,公子的衣服早已鬆開,胸前的紅櫻若隱若現的隨着上下搖擺的動作被衣領擦得紅腫,而騎乘位的深入令公子彷彿進入忘我之境,不斷發出誘人的呻吟聲。曺圭賢決定反守為攻,雙手撫上那等待撫慰的兩點,腰下也不忘發生挺進。金鈡云被他的粗長頂了幾下腰便軟下來了。

「𡅅...嗬...你怎麼了!!!嗯...啊!我說過你不許動...」

「我看公子你稍有疲態,所以想出一分力。在下曺圭賢,未問公子芳名。」曺圭賢口中說得禮貌周周,可是身體的動作卻是流氓又無賴。他已經又躺着變成坐着,還把金鈡云抱在懷中,扶着他的腰一下一下往下拉,配合着自己的挺動。在等金鈡云回答的時候,他的舌頭也沒有閒着,打圈的舔着金鈡云的乳尖,又咬又吮,使得金鈡云都說不出一句完整句子。

「嗯嗯...𡅅...你...別這樣...我只是想...幫...啊!啊!我...想幫你...解毒...而矣...」

「公子是圭賢的恩公,我一定會好好服答你的。但你得告訴我你的名字啊!」這時,曺圭賢已翻過身,把金鈡云壓在身下,還將他兩條腿架在肩上,緩緩的有一下沒一下的進出。雖然原本金鈡云只是想幫人解毒,可是理智已隨着情慾的快感而消散。由激烈的動作一下子換成這種不着調的觸碰,金鈡云被磨得難受,只好自己挺着腰想要把曺圭賢那根吞沒多一點,可惜偏偏曺圭賢又再退開一點點。

「哎...我好難受,你快點!」金鈡云扭着腰,還想把曺圭賢拉過來。

「圭賢想要知道自己操的是誰啊!」

「我叫金鈡云,可以了吧?」

「鈡云,我會好好報答你的!」聽到了對方名字之後,曺圭賢果然不再磨蹭,立即大開大合的操干起來。如是者,金鈡云被操射幾次之後,曺圭賢終於把陽精洩了在金鈡云體內。兩個人就這樣在竹林深處相擁而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