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立海全员】illegal value(完结)

Chapter Text

天不知不觉地暗下来,但是房间没有像往常一样自动亮起灯。
切原四仰八叉地躺在床上,涣散的眼神漫无目的地望着天花板。
几个小时前的情景反复在他眼前闪现,让他一遍又一遍地接受这个事实——他小心翼翼地吹出的彩虹泡泡,就在快要脱离吸管飞起来的时候,“啪”的一声破掉了。
为什么呢?为什么会是这样?
直达大脑的声音那么深情地呼唤着真田“我的爱人”,可是他长这么大从来没有听Renji主动提起过真田,不光如此,Renji也从来没有提起过自己的由来。
他是忘记了,还是从诞生起就对于这段过往完全不知情?
切原习惯性地想要把Renji喊来,忽然想起自己昨天就和Renji做了短暂的告别,Renji已经进入休眠状态,在准备芯片移植工作前的例行维护工作了。
切原又空想了一会儿,费劲地动了动手指,给仁王拨出了电话。
电话那头一贯慵懒散漫的声音今天变得有些不同,“赤也,还好吗?”
“…仁王,我想和Renji说说话。”切原的声音又干又哑,他从回家后就一头倒在床上,一口水都没喝。
电话那头停顿了一下,“我去看看维护部的进度,如果完成了就把他唤醒。”
又过了不知道多久,电话那头传来了切原最熟悉的声音,“赤也,是我。”
“Renji……”切原一张嘴,眼泪又不受控制地淌下来,有些顺着眼角滑下,有些倒流回去让鼻腔里充满了酸涩的味道。
“发生什么事了?你的情绪好像不太好。”
切原吸了吸鼻子问:“关于真田,真田弦一郎……你还记得多少?”
电话那头不假思索地答道:“他是现任中央军总司令兼军部部长,也是赤也生物学意义上的父亲。”
“还有呢?”
“真田部长曾任战区司令,再之前担任06040521编队指挥官。”
“还有呢?!”
“真田部长曾经就读于帝国军事学院,各项成绩均为A+,多项成绩打破学院历史记录,至今无人超越。”
切原的声音已经开始颤抖了,“在他读书期间,认识了一名叫柳莲二的高材生……两人毕业后一起去了战区,被分在同一编队……他们,他们曾经是一对恋人。”
比起切原的激动,电话里的声音平淡得有些残忍,“抱歉赤也,我的初始数据库里没有这些信息。”
“可是柳莲二就是你啊!你为什么不记得?你那么爱真田,你怎么能不记得……”
切原崩溃大哭,Renji对那段过往一无所知他本该庆幸,可他现在却替Renji感觉到了痛彻心扉的悲伤。Renji数理文学无一不精,他知道那么多事,记得每一个在新闻上看到过的名字,唯独忘了对于他来说最重要的事。
“赤也……”电话那头的Renji显然有些无措,他似乎并不知道该如何回应这个他并不了解的、似乎与自己相关的事。
处理复杂情感经历并不丰富的仁王也不知道该做些什么,连忙打手势把同在加班的柳生叫来。
柳生听见听筒里的哭声,沉声开口道:“赤也,事已至此……现在只需要身为牵头人的你做一个决定,Renji的项目还要不要继续下去?要朝哪个方向继续下去?研究所的所有人都在等你的指示。”
电话那头并没有立刻给他答复。
他继续道:“理论上来说,你今天看到的这些数据,和一些上个研发团队已经写好的‘情感模块’,如果加载到Renji的芯片上,配合你写的那套人工神经系统,最后的成品会是世界上第一个最接近人类的仿生人,这件事的意义不用我多说,足以让你的名字永远镌刻在科技发展史,帝国也会在人工智能领域获得引领全球的话语权。但是这也意味着你一手创造出的仿生人,会拥有和柳莲二近乎100%相近的思维逻辑和情感能力……Renji就会是复生的柳莲二。那么,按照他生前的人生轨迹……”
“他还是会爱上真田。”切原再一次让自己认清这个事实。
“当然,你也可以就以现在Renji为基础,只需要稍稍修改一些底层逻辑,再给Renji换一个外观模型,他就还是你的Renji,只不过需要更多的时间去进行深度学习。”
“不!”切原打断了柳生的话,他挣扎着坐起来大声道:“那不是真正的Renji!真正的Renji本该拥有柳少校的全部,因为Renji就是柳莲二,我希望……把他失去的都还给他。但是……”他的声线重新跌落到了最低点,“我一旦下了这个决定,不只是我会失去Renji,爸爸也会再一次失去真田……”
“赤也。”沉默许久的Renji忽然发出声音,“赤也愿意听听我的想法吗?”
“Renji虽然不知道赤也所说的事,不了解自己诞生的原因,但是Renji知道自己存在的意义和价值,这是赤也赋予的。如果没有赤也,Renji就只是一堆数据和代码,虽然可以运算,但也只会做应答的人工智能。是陪伴赤也成长的每一天每一分每一秒,让Renji有了学习更多事情的动力,才能不断进化、更新,去了解、理解这个世界,为赤也的成长提供一些帮助。Renji希望继续陪伴赤也,以更完善的形态,参与赤也的生活,融入赤也所在的世界。”
这是Renji第一次表现出这么强烈的自主意识,切原讶异又惊喜地在电话这头睁大了眼睛,在过去很长久的一段时间里,Renji都是以一个“顺从者”的身份陪伴在他身边。
“可是……可是!”切原很快又难过地想到,那时的Renji拥有了柳的感情,大概就不会再承认刚才的那番话了,或是赋予它另一种含义——他最不希望接受的那种含义。他希望和Renji拥有的关系是像柳生和仁王那样,而不是“照顾人的长辈”和“被照顾的晚辈”。
“赤也愿意相信我吗?”Renji道,“你担心的事不会发生。”
切原沉默了,人尚且会变心,又何况被强制输入信息流的人工智能。
“如果赤也不相信Renji,也应该相信真田部长和陛下的感情,至少我从赤也口中了解到,他们的感情非常深厚。”
柳生开口道:“或许就是因为陛下相信真田部长,所以才在项目申请书上签了字。”
“那是因为爸爸根本没有料到我们能让柳少校复生!”
电话那头柳生忽地恍然,就在刚刚那一瞬间,他想到了能够解答自己此前那个巨大困惑的答案,他道:“还有一种解释。为什么这么重要的数据没有被彻底删除,还能被我们破解读取。因为复活柳莲二,也是陛下想要实现却不敢真的面对的心愿。”

帝国之心旁的别馆里,才结束公务的幸村呆坐在沙发上,面前的茶几上是已经不再冒热气的花草茶。
一双手从后面揽了过来,轻轻按摩起他的肩膀,“怎么最近总是心事重重的?有什么棘手的事让你这么发愁?”
幸村拉着人坐下顺势靠过去,“没事……就是累了。”
真田一手揽着幸村,一手帮他按揉着眉心,“累了就休息几天。”
幸村眯眼找了个舒服的位置在真田怀里窝起来,嘴上不忘埋怨道:“我休息了那么多事谁来做?你帮我?”
“那属下有什么能为陛下效劳的?”
“哼……真田部长日理万机,空闲的宝贵时间还是留下来陪我吧。”
真田笑笑,“赤也那小子最近在做什么?又几个月没回来了。”
“……他有自己的事要忙。”
“你就对他这么放养了?”
“我像他这么大的时候,也已经主持立项了。”
“赤也虽然已经成年了,但心理上还是个孩子,科技部的工作都事关重大……”
“让他放手去做吧,我相信他……”
幸村的声音渐低,像是已经快要睡着了,真田搂着人道:“去床上睡吧。”
幸村又用力搂了搂他,咕哝了一句“不要”之后彻底睡熟了。
真田怀抱着人心想,岁月渐长,幸村的性格却反倒又像起了小时候,甚至比小时候更会撒娇了。他无奈笑笑,将人拦腰抱起往卧室去了。
只不过这个闲适的夜晚忽然被一个紧急电话打断了。
尽管真田快步走到卧室外压低了声音接听,但一开始急促的铃声还是惊醒了睡着的人。
“精市……”真田挂了电话脸上满是歉意,“信息安全专项组报告,帝国最高级别数据库被入侵,他们刚捕获到窃取数据的IP正在解析。”
“……数据库。”
“嗯,虽然是废弃库,但我还是得亲自去一趟。如果是境外攻击,军方也要连夜做出响应,放心,我会处理好的。”
听见某个字眼的瞬间,幸村几乎是本能地拉住真田的手腕,但他最后还是放开了。
真田吻了一下幸村的额头,“去睡吧,明早向你报告结果。”
幸村把真田送下楼,看着门口飞速驶离别馆的黑色座驾,他知道,今夜的自己已经没有入睡的必要了。

此时的人类未来研究所内灯火通明,距离Renji面世只剩下最后加载数据的环节。
在这里工作的每一个人都想亲眼见证人类科技史上接近完美的仿生人诞生,因为这是所有参与者的心血。他们聚集在大厅里,等待着最后宣布成功的时刻。
“赤也,你真决定要这么做?”柳生站在操作台前最后发问。
“是,我决定了。”切原红着眼睛道,“这些数据也好,记忆也好,都是本该属于Renji的东西,不管曾经发生过什么,我都希望这一次睁开眼睛来到这个世界的,是完整的Renji。”
“好。”柳生重新整理了呼吸,郑重地按下了“确定”键,数以千万T计算的海量数据瞬间写入Renji的脑芯片。
距离这项工作完成少说还要几个小时,一直屏住呼吸似乎也并不显示。丸井端来蛋糕和零食给大家分了,又过来搭上切原的肩膀道:“万一真的惊动上面,赤也殿下想好什么说辞了吗?”
切原知道丸井是为了缓和气氛和自己搭话,努力作出轻松的表情,故作恶心地抖了抖道:“前辈可饶了我吧,什么‘赤也殿下’,从小到大就没人这么叫过我。”
不过丸井并不打算就此放过他,塞进一口蛋糕,用下巴扫了一圈大厅里的人。
切原看着大家的神情,有兴奋和期待,但同时也有紧张、忐忑、甚至带着掩藏不住的惴惴不安,他终于领会到丸井的用意。
在场的众人哪个不是具有丰富工作经验的前辈,他们心里都清楚这种层级的违规操作大概率会触发涉密警报,如果中央军的安全机构找上门来,很可能项目的所有参与者都会被当场逮捕,后半生面临牢狱之灾。但他们还是做了,不仅是因为身为人工智能工作者的毕生追求,更多的是出于对牵头人,也就是他切原赤也的信任,因为他曾经向大家承诺过。
切原找了个台子站上去,清了清嗓子大声道:“大家听我说!”在看到所有视线都汇聚过来后,他深吸一口气,沉下声音道:“我知道大家在担心什么,Renji的数据获取流程确实不完全合规,但是有陛下亲自签署的皇帝令赐予我自主决断权,以项目优先为原则,不合规行为都可以得到豁免。相信我,陛下不会让他任何一个子民因为尽职工作而获罪!军部也不会逮捕任何一个无罪的帝国公民!相反,参与过这项研发工作,将会成为你们每个人毕生的荣耀!你们的名字,会和帝国一同永世不朽!”
切原这番慷慨陈词激起一片自发的掌声,所有人都在欢呼,扫去了一切不安和惶恐。他说完朝丸井递了个颜色,丸井远远朝他比了个拇指。
这个在大家照料下飞速长大的孩子已经有足够的能力,在他诞生、成长的这个领域,成为新一代的领袖。
就在这时,柳生穿过人群来到切原面前,面色凝重地低声道:“赤也……Renji的数据写入出问题了。”
切原心头一紧,匆匆回到工作台前,只见显示写入进程的界面不断跳出警报——
[ERROR: illegal value]
[ERROR: illegal value]
[ERROR: illegal value]
……
切原只觉得自己的指尖瞬间失温,他没见过这样的报错提示,抬头问柳生:“这是怎么回事?!写入失败吗?”
柳生紧蹙眉头,抿着唇没说话。
“前辈,要中止进程吗?”
柳生向上划看着进程仍然没有说话。
不只是切原,他甚至在场的其他经验丰富的工程师也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故障。
切原急了,抓着柳生道:“这个故障会不会损伤Renji的脑芯片?……前辈!”
忽然,一只手搭在他的肩膀上,是和Renji一同静默的仁王。
“别急,现在芯片温度正常,数据流也没有断,进程还在继续。”
他在构造上最接近Renji,因此一直通过数据线和Renji联通进行着监测。
正当切原悬着的心再次放下来时,仁王又露出思索的神情,“但输入的数据量和接收的不对等。”他突然睁眼大声道:“……芯片的运算量也不对,Renji在运行自己撰写的指令!”
话音未落,屏幕上的警报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
[Delete]
[Delete]
[Delete]
……
陷入循环般的指令不停地刷新着。
切原愣了一秒后,下意识地输入指令打开原始数据库,只见海量的基础数据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
切原大惊失色,手足无措地输入终止指令,然而不管他怎么操作,数据还是在像被病毒感染一样消失,“怎么会这样?!这些数据!不…这些数据还没来得及给真田看过!为什么!”
“……这是Renji的选择。”柳生忽然道,“Renji选择了你。”
切原愣住了,他还没明白柳生说的话是什么意思,研究所外突然响起尖锐刺耳的警笛声,紧接着厚重的金属大门被暴力破开,切原听到那个熟悉的声音大声呵道——
“都不准动!中央军执行安全任务!信息安全专项组监测到研究所所属IP窃取国家机密!所有人原地待命接受盘查!”
原始库中的数据还在持续减少,外面已经传来呵斥和惊慌失措的哭泣,杂乱中切原听见金属部件的响声,中央军居然带了枪来。
他的视线在Renji和屏幕间反复交错,终于还是咬牙道:“柳生前辈,Renji交给你了,我出去和他们交涉。”
他说完转头走出实验室,穿过大厅里被迫抱头蹲在地上的众人,高声对来人道:“研究所好歹也算军部分管,真田部长这阵势过分了吧?”
真田看到是切原走出来,更加怒火中烧。
幸村对这个孩子实在太过溺爱,自己也因为诸多原因并没有过多地干涉,但他始终都有些担心,切原这个年纪正是不知天高地厚的时候,如果对他不加以约束迟早会犯下大错。这次果不其然,如果没有特赦令,就要面临终生监禁。
他作为皇子,作为幸村的儿子,竟然置帝国法律于不顾,又要让幸村怎么面对帝国民众?
真田铁青着脸道:“切原赤也,你知不知道自己违反了《保密法》?!”
他本以为切原会像初见那次一样,像头小豹子那样叫嚷着回击,但他猜错了,切原远比他想得要镇定,或者说是理直气壮。
“陛下赐予我自行决断权,就是要保证项目能不受任何阻碍完成。”切原回头看了一眼自己身后的工作人员,“根据项目优先原则,执行者同样享受豁免。我之后会补全手续,你们回去吧。”
真田怒道:“那也要先行报备!中央军从来没接到这个项目可以豁免的预指令!”更重要的是,幸村在私下场合也从来没有和他提起过,最大的可能就是切原拿着一份普通的项目书私自做了远超其范畴的事。
真田心中闪过许多念头,诸如当年幸村也是这样保下仁王,切原这性格还真是像极了幸村。可他还是太莽撞了,留下这么明显的把柄。他忽然有些庆幸,幸好今天他决定亲自带队,至少切原还有辩解的机会。
要知道如今的中央军已经是足以媲美人工智能的暴力机器,对于他们而言,任何人只要对陛下不忠,不论是何身份,都是可以逮捕甚至射杀的敌人。带队的如果换做别人,现在切原和这些研究员早就被带上押运车了。至于是不是真的有自主决断权,那也是审问之后的事了。
到底还是自己的孩子,就算是真犯了错,又哪里舍得让他经受审问的折磨。真田挥挥手,让属下将枪收起来又退了几步,对切原道:“去拿皇帝令来,我要亲自查验。”
“查就查,你等着。”
就在切原说出这句话时,大厅另一边,实验室的房门打开了,在背后传来的惊叹声里,只见真田全身一震,瞳孔骤然缩小。
切原没有回头,但他知道,那个注定要来的时刻终究要来了。
“咔、咔、咔……”这是还没来得及安装仿生材质的金属脚踏在大理石地板上的脚步声,但那个熟悉的声线终于有了声带震动的温度,“赤也,要去拿的是这个吗?”
来人拿着手里的文件绕到切原面前晃晃,狭长的眼睛写满了温柔的笑意。
切原终于鼓起勇气上下打量起面前的人,对,是人,活生生的人。他又顺着望向实验室的方向,看到柳生朝他点了下头。
“是,是这个。”切原一开口鼻尖就已经酸了。
被叫到名字的仿生人温柔一笑,摸摸他的头,“能再看到赤也真好,希望我现在的样子没有吓到你。”他指的是自己背后还拖着裸露的电线,膝盖以下还是金属骨骼的样子。
“Renji……怎么会,怎么会吓到我?”多少年的期盼终于成真,切原再也说不出更多的话,这大概已经是他这辈子最幸福的时刻了。
因为下一秒,他的Renji就不再属于他了。
Renji转过身,看向盯了自己许久的人,递上手中的文件道:“真田部长,这是陛下亲自签署的皇帝令。”
惊诧、震撼、难以置信,纷繁的情绪一一在真田脸上展现。
时间仿佛静止了。
生死相隔十余年的人现在突然站在面前,说不惊讶是假的,更何况那是他曾经最亲密的爱人。
切原看着真田的眼眶慢慢泛红,紧皱的眉心渐渐舒展,又重新颤抖地蹙在一起。他别过头去,不想再看这场弥补遗憾的重逢。
然而真田没有像他预料的激动,而是深深吸进一口气,又缓缓吐了出来。
“你不是莲二,莲二已经死了很久了。”
他说得太过平静,平静得让切原惊讶地转过头来。只是才转过来就被真田猝不及防地揪住了领子。
真田通红的双眼遍布血丝,他强压下情绪,粗粝的低吼仍然从喉咙里滚出来,“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瞒着精市都做了些什么?!”
意料之外的反应吓坏了切原,他望着满眼怒火的真田,在眼眶里打着转的眼泪甚至忘了淌下来,他愣了半天,开口道:“我没有瞒着爸爸……我做的事,他都知道。”
真田甩开切原离开了,顺便带走了那份幸村签了名字的皇帝令。走之前他又看了Renji一眼,满眼凄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