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立海全员】illegal value

Chapter Text

自从项目开始,研究所的众人就见识到了切原刻在基因里的工作能力。
工作起来的切原哪还有长不大的孩子气,反倒是布置任务时展露出的领导力和面对困难身先士卒的勇气,让所有人都清楚地认识到一件事,他们面前的果然是帝国皇帝和军部总司令的儿子。预计两年才能完成的第一阶段试验,在切原亲自统筹和参与下只用了八个月便进入到测试环节。
只是有些事情,似乎并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

切原从实验室的休息室醒过来,第一句话就是:“新模型更新到仁王的芯片里了吗?”
在得到旁边照看他的Renji确认后,又继续问道:“怎么样?让仁王醒来试过了吗?”
Renji道:“已经开始观测了,柳生在那里,赤也不用担心。”
切原这才放心下来,紧接着又问了一连串的问题,“我是晕过去了吗?晕了多久?……监测仪不会又报警了吧?哦不对……我嫌碍事给摘掉了。”
Renji耐心回答道:“赤也只是低血糖晕倒了,又因为过度劳累睡了四个小时,但偷偷摘掉监测仪还是太危险了。”
切原抬起手腕,果然那个从小就没离过身的方盒子又被戴了回来,“那Renji能不能把警报和爸爸那边办公系统直连的功能关掉啊,这东西太敏感了,我不想让爸爸担心。”
Renji摇了摇机械脑袋,“这是陛下亲自设定的,Renji没有权限。”
“好吧。”切原撇撇嘴就要坐起来,“我去看看仁王。”
“赤也需要多休息。”Renji连忙去拦,奈何器械滚轮的腿脚并不灵便,切原拐了个弯就要绕过去。
只不过他才一走出去就被丸井和胡狼拦了下来,俩人一边一个又是塞蛋糕又是塞奶茶,活生生把人又堵回休息室。
“小祖宗,我们以前怎么没发现你搞起研究来这么拼命?你这三天一共就睡了四个小时,再歇会儿。”胡狼脸上的担忧都要溢出来了,好不容易把切原摁到床上,叹了口气道:“你可不知道,你这‘咚’的一声栽到地上,可比仁王砸东西吓人多了。”
“就是。”丸井一戳切原脑门,“还偷偷把监测仪摘了,幸好只是低血糖,万一要是有什么别的事可怎么办?”
切原瞥了眼Renji,Renji不但没有替他辩解,竟然直接扭头装没听到,半晌只能低头黏糊糊地开口道:“对不起嘛,让大家担心了……可是,可是仁王毕竟是因为参与我的项目才变成这样的,我不能看着他发疯啊。而且你们不知道,柳生原本就不希望仁王参与实验,万一仁王没法恢复正常,他可能要第一个宰了我。”
就在三天前,切原牵头研发的人工神经系统载入仁王的芯片,配套安装的还有仿生循环和内分泌系统。但很快仁王就表现出了强烈的“排异反应”,不仅机体过热险些烧毁芯片,更因为情绪失控出现了没有预料到的攻击性。
幸好在试验开始前把他带有各种工具的机械手替换为了全仿生材质,不然在失控状态下很可能被砸坏的就不只是设备和仪器,而是实验人员的脑袋了。之后整个实验室的人费了好大一番功夫才将他制服,强制切断电源让他进入了沉眠状态。
就是为了尽快排除异常原因,切原才三天三夜没有阖眼,直到亲自排查出可能异常的数值组,这才精神一松晕倒了。
丸井拍拍他的肩膀,“不用太自责,当初我给胡狼安人工肺叶也差点让他因为排异反应死在手术台上呢。”
“啊?!”胡狼吓得手里奶茶一抖,差点泼切原一身。
“开玩笑的。”丸井赶紧接过奶茶,拍拍爱人的后背,“我的意思是,既然是试验,就必然充满不确定性,仁王既然决定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工智能,就已经有这样的觉悟了。他现在情况已经稳定了,就是不知道你调整了那几组数值之后整个系统还能不能运转……”

观察室里,仁王仰面躺在床上,几根数据线从他的太阳穴伸出来,一直延伸到后面的中控台。
柳生坐在一边静静地看着他,一向端正的眼镜有些歪歪斜斜地挂在贴了创客贴的鼻梁上。
仁王轻轻偏过头问:“你怎么进来了?不怕再被我一拳头砸脸上?”
柳生道:“你现在不是已经稳定了吗。”
“眼镜怎么不重新配一副?”其实仁王问完就知道了,这几天柳生恐怕一步也没有离开,怎么会有时间去配新的眼镜。而且他发现柳生这个爱干净到一天恨不得换两身衣服的人,居然还穿着出事时的那件衬衫。
“感觉怎么样?”柳生问。
仁王现在行动受限,只能动动手指,“挺好,挺正常,和之前好像没什么不同。你们把那套系统摘掉了?”
“没有。不是说过了,这个系统加载是不可逆的。”柳生回答道,“不过赤也把几组数值调到最低了,看你现在的状态,系统应该已经是失效状态了。”
原本就安静的观察室又陷入了一段时间的静默,过了会儿仁王问:“那就是说,试验失败了?”
柳生沉默地摘下眼镜,什么都没有说。
事实上他比任何人都希望能够成功,那天他听到切原和仁王说他对Renji的心意,愿意为Renji付出的努力,他无比艳羡。明明自己对仁王也有那样的期盼,可是他不敢做出改变,只会日复一日地祈求奇迹,希望仁王能在固有逻辑上自己领悟爱人的能力,而不是从他的言行和表情中判断他希望得到什么样的回应。就是这样,白白耗去了近二十年的光阴。
他终于领悟到一件事,这个世界的进步和改变终究只能依赖像幸村或是像切原这样的人,仁王说这是他唯一的机会,对于自己来说又何尝不是唯一的机会。
但是现在,这唯一的机会也破灭了。
他在中控台上输了指令,停止了对仁王的监测和控制。
他收拾着数据线,把各种仪器推回到原位,挤出一丝笑安慰道:“没关系。就当作什么都没发生过,往后只不过还像从前一样而已,你的芯片没有受到损伤就是最万幸的事了。你机体过热的时候把我吓坏了,我以为……”
忽然,一双手从背后抱住了他。
“我还等着得到公民身份之后和你去办结婚申请呢,怎么会没有关系……”
仁王的声音从肩侧传来,一张一合的下巴硌得柳生肩膀生疼。柳生愣愣地感觉到自己肩膀传来了湿热的触感,他僵硬地转过身,不可置信地触碰到了仁王脸上滑落的液体。
这个从来只会插科打诨的人居然流泪了?
“不对,不对……谁说试验失败了!没有失败!没有!”柳生大喜过望,语无伦次地擦掉仁王脸上的泪痕,这是自己从来没有教过他的事,也是原有的思维逻辑再怎么学习也无法做出的反应。
“仁王,系统没有失效,试验成功了。成功了!”柳生在说完这句话后已经泪流满面。
仁王呆愣着摸了一下自己的下巴,看向门外闻讯赶来的人。
切原第一个冲进来抱住他们两个人,“我们成功了!”他见门口的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又大声说了一遍:“我们成功了!”
胡狼和丸井终于反应过来,冲过来和他们一起团团抱住。
“仁王!你感觉怎么样?刚才有什么以前没有过的感受?”
“我……”
“现在呢?!现在是不是也很想欢呼!”
仁王在七嘴八舌的问话里也跟着一起笑了,他知道这次和以往都不同,不再是认为应该笑,而是他真的很想笑。
这个天大的好消息很快就传遍了研究所,几乎所有人都陷入了前所未有的狂欢。
这标志着仿生人合法化公民化的关键一步终于让他们实现了。
最大的功臣切原却悄然溜了出来,他走到静静注视这场狂欢的Renji身边抱住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