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立海全员】illegal value

Chapter Text

“好小子,厉害啊,上了两年学,现在这水平来我们这实习直接能评上一级实验员了。”
“才一级?我怎么也能到五级了吧?我可是人工智能和神经学的通才,整个研究所都没几个的!”
柳生和丸井的实验室终于整合到一起,成立了新的人类未来研究所,挂牌之后切原抽空跑过来,顺便炫耀了一下自己的学习进度。
他原本只是在跟胡狼聊天,在说了什么关键词之后,丸井从收拾好的文件后面露出头来,“你什么时候读了生物领域?”
切原道:“去年啊,我觉得有用就去学了,还发了论文,你们没看到吗?”
“那真是你发的?”胡狼诧异道,“我们还以为是陛下找了顶尖团队给你镀金呢。”
切原叉腰道:“小瞧人了吧!论文是我写的,模型是我建的,实验也是我亲自做的!虽然——也的确有老师指导。”
胡狼不禁咋舌道:“乖乖,真是了不得。”
“我毕竟代表的是人类的最高水准!优秀基因在这儿摆着呢!”切原拍拍胸脯。
“来——接过我‘天才’称号的天才赤也,吃蛋糕。”丸井从冰箱里切了一块芝士草莓蛋糕端过来。
“哇,谢谢!”切原开开心心接下。
丸井也搬了个椅子坐过来,“你那篇论文我看了,通过定量控制多种激素和神经递质来人工干预灵长类动物的情绪,下一步有什么打算?是想在人类身上实现?”
切原摇头,“是想用在人工智能领域。我在想……把激素和神经递质量化之后,能不能把这套系统应用在仿生人身上?配套底层逻辑,自主产生情绪,是不是就算有人类的感情了?”
丸井摸着下巴思考了一会儿,“这个方向理论上可行,实际操作的话可不会容易哦。虽然你已经有了这些数据做支撑,但是这套模型还是太粗糙了,写论文可以,距离实际应用还差很多,毕竟动物和人类的情绪表现不能完全等同,和人工智能的逻辑思维更不同,对吧?”
丸井并不是给切原泼冷水,而是基于实际情况说了实话。切原是现在皇帝唯一的子嗣,又作为新的基因技术创造的新人类已经做到了足够优秀,在这种双重光环加持下几乎已经很难听到“不好听的真话”,丸井并不希望他在虚假的表扬声中被捧到天上再狠狠地摔下来。
而切原果然陷入了沉思。
丸井继续道:“我是不太懂编程啦,但也能想象把这套逻辑翻译成编程语言的复杂程度,而且它能不能和前期开发的底层逻辑兼容应该也是个大问题,后面开发和试验估计要同步进行了,工作量会非常大。当然,这些我说了不算,得把隔壁的叫来问问——”丸井说完脚下一蹬办公椅就要喊人。
“不用,我自己去和他们说。”切原站起身把最后一块蛋糕叉进嘴里,恭恭敬敬地鞠了一躬,“谢谢丸井前辈。”
丸井像是发现新大陆一样,睁大眼睛对胡狼道:“这小子怎么回事?开始搞学术之后跟换了个人似的?”
“可能……长大了吧。”胡狼想了想道。
两人一边聊着闲天一边干着手上的工作,没过一会儿又有人敲响了办公室的门。
“今天这么热闹……真田部长?!”胡狼看清黑色棒球帽下那张脸后吓得立刻站了起来敬了个礼,“您怎么来了?”
丸井也连忙站起来。
真田今天穿了身黑色的便装,怕引起不必要的注意又戴了帽子,原本就不是因为公事过来所以也没有提前打招呼,“我来接赤也回家吃饭。”
“啊?”丸井再一次睁大了眼睛,今天的新鲜事还真不少,王子殿下回家吃饭还要军部部长亲自来接吗?
还是胡狼反应快,连忙推了办公椅过来又去倒水,“您稍微坐一下,赤也去隔壁找柳生他们了,我去叫他。”
“不用,让他办他的事,我等着他。”真田说完又道,“你们忙你们的。”
距离上一次见面已经过去好几年,丸井只觉得这个男人身上散发的气质更加威严,就算穿着便装也能时时刻刻地散发着令人紧张的气场,在这么一个人的注视下无论如何也没法继续干活了,干脆道:“真田部长不如到休息室稍微坐一坐吧,赤也那边估计还有的聊呢。”
“也好。”真田点头道。
走在走廊里的真田扫视着两侧滚动着数据的虚拟屏,随口问道:“赤也经常来这里吗?”
胡狼边引路边道:“是啊,他小时候身体状况不稳定每周都要来做检查,熟了之后就经常来玩。我们都算是看着他长大的了。请进。”
“最近他还经常来吗?”真田又问。
“那倒没有,上次来还是暑假了,看他应该是在专心学习呢。”
“他上次回家也是暑假时候了。”
胡狼有些意外,他本以为切原这样的身份是根本不会住宿的。
丸井端着茶进门随口搭话道:“‘帝国之心’以外的地方看见真田部长还真是意外,看来改革的事情结束了可以开始享清福了。”
真田道:“还有很多事要做,基因工程和人工智能这类新型行业的黑色产业越来越肆无忌惮,因为涉及国家安全,都归属中央军管辖,但是细节恕我不方便透露。”
丸井连忙摆手,表示并不想打探。
正当三人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的时候对面办公室的门打开了。
“赤也!”
切原一出门就看见真田在门口,吓得差点回身又把门关上,然而众目睽睽之下自己这样怎么也不合适,于是表情古怪又扭捏地发问道:“你怎么来了?”
“接你回家。”真田回答得也干脆。
切原一口气差点没上来,“……我又不是小孩子了!不让你去学校接我就到这来了,我说了今天回家就肯定回去的好不好。”
真田严肃板正的脸上闪过一抹尴尬,然后朝切原伸出手,周围几个人都以为他要抬手打人了,结果是要把切原的背包接过来。
切原的脸瞬间红透,把包往肩上一甩赶紧跑了,“我自己会背!!走啦!”
真田朝众人点头离开之后,走廊里终于有人忍不住笑出声来。
“赤也果然还是个孩子吧,至少是在真田部长眼里。”

办公室里,仁王撑在柳生身边的桌沿上问:“为什么不同意啊?不是很好的机会吗。”
柳生道:“你知道这个试验意味着什么吗?它要在你身上兼容另一套系统。但你的数据无法备份,如果过程中出现任何意外……”
“那有什么可怕的?”仁王敲敲自己脑袋道,“只要这里的芯片不烧坏,大不了‘初始化’嘛,不过就是回到我们才见面的时候从头开始。你有了经验再把各种事教我一遍应该会更快。”仁王一只手搭上柳生的肩膀微笑道:“哦还有,顺便你还可以教一些你那时候没想过的事,piou。”
柳生把人推开,脸上一点没有开玩笑的神情,“仁王,人这一辈子能有几个十三年?!我们还能有几个十三年?”
仁王沉默了一会儿,拉了把椅子坐在柳生旁边,“我一直以来的愿望你是知道的啊,你不是也希望我能成为‘人’吗?”
他的语气不再充满插科打诨的笑意,反倒带有一种令人安定的平静。
“柳生,人和物品最大的不同是决定自己命运的权利,这是你跟我说的。”
过了很久,柳生有些崩溃道:“但是赤也这条路风险太大了!而且……你知道他有私心,是为了Renji。”
仁王却是丝毫不在乎,“当初我能活下来也是因为陛下的私心。”
“这次不一样!”
“的确不一样,这可能是仿生人迈向合法化公民化的最后一步了。”
“仁王!”柳生犹豫了很久之后还是说了出来,“……如果只是为了Renji,赤也可以有别的选择。”
“什么意思?”
“我在废弃库里找到了当年研发Renji的资料。”
仁王坐了起来,“是什么样的资料?”
柳生在屏幕上调出了那份资料的界面,资料目录上清楚地显示当年已经写好了情感模块。
“写好的?那时候就有这种技术了?”仁王迫不及待地想要打开查看,屏幕上情理之中地跳出了保密权限不够的警告。
柳生道:“我浏览过全部能查看的资料了,Renji有真人做原型,他所有底层逻辑都是按照那个人采集的数据直接编译的。理论上加载所有模块都不会有冲突,而且和原型的相似度可以达到98%以上。”
“那个原型的身份是?”
“……九年前在边境战争中殉国的柳莲二少校,在殉国前他一直是真田部长的副手。”
仁王少见地露出了诧异的表情。
这个在他之后被制造出来的强人工智能有这么完备的基础,却被做成了低级的智能管家,不但没有公开面世,而且研发工作结束后团队即被遣散,实验数据也被加密封存。种种迹象都表明这其中另有隐情,当年被封禁的涉及三方的皇室秘闻也许是真的。
仁王勾起嘴角笑道:“刚刚赤也在的时候你怎么不说?正好真田也在,说不定还能现场求证。”
镜片后的那双眼睛沉默地看了过来。
仁王摊手道:“你看,你也知道对于赤也来说就算有条捷径,这条路也根本行不通。这件事你还是烂在肚子里吧。”
“就算行得通,我还是会参加人工神经系统的试验,毕竟这是我唯一的机会。”
柳生沉默很久后开口道:“我知道了,晚一点我去联系赤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