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立海全员】illegal value

Chapter Text

“好久不见!”
时隔半年,喜气洋洋的切原又出现在实验室,而且带来了一个好消息。
“我被帝国理工学院录取啦!还是第一名哦!柳生前辈,我现在是你的学弟了!”
柳生从百忙之中抬起头来,“恭喜你啊。”
“嗯哼,你就只会在这种时候叫‘前辈’。”突然从背后出现的仁王胡噜了一把切原的脑袋走过来。
切原大叫着抖抖被弄乱的发型,“你们怎么又这么忙?丸井和胡狼呢?我去告诉他们这个好消息。”
柳生目不转睛地盯着屏幕录着数据道:“他们不在,请假结婚蜜月旅行去了。”
切原惊道:“结婚?什么时候的事?!举行婚礼了吗?怎么没人告诉我?”
仁王道:“你那不是在备考吗,哪敢打扰你?万一地表最强小天才要是考不上,我们岂不是罪过大了。”
切原撅嘴哼哼起来,“这种事又不占什么精力,居然不告诉我,太不够意思了。”
“就知道你会不高兴。”仁王哼哼一笑,变戏法似的摸出一个礼盒打开道:“看看,他们特意给你留的。”
“这是……!”
盒子里是一束永生的玫瑰花,还有一小盒巧克力。
“这可是他俩的捧花,指名要留给你的。”仁王把盒子递给切原,指尖轻轻抚摸着玫瑰花瓣道:“唉,真羡慕啊。”
办公室里敲键盘的声音忽然停了,柳生哗啦一声站起身,办公椅直接撞在了身后的盆栽上。
切原吓了一跳看过去,发现柳生盯着仁王,脸上是他看不懂的表情。
“仁王,你刚才说什么?你说你羡慕什么?”柳生问。
仁王看了看面前的工作耸耸肩,“羡慕他俩能请假去玩啊。这俩工作狂魔一走,活儿一点没减,连我这个编外人员都得加班。”
柳生看着他,过了半会儿“哦”了一声,低头抱起面前的文件进了隔间。
切原看看关上的隔间门,又看看仁王,就算对许多事并不敏感,也感觉到了气氛中的不寻常。
仁王脸上的表情也几经变化,最后落在一个莫名其妙的问题上,“赤也要喝个下午茶吗?”
切原看了看外面正精神的大太阳,“现在才上午十点。”
不过仁王不由分说已经先一步去了茶水间,切原连忙跟过去。
仁王熟练地泡了两杯红茶,其中一杯加了奶和糖递给切原,然后自己端起那杯什么都没放的放到面前嗅了嗅味道。
切原十分怀疑地看向仁王,“你需要喝茶提神?”
“不需要啊。”仁王望着红色茶汤里自己的倒影道,“我又不是人类。”
切原觉得有些奇怪,但话还没出来就停在了嘴边。
他还记得小时候和仁王的第一次会面,就被他直接把眼珠子拿下来的举动吓得哭了半个小时,那时候的仁王似乎十分热衷于和信任的人炫耀自己强人工智能的身份。那是他独一无二的标志,也是他作为唯一一个能与人类平等相处的人工智能的荣耀。
但是大概从两年前开始,仁王开始变得不一样,去请教他习题的时候他不会再张口就给出答案,而是像个真正的人类那样用笔和纸留下解题过程才肯说出答案,再到后来再问他些难题时,他甚至会直接摇头说自己不会,理由是“人都不是全知全能的”。
那时候的仁王明明已经把自己当作是人类了。
切原沉默了一会儿问道:“你知道柳生想要听什么对吧?”
过了好一会儿,仁王忽然没头没尾道:“柳生今年34岁了。”
红茶被放回大理石的操作台上,安静地散发着仿生黏膜并不能识别的气味。
“他家里催得紧,前阵子工作还不忙的时候安排他见了不少人,男的女的都有。”
“那又怎么样,不就是走个过场吗?他喜欢你啊!”
“走过场他见的也都是人。”仁王掀起衣服,敲敲腰上刻着他名字的特殊铭牌,“我是实验室记录在册的固定资产,怎么好耽误他一辈子。”
“所以你就装傻,想让他死心?”切原气呼呼道,“你就说你喜不喜欢他?”
“……谁知道呢。”短暂的严肃之后,仁王又恢复了以往那副吊儿郎当的样子。
“你认真一点!”瓷杯“当”的一声落在大理石台面上,半杯甜奶茶都溅在了外面。
仁王讶异于一向好脾气的切原突然发飙,连忙抬手稳住他,自己也不得不重新认真面对。
切原道:“我就想知道,人工智能有没有可能喜欢上人类。”
仁王靠坐在茶水台上道:“如果是通过逻辑层面的学习和模仿是可能做出相似的行为的,但是离像人类一样自发地产生感情还是差太多了。”
“那这就够了啊!”切原不能理解为什么仁王既然肯定了这一点,却不愿意对柳生做出回应。
“但这就是人工智能和人类本质的不同啊。只要人工智能无法自发地产生感情,就算可以通过图灵测试,也依旧成为不了‘人’。更何况除了思维模式,我连生理结构都和你们不一样。”
仁王说出这番话的时候并没有露出什么悲伤的表情,但切原仍然感觉到了难过。为了一个目标努力了许多年,结果却是意识到那个目标原来是永不可及的彼岸。这样的绝望下,仁王才不想再继续了吧。
“那如果突破了这样的技术限制呢?”切原问,“如果我想到办法让人工智能拥有和人一样的感情,是不是就可以了?”
“或许技术能够达到,帝国法律也不会允许一个人工智能取得公民身份。”
“为什么?”
“因为陛下都放弃了……”
“爸爸没有放弃!”切原忍不住替幸村辩解道,“只不过…只不过他在那个位置上,必须要考虑到其他层面的事情。”他始终记得Renji和他说过的那番话,现在他已经能够明白公共安全只是人工智能带来的许多新问题的冰山一角,的的确确在技术之外还有很多事要考量。
“但是爸爸没办法做的事情我可以做。”切原底气和信心十足道,“‘技术先行’,我来继续替他实现。”
仁王一手按在切原脑袋上揉揉道:“我怎么不相信你这颗海带头能有这样的宏图伟业?那么义愤填膺,我看是私心比较重。”
“没有!没有啦!”切原挣扎了半天才从仁王的魔爪中逃出来,被他盯得受不了,终于老实交代道:“好吧,是……是有一点私心。”
仁王好奇道:“说说看。”
“……这是个秘密哦,我还没有告诉过其他人。”见仁王点头,切原小声道:“我家有个叫Renji的人工智能管家,你知道的。我……我想让他变成人,我好喜欢他。想一直和他待在一起,听他说话,拥抱他,亲吻他。”
“很奇怪对吧,他连人的样子都没有,只是个操作系统……可是……”切原捂着红透了的脸大叫一声,“我真的好喜欢Renji,像爸爸喜欢真田那样喜欢他。”
他垂着头等了很久,仁王没有表露出任何惊讶的神色,只是看着他若有所思。
“…在常人眼里,这件事比起柳生喜欢你还要更荒诞吧?”切原问。
“如果连陛下都称赞过聪明能干又体贴,不会有人不喜欢Renji。”
“我说的不是那种喜欢!”
“我知道。”仁王想了想道,“我是说…如果只是想让他拥有人的外貌,找陛下批示把之前那个项目做完就好了。”
切原问:“什么项目?”
“就是当初Renji的研发项目,他的底层逻辑据说比我更完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最后安装仿生外观的步骤没进行,也没有像我一样在实际场景下深度学习的过程。”
“对呀…”切原琢磨道,“为什么?”
“别看我,我也不知道。”仁王道,“Renji是另一个实验室开发的,具体数据和实验过程都没有公开。”
“找人问也问不到?”
“找不到人啦,那个实验室早早就解散了。”
“实验室解散了,实验数据总会留下吧。”切原摇晃着仁王的胳膊道,“你不是可以入侵各个系统吗,帮我查查好不好?”
仁王晃晃左手的食指,“这可是明显的违法行为,我要勇敢地say no。”
切原斜着眼睛瞪向仁王。
仁王佯装思考道:“说不定只是陛下不想再造出另一个我呢?要知道当年我能幸存也只是个意外。”
“什么意思?”
“嗯…其实从很早之前开始,部里就流传着一个说法。”
“什么?”
仁王咬了咬嘴唇,低声道:“人工智能只不过是陛下重掌大权的工具,如果这个工具有一天可能会威胁到主人,那它还有什么继续发展的必要呢?要知道,今年部门的研发经费可是大幅削减……”
“仁王!这不是你该说的话。”突然在门口出现的柳生打断了两人的谈话,“休息时间足够了,该回去继续工作了。”
仁王朝切原一挑眉,示意今天的对话结束了,然后插着兜走出了茶水间。
柳生十分郑重地向切原鞠躬道:“抱歉,科技部无意妄言陛下的决策。”
切原摇摇头表示并不会有什么想法,但他还是道:“涉及钱的事我不懂,但我相信爸爸是有他的考量,而且他也没有放弃发展人工智能,不然不会鼓励我学习这个方向!”
柳生道:“其实两天前陛下专门安排秘书处给我打过电话,说你学完全部专业课程后会到实验室实习,希望我能尽可能帮助你。”
切原睁大眼睛道:“真的吗?!”
“是真的。”柳生答道,“等你来了,很多谣言自然不攻自破,你的一些想法也可以付诸实践。”
“我的想法?”
“让人工智能变成人之类的。”
切原反应道:“我刚刚说的话你听见了?还有之前的话你也全都听见了?!”
柳生一推眼镜道:“下次不要在这里说悄悄话了,毕竟茶水间也不是什么私密空间不是吗?”他说完,端起那杯热度已经降到刚好入口的红茶转身去继续工作了。

晚饭时间,切原吃着Renji刚煮好的拉面给幸村拨了视频电话,虚拟屏那头幸村也刚好开始吃饭,这是幸村开始巡视各州后父子俩为数不多能够交流的机会。
幸村先开口问道:“今天和真田打过电话了?”
切原满脸的不情愿道:“打过啦,他好啰嗦的!既然忙就别理我了,还非要开着会抽空跑出来给我打电话,嘱咐我早回家多喝水有什么事找他…我能有什么事?他跟你说话也这么啰嗦吗?”
幸村笑了几声,“那倒没有,他只是在学习如何做一名称职的父亲,赤也多给他些机会。”
“知道啦知道啦…”切原夹起一筷子拉面塞到嘴里,嚼了嚼迫不及待道:“爸爸怎么都不关心我考试的事,入学考试我可是考了第一名,快夸夸我!”
“这是意料之中的事,我知道赤也想做的事一定能做到。”幸村切下一块鱼肉笑道,“试卷我也看到了,论述题的立意很不错,有我当年的风范。”
“真的吗真的吗?!”切原对着虚拟屏兴奋道,“爸爸现在也还是觉得人工智能领域大有可为对吧?”
“嗯。但是,赤也,你要知道虽然你选的是这个方向,但将来会面临的问题和阻碍会来自各种领域各种层面,为了实现你的目标,你需要学习很多其他领域的知识。”
“我知道呀,我这阵子已经在自学了。”
“嗯…我看到了。论述题里不光提出了发展方向,还列出了问题和解决思路,这一点比我当年要强。”
“嘿,真的吗?”切原嘬着面条不好意思道,“那可是Renji的功劳,都是他教我的。说起来…爸爸,我想和你商量个事。”
“嗯?”屏幕那头的幸村抬起头来。
“我能不能把Renji的数据备份到云服务器,然后同步到终端上?”切原晃晃手腕上只有手表大小的东西,那是个包含了监测体征数据和加密通话等诸多功能的特殊设备。
“Renji的数据量太庞大了,备份同步不现实。”
“那……我能不能把Renji带走陪我上学、去实验室实习?”
“为什么?”
“嗯…我已经习惯Renji在身边了嘛,想让他一直陪我啊。”
切原说完,虚拟屏的画面好像静止了,他以为是信道不稳造成的,毕竟这么简单的问题并不需要太多思考的时间。但画面中的幸村指尖转动了几下刀叉,显然是想着什么事。
又过了一会儿,幸村像是斟酌着如何开口说道:“赤也,Renji只是个人工智能。”
在和屏幕中的父亲短暂对视中,切原觉得自己已经被看透了,但还是继续装傻道:“我知道啊,怎么了嘛?”
“赤也…”幸村的声音变得有些语重心长,“你已经长大了,要分得清幻想和现实。”
“可是在很久以前,人工智能代替人类劳作也是幻想不是吗?爸爸小时候也没有想过有一天身边的佣人都是人工智能吧?”切原放下手里的筷子认真道,“而且…那也不是幻想啊,是我一直以来努力的最大动力。没有Renji,我根本不会想要好好学习,在人工智能领域开创先河。”
他深吸了一口气,大声道:“爸爸,我喜欢Renji,我要让Renji成为人,和他在一起!”
幸村的脸色一瞬间变得有些苍白,他像是确认般又问了一遍,“赤也是认真的吗?”
切原回答得同样郑重,“是,爸爸,我是认真的。”
屏幕那头再一次陷入了长久的寂静。
“当然…如果爸爸有什么原因不希望我去做也可以告诉我。”切原想到白天仁王说的话。
“…但是那样的话,赤也会失去所有热情吧?”幸村把刀叉整齐地放回碟子上,静静地望着屏幕这头的儿子,沉默很久后还是开口温柔道:“去做吧,做你想做的事,去把人工智能发扬光大,让Renji成为…你希望他成为的…独一无二的人。”
切原兴奋地站起身扑向虚拟的人影,“谢谢爸爸,我爱你。”
视频通话结束后,切原转身去厨房给了Renji一个大大的拥抱。
“Renji,刚刚我和爸爸说的话你听到了吗?”
人工智能温柔的机械音道:“Renji很荣幸成为人工智能融入人类生活的先驱。”
“……不是这个,是我喜欢你啊。”
“抱歉,赤也…”
“我知道你现在还不明白我的意思,但既然仁王都可以通过学习理解柳生的心意,那你也一定可以。”
希望有一天,你有了人类的感情后,能拉着我的手说你也喜欢我。